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89章 我要领证
    张丹和童明远边吃边谈,一个平易近人,一个刻意逢迎,包间里谈笑风生,其乐融融。

    两个小时后,三瓶红酒只剩下两杯。童明远举杯邀请,要干了最后一杯,张丹连连摆手,说自己已经不胜酒力,童明远也不勉强,主动站起来到前台结账。

    待到童明远回来,张丹主动举杯,醉醺醺地说:“童老板,你只管放心,小尧的事包在我身上,他们要开除小尧,就先开除了我,为了咱们的儿子能继续留在学校,干杯。”

    童明远听张丹说“咱们的儿子”,本想问个究竟,一想到张丹大概真的喝多了,说的是醉话,一时口误,也没把这话往心里去,举手和张丹碰杯。

    清脆的声音如回荡在包间。

    童明远微醉,见张丹说话不着五六,也把对张丹的尊敬减了几分,笑呵呵地说:“张老师,打道回府吧,我开车送你回去。”

    张丹微笑点头,刚抬腿,就打了个趔趄。童明远伸手扶了一把,张丹顺势倒在了童明远怀里,呐呐自语道:“谢谢童老板送我回去,可是,我住在学校,深更半夜的……还要师傅开门,醉成这样,明天学校就……传遍学校了,童老板,谢谢你今天请我吃饭,你能不能好事做到底,顺便在这里给我开个房间。”

    香气扑鼻,童明远心旷神怡,连连答应道:“好好,我这就给你开最好的客房。”童明远嘴上答应着心里却在想,还为人师表呢,生活如此不检点,不能喝就别喝,醉成这样,丢人不。

    服务员打开房门,童明远把张丹扶进房间时,张丹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童明远亲自把张丹抱到床上,又替张丹脱掉了鞋子,盖上了被子,静静地看着张丹,心想自己无论如何要给她打声招呼再走,不然显得自己太没礼貌了,于是俯下身子,轻声喊道“张老师,你醒醒,如果你没感觉不舒服,我就先走了。”

    张丹微微睁开眼睛,醉眼朦胧看着童明远,羞答答地说:“别走呀,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害怕。”

    “好,好……可是,我不能一直留在这里呀,再说,这是单人房间,只有一张床呀,你好好休息,改天咱们再来个一醉方休。”童明远应付道。

    “我睡在地板上,把床让给你。“张丹醉醺醺地说。

    其实张丹的酒量很大,别说红酒,就是白酒她喝半斤八两也没问题。演戏的时候到了,为达目的,她必须假戏真演。

    “不行呀,要么我再到隔壁开个房间,晚上有什么事你直接给我打电话。”童明远为难地说。

    他根本就没想到,今天这顿饭本来就是个坑,是他的好儿子和张丹共同挖的坑。跳与不跳,就在他一念之间。如果他坚持一走了之,下面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

    “不嘛,人家就要在这里陪着我,念你是老板,还是我睡在地板上吧。”

    张丹说着,挣扎着假意要下床,一条腿已经伸出了床沿。童明远见状,赶紧上来,抓起张丹的腿,要把张丹的腿放到床上。张丹突然坐起,搂住了童明远。

    而就在此刻,药物开始在童明远体内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最后的一杯酒和已经被张丹添加了作料,作料自然是一种药,药的名字叫什么伟大之哥。

    眼看张丹投怀送抱,童明远又按耐不住,两人半推半就,当时就成就了一番好事。事毕之后,张丹睡去,而童明远也不再把自己当外人,索性抱着张丹入睡。

    早上五点,一声尖叫惊醒了童明远。他睁开眼睛,看到张丹搂着被子挨墙坐着。凌乱的头发,愤怒的眼睛,流淌的眼泪,委屈的面孔,活生生被**的情形。

    一只手举起,岔开五指,向童明远的脸上飞过来。手和脸皮发生了强烈的碰撞和摩擦,一声脆响回荡在房间。

    童明远捂着脸,愣愣地看着张丹,迷惑不解地问道:“张老师,你怎么啦。”

    张丹咬牙切齿,指着童明远,一字一句地骂道:“王八蛋,你还有脸问,我好心为你儿子开脱,没想到你和你儿子一个德行,人面兽心,恩将仇报,乘人之危……我,我还是个黄花大姑娘,你叫我以后还怎么有脸见人,呜呜呜呜呜呜——”

    张丹扯破了喉咙,故意大声,哭声很响亮。童明远来不及解释,赶紧坐起,伸手捂住了张丹的嘴,哀求道:“姑乃乃,你听我说,不是我,是你主动的——”

