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33章 夜半情深
    凌晨零点,达成诊所门前。

    一辆电动三轮车从马路驶向人行道停在门口,罗玲娣从驾驶室跳下来,掏出钥匙打开诊所大门。罗玉寒跟着从后车厢跳下来,把两条胳膊伸进车厢,两手分别拎着像死狗一样的罗正根和罗大成,飞一般跑进了诊所。

    罗玉寒把罗正根和罗大成分别放在治疗室的病床上,罗玲娣凑上来,先看罗大成,只见罗大成两只脚血肉模糊,包裹了一层早已凝固的血浆,再看罗正根,除了两只脚被扎穿三四个血窟窿,大腿根部和左肋也被钢刺刺穿,还在不断往外渗血,不由惊叫道:“玉寒哥,伤口太严重,咱们根本治不了,还是赶紧送医院吧。”

    罗玉寒不温不火,毫无表情地说:“你赶紧处理伤口,止血并清洗伤口,我去去就来。”

    “你干嘛去呀?”罗玲娣问道。

    “我去拿救命的药。”

    罗玲娣心想哪有救命的命,正想再多问两句,只听唰地一声 已经不见了罗玉寒的身影。

    半个小时后,罗玉寒重新回到了诊所,把软黄金塞进了已经清理过的伤口,然后又在伤口上涂抹了一层厚厚的膏药,示意罗玲娣马上包扎伤口。

    “玉寒哥,你给他们涂抹的是什么呀?”罗玲娣好奇地问道。

    “红伤药,又名软黄金。”

    “管用么?”

    “管用,只是配方用药昂贵,用在他们身上有点可惜。”

    罗玲娣明白罗玉寒意思。半年前,罗玉寒到药材市场拿药,由于粗心,药没完全拿回来,罗大成责骂罗玉寒吃白饭不干活,罗玉寒顶了两句,罗大成一怒之下抬手打了罗玉寒一掌,罗玉寒站立不稳,身子倒地时碰到了桌角,一时昏厥。罗大成见罗玉寒没了心跳和呼吸,认为罗玉寒已死,这才有了把罗玉寒埋到灵山莲花峰的一幕。

    “玉寒哥,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你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么,再说,如果没有那一掌,你现在怎么能过的那么好,住着自己的大别墅,上着河州市最好的中学,还有,还有……”

    罗玲娣说到最后,竟然结巴。

    “还有什么?”罗玉寒笑着问道。

    “还有三个如花美眉。”罗玲娣低声地说。

    罗玉寒不想提到三个美眉,于是赶紧岔开话题,说:“天不早了,这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我不回去,别墅里不安全。”

    罗玉寒说完,转身就要离开。罗玲娣一看罗玉寒要走,伸手抓住了罗玉寒的衣角,害羞地说:“玉寒哥,你要走了,老爸和弟弟死了怎么办?我一个人可应付不了。”

    “贱人命大,他们死不了,如果他们真的死了,我会过来帮忙,也把他们也埋到莲花峰。”罗玉寒冷笑说。

    “可我害怕。”罗玲娣说。

    罗玉寒此时似乎已经明白了罗玲娣的意思,也算到她接下来可能会说什么,于是尴尬地笑笑,没有回应罗玲娣。

    罗玲娣不松手,罗玉寒也不便挣脱,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站着。半分钟过去了,罗玲娣依然没有要松手的意思,罗玉寒伸手要拿开罗玲娣的手,罗玲娣松开手,身体突然前倾,罗玉寒还来不及躲避,罗玲娣已经依偎在罗玉寒的怀里。

    诊所里寂静无声,只有马路上传来隐约的汽车喇叭声。

    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罗玉寒听到了罗玲娣急促的呼吸和强烈的心跳,正想轻轻推开罗玲娣,罗玉寒又突然说:“玉寒哥,抱抱我。”

    罗玉寒不太好意思拒绝罗玲娣不算太过分的要求,慢慢抬起手臂,抱住罗玲娣,把手放在了罗玲娣的后背,轻轻拍了两下。

    “玉寒哥,抱紧我。”罗玲娣再次提出了要求。

    “妹妹,这不太好吧。”罗玉寒轻声说。

    “有什么不好的,又不是没抱过。”罗玲娣抬头看看罗玉寒,一脸娇羞,眼睛里充满了期待和轻微的责怪。

    那个美丽的场景再次出现在罗玉寒面前:夏天的傍晚,天降大雨,电闪雷鸣,山洞里,灵山的一个山洞里,一堆篝火,紧紧的拥抱,曾经的誓言。

    “可那时候我们都还小。”罗玉寒说。

    “你十一岁,我十岁,我们都不小了,你答应过我的,等长大了就…娶我。”

    “可我们现在不是还没长大嘛。”罗玉寒安慰道。

    “可我怕。”

    “你怕什么?”

