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30章 连环绑架
    凌晨零点,灵山脚下的一个偏僻角落。

    一弯月牙挂在中天,整个灵山如同涂抹上了一层灰漆,朦胧中透出一抹淡淡的白色,凄迷而朦胧。

    犀利的山风从鬼谷崖穿过,碰到乱石和悬崖上,发出阵阵刺耳的呼啸声。

    一辆白色的奥迪沿着崎岖不平的山间小路缓缓驶來,停在了鬼谷崖入口。童明远拉开车门,把一条腿慢慢从车门伸出來,然后整个人站在了车旁。

    童明远环顾四周,却沒见到秋红的影子,便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想和秋红取得联系。他在电话中和秋红约好在这个地方见面,具体谈谈关于赎金的问題。

    手机还沒拨通,从旁边的一个巨大的石块后來传出一个清亮的声音:“别打了 我早已等候你多时了。”

    童明远回过头來,一看到秋红,马上就扑过去,把秋红紧紧地搂在怀里。

    重重迹象表明,秋红已经变节,或是投向了龙帮,或是投向了罗玉寒,童明远已经对秋红恨之入骨,此时的搂抱也只不过为了打消秋红的疑虑,他希望能通过一如既往的温馨动作,想和秋红谈谈,希望秋红能给龙帮讲个请,减少点赎金。等儿子安全了,他会和秋红秋后算账,即使撕破脸也在所不惜。

    而秋红答应童明远前來见童明远,自然有她的目的。

    根据她对童明远的了解,一千万对于童明远來说并不多,但她只能从这笔钱中拿走很少的一部分,其他大部分的钱都要落入龙帮的手中。

    更为重要的是,如果童明远拿出这么多钱给龙帮,到时候罗玉寒再向童明远索要赎金时,童明远到时候真的拿不出那么多钱,她就不会从罗玉寒那儿顺利地分到自己应得的部分。

    童明远仅仅拥抱了秋红两秒钟,就被秋红用力推开。

    而童明远也沒有再次勉强秋红,站在秋红面前直接问道:“咱们开门见山吧,我平日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背叛我,在这次事件中,你到底扮演什么角色,你为什么要出卖我。”

    “我出卖你就像你当初勾搭我一样,都带有明确的目的性。”

    “那是因为我喜欢你。”童明远激动地说。

    “你勾搭我只是因为你喜欢我富有青春气息的**,而我出卖你也是因为我喜欢散发着墨香的钞票,这个理由你还能接受吧。”

    秋红的应对之词让童明远脸红,此时他才感觉到,秋红的背叛似乎早有预谋,再说下去也争论不出什么结果,于是就直接谈到了赎金。

    “一千万太多,我只能拿两百万,如果龙帮能接受,咱们就按程序往下走,如果不接受,嘿嘿。”

    童小尧在罗玉寒手里,秋红已经十拿九稳认为童明远耍不出什么花样,于是就生硬地问道:“如果不接受你将怎样,难道你还能找龙帮算账,硬把沙忠孝抢出來不成,如果你这样想,你就打错了算盘,龙帮的威名你大概比我更清楚,如果你不交纳赎金,他们就不会释放沙忠孝,罗玉寒见不到沙忠孝,就会把你的宝贝儿子紧紧攒在手里。”

    童明远并沒有接秋红的话茬,反而问道:“石秋红,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龙帮派你到我身边做卧底的。”

    秋红想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步田地,也沒必要再隐瞒下去,于是就坦率地承认道:“沒错,原打算替你生个儿子,,当然,所谓的儿子也许并不是你的,最大的可能就是黄虎的,然后继承你所有的财产,可我这两天改变了主意,感觉到如此陪伴你走下去,就浪费了我大把的青春,所以我等不及了,我还要告诉你,龙帮的二当家的黄虎就是我真正的情人,而你,只不过像你利用我一样,只是我的一个工具。”

    “谢谢你的坦诚,这下我心里有底了。”童明远干笑两声,声音阴森森的,秋红感觉一股寒意朝她袭來,浑身不禁打了颤。

    “你心里有鞋底了吧。”秋红色厉内荏地问道。

    童明远走到车后,打开后备箱的盖子,一个人从里面麻利地蹦出來,直扑秋红。

    秋红惊叫一声,正想转身逃跑,还沒跑两步,就被來人揽腰抱起走向奥迪,把秋红从车后门塞进去。

    轿车发动,缓缓向市区驶去。

    秋红被绑了手脚,蜷曲在后排,见童明远如此胆大妄为,不由威胁道:“童明远,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还敢对我如此无礼,难道你就不怕龙帮找你算账。”

    童明远把嘴巴凑近秋红的脸,在她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皮笑肉不笑地说:“你先是引诱我参与绑架了沙忠孝的行动,而后又撺掇罗玉寒绑架了我儿子,然后再要龙帮敲诈我,这一招够狠啊,我呢,也跟你好好学习下,再把你绑架了,然后要你的情人释放沙忠孝,等罗玉寒释放了我儿子,我就释放你,三角关系,连环绑架,这个创意太好了,秋红,我建议你以后被总是给男人当玩物,直接去当编剧,被拍成影视后一定能大卖。”

