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15章 废物利用
    沙忠孝了解罗玉寒的犟脾气,他执意要做的事,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回來,见罗玉寒不再和他交流,知道这家伙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现在即使磨破了嘴皮,结果只能是自讨无趣。

    但是,如果不能说服罗玉寒把车归还任秋生,自己对任家父子也不好交代。任青山虽然是河州市警察局副局长,对自己倒是沒什么威胁,但经侦队就不同了,除了侦破经济案件,更能查处企业偷税漏税等其他不法经营行为,如果得罪了经侦队,任秋生随时都可能打发人到自己的企业里鸡蛋里挑骨头,不断找自己的麻烦。

    沙忠孝此时也顾不得自己高大上的身份,跟随罗玉寒进了卧室,他想和罗玉寒再推心置腹地谈谈。

    “玉寒,我知道你受了委屈,要你马上把车归还任秋生,你一时肯定难以接受,可你想过得罪警察的后果么。”沙忠孝为了缓和气氛,故意以轻松的语调说。

    “我做事只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兵來将挡水來土掩,从來不预想后果,不过念你是我的老板,我如果不回答你,显得沒礼貌,所以我破例一次,后果莫非就是如果得罪了警察,他会找我的麻烦。”

    “既然认识到了后果,为什么还要如此执迷不悟呢。”沙忠孝语重心长地问道。

    “此言差矣,”罗玉寒挥挥手,不以为然地说,“我已经弄断了任秋生的手指,即使现在把车子还给他,他也照样会找机会报复我,所以,还车与否结果都是兄弟俩比丁丁,一球样。”

    “幼稚,”沙忠孝故作深沉地开导说,“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任青山都向我保证了,只要你肯归还奥迪,他保证以后绝不找麻烦。我虽不敢说日理万机,但也忙得够呛,要不是为了你好,我才懒得管这种闲事。”

    “哈哈哈哈。。”罗玉寒仰头大笑,笑过之后指着沙忠孝说:“沙老板,你可真逗,这种话也能说出來,俗话说,人沒利不早起,我看你是为了你自己吧,谁不知道经侦队除了侦破经济案件,还监管企业法人违法乱纪的行为,你只怕更多的是为了自己吧。”

    沙忠孝被罗玉寒点中了要害,一时语塞,并面露尴尬,为了缓和气氛,他不由干笑一声,指着罗玉寒,说:“这小子,人小鬼大,什么都瞒不过你,既然你知道我的难处,何不看在我的博面上,把奥迪还回去呢。”

    罗玉寒也学着沙忠孝的样子干笑两声,说:“我给你面子,可谁给我面子呢,别说面子了,他们连我的里子都给扯碎了,沙老板,不好意思,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至于奥迪,等我想好了再给你答复。”

    沙忠孝见罗玉寒汤水不进,心想奥迪有主,罗玉寒就是有心出卖,也沒人敢买,也不急于一时,于是希望罗玉寒再好好考虑下,说完告辞。

    沙忠孝离开后,罗玉寒才开始考虑如何处理这台崭新的奥迪。略加考虑后,他认为奥迪的出路只有三条,首先留下自己开,其次是卖掉换成钱,再其次是到典当行直接当了。

    可仔细想來,这三条路都走不通。最直接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奥迪所有的手续都是任秋生的,罗玉寒沒办法逾越手续的障碍。

    正在罗玉寒为难之时,手机响起,看看屏幕,黄敬的名字伴随着音乐不停地晃动。

    黄敬告诉罗玉寒,他按照罗玉寒的吩咐已经发布了消息,现在报名参加聚餐的人已经达到了六百多。

    挂断电话,罗玉寒突然有了灵感,童小尧能利用黄敬,他为什么就不能呢,想到这里,罗玉寒的嘴角翘起了一丝自豪的微笑。“这种两全其美的办法简直是妙不可言,只有我这么聪明的人才能想出如此聪明的招数。”罗玉寒自言自语地夸奖自己,回拨了黄敬的号码,手机接通后,他只说了一句,要黄敬马上赶到紫罗兰小区门口。

    紫罗兰小区沿街一个拐角处,当罗玉寒把自己的计划告诉黄敬时,黄敬吓得脸色苍白,连连摆手否定道:“罗老大,其他事都好商量,但这事绝对不行,我已经犯了一次错了,不能再犯第二次了,你还是另想办法吧。”

    罗玉寒看着黄敬的怂样,不但沒生气,反而笑呵呵地问道:“黄敬,请你别忘记你在厕所后面的承诺,什么刀山呀火海的,这件事和刀山火海差远了,我希望你现在就到博仁医院,去完成这个光荣而又神圣的使命,当你看到经侦队长的断指,我想你会增加信心的。”

    罗玉寒说完,不等黄敬回复,直接转身离开,留给黄敬一个伟岸的背影。

    黄敬望着罗玉寒的身影消失在小区门口,才使劲地拍拍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地说:“刚当过一次炮灰,又要再当炮灰,我这图什么呀。”

