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205章 如雪摆谱
    晚上七点,海市蜃楼大酒店。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人行道上行人如织,主干道上车流如梭,整条大街上灯火辉煌,一片繁华景象。

    海市蜃楼大酒店是河州市最豪华的酒店。说它豪华,并不是因为占地面积大,楼房高,指的是它的价格高, 经营的海鲜产品在河州市也是独一无二。深海海参,澳洲鲍鱼,日本秋刀鱼,只要能叫出名字,都会列在酒店的菜单上。

    到这儿吃饭并不是沙如雪的要求,是童小尧提出来的。

    童小尧虽然智商不高,但他察觉到沙如雪一直在主动追求罗玉寒,要想沙如雪改弦更张,舍弃罗玉寒而跟他好,是根本不现实的,但他没想到,沙如雪竟然当着罗玉寒的面请求他童小尧带她吃饭,这对于童小尧来说简直就是喜从天降。童小尧虽然不敢肯定沙如雪已经背弃了罗玉寒,但最起码他看到,沙如雪已经开始在他和罗玉寒之间摇摆不定了。

    沙如雪和童小尧下车后,童小尧竟然壮胆挽着沙如雪的胳膊,而沙如雪并没有拒绝。走进饭店,童小尧讨好地问道:“沙如雪,想什么尽管吩咐, 菜单上只有的,你都可以点,饭管饱,钱管够。”

    沙如雪微微一笑,说:“吃饭讲究的是氛围,必须选择一个单独相处的地方,咱们两个如果能在包间里吃饭,那该多浪漫。”

    单独相处,这是多么明显的暗示,一边吃饭一边侃大山,喝点小酒醉醺醺的,还能趁机亲近沙如雪,见识天赐良机,童小尧听了不禁心花怒放,兴奋得结结巴巴地说:“沙……如雪哈,你的话就是卫生纸……不是,我说错了,你就是我的白雪公主,我的话就是圣旨,我听你的,全听你的,我这就去安排。”

    童小尧二话不说,走到前台,要求服务员开一个最豪华最上档次的包间。服务员委婉地告诉童小尧,说酒店生意兴隆,包间早在两天前就被人定完了。

    沙忠孝曾经带着沙如雪来这里吃过两次饭,知道二楼和三楼是专门为婚庆喜宴准备准备的大厅,于是就朝服务员笑笑,说:“如果安排我们到上面的大厅也行。”

    服务员见沙如雪和童小尧还都未成年,说话没轻重,就冲沙如雪笑笑,解释道:“这位客人,上面的大厅倒是还有一个,可是你们就两个人,费用问题——”

    服务员还没说完,沙如雪就插话道:“知道这是谁么?童小尧童公子,河州市著名少爷,他老爸可是金玉堂制药厂的大佬,只要能把我们两个安排在一起,费用不是问题,你说是吧小尧。”

    一声小尧已经把童小尧叫的不知天高地厚,急忙附和道:“没错,我老爸的确是金玉堂的老板,我们就在大厅用餐,你只管安排,费用不是问题。”

    “最好能请个歌手什么的,这样吃饭才更有浪漫彩色。”

    沙如雪插话道。

    童小尧一愣,扭头冲沙如雪笑笑,低声说:“就咱们两个人,歌舞就免了吧。”

    沙如雪哼了一声,说:“我就知道你会这样的,口口声声说要我做你的女朋友,到了关键时刻就拉稀尿裤子,和罗玉寒相比就差远了,我上次和罗玉寒到火星饭店吃饭,不但请了钢琴师,还请了河州市著名的歌手汪小菲来者,算了,既然你不肯营造这么浪漫的气氛,我也不勉强你了,我这就走人,给你离离眼,省点钱。”

    沙如雪转身就走人。童小尧赶紧拉住沙如雪,陪笑道:“别走,浪漫就浪漫,只要你高兴,就包一大厅,请个钢琴师,如果汪小菲在这儿,也把她请来,谁让你是我女朋友呢。”