    “黄虎不会放过你的,不信你等着看。”秋红的声音很高,底气十足。

    “哈哈哈,在他沒有放过我之前,我是不会放过你的,这个后半夜,将会充满美妙的色彩,让你看到不一样的我。”童明远谈笑风生,似乎早已把宝贝儿子的生死置之度外了。

    秋红双手被绑,静静地躺在床上,童明远变态的折磨已经让她筋疲力尽。

    在她离开黄虎去见童明远时,黄虎曾经想跟她和她一块下山,以防童明远狗急跳墙,直接对她下手,但秋红则不以为然,她认为童小尧被罗玉寒控制,在童小尧沒有被释放之前,童明远不敢对她怎么样,于是拒绝了黄虎的建议。

    沒想到童明远竟然胆大妄为,真的绑架了她,想到这里,秋红肠子都悔青了。

    无声的泪水从眼眶中吧嗒吧嗒流淌出來,童明远翻过身來,给秋红擦擦眼泪,充满同情地说:“这都是你自找的,怨不得我,现在你可以给黄虎打电话了沒让他马上释放了沙忠孝,然后你再通知罗玉寒,要他放了我儿子,我只要见到我儿子,我马上还给你自由,另外,念在你这两年伺候我份上,我再给你一笔钱。”

    秋红把脸扭到一边,连看都不看童明远一眼。

    就在这时,秋红的手机传出了美妙的音乐。

    在此之前,秋红的手机已经响过无数次,只不过童明远认为还不到接听的时候,于是每次就摁下了拒听键。

    现在他已经考虑成熟了,他认为应该和黄虎谈谈了。

    那边的黄虎已经亟不可待,电话刚接通就焦急地问道:“红红,见个人难道需要这么长时间,你现在人在哪里,为什么总是不接听我电话,童明远答应给多少,喂,为什么不说话,”

    这边的童明远足足折磨了黄虎一分钟还多,才慢吞吞懒洋洋地说:“你是龙帮的黄虎吧,我是童明远,秋红现在在我这儿呢,我现在先拍个视频给你看看。”

    童明远把手机对准秋红,摁下了拍照键,然后把视频传给了黄虎。

    “二当家的,秋红的姿势还算优美吧,她太任性了,太贪心了,竟然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还惦记着勺里,这种女人不值得你爱惜,只能充当我们男人的玩物。”

    这话是说给黄虎听的,更是说给秋红听的,他要彻底摧毁秋红的自尊。

    那边的黄虎看到秋红被童明远折磨,气得暴跳如雷,大骂道:“童明远,我操你祖宗,我命令你马上放了秋红,不然马上干掉沙忠孝,并把这一消息告诉罗玉寒,让他直接弄死你儿子。”

    童明远嘿嘿一笑,说:“二当家的,我祖宗离你很远,而秋红离我很近,我劝你别想那么远,应该和我好好谈谈,你放了沙忠孝,然后罗玉寒就会放了我儿子,当我见到我儿子,我自然会让秋红这只破鞋回到你身边。至于你绑架沙忠孝的费用,我会尽量弥补你,给你五十万,如何。”

    黄虎沉默片刻,突然爆笑一声,说:“你刚才不是说了么,秋红这种人只是男人的玩物,我和她也只不过是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从來沒把她当回事,你放不放她与我无关,至于沙忠孝,我看不到钱是不会放人的,一千万,少一分都别想。”

    黄虎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这无疑等于给童明远一个下马威。

    童明远本來打算用秋红要挟黄虎的, 沒想到黄虎根本不吃这一套,这下彻底打乱了童明远的计划,于是他把所有的气都撒在秋红身上。

    **的摧残是可以忍受的,但沒有几个人能抵挡住精神的折磨。童明远翻转了秋红的身体,狞笑一声,说:“我刚才忘记开免提了,否则你一定能听到你的老情人是多么的喜欢你,不过幸亏我多留了个心眼,录下了我和你老情人的对话,现在让你欣赏一下,并希望你听过之后能发表一下听后感。”

    录音文件打开,刚才的对话在秋红耳边回放。

    随着对话接近尾声,秋红的眼睛逐渐发红,脸色逐渐发绿。她万万沒想到,平日里对她万般温存的黄虎,竟然也把她当成了玩物。

    目前,在除她之外的另外三方博弈中,童明远和黄虎都靠不住了,罗玉寒是否能靠得住还无从得知。整个事件已经乱成了一团麻,不管罗玉寒是否能靠得住,现在也只能只靠他了。

    想到这里,秋红用肘尖撑着身体,慢慢地坐起來,看着童明远凄惨地笑笑,说:“我想给罗玉寒打个电话。”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