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39章 月事纠纷
    童明远离开沙家,在咖啡馆附近和罗玉寒会面。m. 乐文移动网

    罗玉寒沒有食言,当着童明远的面通过网银往童明远的账上打了一千五百万,然后跟着童明远到医院,给童明远服了解药,等童小尧彻底苏醒并恢复意识后,才告别了童明远,离开了医院。

    童明远把罗玉寒送到医院大门口,试探性地问道:“罗玉寒同学,有个事想和你商量下,如果我说的不对,你千万别介意,我希望你能和童小尧成为朋友,你看成么,你不必急着回答我,先考虑考虑再说。”

    童明远本來直接告诉罗玉寒,希望他加入童家的阵营,一來可以保护儿子的安全,二來可以气气沙忠孝,但又怕这样说惹罗玉寒不高兴,所以才把朋友一词搬了出來。

    罗玉寒当然明白童明远的真正目的,本想直接一口回绝,但既然童明远沒把话挑明,他也不好意思给童明远难堪,于是就反问道:“难道你认为我和你儿子现在不是朋友么,”

    说完朝童明远意味深长地笑笑,转身离开。

    童明远看着罗玉寒逐渐远去的背影,小声地嘟囔道:“人才呀,上天不长眼啊,为什么沒把此人生在童家,遗憾,终生遗憾。”

    罗玉寒已经迟到了,但好在第一节是体育课,张庆丰领教过罗玉寒的厉害,又知道罗玉寒和校长的关系,所以不敢对罗玉寒说三道四,罗玉寒才沒受到任何挤兑。

    第二节是语文课,罗玉寒刚坐到座位,就看到桌子上多了一道用米分笔画的楚河汉界。

    不用说,这肯定是沙如雪干的,目的很明显,沙如雪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诉罗玉寒,要他不要超越这条界线,更深的含义就是,她已经下定决心要和罗玉寒分道扬镳了。

    罗玉寒当然知趣,尽量克制自己的行为,绝不逾越楚河汉界。可就在罗玉寒做笔记时,胳膊肘还是超越了界线。沙如雪用笔尖狠狠地顶了罗玉寒的肘尖,可是由于沒把握好分寸,笔尖扎进了罗玉寒的肉里。

    一股嫣红的血从肘尖流出來,沙如雪不但沒有丝毫歉意,反而低声地警告罗玉寒说:“如果你再敢骚扰我,我直接扎瞎你的狗眼。”

    张雅琴正在讲解秦观的一首词,见沙如雪嘀嘀咕咕的,就用教鞭指着沙如雪,说:“沙如雪同学请站起來,请告诉我,李商隐的这两句诗是什么意思。”

    沙如雪站起來,虽然一脸茫然,但还是故作镇静地问道:“请问老师,是哪两句诗呀。”

    沙如雪的回答引來了一阵哄堂大笑。

    张雅琴绷紧脸,愠怒地斥责道:“这就是你和罗玉寒上课做小动作的结果,罗玉寒同学,请你把秦观这首词背诵一遍。”

    罗玉寒奉命站起來,声情并茂地背诵道:“纤云弄巧,飞星传恨……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完毕。”

    “请讲解这首词最后两句的意思。”张雅琴第一次沒难为住罗玉寒,再次给罗玉寒出了难題。

    “这两句词的意思是,爱情要经得起分离的考验,只要彼此真心相爱,即使长年天各一方,也比朝夕相处的庸俗情趣可贵,老师,我的解释还行吧。”

    张雅琴又沒难住罗玉寒,于是就质问道:“刚才沙如雪和你在说什么呢。”

    “老师,你说的不对,沙如雪倒是说话了,但我沒有。”罗玉寒实话实说。

    “她说什么了。”张雅琴继续刨根问底。

    “老师,这个……由于牵涉到个人**,不能说的。”罗玉寒拼命摇头加摆手,装出一副很天真很纯粹的样子。

    “课堂上沒有**,你必须说。”张雅琴严厉地呵斥道。

    罗玉寒瞟了沙如雪一眼,态度很真诚地说:“沙如雪同学,这可是老师要我说的,我不能不听老师的话,我可说了啊,张老师,是这样的,沙如雪说她的月事來了,身体不舒服,想要我给你请假,我还沒答应呢,你就开始提问了,老师,这可是你要我说的,怨不得我。”

    罗玉寒此言一出,班里彻底炸锅了。最活跃的就数黄敬了,罗玉寒话音刚落,他就忍不住大笑起來,笑过之后还大声议论道:“女生这种事都说得出口,羞死人了。”

    “就是,沒想到沙如雪连这种话都给男生说。”

    “他俩关系本來就不一般,说这种话早在情理之中,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连平时颇有修养的陈雨涵也忍不住发言了,说:“男女有别,尊卑有序,女生有很多事就是烂在肚子里也不能对男生说,这种红红白白的事都往外说,多丢人啊。”

    “什么是红什么是白的呀,我们怎么不知道。”有男生故意问了陈雨涵一句。

    一百多只眼睛都投向了沙如雪,接着是哄堂大笑,直笑得沙如雪脸色绯红,地缝难钻,抬不起头來。她真沒想到,罗玉寒竟敢如此下作,当着全班的面出她的洋相,而这种洋相还不是一般的洋相,牵涉到了少女的**。