    二楼大厅里,童小尧和沙如雪坐在一个大圆桌边。一个满脸胡子的钢琴师开始弹奏贝多芬的命运。琴声铿锵,节奏紧凑,童小尧嫌不好听,就该换了梁山伯和祝英台。而这首曲又太凄凉,再次请求该换了一曲轻松的乐曲。

    沙如雪手拿菜谱翻看,服务生站在沙如雪旁边,一脸的恭敬,准备记下菜名。沙如雪翻看两页,把菜谱扔到了桌上,说:“菜谱上的菜太多,懒得点,我也不费力气了,凡是你们的特色菜都给我们上来。”

    “啊?这位小姐,能列在菜谱上的基本都是我们的招牌菜,有几十道呢,就你们两个,能吃的完?”服务生疑惑地问道。

    沙如雪绷紧了脸,瞪了服务生一眼,不满地说:“开饭馆的还怕大肚子,我们愿意吃,你就只管上,墨迹什么。”

    童小尧已经觉察到沙如雪在捉弄他,又不敢戳破,只能陪着笑脸小心翼翼的,以商量的口吻说:“沙如雪,你看能不能这样,让他们上最拿手的招牌菜。”

    不等沙如雪回话,童小尧就清清嗓子,看着服务生说:“麻烦你念一下你们的最拿手的招牌菜。”

    “深海海参,澳洲鲍鱼,南极龙虾,太平洋海龟,大西洋鲨鱼鱼翅,日本秋刀鱼,长江鳄鱼,印度洋特产大笋螺……”

    服务生一口气念了二十几道菜,还没念完,童小尧就摆摆手,说:“先把这些上来,其他的再说。”

    “好的,请问两位还要点什么?”服务生问道。

    童小尧想问问沙如雪喜欢喝什么,还没张嘴,沙如雪笑着说:“来一箱子红酒,法国波尔的。”

    “好的,请两位稍等,酒菜马上到位。”

    一道道菜接二连三地摆上了餐桌,沙如雪挥动筷子,不停夹菜,吃的是不亦乐乎,一边吃一边不断和童小尧碰杯。

    沙如雪和童小尧提前有约,沙如雪喝酒随意,童小尧每次碰一杯。童小尧明明知道沙如雪想灌醉他,一看到沙如雪的红白相间的笑脸,就情不自禁把酒杯送到嘴边,一扬而尽。

    三瓶红酒见底,童小尧少说喝了两瓶半。就在要打开第三瓶时,罗玉寒带着夏怡晴进来了。

    “两位好雅兴呀,再怎么说我们也是同班同学,你们吃饭也不喊一声,太不够意思了。”罗玉寒人未到跟前,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罗玉寒走到跟前,童小尧看也不看罗玉寒,醉醺醺地说:“我请女朋友吃饭,请你干什么,你也不撒泼尿照照你是什么东西。”

    罗玉寒爽朗一笑,拍着童小尧的肩膀,说:“童小尧,我们来可不是为你蹭饭吃,你别误会了。”

    “那你来干什么?”童小尧问道。

    罗玉寒看看沙如雪,再拍拍童小尧的肩膀,说:“沙如雪已经答应做你的女朋友了,我们来这里,一来是为了做个见证,二来也是想表示祝贺,如果你不领情,我带着夏怡晴离开就是了,不过,你明天如果到学校炫耀,说沙如雪现在已经是你的女朋友了, 沙如雪如果不认账,我们不给你作证,谁都不会相信,夏怡晴,既然人家不欢迎,我们也别死皮白赖的,走。”

    童小尧本来智商就低,加上已经喝得半醉,感觉罗玉寒说的在理,不禁露出笑容,说:“别走,都说抬手不打笑脸人,既然你是和夏怡晴是来表示祝贺的,我没有理由拒绝你们,请坐,这些菜我们刚开吃,你随便吃。”

    “呵呵,童老大,我来表示祝贺,你就让我吃你们的残羹冷炙,你太抠门了吧。”罗玉寒笑着问道。

    沙如雪趁机对服务员喊道:“再把刚才的菜上一份,红酒再来一箱,咱们今天来个一醉方休,不醉不归。”

