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97章 万分危急
    任娜娜逐渐清醒过来,听到了杜比克的话,心想不好,如果再不收拾这两个人,今晚只怕真的要从少女变成女人了。自己还是个黄花大姑娘,如果真**于两个抢劫犯,先不说别人如何看她,她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痛苦将会伴随自己一辈子。

    她开始寻找机会,想先制服一个,然后再打倒另外一个。

    “你到底说不说,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申军帅有点不耐烦了,似乎给任娜娜下了最后通牒。

    “大哥,和她废话什么,兄弟我有办法让她开口。”杜比克朝面包车努努嘴。

    杜比克的意思很清楚,想把任娜娜直接弄到面包车上,来个霸王硬上弓。他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任娜娜说出实情,而是先把任娜娜给办了。

    “你懂个屁,如果这丫头片子和那小子有瓜葛,咱们岂不是死定了。”申军帅狠狠地瞪了杜比克一眼,非常不满地说。

    “她不开口,你难道有更好的办法。”杜比克不服气地问道。

    申军帅转身朝面包车走去,不一会儿从车上抱下一只边牧犬,返回到任娜娜身边,不紧不慢地说:“小丫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这车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只要说实话,我保证不为难你,但如果你不配合,我倒是没什么,只是我这条小花就不高兴了,他如果不高兴了,会乱咬人的,尤其是喜欢咬女人,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说不说。”

    任娜娜感觉已经完全恢复了体力,认为动手的时机已到,她装出一副恐惧的小模样慢吞吞地答应道:“我说,我说。”话没说完,突然抬腿飞起一脚,刚好提到了杜比克的脑门,杜比克连哼都没哼一下,松开任娜娜,直挺挺躺到了地上。

    任娜娜这只脚刚落下,另外一只脚又朝申军帅踢过去,申军帅身子往后一闪,顺手把边牧犬放到了地上。

    边牧犬狂吠着朝任娜娜扑过来,一下子咬住了任娜娜小腿。申军帅趁机闪身到任娜娜身后,勒住了任娜娜的脖子,然后强行把任娜娜拖到了面包车上。

    面包车和法拉利停放的地方种植一排倒垂柳树。柳树只有两米多高。一棵柳树从墙角悄悄地向两辆车移动着,加上夜幕的掩护,申军帅和杜比克根本没有发现。

    这棵柳树其实不是柳树,是罗玉寒披着一身的柳条装扮成的。

    罗玉寒移动到柳树旁边,透过柳条间的缝隙看到面包车里的一切。

    申军帅一手勒住了任娜娜的脖子,另外一只手伸到了任娜娜胸前。

    任娜娜意识到申军帅想干什么,强装镇定报出了自己的身份:“慢,我是警察,调戏警察,罪不可赦。”

    申军帅声音低沉地说:“你要是警察,我就是警察他爹,小妮子,别装蒜了,哪见过警察深更半夜开穿着睡衣开着法拉利瞎胡转悠的,我猜想你大概是老公出差不在家,耐不住寂寞半夜出来会男人的吧,小妮子,碰到哥哥我是你的福气,我这就成全你。”

    申军帅说着,手已经开始不安分起来。任娜娜刚想抬脚,重演刚才的一幕,边牧犬突然扑上来,再次咬住了任娜娜的库管。

    “别反抗了,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要不是我从中阻止,刚才在外边你已经被我兄弟办了,你放心,哥很有经验……”

    任娜娜潸然了下,心想早知如此,还不如把那个什么献给罗玉寒呢,别的不说,毕竟罗玉寒比这个混蛋年轻。想到这里,不禁绝望地喊道:“罗玉寒,你在哪里啊。”

    申军帅一听到罗玉寒的名字,认定眼前的美女肯定是罗玉寒的马子,不由得意地哈哈大笑,笑过之后自言自语地说:“混蛋小子,用老子的豪车挂这么漂亮妖媚的马子,却让老子开一辆破车在大街上晃悠,是可忍孰不可忍,今天我必须把你的马子办了,然后再把车开走,让你人财两空。”

    任娜娜听申军帅如此一嘟囔,心里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人才是法拉利的主人,是因为痛恨罗玉寒才把愤怒转嫁到自己头上,于是就想开脱自己,不由问道:“你说的那个混蛋是罗玉寒吧。”

    “没错,正是那个小混蛋,你是不是他的马子。”申军帅说。

    “你搞错了,我不是他女朋友。”

    申军帅哼了一声,不屑地说:“你不是你女朋友,他怎么会把如此豪华的车送给你,别蒙我了。”

    “我是警察,罗玉寒在路上开车,不但没驾证,且没有行车手续,这车子是我没收来的,我这里有他的号码,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问。”

    申军帅一听任娜娜说自己是警察,不由一愣,问道:“你果真是警察?”

