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96章 祭 拜
    晚上九点多,罗玉寒的卧室里一片漆黑。

    任娜娜坐在床头,挖了一勺米饭放在罗玉寒嘴边,然后用一块白布盖在罗玉寒脸上,又突然掀开。任娜娜摸摸调羹勺,里面的米饭已经不剩一粒。

    相同的动作如此重复,直到还剩最后一勺米饭,任娜娜才嘟囔着说:“罗玉寒,你到底什么时候醒来呀,有个准信没有,你让我这样天天喂你,何时是个头啊。”

    勺子重新放在罗玉寒嘴边,刚要蒙上白布,房间里突然亮堂起来,吓得任娜娜惊叫一声。

    “喂,警花姐,你在干什么呢?”

    是沙如雪的声音。

    任娜娜眨眨眼,朝门口看看,见沙如雪和他老爸站在门口,秋红和夏怡晴站在两人身后。

    “我我我——”任娜娜看看罗玉寒,看看手里的勺子,再看看站在门口的三个人,一时语塞,半天才说,“我在吃饭呢。”说着把最少一勺米饭送进了嘴里,大口咀嚼两下。

    沙如雪走进来,看看任娜娜,再看看躺在床上的罗玉寒,发现罗玉寒的嘴唇上沾了两个米粒,突然惊叫道:“警花,你好变态哈。”

    任娜娜停止了咀嚼,拉着脸反驳道:“你才变态呢。”

    “我怎么变态了?”沙如雪反问道。

    “大晚上鬼鬼祟祟带人进来,打扰罗玉寒的清净,这还不叫变态呀。”任娜娜质问道。

    “哼,我们只是想祭拜一下罗玉寒,不是变态,你呢,竟然和死人亲嘴,这才叫变态。”

    任娜娜忽地站起,说:“沙如雪,你别血口喷人,我怎么和死人亲嘴了,黑灯瞎火的,难道你看见了。”

    “咯咯咯——,任娜娜,你就别自欺欺人了,罗玉寒嘴边的两粒米就是你和他亲嘴的见证,你可别告诉我,你这是在喂罗玉寒吃饭。”沙如雪指着罗玉寒嘴边的两粒米,洋洋得意地说。

    任娜娜朝罗玉寒的嘴边看看,果然发现罗玉寒的嘴唇上沾了两粒米,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如果承认她在给罗玉寒喂饭,不但罗玉寒曾经交代她的话要露馅,而且沙如雪等人也不会相信,那就只能承认自己和罗玉寒亲嘴了,于是就粲然一笑,说:“沙如雪,既然你都看见了,我也不瞒你了,我就是和罗玉寒亲嘴了。”

    “那就是承认你变态了?”沙如雪质问道。

    “随你怎么说都可以。”任娜娜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我知道你这样做是为什么。”沙如雪自作聪明地说。

    “你不是都替我说了么,我变态呀。”

    “你刚才听到动静了,知道我要来,就故意假装和罗玉寒亲嘴,从而证明和你罗玉寒最亲密,这样一来,你就能名正言顺霸占罗玉寒的遗产了,是不是。”对于任娜娜的变态行为,沙如雪很快找到了原因。

    “是又怎么样。”

    “任娜娜,你就别痴心妄想了,罗玉寒把钱存在你名下,是因为他没有身份证,但这并不等于他把钱给你了,他的钱有一部分是他赢来的,但大部分都是我家的,我老爸一次性就给了他八千万,有转账单可以证明,所以,等办完了罗玉寒的丧事,你必须物归原主,把钱交出来。”

    秋红见沙如雪越说越离谱,就碰碰沙忠孝,低声说:“我们是来祭拜罗玉寒的,不是来争财产的,你看,我们是不是举行祭拜仪式,其他的是等罗玉寒入殓了再说。”

    “我听你的,”沙忠孝答应了秋红,上前把沙如雪拉到一边,说,“如雪,人死为大,咱们就别打扰罗玉寒了。”然后看着任娜娜,继续说:“我们今天来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祭拜一下罗玉寒,麻烦你找个盆子什么,我们要烧纸钱,顺便也送给罗玉寒一些日常生活用品。”

    洗脸盆里,烈火熊熊燃烧,白色的纸钱,金色的元宝,若干童男童女,手机,轿车,银行,按照当地的风俗,该送给死者的都送了。

    火光照亮了房间,烟雾腾腾的,熏得人睁不开眼睛,秋红买了几身纸质的高档衣服,一边往火盆里放一边默念道:“罗老弟,你收了钱别光顾着一个人花,据说小鬼阎王都贪财,你一路上多送点给他们,上下都要打点好,他们就不会为难你了,你现在已经老大不小了,希望赶紧成个家,你一个孤儿,到Y间多可怜呀,以后缺啥少啥了,就给我们托个梦,我们会尽快给你送去,我们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我了解你的为人,你虽然年龄小,但却是个正人君子……”

    默念到此,秋红再次回忆起那天晚上和罗玉寒相处的情景,不禁抽噎起来。

    “小妈,你哭什么呢。”沙如雪好奇地问道。

    秋红一边抽噎,一边解释道:“罗老弟是个好人,那天晚上,我们在桃花河边的一个楼顶上相处了一夜,他武功那么高,如果那个什么,我肯定就那个什么了,可是,他待我就像待他的姐姐,现在想起来,我就呜呜呜呜——”

