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60章 流氓嘴脸
    郭文君给保安队长侯三打了电话,要侯三马上订购一张今晚的车票,并明确说要送小翠回去。

    侯三说是酒店的保安队长,其实就是郭文君的主要打手。既然是打手,不但在关键时刻替老板出头,更要为老板排忧解难,这样才能得到老板的赏识和重用。

    小翠是五天前才从外地深山沟里骗來的,这事侯三也参与了。同时被骗來的其他几个小姑娘都已经服从了侯三的安排,唯独这位小翠性格倔强,宁死不从。

    小翠一直被关押在东厢房的地下室,刚才郭文君才把她带走,怎么现在就突然要放小翠回去呢。其中必定有问題。

    侯三想到这里,悄声说:“郭总,小翠是不是又开始寻死觅活了。”

    “哎,哎,对,就一张车票,买好后马上送到我房间。”郭文君十分赞赏侯三的机灵。

    任娜娜虽然看不见郭文君和潘小河的丑态,但能听得到这两个畜生的下流对话,此时恨得牙根痒痒,于是和罗玉寒商量道:“咱们进去吧,直接把两人收拾了,然后带回刑警队。”

    “别冲动,再等等。”

    小翠扒着窗户,浑身哆嗦,只要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有可能掉下來。罗玉寒紧贴着墙壁,生怕小翠看见他和任娜娜受到惊吓。

    “人证物证俱在,为什么还要等哈,你的正义感呢,你的良心呢。”任娜娜不高兴地问道。

    “我的良心在肚子里呢,不信你摸摸,噗通噗通的,跳的欢着呢。”

    罗玉寒说着,腾出一只手,直接抓着了任娜娜手放到了自己的心口。

    任娜娜一手搂着罗玉寒,不敢和罗玉寒较劲,任凭罗玉寒摆布。

    “罗玉寒,都快死人了,你还有心占我便宜。”任娜娜嗔怪道。

    “别人死不死都无所谓,只要你活着就行。”

    “你那么在乎我呀。”任娜娜心里一热,语气缓和地问道。

    “当然了,别墅和存折已经说明了一切。”罗玉寒自豪地说。

    敲门声响起,郭文君开门。侯三拿着一张票进來,看着小翠站在窗台上,不由一愣,赶紧喊道:“小翠,你这是要干嘛呀,想回家也沒必要跳楼哈,这不,票我给你买來了,你赶紧下來。”

    侯三捏着车票扬扬手,嬉笑着说。

    “俺不信你们这么好心。”小翠说。

    “不信,你看看就知道了。”

    侯三说着朝小翠走來,走到窗前,把票递给了小翠。小翠毕竟是孩子,沒有意识到这些禽兽的阴谋,手还沒探到票,侯三就伸手拉住了小翠。

    小翠哎呀一声,从窗台上掉下來,扑到了侯三怀里。侯三突然变了脸,拽着小翠才头发,发狠骂道:“小**,想死容易呀,可爷们儿怎么舍得你让你去死呢。”

    “带走关起來,先饿三天,看他还敢寻死觅活,气死我也。”郭文君吼了一句,主动打开了门。

    侯三夹着小翠离开了房间,潘小河拍拍胸口,叹口气埋怨道:“郭总呀,吓死我了,这要弄出人命,我的麻烦可就大了,以后别再弄这些事了。”

    “不弄这些事你我吃什么喝什么,你耐心等着,我很快就把她**好了,到时候保证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

    郭文君和潘小河在窗前不停晃來晃去,罗玉寒也无法拍摄,只能把两人的话录了音。

    罗玉寒的腿脚已经麻木,但还能坚持,任娜娜却坚持不住了,嘴巴凑近罗玉寒,低声地说:“我不行了,赶紧下去吧,不然一会儿我就掉下來了。”

    “带着你简直就是累赘,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罗玉寒不高兴地说。

    “是你要我上來的,又不是我主动要求的。”任娜娜反驳道。

    “我叫你上來你就上來呀。”罗玉寒反问道。

    “人家还不是为了给你面子,对了,谁让你告诉记者说我是你女朋友的。”

    “难道你不是我女朋友么,沙如雪今天中午都吃醋了,哭呀闹呀,当场宣布她是我恋人,我是他男朋友,还拿出了证据,要不是你和我的婚约做了挡箭牌,我真的死定了。”

    下午正热闹的时候,任娜娜躲到了厨房,事后也沒人告诉她这档子事,现在听罗玉寒这么一说,忘记了她目前的危险,腾出一只手就去捶打罗玉寒,小拳头还沒落在罗玉寒身上,另外一只手沒抱紧罗玉寒,身子往下一滑,头朝下掉了下來,吓得惊叫连连。

    罗玉寒手快,弯腰拉住了任娜娜的一条小腿。任娜娜也抓住了燃气管,这才沒有继续下滑。

    叫声惊动了房间里的郭文君和潘小河,两人扑到窗前,把头探出來往下看,看到两个人抓着燃气管,郭文君回身两步,抓起桌上的对讲机,大喊道:“侯三,我房间楼下有人,赶紧带保安下去,别人让跑了。”

    潘小河气得直跺脚,气急败坏地说:“有人偷听我们的谈话,闹不好还见证了刚才发生的所有的事情,我不方便出面,你一定要抓住他们。”

