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91章 十分好色
    看到任娜娜挡住了去路,任娜娜不得不熄了火,把头探到车窗外边,盯着沙如雪问道:“好狗不挡道,请你马上让开。”

    任娜娜这一骂不要紧,更加激起了沙如雪的怒火,她美目圆睁,冲着任娜娜骂道:“你抢夺别人的劳动成果,分明就是一只癞皮狗,凭什么还要骂别人。”

    任娜娜冷笑一声,义正言辞地说:“车子是罗玉寒送给我的,你凭什么从中作梗。”

    沙如雪哼了一声,说:“罗玉寒当时筹码不够,把我押上去才赢了这辆车,法拉利至少也有我的一半,你要把车开走也行,把我的一半剩下。”

    这话说的似乎也有道理,任娜娜看着罗玉寒,眼睛里充满了疑惑。罗玉寒点点头,往前走了两步,说:“没错,我当时的确把沙如雪当成了筹码。”

    任娜娜打开车门下车,从腰间掏出一把铐子晃晃,说:“聚众赌博,赌注超大,你们两个已经触犯了刑法,我这就带你们回去。”说完,直接抓住了沙如雪手,咔擦一声,先铐住了沙如雪一个手腕。

    沙如雪没料到任娜娜会来这一招,一边挣扎一边朝罗玉寒喊道:“你死人呀,她要带我走,还不敢赶紧来救我。”

    罗玉寒有心想看任娜娜的笑话,不但站着没动,反而说:“警花姐在执行公务,等于袭警,这罪名我可担当不起。”

    “那你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把我带走呀。”沙如雪几乎哭着说。

    “证据确凿,你亲口说的,我能有什么办法,如果你不再纠缠,兴许我还能替你美言几句。”罗玉寒给沙如雪搬了个梯子。

    沙如雪当然明白罗玉寒的意思,但如果此时服软,多没面子呀,于是辩解道:“我们两个一起赢来的车子,你凭什么要她开走,我就想不明白。”

    看着沙如雪委屈的样子,罗玉寒也不想做的过分,就走过来站在沙如雪面前,把嘴巴附在沙如雪耳边,悄悄地说:“别忘了,要不是我干掉了刀疤脸,你早晚都处在危险中,不定哪天他又绑架了你,生命和车子相比,哪个更为重要,好女不吃眼前亏,你自己权衡下。”

    罗玉寒这家话点中了沙如雪的心思,她看了任娜娜一眼,说:“只要你不带我走,我可以让你把车开走。”

    “早这样哪来这么多麻烦。”任娜娜只想把法拉利开走,并不想把事闹大,见沙如雪服了软,嘟囔一句,打开了手铐。

    任娜娜开车离开之前,叮嘱罗玉寒一定要看好她的警用摩托,罗玉寒点头答应。

    安逸娟见事情已经平息,凑上来问道:“现在咱们去哪儿呢。”

    罗玉寒正考虑要不要把安逸娟带回到紫罗兰公寓给他当个保姆,沙如雪就气哼哼地说:“我们几个人在一起已经够热闹了,你既然已经自由了,就该到你该去的地方。”

    安逸娟两眼一眨,突然冒出了两行热泪,一边擦脸一边抽泣着说:“家里有个嗜赌如命的老爸,我这一回去,指不定又要被他当成了赌注,到别出去,我身上连一分钱都没有,饭也没得吃,房也没得住,我……”

    罗玉寒有心要留下安逸娟,又怕沙如雪多心,就从车上拿出三万块钱塞到安逸娟怀里,说:“这点钱不多,你先凑合着用,以后不够了再找我,我一定帮你解决。”

    安逸娟也不推辞,接了钱道个谢,头也不会地离开。

    罗玉寒和沙如雪把宝马和摩托停放到别墅,和沙江打了招呼,离开了别墅,回到了紫罗兰公寓。

    夏怡晴不知道疯哪儿去了,罗玉寒和沙如雪回来的时候,连个人影也没见。

    罗玉寒要沙如雪弄点吃的,沙如雪拍拍自己的右腿,说:“跟着你折腾了那么长时间,我的腿疼老毛病又犯了,连走路都成问题,怎么给你弄饭,你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守着神医不知道看病,不知道是你精明呀还是傻,来,本神医给你看看。”

    罗玉寒走到沙如雪跟前,弯腰就去撩沙如雪的裙子。沙如雪就像被蝎子蛰了一般,推开了罗玉寒的手,并迅速把腿蜷曲起来。

    “我是在给你看病,又不是调戏你,你躲避什么。”罗玉寒说。

    沙如雪冷笑一声,道:“虎心隔毛皮,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是什么样的人,你自己最清楚。”

    罗玉寒一愣,笑着说:“本少爷如水中莲藕,出污泥而不染的,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你为何要侮辱我的人格。”

    “两个字概括,好色,四个字总结,十分好色。”沙如雪一本正经地说。

    “证据。”

    沙如雪搬着手指头开始数数般一一道来:“夏兰虽然是个少妇,但风韵犹存,你亲自给她看病,安梅和你几乎同龄,长相也不俗,你和她无亲无故,一甩手就是几千,任娜娜比你大,你给她一个警花的美称,你把好不容易赢来的法拉利拱手送她,安逸娟呢,一个斗狗宝贝,你一下就给了三万,这些人都是漂亮的女人或者女孩子,都不同程度和你保持某种关系,而你对男孩子却不怎么感兴趣,好色两个字放在你身上,一点也没辱没了你。”

    罗玉寒不以为然,但想想沙如雪说的还真的是那么回事,也就不能强词夺理,于是呵呵一笑,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沙如雪,原来我在你心目中就是这副德行。”

    “事情是你做出来的,不是我说出来的。”沙如雪冷笑道。

    “那你和夏怡晴呢,我为什么没给你们两个好处呀。”罗玉寒反问道。

    “没有,一点也没有。”沙如雪马上作答。

    “既然我不肯给你们什么好处,这又说明什么问题呢?”

