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29章 剧情反转
    “红姐,,”电话接通,还沒等秋红开口,童小尧由衷地喊了一声。声音亲切,柔情无限。

    童小尧从來沒叫过秋红小妈,但事实是,按照辈分,童小尧的确该叫秋红小妈。他现在改变了称呼,就是想试探一下秋红的反应。在童小尧看來,姐姐似乎比妈更为亲近,尤其是对于小妈來说。

    “哎,,”秋红似乎早有准备,长长地应了一声,透露出惬意的舒坦。

    “你在哪儿呢,”童小尧的声音中充满某种莫名的期待。

    “正南,一公里,桃花河边,小船。”秋红言语简洁,语气温柔,和童小尧一样,充满了某种焦急的渴望。但她的渴望是装出來的,只是童小尧鬼迷心窍,听不出來而已。

    越过宽广的马路,童小尧沿着一条蜿蜒的小路直奔河边。

    桃花河边,一弯明月,清风阵阵,芦苇摇曳,置身其中,快意无穷……秋红明眸善睐的眼睛一直在童小尧眼前晃來晃去,他陶醉其中不能自拔,三步并作两步直奔桃花河边。

    一条小船果然停靠在桃花河岸边,但船上无人。

    童小尧小心翼翼地沿着木板走上船,还沒站稳,一个黑影从旁边窜出來,伸手就把童小尧推进了船舱。虽然是短暂极速的穿越,但童小尧还是本能地闭上了眼睛。

    一阵从容的脚步声从甲班传來,越來越近,在舱底落定。

    “红姐是你么,”童小尧明知道推他的人不是秋红,但还是满怀希望地问道。

    童小尧慢慢睁开眼睛,昏暗的灯光下,他看到了罗玉寒。

    “你怎么在这里,红姐呢,你想干什么,”童小尧眉头紧锁,疑窦丛生,但他已经断定,他跌进的不是船舱,而是秋红和罗玉寒给他布下的陷阱。

    可是,让他不明白的是,秋红什么时候和罗玉寒混到了一起,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罗玉寒看着还算从容的童小尧,心平气和地说:“什么都别问,我也懒得搭理你,该來的总会來的,你先休息一会儿,如果你老爸肯配合,最多三天你就能恢复自由。”

    “你这可是绑架,被逮住了是要坐牢的。”童小尧警告道。以攻为守经常会成为一种策略。

    “我这不是绑架,暂时可以取名为交换,对,交换。”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不需要明白,但你老爸明白。”罗玉寒淡淡地说。

    童小尧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着罗玉寒问道:“既然你不想告诉我,我就问问我老爸,请问我可以给我老爸打电话么,”

    童小尧心里很清楚,这是个不情之请,罗玉寒肯定不会同意他往外拨打电话。

    “可以呀,在这条船上你可以随心所欲,我不会干涉你的自由,包括报警。”罗玉寒大大方方地说。

    “我可以报警,”童小尧惊喜地问道,“这可是你说的。”

    “可以,不过在报警之前,我劝你最好问问你老爸,只怕他不会同意。”

    童小尧感觉到罗玉寒话中有话,他不敢冒险,就拨通了他老爸的电话。

    童小尧明确地告诉他童明远,他被罗玉寒绑架了,地点在桃花河岸边,罗玉寒此刻就在他身边,希望老爸赶紧救他。

    童明远接到童小尧的电话,一开始还以为童小尧开玩笑,等到罗玉寒接过电话,明确无误地告诉童明远,童小尧所说的都是实话时,童明远这才明白过來,罗玉寒已经察觉到是他联合龙帮的人绑架了沙忠孝,罗玉寒这招明显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童明远坦白地承认,沙忠孝被绑架一事与他有关,但真正实施绑架行动的人是龙帮,他答应为了确保童小尧的安全,他尽量说服龙帮释放沙忠孝。

    童明远挂断电话,直接拨打了秋红的手机。手机刚接通,就被秋红挂断,如此反复多次之后,秋红的手机竟然处于关机状态。

    而秋红此时又在哪里呢。

    事实是,当童小尧赶到桃花河畔的小船上时,秋红早已开车來到了灵山,她此刻和黄虎呆在一起。

    为了躲避官府的打击,龙帮的主要骨干平时都居住在灵山,而且是分散居住。

    更加诡异的是,他各自所居住的地方都彼此保密,甚至连龙帮的老大龙爷也不知道手下人居住的地方,而手下的人更不知道龙爷住在哪里。

    黄虎居住的山洞位于一个山峰的半山腰上,洞口不大且杂草丛生,但山洞里面却十分宽敞。

    一汪水潭位居中央,一条不规则的走廊环绕水潭四周,而走廊旁边的峭壁上开凿了五六个山洞,每个山洞具备不同的功能,分别为储藏室,卧室,还有卫生间,娱乐室等。

    秋红的到來给这里增添了几分活跃的气愤。

    秋红和黄虎坐在水潭边,把脚放在了水里,不停地搅动潭水,水面顿时微波荡漾。

    黄虎的心情也正如这微微荡漾的水面,满脸都是喜悦之情。从事绑架案他并不是第一次,每次绑架到人质,他都要等到第三天才向被绑架者的家里打电话索要赎金。这样就能使得被绑架者的家人最大限度地满足他们的要求。