    “什么和什么呀,你到底想说什么,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沙如雪不解地问道。

    沙忠孝对于秋红的话心知肚明,但不好意思说出来。任娜娜看不惯沙如雪多嘴多舌,冷冷地说:“你那么聪明,连我和罗玉寒亲嘴都看得出来,怎么连这话都听不明白,你小妈的意思是说,她是个美色少妇,罗玉寒没有见色起义,是个正人君子,你小妈很佩服罗玉寒,感觉这样的好人死了挺可惜的。”

    “既然做了就不怕别人说,证据摆在那儿了,我就说你和罗玉寒亲嘴了。”

    “我和他亲嘴我愿意,你要嫉妒,你也可以学我呀,亲一个让我看看。”任娜娜嘴不饶人,试图激怒沙如雪。

    “哼,我才没那么贱呢,想让我和死人亲嘴,你做梦。”沙如雪似乎明白任娜娜的目的。

    “我就知道你不敢,也不会,你只会惦记罗玉寒的钱和别墅,我告诉你,钱和别墅都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他是罗玉寒的,你等着,过不了多久,我就还给罗玉寒的。”任娜娜说到最后,脸上充满了洋洋得意之色。

    “听你的意思,罗玉寒似乎还活着似的。”沙如雪讽刺道。

    “他就是活着,不信你摸摸,他身体现在还有温度呢。”任娜娜指着罗玉寒说。

    “骗谁呢,人都死了一天多了,怎么可能还有体温。”

    “有没有你摸摸就知道了,不敢了吧。”

    “想让我摸死人,沾染晦气,连门都没有,有本事你自己先摸摸给我看看。”沙如雪赌气说。

    任娜娜伸手,拉着罗玉寒的手,认真地说:“罗玉寒,谁对你好,谁对你不好,这下你心里有数了吧,你放心,我会按照你说的做的,绝不敢再马虎了。”

    沙如雪见任娜娜果然拉着罗玉寒的手,吓得赶紧往后退了两步,看着沙忠孝,说:“老爸,你看看她,连死人的嘴他都敢亲,现在又摸着罗玉寒的手,是不是疯了。”

    沙忠孝点点头,把嘴巴凑近沙如雪,低声说:“女儿,她在装疯卖傻呢,目的就是为了霸占罗玉寒的财产,别墅和法拉利的事咱们可以不问,但钱是我转到罗玉寒账户上的,银行的凭条我还保存着呢,等把罗玉寒入殓了,我就和警花谈谈,尽量把钱要回来,最少也要拿回来一半,如果她不答应,就只能法庭见了。”

    “就是,属于我们的就一定拿回来,不能便宜了她。”沙如雪点点头,表示赞同。

    纸活儿已经燃烧完毕,沙忠孝也不想继续留在这里,就上前一步,郑重其事地说:“任娜娜,人死为大,入土为安,罗玉寒曾经是小女如雪的保镖,我想尽早给他入殓,明天我就去给他定个上好的棺材,然后选个如此,入殓埋葬,如果你还有什么不同意见,现在可以讲出来,我们共同商量一下。”

    “不,罗玉寒不需要入殓。”任娜娜固执地说。

    “可人死了总是要入土的呀,你总不能一直让他躺在这里吧。”

    “我就是要让他一直躺在这里。”任娜娜说。

    沙如雪哼了一声,说:“你别以为让他一直躺在这里,你就能霸占他的财产了,告诉你,论关系,他是我的保镖,比你近多了,你算什么,他女朋友,还是别的什么。”

    “沙家大小姐终于聪明一回,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他的女朋友。”

    “我也是他的女朋友,他的财产也应该有我一半。”沙如雪针锋相对地说。

    沙忠孝见两人又吵起来,知道这样闹下去谁也占不了上风,于是当起了和事老,说:“别吵了,天也不早了,咱们给罗玉寒鞠个躬,祭拜仪式就算结束了,大家排成一排,站好了,一鞠躬……”

    喊完三鞠躬,任娜娜弯腰想端走火盆,只听沙忠孝继续喊了四鞠躬。这下任娜娜可不高兴了,把端起的火盆狠狠放在地上,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冲着沙忠孝叫喊道:“谁让你喊四鞠躬的。”

    “神三鬼四,凡是死人都要喊四下的。”沙忠孝辩解道。

    “放P, 我刚才说罗玉寒没死,难道你是聋子么,我看你祭拜是假,故意捣乱是真,滚,我不欢迎你,罗玉寒也欢迎你。”

    任娜娜一边说,一边把沙忠孝往外推,沙忠孝一边往外走一边囔囔道:“疯了,这个女人疯了,如雪,跟老爸回家去,当心疯狗咬人。”

    “你才是疯狗呢,你是老公狗,你女儿是小母狗,你们一家人都是狗,再不滚蛋,我打断你的狗腿。”任娜娜扯开嗓子咆哮道。

    沙忠孝走了,沙如雪并未离开,没离开的原因是,夏怡晴暂时没地方住,必须住在别墅,她需要沙如雪的陪伴。当然,沙如雪也不愿离开,因为她惦记着罗玉寒的遗产,她担心只要她离开,任娜娜就会偷偷埋葬了罗玉寒,带着钱消失的无影无踪。

    晚上,沙如雪和夏怡晴还睡在一个卧室,而任娜娜一个人待在罗玉寒的房间,一直守护着罗玉寒,她这样做,只是为了完成罗玉寒交给她的圣神使命。</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