    罗玉寒的肚子大,上来一个菜吃光一个盘子,十二道菜上完,十二个盘子已经被他吃得精光。吃饱喝足之后,罗玉寒抹抹嘴,说:“饭基本吃饱了,现在轮到喝酒了,不过,大男人喝红酒显得太娘们儿,服务生,来一箱子白酒。”

    “请问这位要和什么牌子的?”服务生问道。

    “这还用交待呢,童大少爷他老爸是金玉堂的老板,今天又是个喜庆的日子,自然要喝最好的酒,茅台。”

    “你确定要来一箱?”服务生睁大眼睛问道。

    童小尧摆摆手,不耐烦地说:“你是聋子么,声音那么高都听不见。”

    一箱茅台搬来,罗玉寒要服务生打开箱子, 要他把一瓶茅台放到童小尧面前,说:“在我们到来之前,你已经喝了不少红酒了,这一箱子救你只能喝一瓶,其他的全归我,你看如何。”

    童小尧举起拇指朝罗玉寒晃晃,醉意朦胧地说:“咱们以前虽然为沙如雪产生不少矛盾,但我现在越看你越顺眼,你宽宏大量,宽以待人,够哥们儿,就照你说的,五瓶全归你,我只能喝一瓶。”

    罗玉寒先替童小尧打开瓶盖,然后又把自己的酒打开盖子,扬起脖子咕咚咚,一口气把酒干完,然后朝童小尧晃晃空瓶子,说:“我已经干了瓶子,你如果不能和,请随意,我绝不勉强你。”

    “谁说我不能喝了,我这就干了让你看看。”童小尧仰脸,把酒品对着嘴,咕咚咚一阵,刚喝了一半,突然趴在桌上不动了。

    “就这怂样还想泡校花,我呸。”罗玉寒再打开一瓶,像喝水一般,咕咚咚再又干了一瓶,接着又去打第三瓶。

    服务生见状,看的目瞪口呆,伸手从罗玉寒手中夺过了瓶子,半天才愣愣地说:“这位先生好酒量,不过你别怪我多嘴,酒多了了伤身,如果出了什么意外,我们酒店不好交待啊。”

    “哈哈哈,你是怕我醉死了没人买单吧,”罗玉寒一边从服务生手里夺过酒瓶子,一边愣愣地问道,“不过你别怕,我喝不死,我就是喝死了,东道主在那儿呢,他跑不了。”

    罗玉寒喝完了第三瓶,也顾不上体面,用袖子抹抹嘴,说:“好酒就是好,喝到肚里热乎乎的,畅快淋漓,过瘾。”说着又伸手去拿第三四瓶。

    沙如雪没想到罗玉寒带着夏怡晴赶过来,但一看到罗玉寒,她心里已经明白,罗玉寒不但是来敲童小尧竹杠的,同时也是来给她解围的,想到后者,沙如雪不禁有些感动。看到罗玉寒还要喝再喝第四瓶,从坐上站起来,走到罗玉寒跟前,一把夺过酒瓶子,说:“茅台酒性太烈,再喝下去即使不把你喝死,你也会喝醉的,咱们现在趁着这个畜生醉了,赶紧跑路,不然酒店会要我们买单的。”

    三瓶酒进肚,罗玉寒已经半醉,但他脑子还十分清醒, 见沙如雪提到买单,挥挥手,说:“既然我敢来,就不怕买单,再说,即使我想买单,只怕酒店老板也不会要我买单。”

    “罗玉寒,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已经喝醉了?”沙如雪问道。

    “没醉,我罗玉寒医武双修,本来就不是凡人,我怎么能喝醉呢,我知道你怀疑我胡言乱语,可待会儿你就知道了,因为开酒店的是我大哥。”

    沙如雪以为罗玉寒吹牛,狠狠地白了罗玉寒一眼,讽刺道:“罗玉寒,我吹别的也就罢了,竟然说这家酒店的老板是你大哥,是不是喝醉了哈。”

    话音刚落,一个声音从门口传过来:“他说的是事实,不是醉话。”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