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13章 不打自招
    金发女郎把车钥匙递给任秋生,和任秋生寒暄两句,发现任秋生心不在焉,转身离开。从金发女郎和任秋生与潘小河的对话中,罗玉寒得知,这辆奥迪是任秋生新买的,由于沒时间办手续,就让金发女郎代劳,到车管所跑了一趟上了牌照。

    “任队长,六十來万买一辆奥迪是不是太招眼了。”潘小河低声问道。

    任秋生沒搭理潘小河,把车钥匙链的套环挂在中指上转了两圈,走到奥迪车前,拍着油光滑亮的车身,自豪地吹了声口哨,回头冲潘小河无奈的笑笑,道:“漂亮姑娘长得也招眼,可就是娶不到家里。”

    “轿车和姑娘沒有可比性,你别两者混为一谈。”潘小河不以为然地说。

    两个人谈笑风生,直接把罗玉寒等人当成了空气。

    年轻轻轻的,不做生意不做买卖,竟然这么有钱,买了一六十來万的豪车,任秋生的钱肯定來路不正。罗玉寒如是想着,就开始打起了奥迪的主意。只有不敢想的,沒有不敢做的,特殊的遭遇早就了罗玉寒特殊的性格。

    “喂,我的事怎么解决,要不是沒个说法,我可去滞留室了。”罗玉寒喊道。

    任秋生碰碰潘小河,低声地说:“主意是你出的,戏演砸了,你赶紧把他打发了,我可不想在这里留个定时炸弹。”

    “事情是我们两个人策划的,你可不能这么说。”潘小河不满地说。

    潘小河明知道任秋生想推脱责任,但碍于他靠山强硬,也不敢直接拒绝,但又不认同任秋生的观点,于是叹口气,说:“狐狸不打着,反惹了一身骚,这事搞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罗玉寒走过來,伸手摸摸奥迪车身,说:“既然你们不肯拿钱,不如就用这车冲抵吧。”

    潘小河蔑视了罗玉寒一眼,语气冷漠地说:“本來有这个打算,只是担心你配不上开这么好的车。”

    “哼,”任秋生打了个鼻腔,连看都沒看罗玉寒一眼,说,“知道这叫什么车么,奥迪a8,价值六十多万呢,我不敢说你一辈子买不起,但在可预见的期限内,比如十年之内,你只怕是无能力为,当然,摸一摸还是允许的,不收费。”

    任秋生说着,继续转动中指上的车钥匙。罗玉寒走近一步,突然伸手碰了一下任秋生的胳膊,钥匙飞出去,罗玉寒伸手接住,一把抓住钥匙,转身就去开车门。

    “罗玉寒,这是新车,你别胡來。”

    任秋生追赶过來,想阻止罗玉寒开门。车门已经打开,罗玉寒坐到车上,准备关闭车门。

    任秋生一手两手抓住车门,试图阻止罗玉寒。罗玉寒两根手指拉着车门扶手,轻轻往里一拉,车门关闭,任秋生收手不及,一根手指被车门夹住。由于这疼痛來得太快,任秋生的整个手都是去了感应能力,暂时沒感到疼痛。

    罗玉寒把头伸出车门外,嘿嘿一笑,说:“软的不吃吃硬的,给脸不要脸,小爷先断你一根手指留作纪念,如果再敢陷害小爷,当心你的小命不保。”

    “我手指断了么,”任秋生想把手指抽出來,但任凭他使尽了力气,手指还被车门紧紧夹着。

    “你再加把劲试试,”

    任秋生试着把手缩回,竟然沒人任何阻碍。看看手指,右手已经断了半截。看着血淋淋的断指,任秋生不但沒怪罪罗玉寒,反而冲着潘小河喊叫道:“都是你干的好事,你赔我手指。”

    “是他夹断的,又不是我,你朝我吼什么。”潘小河一脸无辜地辩解道。

    “要不是你那个黄敬來举报……妈呀,疼。”

    “沙如雪夏怡晴上车。”罗玉寒趁机喊道。

    右边的车门打开,夏怡晴和沙如雪绕到车那边,一起钻进两个车门。

    奥迪发动,起步,猛然朝门口冲去。

    “罗玉寒,你这个混蛋,还我手指。”

    奥迪后面传來任秋生歇斯底里的喊叫声。

    罗玉寒把头探出车窗外,顺手一扔,半根断指抛到了任秋生的脚面,接着是罗玉寒空灵的声音:“赶紧到医院去也许还能接上,顺提醒你,以后你和潘所长别打我主意,否则就不是断一根手指那么简单了。“

    “罗玉寒,你够胆够肥的呀,竟然在经侦队抢车。”等奥迪开出大门,夏怡晴一脸恐惧地问道。

    “就是,这次他们再逮你就有充足的理由了,你可别连累我俩。”沙如雪脸色发白,比夏怡晴还恐惧。

    “小姑娘就是沒经历过风雨,”罗玉寒扶着方向盘,满不在乎地说,“身为警察,竟然内外勾结,设计陷害正人君子,我只是开走他们一辆奥迪,沒揭发他们我已经够仁义了。”

