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58章 妙想奇招
    晚上十一点,罗玉寒和顾晶晶再次出现在立交桥上,这两个为为了共同的目标,也真是拼了。(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君明假日酒店地处低洼,虽然楼高十二层,但楼顶基本和立交桥持平,罗玉寒故意在酒店门口和卫门纠缠,就是想看看电梯把郭文君和潘小河带到几楼。

    罗玉寒手持望远镜,查看每个房间的情况。最后把目标锁定在四楼最东边的一个房间内。罗玉寒看到潘小河坐在沙发上,郭文君走到窗前往外看看,拉上了窗帘。

    “找到了么,”顾晶晶拽拽罗玉寒的衣角,轻声问道。

    “找到了,可惜拉上窗帘了,看不到后面的情节。”罗玉寒说着,还是不舍把望远镜放下。

    “看不到听不到,又瞎又龙,白白浪费了一个望远镜。”顾晶晶有点气馁地说。

    “有了,我看见我女朋友了。”罗玉寒突然叫道。

    “别吹牛了,你女朋友怎么会在酒店办公室。”顾晶晶不以为然地说。

    “她刚从酒店门口出來,不信你看。”

    罗玉寒指着酒店门口,把望远镜递给顾晶晶。

    顾晶晶把望远镜放到眼前,对准酒店门口仔细观察,看到了任娜娜的身影,自言自语地说:“那不是任娜娜呢,她什么时候成了你女朋友了。”

    “她就是我女朋友,不然我把她叫來,你当面问问她,同时你和她当面仔细比较一下,看到底谁更漂亮。”

    顾晶晶明显在贬低顾晶晶,顾晶晶哼了一声,说:“别的警察都走了,她现在才从酒店出來,说不定她就是内鬼,这样的女人外表即使再华丽,也不值得我和她比,她那个资格。”

    “无中生有,你凭什么这样贬低我女朋友。”罗玉寒白了顾晶晶一眼,沒好气的质问道。

    “我沒贬低她,她要不是内鬼,为什么不穿警服。”顾晶晶摆出了证据。

    刚才在花街时,听潘小河提到了任娜娜,足以说明任娜娜也参与了这次任务,可既然是执行任务,就该和其他警察一样,都穿着警服才对,可任娜娜为什么穿着便装呀。经顾晶晶这么一提醒,连罗玉寒真的开始怀疑任娜娜了。如果任娜娜真的是内鬼,罗玉寒不但今晚就把她从别墅赶出去,还要把钱转移到其他人的名下。

    “我要当面问问她,看她怎么解释。”罗玉寒赌气说。

    罗玉寒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打了任娜娜的电话,电话接通后,罗玉寒告诉任娜娜,说他已经看到她了,希望她能马上到立交桥上,有事想问当面问问她。

    酒店离立交桥并不远,只有三多百米的距离。十几分钟,任娜娜出现在罗玉寒跟前。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任娜娜先瞟了顾晶晶一眼,然后才看着罗玉寒问道。

    “你先别问我,我只想问问你,你去酒店干什么。”罗玉寒愣愣地问道。

    “你跟踪我,还和别人一起,罗玉寒,你几个意思呀。”任娜娜生气地问道。

    “任娜娜,请正面回答我的问題,别的警察执行完任务都走了,你为什么现在才从酒店里出來,是不是去通风报信了吧,说吧,郭文君给了你多少赏钱。”

    罗玉寒刚质问完,顾晶晶就接上了话茬,说:“是呀,见者有份,麻烦你把袋里的钱分给我们一点,我们保证不会把你的这种行为捅出去,这叫保密费。”

    任娜娜此时弄明白了,这两人怀疑她是郭文君的奸细,等顾晶晶说完,就朝手里的袋子塞到了罗玉寒的怀里,冷笑一声,说:“原來想分赃呀,你们可真聪明,怎么不早说呢,钱都在这里呢,拿去。”

    罗玉寒接住袋子,先摸了一把,感觉里面装的不是钱,就把袋子递给顾晶晶,说:“钱不少呢,你也看看。”

    顾晶晶接过袋子,打开后把手伸进去,抓出了两件衣服,借着灯光看看,原來是一身警服。

    “哪里是钱呀,是警服。”顾晶晶尴尬地说。

    任娜娜拉着脸,冷冰冰地说:“警服也可以卖钱呀,你拿去卖了不就有钱了么。”

    顾晶晶把警服装进了袋子,把袋子递给罗玉寒,说:“也许是误会。”

    “不是也许,是一定,你们凭什么这样对看我,难道我脸上写着奸细两个字。”任娜娜说到最后,几乎带着哭音。

    罗玉寒不但沒感到歉意,反而呵呵一笑,说:“现在办事谁还给钱呀,连钞票都不用了,随便给个账号,一分钟之内就能通过网银往里打钱。”

    罗玉寒的话差点沒把任娜娜气死,她掏出手机翻开自己的网银,然后递递到罗玉寒面前,愤怒地说:“我这几天都沒用过网银,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

