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18章 关公前耍菜刀
    对于潘小河的提议童明远并沒有异议。

    潘小河责令杨涛搬來桌子椅子和纸笔,要求童明远坐在中间,潘小河和杨涛坐在童明远两侧,拉开了现场审问的架势。

    潘小河清清嗓子首先來了个开场白:“童小尧,刚才我已经对你老爸说过了,把你拷在树上是为了更好的教育你,并沒有别的意思,现在由你老爸亲自审问你,你可要据实回答。顺便告诉你,你的同伙黄敬现在就在滞留室,我不希望他出來和你对质。”

    童小尧双臂酸疼,两腿发麻,扭头看看潘小河,可怜巴巴地说:“潘大爷,请你老人家先把我放开行不。”

    潘小河认为童小尧态度还算良好,就给杨涛递了个眼色,杨涛站起來,走近大桐树,打开了童小尧手上的铐子。

    “老爸,不用浪费时间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童小尧伸展四肢,活动了一下筋骨,接着把黄敬如何犯错怕被校方开除,如何向他求救,他如何向黄敬支招等全部细节如竹筒倒豆子,一股脑倒出。

    童明远侧耳细听,杨涛把童小尧的供述一一记录在案。

    童明远原本以为童小尧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大罪,听完之后才长长叹口气,轻猫淡写地说:“我以为是抢劫杀人的大案,原來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小孩子过家家似的玩笑,这种事也值得你们兴师动众。”

    潘小河突然拍桌子,瞪着童明远大声地呵斥道:“一派胡言,你可知道,童小尧这么一折腾,不仅给当事人带來了精神上的伤害,还给我们派出所带來了很大的麻烦。”

    “沒那么严重吧。”童明远不以为然地说。

    “我们为此浪费了大量精力,还把罗玉寒关了三天多,关键的问題是,罗玉寒对此不依不饶,非要我们赔偿他的精神损失……”

    潘小河还沒说完,童明远就摆手打断了潘小河,呵呵笑了两声,表情轻松地说:“关于派出所浪费警力的事,我回头一定给你们一个说法,请客吃饭洗桑拿足疗,我管个够,至于罗玉寒那边,他被关押了三天半,我给他算四天,一天一千,我赔偿他四千块钱,不知道我如此处理你是否满意。”

    “童经理,麻烦你有点耐心,请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潘小河说,“正如你所说的,我们派出所的事好说,可等我们把整个案件调查清楚,要释放罗玉寒时,罗玉寒却不走了,他也和你刚來的时候一样,要把冤枉他的事曝光,不但如此,还要求我们追究童小尧的刑事责任。我们为了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就暂时答应了他提出的条件,他这才肯离开。”

    “既然都离开了,你们还怕什么,难道还怕他再找回來。”童明远反问道。

    潘小河脸上突然呈现一片灿烂的笑容,拍着童明远的肩膀,显得十分亲热地说:“童老板呀,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作为受害人,他不是那么好打发滴,罗玉寒答应离开是有条件滴,条件就是要我们必须惩罚陷害他的某后主使人,也就是童小尧,为了保证我们能兑现诺言,他开走了任队长的奥迪。”

    听潘小河这么一说,童明远以为派出所想要他出面把奥迪车从罗玉寒那儿來回來。他和他的儿子童小尧与罗玉寒之间有过节,别人出面也许罗玉寒还买帐,但如果他童明远出面,罗玉寒不骂他就算好的,别说从罗玉寒那儿把车开走了。

    “潘所长,这事恐怕不好办吧,”童明远面露难色,说,“连警察的车他都敢开走,我只是一介普通公民,他怎么肯买我的账呀。”

    “这有什么难的,为了你儿子,出点血呀。”潘小河终于开始向童明远摊牌了。

    “请问任队长是新车还是旧车,”

    “新买的奥迪,也就六十來万吧。”

    “啊,六十万,你的意思是要我给罗玉寒六十万把车开回來,”

    从童明远的吃惊的表情看,潘小河知道不给这货一点压力,他绝对不肯配合,于是给杨涛使了个眼色,说:“童老板,你是商界的精英人物,原本指望你能明晓事理,沒想到你如此不开窍,看來我们也是枉费心思了,杨涛,先把童小尧铐起來,然后再送童老板离开,接下來我们只好按法律程序办了。”

    “先别铐我儿子,让我再想想。”童明远看着杨涛从拎着铐子朝童小尧走过去,连忙阻止道。

    “老爸,你就别想了,事情明摆着,他们把你叫來的目的就是要你从罗玉寒那儿赎车,你那么聪明,难道连这点的看不出來。”童小尧怕再被铐起來,朝童明远大喊道。

    童明远被潘小河逼迫,又遭儿子稀落,不由狠狠瞪了童小尧一眼,沒好气训斥道:“全天下的人就你聪明,你那么聪明,怎么去招惹罗玉寒那个活阎王,他开走的可是一辆崭新的奥迪,我要是抓把土能把车换回來,我早就去了,还用你提醒我。”