    “我怕你身边的美女,她们一个比一个漂亮,你和她们相处久了,就会把我忘到脑门后了。”罗玲娣的声音低得像蚊子哼哼,如果不是离得近,罗玉寒根本听不到。

    罗玉寒默不作声。

    他心里很清楚,罗玲娣的担心并不多余,三个美眉他都喜欢虽然有点夸张,但他喜欢警花倒是事实。他承认的确喜欢过罗玲娣,就在他失忆期间,总有一个美丽美丽的倩影隐隐约约在他的脑海中闪现,直到罗玲娣出现他才知道,那个美丽的倩影不是别人,正是和他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相濡以沫的罗玲娣,但经历过大灾大难,悲欢离合之后,所有的一切已经物是人非了。

    “玉寒哥,你不必回答我,我已经知道答案了,但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我的心从来都没变过,你死的那天,老爸要草草把你入殓,在我的坚持下,他才勉强给你买了一身廉价的衣服,我给你洗脸,给你洗脚,连身子都是我给你擦的,你死了,我的心也跟着死了,可现在你活了,我应该为你感到高兴,如果你不喜欢我,我绝不勉强你。”

    罗玲娣说着说着就泪流满面了,她松开罗玉寒,擦擦眼泪,说:“强扭的瓜不甜,玉寒哥,你走吧。”

    罗玲娣的倾诉其实就是控诉,罗玉寒无地自容,他也无话可说,只能默默地离开。他再次抬手,把手放在罗玲娣的脸颊上,轻轻擦拭了罗玲娣的泪水,然后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玉寒哥,你别走。”罗玉寒身后传来罗玲娣撕心裂肺的喊声。罗玉寒还没回头,罗玲娣已经飞身跑到罗玉寒面前,双手套住了罗玉寒的脖子,盯着罗玉寒的眼睛,轻声问道:“玉寒哥,你和三个美眉接过吻么?”

    罗玉寒使劲摇头。

    罗玲娣闭上了眼睛,慢慢把樱桃红唇送上来,离罗玉寒的嘴唇只有二指的距离。

    罗玲娣微张嘴巴,两片红唇有棱有角,充满了无限的诱惑。呼吸阵阵,馨香扑鼻,沁人心脾,罗玉寒不忍拒绝。

    凌晨两点半,博仁医院住院部三楼。

    罗玉寒轻手轻脚从走廊的这头走到那头,一直来到3012病房前,透过玻璃窗往里看。

    黄虎仰躺在病床上,一条胳膊用绷带吊在脖子上,胳膊上缠满了纱布。夏中朝坐在床头,一边给黄虎喂饭,一边小声地和黄虎交谈着什么。

    罗玉寒不想久留,往后退两步,手一扬,只听咔嚓一声,玻璃上破了一个洞,里面传来了夏中朝的惊叫声:“谁哈,大半夜的捣什么乱。”

    夏中朝放下碗,站起来朝门口跑去,拉开门往外看看,连个鬼影都没看到。

    “夏哥,看看墙上是什么?”黄虎努努嘴,皱眉问道。

    夏中朝朝黄虎努嘴的方向看看,见洁白的墙体上有个小黑点,慢慢走过去,仔细观察一番,不知为何物,从口袋掏出钥匙链,用一把不锈钢小刀剜出了小黑点,转身惊叫:“黄老弟,子弹头……有人发现了你的行踪,要追杀你,无声手枪。”

    “别乱叫,先让我看看弹头。”黄虎镇静地说。

    夏中朝跑到床边,把子弹头递给黄虎,黄虎接过来仔细观看,不由脸色大变,自言自语地说:“这是狙击枪的弹头,难道罗玉寒没死,不可能,子弹准确无误地射中了罗玉寒心脏,他怎么会没死呢,你说这可能么?”

    夏中朝一听说罗玉寒没死,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使劲点点头,结结巴巴地说:“也许他真的没死,前几天他在灯光球场和人比赛,听说能凭空挂在空中,很多人当时都看见了,没在现场的人听说了都跑到现场,当时整个河州市的交通都瘫痪了。”

    黄虎紧邹眉头,用左手抓了抓脑袋,又拍拍脑门,问道:“夏哥,你说这世上真的有鬼么?”

    “这我不知道,但神肯定是有的。”

    “有何凭证?”

    夏中朝回头看看,神秘地说:“我在人民医院工作时,有个医生看病除了有高明的医术,据说还靠神灵看病。”

    黄虎点点头,若有所悟,说:“罗玉寒刀枪不入,连子弹都穿不透身体,莫非他真的是神仙下凡,果真如此,我们怎么都弄不死他了。”

    夏中朝嘿嘿笑了两声,说:“办法倒是有,他刀枪不入,你就换个办法,给他下毒药,剧毒,毒死他。”

    “什么毒药最毒?”

    “氰化钾,如果需要,我能弄来,不过——”夏中朝故意停顿了一下。

    “不过什么?”

    “如果在他死之前,能把他软黄金的配方搞到手,咱们可就发大财了。”

    黄虎突然变脸,斥责道:“挣钱的门路多得是,卖药能挣几个钱,我命令你,三天之内赶紧给我搞到一些氰化钾,否则你知道后果。”

    “搞到氰化钾不是问题,但你如何让罗玉寒吃了毒药呢?”夏中朝问道。

    “办法总会有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