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00章 买卖合同
    值班室里,墙上的挂钟的指针刚好指向四点整,钟声响了四下。

    罗玉寒盘腿坐在沙发上,直视着站在他面前的申军帅和杜比克,轻声慢语地问道:“两位,今晚辛苦了。”

    “不辛苦,为罗爷服务是应该的。”杜比克点头哈腰,脸上溢满了笑容。

    “只要罗爷满意,我们辛苦点没什么,以后有用得着兄弟们的地方,罗爷只管打招呼,我们兄弟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申军帅生怕落后,赶紧跟着说。

    罗玉寒这发现申军帅的衣服被小花撕得一条一条的,开口处都是小花的牙印,咬得厉害的地方还在往外渗血。

    “不用等到以后了,现在有件事就需要你帮忙。”罗玉寒慢吞吞地说。和体育场相比,罗玉寒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罗玉寒的态度虽然好,但申军帅却不敢大意,因为他知道,罗玉寒说话归说话,有时候态度越好,接下来发生的事越可能惨不忍睹。他弓着身子,探头问道:“萧大爷,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你老人家就别再折磨小的们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关于法拉利”

    罗玉寒刚提到奔驰,申军帅就以为罗玉寒还在为今晚抢车的事生气,不由自主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说:“今晚小的们猫尿喝多了,一时糊涂才干出糊涂事,你老人已经责罚过小的们了,看在小的们已经伤痕累累,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高抬贵手,放小的们一条活路,小的们保证,以后再也不敢提奔驰的事。”

    罗玉寒摇头摆手,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申军帅身边,亲手把申军帅扶起来,语重心长地说:“沈总啊,我又没说要惩罚你,看把你吓得,今晚的事都已经翻篇了,我也不会再计较了,我那天赢了你的法拉利,事后想想总觉得很惭愧,我到现在都不明白,我怎么会做出那种事……”

    “不用惭愧,罗爷如果惭愧了,小的们就该自杀了。”申军帅不等罗玉寒把话说完,就急忙表忠心。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的意思是,今晚打算物归原主,你看如何。”

    申军帅摇头摆手,语气极为坚定地说:“罗爷,使不得,万万使不得,车是你赢来的,输掉的东西要是再要回来,这岂不是言而无信,以后我在江湖还怎么立足,罗爷,你就给你弟兄们几分面子,别物归原主了。”

    罗玉寒脸上呈现出为难的表情,在申军帅面前走了两步,自言自语地说:“可车子放在我这儿,连个手续都没有,我也只能放着,这还真是个问题。”

    罗玉寒绕来绕去,要说的就是这句话。

    申军帅此时才听出了门道,不假思索地说:“罗爷你大可放心,我给你出个手续,就说这两辆车都是送给你的,再把手续给你,你抽时间办个过户手续,一切万事大吉。”

    “不妥不妥,我一来不是当官的,二来没钱,别人要是问起,说你为什么送我车,你连个理由都没有。”

    申军帅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能皱着眉头问道:“那可怎么办,物归原主显得我不仗义,送给你你又说不合适,我怎么做才能使罗爷你满意呢。”

    罗玉寒一拍脑门,哇地一声,突然笑着说:“有办法了,不如把这两辆车卖给我,你看如何。”

    车子已经属于罗玉寒,现在又听罗玉寒说要自己把车卖给他,申军帅听了真是喜从天降,不由舒展眉头应和道:“罗爷太聪明了,和你相比,我都无地自容了。”

    “不过,我还不知道打算你想多多少钱卖给我。”罗玉寒盯着申军帅问道。

    申军帅早已打起盘算过了,法拉利价值七百来万,他知道罗玉寒不会出那么高的价格,就想要五百万,于是就说:“罗爷果真仗义,小的们今天才开了眼界,法拉利价值想必罗爷心里也清楚,我就不重复了,小的们给罗爷打个对折,就给这么个数,你看如何。”

    罗玉寒把申军帅的话前后比较了一下,也感觉他想要五百万,于是爽朗地笑笑,说:“沈老板果然够意思,既然如此,你请拿手续来。”

    申军帅从口袋里掏出手续,双手递给罗玉寒。罗玉寒一一查看完毕,笑着说:“空口无凭,咱们最好立个字据,以证明双方的交易公平合理。”

    “那是应该的,应该的。”申军帅不停点头,高兴地说。

    罗玉寒口述合同内容,申军帅亲自执笔,一份合同草拟完毕,罗玉寒审视一遍,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申军帅,说:“钱货两清,等你把警花治伤的钱打到我账号上,咱们之间就再也没有瓜葛了。”