    “我的确是警察,新城派出所警官,不信你现在就可以打听。”

    申军帅半天没说话。

    看刚才任娜娜踢杜比克的那一脚麻利程度来看,估计她所言不虚。得罪警察无疑是自寻死路,可如果现在收手,即使眼前的小妮子肯放过自己,罗玉寒必定找自己算账。

    申军帅进退两难。

    他扭头往外看看,想和杜比克商量一下,可看到杜比克依然像死猪一般躺在地上,只能重新把头扭回来,看着任娜娜,语气平缓地问道:“如果我今天放过你,你是否会秋后算账。”

    任娜娜见申军帅已经动摇,也放缓了语气,说:“只要你就此罢手,我绝不秋后算账。”

    “你会不会把今天的事告诉罗玉寒。”申军帅再次发问。申军帅比任何人都清楚,罗玉寒简直就是个魔鬼,比警察还难对付。

    任娜娜犹豫片刻,摇摇头,说:“我没收了罗玉寒的车,他恨我入骨,我怎么会告诉他。”

    “符合逻辑,有点道理。”申军帅说。

    申军帅慢慢松开手,并悄悄向车门口退去,一边退一边说:“今晚我和我兄弟把你当成了罗玉寒,所以才想借机报复,现在事情已经明了,这事就当没发生过,希望你别食言。”

    任娜娜本想趁机施展身手,一举擒拿申军帅,可一想到自己小腿被狗咬了一口,行动不便,二来忌讳边牧犬再扑过来,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眼看着申军帅下车。

    申军帅从车上蹦下来,两步就跨到了杜比克身边,蹲下来拍拍杜比克的脸,低声地喊道:“兄弟,醒醒,此地不宜久留,赶紧开车走人。”

    杜比克醒来,想两手撑地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脚被绳子捆绑,以为申军帅怕他打扰了好事,所以才对他做了小动作,不由埋怨道:“大哥,你也太多心了,虽然我看好小妮子,但大哥既然占先,我怎么敢和你抢人,赶紧把我解开。”

    申军帅预感到不妙,来不及解释,一边给杜比克解开绳子一边说:“废话少说,赶紧离开。”

    “小妮子呢,你承诺说你办过之后让兄弟我也……”

    “你他妈的别废话了,捆你手脚的人不是我,估计罗玉寒就在附近,再不走就死定了。”申军帅解了半天也没把杜比克手上的绳子解开,不由大声地嚷嚷道。

    “别费劲了,我系的是禽兽套,你一时半刻解不开的。”

    声音从身后传来,并且十分熟悉,申军帅吓得浑身哆嗦,连头都不敢回。

    杜比克也听出是罗玉寒的声音,不过这家伙比申军帅沉稳,看到罗玉寒后竟然碰碰申军帅,说:“怕什么来什么,大哥,你的预料太准确了,这次死定了。”

    申军帅依然没敢回头,一屁股坐在地上,沉默半天才突然就地打转,面对罗玉寒噗通一声跪下,磕头如捣蒜,一边磕头一边低声下气地胡言乱语道:“不知道兄弟驾到有失远迎,兄弟大人大量,不要和我们计较,如果想惩罚我俩,你老人家省点力气,我们自己动手。”

    申军帅说着,竟然先后抬起左右手,噼啪噼啪自扇耳光,直到扇了二三十下,感觉眼冒金星,头昏眼花,才住了手。

    罗玉寒看着申军帅的熊样,不由哈哈大笑,笑过之后淡定地说:“你身后的那位行动不便,不能自己动手,还请你代劳。”

    申军帅二话不说,站起转身,抬脚就朝杜比克踹去,一边踹一边说:“都是你惹的麻烦,出来喝酒是的主意,喝酒追车也是你的主意,对警察图谋不轨也是你的主意,你说你该不该死,叫你连累我,打死你这个混账东西。”

    等申军帅骂完,杜比克这才有机会辩解道:“大哥,明明是你叫我喝酒,是你开车追赶小妮子,现在怎么把责任全部推我头上。”

    “你还敢狡辩。”申军帅抬脚,直接踹向了杜比克的嘴唇。

    “够了够了,别狗咬狗两嘴毛了,说说接下来该怎么办吧。”相互从容地说。

    申军帅再次跪倒在地,对罗玉寒拜了几拜,诚恳地说:“我俩混蛋,不敢主动建议,兄弟要我们死,我们现在就死给你看。”

    “不管真假,态度不错,值得嘉奖,不过,你们没折磨我,我也没发言权,还是问问我马子吧。”

    罗玉寒看着站在身边的任娜娜,温柔地说:“现在把他俩交给你,你看着处理。”

    “他们放狗咬我。”任娜娜愤怒地说。

    “这还不好办,那就让狗咬他们呀。”罗玉寒轻松地说。

    任娜娜低声地说:“罗玉寒,你靠点谱行不,狗是他们养的,怎么会咬他们,你这不是痴人说梦。”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