    罗玉寒本來就想和任娜娜开玩笑,沒想到把任娜娜气成这样,就把手机推了回去,说:“和你闹着玩呢,别当真,说说吧,今晚你为什么沒有参加行动。”

    任娜娜早想解释,但罗玉寒一直沒给她机会,见罗玉寒问起,就把情况从实道來。

    晚上十点一刻,准备睡觉的任娜娜接到了潘小河的电话,要求她马上赶到派出所。任娜娜到达派出所之后,才得知具体执行的任务是要对花街不规范的经营进行突击检查。

    以前也有类似的任务,但几乎每次都无功而返,即使有所收获,最多也就抓住几个小鱼小虾,事后对这干人批评教育后,罚点款放人,袁玲玲就是其中的一个。

    如此反复几次后,任娜娜已经开始怀疑警察中 有内鬼,于是这次行动时,她多长了心眼,在达到酒店后,他藏匿到卫生间,换下了警服,穿上了一身服务员的衣服,随机观察了这里的发生的情况。

    任娜娜利用她的机智从酒店管理人员口中得知,在警察到达现场前,所有的小姐已经从主楼转移到了东边的步梯楼里。她得知情况后,曾经到步梯楼观察一番,但并沒有发现异常情况。警察收队后,她才慢悠悠地走出了酒店。

    “综合判断,这个内鬼就是潘小河了。”罗玉寒几乎肯定地说。

    “凭什么这么说。”任娜娜问道。

    罗玉寒摆出了三条理由,第一,袁玲玲的透露出的消息;第二,在花街听到的潘小河和郭文君的片言只语的对话;第三,潘小河现在就在酒店内,正和郭文君在一起。

    “潘小河现在就在酒店里,”任娜娜吃惊地问道。

    “四楼最东边的办公室。”

    顾晶晶突然说:“既然我们已经掌握了他通敌的证据,现在就举报他,看他怎么说。”

    罗玉寒摆摆手,说:“这种办法行不通的。”

    “有我们两个作证,看他如何抵赖。”顾晶晶固执己见地说。

    罗玉寒哼了一声,说:“亏你还是记者,还写什么内参,脑子这么简单,就凭我们几句话,官方能相信我么,沒错,我们是听到了潘小河和郭文君的部分通话,可我们当时又沒录音,潘小河一口否定,谁也拿他沒办法。”

    “可他现在就和郭文君在一起呀。”顾晶晶不服气地说。

    “这又能说明什么,他那是深入调查,是工作的一部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该怎么办。”

    罗玉寒端着下巴稍加考虑之后,突然说:“有办法了,直接偷听他们的对话,到时候就有证据了。”

    “切,人都进不去,还想偷听人家说话,你以为你是孙大圣哈,变个苍蝇飞进去,简直是痴人说梦。”顾晶晶讽刺道。

    “小爷就是孙大圣,从里面进不去,从外边能接近,走,看我的。”

    顾晶晶犹豫,站着不肯移步。任娜娜推了顾晶晶一把,低声说:“顾记者,请你相信他的眼睛,等你见识过他的身手,我保证你会收回你说的话。”

    “不愧是他女朋友,对他这么了解,我今天倒要见识一下他的能耐。”顾晶晶试探性地嘟囔一句,想看看任娜娜的反应。

    “顾记者,你别胡言乱语,你听谁说我是他女朋友。”任娜娜不满地问道。

    “是罗玉寒亲口告诉我的,说的有鼻子有眼的。”顾晶晶实话实说。

    其实任娜娜早就知道答案,只不过就这么一问,得到验证后,讪笑一声道:“嘴贱,什么都往外乱说。”

    “这么说你是承认了,可他还是个孩子,你怎么找个小孩子当男朋友呀,你不怕被人笑话么,”顾晶晶好心问道,同时想从任娜娜这儿套出更多话。记者嘛,职业本能。

    “他说这话不过脑子,你是记者,该过过脑子的,别让人把你当傻子。”任娜娜淡淡地说。

    三个人來到酒店外围,走到办公室相对应的下面,罗玉寒往上看了一眼,问道:“我一个人上去既要观察情况还要监听录像,必须有个帮手才行,你们两个谁愿意和我一起上去。”

    顾晶晶往上看看,连连摆手,说:“那么高的地方,要是摔下來肯定**迸裂,我有恐高症,我不敢上,你另外考虑人选吧。”

    “你呢,警花姐,敢不敢和我一起上。”罗玉寒看着任娜娜,低声问道。

    “有什么不敢的,比这再高的我也上过,可同时上两个人,怎么开战工作呀。”

    “你一手拿着摄像机,一手抱紧我,只要你不松手就沒事。”

    顾晶晶早已把摄像机递到了任娜娜面前,任娜娜沒得选择,伸手接过了摄像机,一手搂着罗玉寒的脖子,恐惧地问道:“能行么,可千万别掉下來呀。”

    “即使我掉下來,也要垫在你下面,谁都能死,你不能死,谁让你是我女朋友呢。”罗玉寒充满豪气地说。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