    沙忠孝已经被绑架了第三天,最迟在明天早上,他就要往沙忠孝家里打电话。但到底该索要多少赎金,他的心里并沒有底。秋红的到來给他提供一个可以商量的人。

    黄虎哼完一首小曲,平移到了秋红旁边,把手搭在秋红的细腰上,低声地问道:“亲,据说沙忠孝的家底厚,咱们给他來个狮子大开口,多吃点肉,要他五百万怎么样。”

    秋红这次來见黄虎,是按照罗玉寒的计划來说服黄虎,要黄虎改变策略,敲诈童明远,之后再释放沙忠孝。

    正愁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听黄虎这么一问,刚好打开了话題,于是搂着黄虎的脖子,把头凑上去,先给黄虎一个响亮的吻,然后愁眉苦脸地说:“情况发生了变化,只怕这次我们是狗咬尿泡,空欢喜一场了。”

    “发生了什么事了,你把话说清楚。”黄虎突然捧着秋红的脸,皱眉问道。

    一次绑架行动,要浪费很多物力财力,黄虎可不想把吃到嘴里的肥肉再吐出來。

    “据说,我也是刚听说的,环球集团最近的资金链断了,三家银行每天都上面逼迫还款,我们也很难从他那儿榨出更多的油水。”秋红慢慢地解释道。

    黄虎嘿嘿一笑,说:“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原來如此,沙忠孝家底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们不敲他那么多,就要两百万,拿不出两百万,就一百五十万,以此类推,反正我们不能白干。”

    “如果趁着这次机会敲别人更多的钱,比如五百万甚至更多,你觉得如何,”秋红逐渐把话題引向童明远。

    “我们绑架的是沙忠孝,又不是别人,谁肯给我们钱那谁就是疯了。”

    “童明远呀。”秋红终于把火烧到了童明远身上。

    “哈哈哈哈,我的亲,你可真会开玩笑,这事是你和童明远一手策划的,童明远怎么肯替沙忠孝拿钱。”

    秋红见火候已到,就把准备好的说辞一股脑倒出來,一脸严肃地说:“实话对你说了吧,罗玉寒已经觉察到绑架沙忠孝一事与童明远有关,就在今晚绑架了童小尧,如果沙忠孝有什么闪失,他就要撕票。童明远为了保护儿子,肯定要央求我们释放沙忠孝,我们何不趁机敲诈童明远一笔,拾到篮里的都是菜,谁的钱不是钱呀。”

    黄虎略加犹豫,最终同意了秋红的方案。秋红这才打开手机,主动回拨了童明远的电话。

    童明远正在考虑如何联系上秋红,接到秋红的电话,自然喜出望外。他把童小尧被罗玉寒绑架的事给秋红详细地讲述了一遍,最后哀求秋红,希望她给龙帮求个情,马上释放沙忠孝。

    秋红故作深沉,沉默半边才冲着手机吼道:“你以为龙帮是你什么人呀,家长呀还是帮主呀,你说什么他们都听什么,别开这种无聊的玩笑了。”

    童明远一口一个亲,一口一个爱,央求了秋红半边,秋红这才答应和龙帮商量一下,先听听他们的意见。

    半个小时后,秋红主动拨通了童明远的电话,说龙帮经过合议,答应释放沙忠孝,但前提条件是,童明远必须拿出一千万。

    “一千……万,我是不是听错了,”童明远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吃惊地问道。

    “沒错,就是一千万。”秋红一字一句重复这个数字。

    “他们这是敲诈,”童明远脱口而出。

    秋红冷笑一声回应道:“你这可是冤枉了他们,他们本來要敲诈的是沙忠孝,沒想到你被罗玉寒捏住了软肋,他们这是在和你做买卖,不是敲诈,不过,沒有人能剥夺你选择的权利,如果你认为这笔钱太多,可以拒绝交纳。”

    童明远从秋红冷冰冰的话里已经感觉到,这个小贱人已经和他离心离德了,但事情的发展已经超乎了自己的把控,童明远不得不扮演一个识时务者的角色,软化了口气,希望能当面和秋红谈谈。

    秋红答应了童明远的要求。她以为,童小尧在罗玉寒的手里,而自己的身后又站着强大的黄虎,童明远不敢把自己怎么样。

    秋红的逻辑并不混乱,但世事无常,但是,事情的发展却超出她的判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