    偶然的机会,沙如雪教过罗玉寒开车,罗玉寒驾驶技术虽然不太熟练,但也勉强能开。从经侦队到学校也不远,罗玉寒开了半个小时。看到学校门口大门敞开,直接把奥迪开进了校园。

    门岗师傅急忙跑出來,刚想喝止,一看驾车的是罗玉寒,就摆摆手,看着奥迪开远,才嘟囔道:“这小子,明明被警察带走了,怎么会开个奥迪回來,搞不懂,真的搞不懂。“

    “下车,现在到学校还能再上两节课。”奥迪直接开到了校长门前才停下,罗玉寒拔掉钥匙,命令沙如雪和夏怡晴。

    “可全校的人知道你因病人被警察带走了,你就不怕校长找你麻烦。”夏怡晴问道。

    罗玉寒不答话,直接开门下车。

    夏怡晴和沙如雪去上课,罗玉寒单独拐向了万校长办公室。

    十分钟后,罗玉寒笑着从万校长办公室出來,万校长把罗玉寒送出门口,再三叮嘱道:“记住我交代的话,不管别人说什么,你都不要和他们发生争执,等适合时间,我会给替你发一个声明,从而证明你的清白。”

    “万校长对我恩重如山,我罗玉寒感激不尽,沒齿不忘。”罗玉寒站定,回头,给万校长深深地鞠躬。九十度的,很虔诚。

    下午放学,罗玉寒把夏怡晴和沙如雪送到紫罗兰小区,自己返回了校园。

    离开经侦队之前,任秋生一时大意,说出了黄敬的名字,罗玉寒这才明白,原來陷害他的不仅仅是潘小河和任秋生两个混蛋,也不止袁玲玲,还有黄敬。只是他不明白。黄敬到底举报了他什么,又是怎样和任秋生潘小河勾结到一起的。

    草坪上,正在打羽毛球的陈雨涵看到罗玉寒,把拍子交给王琦直奔罗玉寒而來,跑到罗玉寒面前,擦了擦额头的汗,表情羞涩,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别的同学见到我都退避三舍,唯恐躲之不及,你可真大胆,还敢接近我。”罗玉寒调侃道。

    “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种人,一定有人陷害你的。”陈雨涵低声说。

    “谢谢你的理解,黄敬呢,你见到黄敬沒。”罗玉寒问道。

    陈雨涵走近罗玉寒,神秘地说:“你就别再把黄敬当自己人了,他就是个墙头草,你不在的这几天,他彻底和童小尧走在一起了,原來加入白加黑联盟的人现在统统反悔了,重新加入了高富帅联盟……”

    “他人呢,”罗玉寒摆摆手,打断了陈雨涵,继续问道。

    “估计在操场打篮球呢。”陈雨涵指了指操场。

    罗玉寒拔腿朝操场走去。

    操场上球员如飞跑动,场外观众如潮,掌声不断,而黄敬只是作为观众,并沒有参战。罗玉寒走到黄敬身后,拍拍他的肩膀。黄敬回头,一看是罗玉寒,脸上堆满了尴尬的笑,亟不可待地重复了刚才陈雨涵说过的话:“罗老大,我就知道你会出來的。”

    “想不到你还能神机妙算,告诉我,你是怎么算出來的。”罗玉寒盯着黄敬的眼睛,淡淡地问道。

    黄敬强装笑脸,一本正经地说:“这还用说么,罗老大一身正气,根本就不是那种人,肯定是被人陷害了。”

    “是谁陷害我的,”罗玉寒再次质问。

    黄敬红着脸支吾了半天,才小声地说:“具体是谁我还真说不清楚,反正我认为就是有人陷害的你。”

    罗玉寒转身离开,离开之前给黄敬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跟着自己。

    厕所后面有片空地,此处杂草丛生,平时沒人进來。黄敬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清楚,见罗玉寒把他领到这里來,早已吓得浑身筛糠。

    罗玉寒对着墙角撒完尿,拉上拉链后问道:“黄敬,难道你就不想尿点,”

    “我沒尿。”

    “还是尿点吧,不然一会儿你的尿会被挤出來,那滋味可不太好受。”

    黄敬明白罗玉寒的意思,两腿一软,一股尿液从裤裆汩汩流出,顿感大腿周边湿热。

    “罗老大,我已经尿了,不信你看。”

    罗玉寒回头,看到黄敬的两条裤管已经湿了一半,不由哈哈大笑。

    “罗老大,我该死。”

    黄敬不轻不重扇了自己一个嘴巴,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你这是干什么,快起來,我把你带到这里,只想让你撒尿,沒别的意思。你要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对你动了手脚,我岂不是要再进局子。”

    罗玉寒假意搀扶黄敬,但黄敬使劲往下坠身子,怎么也不肯起來。

    “罗老大,你就别折磨我了,你被关起來都是我去举报的,可那都是童小尧的主意,我这就把全部经过告诉你。”

    黄敬不打自招,把事情的全部经过统统告诉了罗玉寒。

    罗玉寒听完,狂笑一声,抬起了右臂。黄敬以为罗玉寒要动手,吓得赶紧抱住了头开始求饶:“罗老大,都怪我鼠目寸光,关键时刻立场不坚定,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和你站在一个战壕里,即使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