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25章 金屋藏娇
    罗玉寒把铺盖连同沙如雪塞到床下,叮嘱两句,然后站起来,整整睡袍,装作睡意朦胧的样子朝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问:“奇了怪了,一个大活人好好睡在房间里,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大半夜的,她能跑到哪儿去呢。”

    罗玉寒扭开门栓,开门戳在门口,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问道:“警花姐,你是怎么发现沙如雪不见了?”

    罗玉寒担心任娜娜偷听了他和沙如雪的对话,但不敢肯定,所以想一探虚实。

    “我刚才上厕所,见沙如雪卧室的门开着,灯也亮着,就往里看看,结果发现床上没人,赶紧到卫生间看看,也没发现人,这才急忙来喊你,罗玉寒,沙如雪会不会被龙帮绑架了。”

    罗玉寒讪笑一声,再次打了个还欠,说:“不会吧,潘小河说任青山过两天才采取行动,再说即使任青山要行动,也是针对我的,怎么会绑了沙如雪呢,他们总不会连公母都分不清吧。”

    “可是沙如雪人到底去哪儿呀,看样子你一点都不着急。”任娜娜盯着罗玉寒问道。

    “谁说不是呢,沙如雪又不会飞檐走壁,她能跑到哪儿去呢?我做事从来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再说这也不是着急的事,也许沙如雪晚上失眠,在湖边转悠散心呢,要不咱们出去再找找。”

    任娜娜诡秘地笑笑,脸上露出一对可爱的小酒窝,低声说:“罗玉寒,沙如雪会不会由于害怕,趁着你熟睡,偷偷跑到你房间里来呀。”

    罗玉寒一愣,笑着说:“不可能吧,我睡觉从来反锁门,任何人都进不来的,再说,我睡觉很灵,只要有风吹草动,马上醒来,再说她来我房间干什么。”

    “她如果会开锁呢?至于她来你房间干什么,只有找到她问问才清楚。”任娜娜逼问道。

    罗玉寒摇头,说:“警花姐,咱们和沙如雪相处这么长时间,我可没发现她会撬门别锁。”

    “不,也许她对我们所有隐瞒,为了以防万一,咱们还是仔细搜查一下你的卧室,如果搜不出来,再到外边找不迟。”

    任娜娜说着,不等罗玉寒同意,一侧身就挤进门,先打推开卫生间门探头看看,然后再往里走,一直走到床边,把床上打量一下,没见到沙如雪,才转身对着罗玉寒,说:“罗玉寒,你好好考虑一下,看你的卧室还有什么藏身地方没有。”

    罗玉寒四下看看,摊开两手,说:“这就是个卧室,没有犄角旮旯,她又不会缩身术,能藏到什么地方呢。”

    任娜娜轻锁眉头,点点头,似乎认同了罗玉寒的话,但还是疑惑地问道:“防盗门锁得好好的,沙如雪又不会飞檐走壁腾云驾雾,她能藏到哪儿去呢……咦,什么味道?香水味道,香奈儿的,我们几个女生中,只有沙如雪用得起香奈儿香水,这丫头,难道真的学会了缩身术,果然藏到你房间来了,不行,我要闻香寻人,非把她找出来不可。”

    罗玉寒见任娜娜四处寻找沙如雪,心想如此下去,沙如雪很快就会被找到,于是就想扰乱任娜娜,希望她能半途而废,说:“警花姐,你不会是半夜发骚,找借口想和我亲近吧。”

    罗玉寒希望他的话能引起任娜娜的反感,最好能和他吵一架,这样自己和沙如雪就能逃过一劫了。

    面对罗玉寒出言不逊,任娜娜不但没发火,反而回头朝罗玉寒笑笑,说:“的确发骚了,但发骚的另有其人,不是我。”

    任娜娜不停深呼吸,在卧室走了一圈,然后站在床边,说:“罗玉寒,沙如雪就在附近,搞不好就在床下。”

    任娜娜弯腰低头,先看到了铺盖,再看了沙如雪,突然大笑一声,指着沙如雪说:“别躲猫猫了,赶紧出来吧。”

    沙如雪从床下钻出来,睡袍皱巴巴的,头发乱糟糟的,脸红到了脖子根,站在任娜娜面前,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哇塞,好一个大家闺秀沙如雪,没想到哈,你好本事呀,真的学会了缩身术,神不知鬼不觉就能跑到别人的房间里来,快告诉我,你是怎么学会这种功夫的,跟谁学的,麻烦你给我引见一下,我明天就去拜师学艺。”

    沙如雪沉默,低头抠弄自己的指甲。

    罗玉寒也沉默,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已经断定,任娜娜决定敲门前,已经知道沙如雪在自己的卧室,她之前故意问东问西,其实是做样子的,就想看看罗玉寒能否老实交代。罗玉寒经常用枪打老鹰,没想到被老鹰叼了眼睛,这次糗大了,连退路都没有了。

    而任娜娜还在装疯卖傻,继续逼问沙如雪,说:“你平时不是挺能言善辩,能把死的蛤蟆说出四两尿么,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好东西大家一起分享,赶紧给我说说你跟谁学的。”