    如果这事是真的也就罢了,可明明是罗玉寒杜撰出來的,她如果不做辩解,同学们还不知道她和罗玉寒的关系有多亲密呢,于是不得不厚着脸皮反驳道:“老师,他胡说,事情是这样的,他故意把胳膊探到我这边,我就用笔捅了他一下,并且警告他,希望他以后注意点,沒想到他竟然如此编排我,我可以用事实证明他胡说。”

    按说老师遇到这种事,就应该先喝止同学停止这种争论,但张雅琴毕竟是年轻老师,沒有经验,听沙如雪能可以用事实证明,就拉着脸质问道:“你怎么证明,难道要我陪着你到医务室么。”

    “建议不错,应该到医务室去证明。”不知谁配合了一句。

    “沒必要,带着女生到女厕所去看一下就知道了。”又有人趁机捣乱。

    沙如雪原本想给罗玉寒一点难堪,沒想到反被罗玉寒利用,自取其辱,现在即使能证明自己真的沒说过这种话,但出尽的洋相已经成了铁一样的事实,想到这里,不禁掩面而泣。

    同学们见沙如雪哭起來,顿时安静了许多。

    但沙如雪还想找回点面子,哀求地看了罗玉寒一眼,说:“你倒是赶紧帮我解释一下。”

    罗玉寒也瞟了沙如雪一眼,说:“老师教导我们说,要尊重事实,不能撒谎,恕我不能从命,老师,我可以证明她对我说的话是真的。”

    罗玉寒说着,从桌上拿起一片纸,弯腰在沙如雪的凳子上擦了一下,直起身子,把纸张晃晃,说:“沙如雪同学说的是真的,她的确來了。”

    同学们的目光再次聚焦到罗玉寒手里的那片纸。纸上沾血,嫣红嫣红的。

    纸片上的血迹是罗玉寒胳膊肘上流出的,根本不是沙如雪的血,但这事只有罗玉寒和沙如雪清楚,其他同学根本不知道。

    铁证如山,张雅琴相信了罗玉寒,但同时也证明,沙如雪同学真的來了月事,她的气也消了很多,看着沙如雪心平气和地说:“沙如雪同学,既然身体不舒服,为什么不早早请假,闹出那么多笑话,你现在可以离开,到宿舍休息一下。”

    沙如雪再也无心呆在教室,听到张雅琴的话,捂着脸从后门跑出去。

    张雅琴为了替沙如雪找回点面子,说:“同学们,大家在初中就学过生理卫生,对男生和女生的生理构造都有所了解,女生來月事一定要处置得当,不然会给自己带來麻烦,这事就此打住,谁要再敢拿这事调侃同学,一定严加追究,严惩不贷。”

    下课铃声响起,半节课就这样因为沙如雪的一条楚河汉界被耽搁了。

    放学铃声响起,同学们纷纷走出教室,有的到操场去活动的,有的道草坪去学习,校园里重新充满了欢乐的气氛。

    罗玉寒刚走出教室,就被夏怡晴追上來,并拦住了罗玉寒的去路,大声地质问道:“罗玉寒,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当着那么多同学给沙如雪难堪。”

    “难堪都是自己给的,她不自取其辱,沒人能侮辱他,至于为什么,你还是亲自去问问她吧,我不想说。”

    罗玉寒解释完,直接往校门口走去。

    夏怡晴也要回到紫罗兰公寓,紧追两步赶上了罗玉寒,和罗玉寒并肩走着,继续数落道:“罗玉寒,全校都知道你和沙如雪的关系最铁,你今天演这么一出,让我说你什么好呀。”

    罗玉寒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同时停下脚步,说:“最铁,只怕是她的心肠最铁。”

    “她什么时候得罪你了,你凭什么这么说。”夏怡晴问道。

    “还是你自己亲自去问问她吧,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寻死觅活的,要不我还不知道她原來那么看不起我。”

    这时何亚东走过來,看着罗玉寒笑眯眯地问道:“你们这是要回去吧,我可不可以跟你们一块回去,一來看看你们的住宿条件如何,二來也安慰一下沙如雪。”

    罗玉寒冷笑一声,说:“想去看看沙如雪就直说,哪來那么多借口,班长同志,你别害怕,我明白你的心思,我和沙如雪之间从來都沒发生过什么,以后也不会发生过什么,也许今天我就搬出去,你想和沙如雪怎么滴就怎么滴,与我一毛钱的关系都沒有。”

    何亚东早就对沙如雪一往情深,今天下午刚好见识了罗玉寒和沙如雪之间发生的糗事,正想先摸摸底,然后瞅准时机趁虚而入,所以这才先从罗玉寒这儿打探点口风,沒想到正如他所料,罗湖和沙如雪果然彻底闹掰了。

    三人走出校门,一辆法拉利从北边缓缓驶过來,停在紫罗兰公寓门口后,一个戴着墨镜的漂亮女生从车上下來,看到罗玉寒就招招手,兴高采烈地喊了一声:“哈喽,罗玉寒。”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