    “不就是拿点钱那么简单,有什么可犹豫的。”

    “说得轻巧,那可是六十來万,你以为老爸的钱是大风吹來的。”

    父子俩谁也不肯让步,竟然当着潘小河的面打起了嘴仗。

    童小尧见童明远迟迟不做决断,心想如果不使出点阴招,让老爸见点血,不知道还要磨蹭到什么时候,于是冷笑一声,说:“好好,既然你心疼钱,就让钱给你养老送终吧,我这个儿子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我这就死给你看。”

    童小尧话音落,往后退了两步,一头撞在了桐树上。

    老桐树上外皮粗糙,童小尧在气头上使劲又大,一头撞过去,只听咚地一声,童小尧身子一歪,顺势倒下。童明远喊着小尧的名字跑过去蹲下抱着儿子,见童小尧已经头破血流了。

    “儿子,我那就去找那个活阎王把车开回來,你可千万别再干傻事了。”童明远两眼噙泪,可怜巴巴地说。

    中午十二点半,紫罗兰小区,罗玉寒租住房客厅里,罗玉寒和童明远展开了一场谈判。

    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童明远首先代替儿子向罗玉寒承认了错误,态度虔诚,认识深刻,希望罗玉寒网开一面,把奥迪车还给任秋生。

    罗玉寒摆摆手,显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开门见山地说:“别來虚的,直接切入正題,说吧,你准备拿多少钱把车开走。”

    童明远伸出一个巴掌朝罗玉寒晃晃,说:“这个数,只要你愿意接受,咱们马上一手交钱一手交车。”

    罗玉寒讪笑一声,说:“童老板果然明白事理,那就拿钱吧。”

    童明远打开随身携带的坤包,从里面拿出一沓钱放在茶几上,笑着说:“这是五万,刚从银行取出來的,麻烦你清点一下,免得……”

    “你说什么,五万,童老板,你沒弄错吧,我要的可是五十万。”罗玉寒盯着茶几上的钱,笑着说。

    童明远久经商场,经验丰富,为人老道,对于罗玉寒大狮子大开口早有预料,听到罗玉寒张口就要五十万,不但沒表现出吃惊的神情,反而呵呵一笑,淡定地说:“玉寒同学,你和小尧都年轻气盛,干点出格的事在所难免,年轻人犯错应该以教育为主,不能借此发财,但既然你嫌少,我就再增加两万,给你七万如何,不能再多了。”

    罗玉寒不想和童明远废话,直接指着门口,懒洋洋地说“童老板既然这样说,我就一分钱不要了,你从哪个门进來的还从哪个门出去,我就不送了,请吧。”

    童明远临來之前已经从潘小河那儿得到消息,沒有五十万块,奥迪他肯定开不走,他答应给罗玉寒五万块钱,其实也只是想试探一下,如果罗玉寒不买账,他还有第二套方案。

    “罗玉寒,你可真够贪的,也真够不要脸的,我实话对你说吧,给你五万是看你可怜,既然你不肯要,那就对不起了。”童明远探过身子,伸手抓起五万块钱重新塞进包里。

    罗玉寒指了指门口, 示意童明远赶紧滚蛋,连话都懒得和你说。

    童明远果真站起來,但他并沒有朝门口走,直接拐进了厨房。

    “童老板,走错门了,那是厨房。”罗玉寒以为童明远走错了门,懒洋洋地提醒道。

    童明远左手提着他的包包,右手提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慢吞吞地从厨房走出來,重新坐到了罗玉寒的对面,狠狠地把菜刀放在了茶几上。

    “咣当”一声,不锈钢菜刀和钢化玻璃碰撞,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童老板,你不会是要给我磨刀吧,”罗玉寒斜视了童明远一眼,笑眯眯地说,“不过我这把菜刀是新买的,刚开过刃,锋利无比,不劳你大驾。”

    “小子,你果然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童明远嬉皮笑脸地说。

    “童老板,你错了,我是敬酒和罚酒都不吃,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罗玉寒争锋相对,把童明远的话顶了回去。

    童明远右手抓起菜刀,在左手手指上轻轻拉了一下,中指割破,一股鲜血缓缓从指头上流下來。童明远把手上的指头塞进嘴里,使劲地舔了一下,说:“这么多年沒尝过血的味道了,原來还是这么血腥,还是这么咸,如果用你的菜刀在身体的某个部位随便砍一下,然后再大喊救命,或者直接报案,不知道警察來了会怎么处理,一刀值五十万,划算,绝对划算。”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