    沙如雪张口结舌,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马上明白过来,罗玉寒无形中给她下了个套子,唯一的答案只能是,她和夏怡晴都不美丽,吸引不了罗玉寒,最起码不合罗玉寒的胃口。

    罗玉寒坏坏地笑笑。

    “贱男,你给我下套。”

    “我倒是想给你下套,可本少爷没有套套。”

    沙如雪彻底无语,脸红到了脖子根,狠狠瞪了罗玉寒一眼,骂道:“贱男,你又给我下……陷阱,找打。”

    话落掌起,小手朝罗玉寒脸上扇过来。罗玉寒不但没躲避,反而伸手抓住了沙如雪的手腕。沙如雪用力想甩开,没想到用力太猛,身体从沙发上落下来,露出了膝盖。

    罗玉寒看着沙如雪小腿,发现下膝关节红肿,皱着眉头说:“腿都肿成那样了,你要胡闹,再闹下去,就要终生残疾了。”

    沙如雪见罗玉寒态度严肃,呆呆着地望着罗玉寒,眼中充满了疑惑。罗玉寒揽腰抱起沙如雪,把她放到沙发上,看着他的膝盖,说:“别动,让我好好看看。”

    罗玉寒用手在肿块上压了压,沙如雪疼得呲牙咧嘴,情不自禁地抓住了罗玉寒的手,说:“疼,别压了。”

    罗玉寒认真查看一番,说:“体内寒邪之气太重,膝关节红肿只是一种表现形式,如果不及时治疗,等寒邪之气侵入体内,就会严重影响到你的健康,面临死亡都是有可能的。”

    沙如雪吓得面无人色,呆呆地问道:“贱男,你不会在吓唬我吧。”

    “仿古街初次见面我已经看出了你的问题。”

    “有办法医治么?”沙如雪问道。

    “有,我先给你开一个简单的方子,忍冬藤和车前各12克,煎服,每天三次,先把肿块消了,然后吃半个月红豆薏仁汤,另外,其他的事等夏怡晴回来再说。”

    “为什么要等夏怡晴回来?”沙如雪问道。

    罗玉寒嘿嘿一笑,说:“要彻底去掉体内的寒邪,除了要吃红豆薏仁,还必须配合针灸穴位,而有些穴位我不方便操作,比如神阙穴,关元穴,气海穴,涌泉穴等。”

    “这几个穴位都在哪儿呀?”沙如雪好奇地问道。

    “神阙穴位于肚脐眼,”罗玉寒瞄了沙如雪小腹一眼,说,“关元穴和气海穴都位于神阙穴的下方,涌泉穴简单,就在脚底板。”

    “那你给我说说涌泉穴在脚底板什么地方。”沙如雪看了罗玉寒一眼,低声地说。

    罗玉寒脱掉沙如雪的鞋子,把小腿抬起放到沙发上,捏紧拳头,用凸起的中指关节在涌泉穴顶了两下,问道:“这就是涌泉穴,现在有什么感觉。”

    “麻嗖嗖的。”

    “舒服么?”

    “有点……你轻点。”沙如雪皱着眉头说。

    门锁突然响动,就听到夏怡晴大声叫道:“好呀,你们干的好事,趁我不在,竟然偷偷摸摸做这种勾当。”

    沙如雪听到夏怡晴如此一说,知道她误会了,急忙再次把腿蜷曲到沙发上,朝门口辩解道:“夏怡晴,你别乱猜,罗玉寒在给我看病,我们什么也没做。”

    “咯咯咯咯——,欲掩弥彰,既然你们什么也干,为什么要反锁门。”夏怡晴得意地说。

    沙如雪为了自身的安全,凡是进屋必然反锁门,已经养成了习惯。

    罗玉寒走到门口把门打开,夏怡晴走进客厅,走到沙如雪面前,见沙如雪脸色绯红,神色慌张,一条腿乱颤,突然趴下来,两手撑着地面,把头贴在地板上,在沙发底搜索什么东西。

    “你找什么呀。”沙如雪问道。

    “找你们 用过的东西呀。”夏怡晴说。

    “我们用过什么了?”

    “别再装了,你和罗玉寒说的话我都听见了,那么脏的东西,我可不想从嘴里说出来。”

    沙如雪还没听明白夏怡晴指的是什么。罗玉寒知道夏怡晴误会了,不但不辩解,反而板着脸训斥夏怡晴,道:“夏怡晴,别忘记了你的身份,以后不管我和沙如雪干什么,你都不能干涉,否则沙如雪会把你驱逐出去。”

    夏怡晴明白她在三人中间的地位,赶紧站来来,讨好地说:“不找了,出了事关我屁事。”

    沙如雪还想解释,突然又有人敲门。夏怡晴一边去开门,一边高兴地说:“又有生意上门了。”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