    黄敬转身招手拦截一辆出租车,上车后司机问道:“请问先生要去哪里,”

    “炮灰。”

    司机愣了一下,问道:“河州市好像沒这个地名呀,麻烦先生再想想。”

    “博仁医院,我要去当炮灰。”黄敬愤怒地说。

    半个小时后,黄敬出现在博仁医院住院部九楼908门口。右手提香蕉,左手提牛奶。通过房门的玻璃往里看,见经侦队的大队长任秋生右手缠着绷带躺在床上,脑袋不停地往两边摆动,脸呈痛苦状,并不停,中夹杂粗口。。

    “他太狠了,竟然活生生挤断我的手指,残暴啊,小河,你现在就带人去找他替我去报仇,直接废了那货色……妈呀,疼,疼死我了。”

    潘小河把手搭在任秋生包扎的右手上,带着十二分关切开导说:“任队,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罗玉寒在咱们的地盘上,迟早是我们盘里的菜,你眼前的任务是先把伤养好了,不能动气,如果废了一根手指,找对象都是问題。”

    一提到对象两字,任秋生突然伤心起來。在罗玉寒沒有出现之前,任娜娜虽然也不接受他,但他最起码能阻止其他男人对任娜娜的追求,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是经侦队队长,他老爸是警察局副局长,那些人试图接近任娜娜的人,只要听闻他和任娜娜之间的恩怨,一个个吓得退避三舍,唯恐遭到他的报复,可偏偏就是那个罗玉寒,竟然当着任娜娜的面和他比武赢亲。

    任娜娜当然也可恨,但任秋生对她一直恨不起來。即使有恨也是表面的。沒有亲身体验过深爱一个人的滋味,当然就不会体会深入骨髓的痛苦。

    任秋生的脑海里不禁出现了任娜娜的倩影,他的眼眶里先是溢满了泪水,随着眼皮的眨动,眼泪便汩汩而落。

    “你是不是很疼呀。“潘小河看到任秋生伤心挂满两腮的泪水,不禁关心地问道。

    “**的疼痛还能忍受,可心灵的疼痛却无法忍受,你能给娜娜打个电话么,把我的情况告诉她,看她有沒有一点 怜悯之心。”任秋生问道。

    潘小河似乎明白了任秋生为什么流泪了,但要他给任娜娜打电话,无异于自讨沒趣,就开玩笑道:“任队,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要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呢,我看红雨就不错,虽然是二婚,但好歹也是顶级的美女呀。”

    任秋生突然变了脸,狠狠地瞪着潘小河,厉声地斥责道:“你说谁呢,谁是歪脖子树,你要喜欢红雨,你去追呀,我保证不眼红。”

    潘小河轻轻打了自己一耳光,笑着说:“我嘴贱,不该玷辱你的娜娜,她冰清玉洁,亭亭玉立,玉树临风,可惜呀,她宁愿看上一个穷小子,也不愿不肯接受你。”

    “不对,”任秋生突然大声地辩驳道,“娜娜只是为了拒绝我才假装喜欢那个姓罗的,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丰富,她肯定会回心转意的,实话告诉你,我的奥迪就是专门为她买的。”

    “一台奥迪算什么,人家娜娜现在开的可是法拉利,一台车顶奥迪几十辆,她才比稀罕呢。”潘小河为了减轻任秋生的痛快,故意要和他唱反调。

    站在门外的黄敬一直偷听着两人的对话,想进來又怕挨揍,不进來又完不成任务,现在听到两人终于又谈到奥迪,于是鼓足勇气,一推门走了进來。

    听到动静,潘小河和任秋生两人都把目光投向黄敬。

    “你又來干什么,”潘小河首先反问。

    黄敬走到床前,放下香蕉和牛奶,脸上强挤出一丝微笑,搓着两只手,拘谨地说:“我听说任队他手指断了,特意來看看。”

    沒有黄敬的假报案,任秋生和潘小河就不会打罗玉寒的歪主意,何况,找三陪陷害罗玉寒的歪主意也是黄敬孝敬他们的,任秋生看到黄敬就一肚子气,他强忍着疼痛,用一只手撑着床蹭地一声坐起來,再腾出左手,直接就给了黄敬一个大嘴巴子,骂骂咧咧地说:“该死的东西,老子车子被抢,手指挤断,都是拜你所赐,你又來出什么馊主意。”

    黄敬膝盖软,捂着脸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一脸无辜地说:“两人警察大哥,冤枉呀,我的确是來看望任队的。”

    任秋生想起罗玉寒在经侦队大摇大摆的模样,顿生一念,认为先前的一切都是罗玉寒出的主意,目的就是为了耍弄任秋生,于是冲着潘小河大声地喊道:“小河,给我打,往死里打。”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