    话没说完,张丹推开童明远,又一个耳光响起。童明远突然变脸,吼道:“打什么打,是你主动的,我才是受害者。”

    张丹冷笑,哈哈的,似乎疯了,指着童明远大声骂道:“深夜趁我醉酒**我,还说是我主动的,我一个黄花大姑娘,人民教师,我会主动勾引你,简直是笑话。”

    童明远一想张丹说的有道理,赶紧陪笑道:“张老师,这事说不清了,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总要有个解决的办法,我说你听,如果我说的不妥,咱们可以再商量,我赔偿你如何,你开个价。”

    “哼,你赔偿我?亏你说的出口,我一个黄花大姑娘,处女之身,清白无价,价值连城,你想用两个臭钱打发我,想得美。”

    “那你说怎么办?”童明远哭丧着脸问道。他知道,今天的麻烦大了。

    为了使戏演的更加*真,不让童明远看出破绽,张丹使劲摇头,掩面而泣,一边哭一边指责道:“我好心为你家儿子,没想到如此卑劣,竟然对我下如此毒手,糟蹋我的身子,我的一世清白遭你玷辱,呜呜呜,你这种流氓,如果不受到惩罚,以后还不知道要坑害多少良家妇女,呜呜呜——”

    “你想报警?”童明远试探着问道。

    张丹停止哭泣,伸手摸到衣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解开屏幕锁,就要报警。

    童明远见势不妙,伸手夺过手机,翻身跪在床上,双手合十,战战兢兢,哭丧着哀求道:“张老师,不,姑乃乃,我昨晚醉酒,一时糊涂,玷污了你的清白,我罪该万死,我知道,现在即使把我千刀万剐,也不解你心头之恨,可是,我身为金玉堂总经理,如果被关进监狱,企业肯定没人打理,所以我希望你手下留情,给我一条生路,我保证满足你的要求。”

    张丹见童明远已经被吓N了,估计已经离成功不远,但她决不能露出得意的表情,假装心软,哭着说:“你只顾想着你自己,考虑过我的感受么?你把我害成这样,我以后要是结了婚,我那一半发现我不是处子之身,岂不是一辈子看不起我,你害了我一生的幸福,同时也害了我的另一半,不行,既然你狠心害我,就别怪我心狠,我要讨个说法,如果你不想我报警,你就投案自首,也许会得到宽大处理。”

    童明远毕竟是个老江湖,见张丹的态度已经有所缓和,就想先稳住张丹,于是问道:“张老师,听你的口气,你现在还没男朋友吧。”

    “嗯。”张丹应了一声。

    “巧了,我现在也是独身一人,如果你不嫌弃,我愿意做你的男朋友,你意下如何。”

    张丹终于听到了她想听的话,掩饰着内心的狂喜,使劲的摇头,说:“你都一把年龄了,我长得虽然不是国色天香, 花容月貌,但毕竟是初婚,怎么可能做你的男朋友。”

    童明远微微一笑,伸手把张丹抱在怀里,低声说:“张老师,你二十七八岁,我四十来岁,年龄相差并不大,从经济条件说,我身家过亿,只要你嫁给我,我的钱就是你的钱,一辈子衣食无忧,同时我保证,只要你嫁给我,我保证把当神一样供奉,绝不怠慢。”

    张丹见童明远终于妥协,只能勉为其难地说:“你已经把生米做成熟饭,我哪里还有别的选择,我希望你别食言,一定好好待我。”

    “老牛吃嫩草,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亏待你。”童明远假装高兴地说。

    只要稳住张丹,先和她谈一阵恋爱,今天的事性质就改变了,是恋人之间的同居,而不是**。等过了一段时间,把她玩腻了,找个理由直接一脚踹了,她就是自杀也是活该,与童明远没有太大关系。

    “我还有一个要求。”张丹低声说。

    “什么要求,你尽管开口。”

    “我想今天上午就去领证。”

    “啊?张老师,这也太快了点吧。”童明远这才明白,张丹今天和他见面,昨晚醉酒也是装出来的,目的就是想勾搭他,把生米做成熟饭,然后用此要挟他。怪只怪自己意志不够坚定,贪图一时之快,求一时之欢,才使张丹的诡计得逞。现在张丹要求马上领证,彻底破坏了童明远刚才的拖延战术,何去何从,童明远一时还真的拿不定主意。

    童明远四十出头,青年和壮年之间,又有万贯家产,别说找个三十来岁的,就是十七八岁的女子,只要童明远愿意,她们一个个会前赴后继,像张丹这副尊容,即使在风月场中,童明远也不会多看一眼,可是,现在已经酿成大错,如果不答应张丹的要求,她要真的报警该怎么办?</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