    “放心吧潘所长,只要侯三出手,他们跑不了。”郭文菊安慰道。

    罗玉寒一手提着任娜娜的一条腿,一手抓着燃气管,哧溜一声滑下來。

    任娜娜头一着地,马上站起來。站稳后正想跑开,突然又被拽了回來。任娜娜发现,上身被燃气管的贴扣子挂住了。

    “我被挂了,麻烦给我弄一下。”任娜娜焦急地喊道。

    罗玉寒看到任娜娜被挂住,上去拽住了衣服,猛地用力,只听刺啦一声,衣服被撕破。

    “吓死我了,我还真以为你挂了,以后说话注意点,别一惊一乍的。”罗玉寒责备道。

    “我都挂了,还怎么说话,笨蛋。”任娜娜反驳道。

    罗玉寒拉着任娜娜的手,撒腿就跑。

    “前边的堵住,别让他们跑了。”有人在后面吆喝道。

    罗玉寒环顾四周,果然见六个保安手拿胶皮棍朝两人包抄过來。

    要在平时,以罗玉寒的身手,别说是六个人,就是再多几个,也不是他的对手,可任娜娜在墙上呆的时间太长,手脚都麻木了,走路一瘸一拐的,不但不能给罗玉寒帮忙,反而成了罗玉寒的累赘,无疑会阻碍罗玉寒的发挥。

    侯三等人把罗玉寒和任娜娜围在中间,开始不停转圈。他们已经意识到,能徒手攀爬到墙上的人,身手肯定了得,在沒有摸清对手的具体实力之前,不会轻易下手。

    而罗玉寒因为任娜娜的拖累,也不敢主动出击。双方就这样僵持着。

    包围圈在逐渐缩小,六个人离罗玉寒和任娜娜只有大约三米远距离。任娜娜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低声地说:“罗玉寒,别和他们打架,我有警官证,只要亮出來,保证把他们吓得半死。”

    “姑奶奶,我怕你只要亮出警官证,咱们就死定了。”罗玉寒笑着说。

    侯三突然尖叫一声,举着棍子朝罗玉寒扑过來。罗玉寒假装來不及躲避,头上重重地挨了一棍,缓缓地倒在了地上。

    “我以为多大能耐,原來不过如此,怂包蛋一个。”侯三把棍子插进腰间,轻蔑地说。

    任娜娜眼看罗玉寒倒下,瞄准侯三的下巴,飞起一脚,侯三伸手也够敏捷的,头一歪,顺手抓住了任娜娜的脚腕,用力翻转,任娜娜身子随着翻转一圈,直挺挺别摔在地上。

    侯三看任娜娜倒地,顺势跳起,一只脚踏在了任娜娜的小腹,使劲踩了一脚,看任娜娜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这才哈哈大笑两声,讽刺道:“丫头片子,就这点能耐,还想到酒店偷窃。”

    侯三把罗玉寒和任娜娜当贼了。

    其他五个人中,有两个把罗玉寒从地上抓起來,扭着罗玉寒的胳膊,送到了侯三跟前,请侯三发落。

    罗玉寒摇摇头,勉强睁开眼睛,看着侯三,迷迷糊糊地说:“喂,垃圾,麻烦你放了我女朋友,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哈哈哈,,弟兄们,你们听到沒,他想和我好好谈谈。”侯三张狂地说。

    “沒错,我想和你好好谈谈。”罗玉寒重复道。

    “可惜呀,老子今晚沒力气和你谈,要谈就和我手里的家伙谈吧。”

    侯三一边说,一边从腰间拽出胶皮棍,双手高举,朝罗玉寒的头上砸下來。

    “躲开呀,”任娜娜人虽然倒地,但脑子很清醒,看到侯三双手举棍要砸罗玉寒的脑袋,不禁大声叫道。

    离得近的一个保安突然上前,拦住了侯三,说:“猴哥,人已经逮住了,就别玩命了,万一把人弄死了,不少收场。”

    侯三慢慢放下棍子,哼了一声,说:“要不是我兄弟求情,非敲死你不可。”

    罗玉寒蔫不拉吉的,少气无力地说:“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说话告诉你,想弄死我的人还在他娘胎里转筋呢。”

    侯三突然再次举起棍子,猛地朝罗玉寒的头上敲下來,只听嘭地一声,其他几个都捂住了眼睛,连任娜娜也发出了一声惊叫。

    任娜娜惊叫还在余音缭绕,一声惨叫又响起了。

    这叫声不是罗玉寒的,而是侯三的。

    棍子砸在罗玉寒的脑袋之后,竟然反弹回來,硬生生打在了侯三的脑门上。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棍子打在侯三的脑门后,竟然被震飞了。

    侯三的哥几个睁大眼睛,看见侯三直挺挺地躺在了地上。

    “啊,”其中一个惊叫了一声,然后看看其他人,问道:“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他四个也面面相觑,然后拼命摇头,半天沒说出一句话。

    罗玉寒摸摸脑袋,旁若无人地走到任娜娜身边,弯腰扶起了任娜娜,并拍打一下任娜娜身上的尘土,淡定地说:“亲爱的,让你受惊了,咱们找个地方吃点饭,我喝点小酒,彼此压压惊。”

    罗玉寒带着任娜娜走了两句, 任娜娜打了个趔趄。罗玉寒也不征求任娜娜的意见,揽腰抱起任娜娜,朝立交桥走去。

    “玉寒,你好棒耶,”任娜娜躺在罗玉寒怀里,夸奖了罗玉寒一句。

    “不棒,棒子在地上呢。”罗玉寒淡淡地说。

    任娜娜抬头往后看了一眼,只见五个保安还在朝这边望着,好像送别亲人似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