    任娜娜见沙如雪不吱声,指了指沙如雪,长长地哦了一声,似乎恍然大悟似的,说:“我知道了,你在用缩身术时,一定处在梦中,也许现在还在做梦呢,那好,我可以等,等你梦醒了咱们再交流。”

    罗玉寒知道如果再不告诉任娜娜实话,任娜娜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于是就拽拽任娜娜的衣角,低声说:“警花姐,今天的事有点误会,我给你解释一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确是一场误会。”

    “罗玉寒说的没错,就是一场误会,我和罗玉寒什么也没发生。”沙如雪跟着附和道。

    “哦?口径多么一致呀,可见你和沙如雪已经心有灵犀了。”任娜娜讽刺道。

    沙如雪如果甘心受点奚落,今天的事也许会到此为止,可是,一向高傲的沙如雪见任娜娜一直冷嘲热讽,终于按耐不住焦躁的脾气,眼睛一瞪,脸一扬,冷酷地说:“我就和罗玉寒心有灵犀了,如果你眼热,你可以和他灵通一下,让我也嫉妒一回。”

    罗玉寒喜欢任娜娜,这点任娜娜心知肚明,警花虽然没有明确表示不接受,但也没有明确表示反对,有时还半推半就任凭罗玉寒胡来,她目前处在权衡观察阶段,她刚才奚落罗玉寒和沙如雪,也是为了出口恶气,没想到竟然遭到了沙如雪的反击,作为警花,任娜娜当然不肯示弱。

    “沙如雪,你刚才说什么?说我嫉妒你?那你倒是说说,你都有什么值得我嫉妒的。”任娜娜板着脸,看来要和沙如雪展开一场争锋相对的舌战了。

    沙如雪自豪地一笑,在任娜娜面面扭动腰肢,显摆道:“本小姐最少有几样值得你嫉妒,出身豪门,老爸有钱;长相娇美,国色天香,男生见了羡慕,女生见了嫉妒恨;身份高贵,雇得起保镖,不像有些女生,都老大不小了,和少年 勾勾搭搭,明铺暗盖,不知害臊。”

    沙如雪炫耀自己也就罢了,说话竟然含沙射影,任娜娜也不好惹,沙如雪话音刚落,就马上反唇相讥道:“我再明铺暗盖,不知害臊,也没像有些人大半夜偷偷跑到男生卧室。”

    “罗玉寒是我的保镖,我跑到他卧室来,是为了让他给我提供保护,又没做什么亏心事,你说了也白说。”沙如雪反驳道。

    任娜娜撇撇嘴,说:“没做亏心事,你躲在床下为什么不敢出来。”

    沙如雪嘴唇动了两下,没有出声。

    罗玉寒见两个女生唇枪舌剑,赶紧出来打圆场,先劝说任娜娜道:“警花姐,事情的经过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沙如雪到我房间来,的确是因为恐惧,没有别的因素,咱们同住在一个房檐下,相互都是知根知底的,这样吵吵个没完,以后还怎么相处。”

    任娜娜还没说话,沙如雪就哼了一声,说:“和这样的人相处,简直就是我的耻辱,从现在开始,这个别墅里有她没我,有我没她,罗玉寒,你掂量掂量吧,如果不马上答复,我立马走人。”

    罗玉寒明白,沙如雪这样说,就是想赶任娜娜走,可是,任娜娜已经和任青山脱离了父子关系,离开别墅后也无处可去,再说,罗玉寒也不想警花离开,但又不能得罪沙如雪,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吓唬一下沙如雪,而吓唬沙如雪手段只能是自己离开。

    沙如雪盯着罗玉寒,皱眉问道:“你倒是说话呀,我和她必须走一个,到底谁走。”

    罗玉寒故作深沉,沉思一会儿,叹口气,说:“你们谁也别走,我走。”

    “凭什么呀,你可是这栋别墅的主人。”沙如雪大声喊叫道。

    “没错,”罗玉寒走大沙如雪跟前,说,“我的确是这栋别墅的主人,可是,当时买别墅时,我没没有身份证,也不到年龄,警花姐见我为难,就主动帮助我,把别墅登记在自己的名下,直白地说,这栋别墅从法律的角度上说,产权归警花姐所有,你们两个现在争执不下,只能我走了。”

    罗玉寒说完,长叹一声,无限悲伤地说:“好好的一家人,说散就散了,你们好之为之吧。”

    沙如雪到底年龄小,没看出罗玉寒在演戏,见罗玉寒果真要走,连忙挡住了罗玉寒的去路,说:“既然这栋别墅是你的,谁走也不能让你走,你要走了,谁负责我的安全。”

    “可警花姐如果离开别墅,也无处可去呀。”罗玉寒趁机说。

    罗玉寒一提到任娜娜,沙如雪再次变脸,朝罗玉寒吼道:“罗玉寒,绕来绕去,你还是不舍得她走,我话一出口,我和她之间必须走一个,既然你舍不得她走,就是要赶我走了,我走就是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