    申军帅巴望着罗玉寒能给五百万,没想到罗玉寒只给了五百块钱,一下子从希望的高峰跌落到失望的深渊,嘴上不敢有任何抗议的表示,脸上的肌肉却不停地跳动。

    罗玉寒看到申军帅的失落,不由笑着问道:“沈老板是不是嫌我给钱多了。”

    “不敢不敢,萧大爷虽然只给了五百块钱,但你的侠肝义胆却让兄弟们终生难忘,小的们这就回去,等银行上班后马上把钱给你打到账上,但我不知道萧大爷要多少钱。”

    罗玉寒把卖车合同揣进口袋,返身坐到了沙发上,翘起来二郎腿,冷冷地看着申军帅,依然不紧不慢地说:“警花青春貌美,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瑕疵,今晚却无端被你等狗辈放狗咬伤了小腿,伤口虽然只能治愈,但一生都要带着疤痕,心灵的创伤更是如影随形伴随她终生,综合起来,赔偿几百万也不多,但我看你也不甚富裕,我就不狮子大开口了,往我账上打两百万,以后在河州市咱们还是朋友,你看如何。”

    罗玉寒的两百万刚一出口,申军帅已经吓得面无人色。

    他的两个养狗场加起来综合价值也就简直两百万,可如果都给了罗玉寒,他自己以后靠什么生存,再说了,即使他愿意给,要人马上把两个养狗基地都盘下来,最少也要等三五个月。

    想到这里,申军帅不由再次跪下来,几乎是哭着哀求道:“罗爷,我亲爱的罗大爷,两百万开价太高,我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来,你看能不能给小的打个折,三十万如何。”

    罗玉寒并不指望申军帅能给两百万,他料到申军帅必然还价,他也没希望申军帅能给多少,十万二十万就满足了,没想到申军帅竟然还价三十万。

    杜比克听到申军帅要给罗玉寒三十万,连忙插嘴道:“申哥,你也太小气了,咱们以后要在河州市混,还要指望罗爷呢,你又不是没钱,两百万就两百万,你感觉吃亏,我和你平摊了,谁让咱们是兄弟呢。”

    申军帅狠狠瞪了罗玉寒一眼,心里直骂这二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但他的话已出口,想收回来已经不可能了,不得不站起来,低声地说:“罗大爷,既然我兄弟肯替我分担,我也没什么好说了吧,今天一定把钱给你打到账上。”

    申军帅和杜比克离带着无尽的痛苦和失落离开了交警队。

    罗玉寒站在卫生间门口轻声喊道:“警花,你在里面干什么呢,这么长时间,是屙金还是拉银呀。”

    水流哗哗的,任娜娜没出声。罗玉寒想来点刺激的,故意笑着问道:“娜娜呀,你不会没手纸了吧。”

    “恭喜你猜中了,麻烦罗爷跑跑腿,到门口的商店买买点。”任娜娜没好气地说。

    “大半夜我怎么好意思打扰商店,不如这样吧,你把门打开,我帮你处理一下。”

    罗玉寒很清楚,指望任娜娜开门简直是痴人说梦,但大半夜的和美女警花单独相处,打情骂俏的滋味真是妙不可言。

    任娜娜却以为罗玉寒真的想调戏自己,冲着门讽刺道:“罗爷,今晚你的确救了我,我日后有机会一定报答你,但报答你的方式有很多种,肯定不是你想的那种。”

    “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罗玉寒问道。

    “你心里那点小九九你自己清楚,给你留点面子,我就不点破了。”任娜娜笑着说。

    “你不会以为我要占有你吧,你放心,罗爷我心性高洁,品德高尚,从来不强迫女人,不过等那天你真的投怀送抱主动奉献了我绝不会拒绝你。”

    任娜娜冷笑一声道:“罗玉寒,你我不是同路人,你就别做梦了,我就是当一辈子老姑娘,也不会嫁你这样的人。”

    虽然任娜娜的话带车开玩笑的成分,但罗玉寒还是感觉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他伸手把门拍得咚咚响,同时喊道:“你用言语侮辱我,我用行动侮辱你,你再敢蔑视我,信不信小爷我一脚把门踹开。”

    话音未落,罗玉寒的肩膀被人轻轻地拍了一下,罗玉寒以为是申军帅和杜比克,头也没回地问道:“申老板是来送钱的吧。”

    没人回应。罗玉寒刚要扭头,拍他的手突然抬起,照着他的半张脸就是一耳光,罗玉寒没防备,结结实实挨了一掌,不由骂道:“申军帅你这个狗娘养的,吃了豹子胆了,竟敢……”

    “哼,我看你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罗玉寒话没说完,身后突然想起一个愤怒的声音。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