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88章 马拉车
    王冲个子矮,外号叫虫子,后来感觉这个字太灭自家威风,才改名叫王冲。

    他最擅长用的是头,号称天下第一铁头功,见罗玉寒如此张狂,突然后退了七八步,然后弓着身,把头当武器吼叫着直接向罗玉寒冲过来,眼看头要撞到罗玉寒的腰眼上,罗玉寒突然移位,王冲扑了空,又往前跑了两步,栽倒在地上。

    不幸的是,王冲栽倒的地方有一块大石头,他的脸和石头来了个亲密的接吻,结果前排的门牙全部从嘴巴飞了出去。

    张狼这才明白,刀疤脸为什么说他碰到了绝世高手,现在看来,绝世高手对罗玉寒来说绝对是名副其实,可战斗的序幕已经拉开,他和其他兄弟已经没有了退路。

    从罗玉寒挨打没受伤的情况看,罗玉寒绝对练过金钟罩,别说拳脚伤不了他一根毫毛,就是刀枪剑戟也奈何不了他。

    王冲已经失去了战力,张狼给李虎和赵豹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站到罗玉寒身后,然后又朝旁边的悬崖努努嘴。其他两个很快明白了张狼的意思,三个一起贴近罗玉寒,张狼搂着腰,其他两个抬起腿,把罗玉寒抬离了地面。

    “感觉不错,像坐轿子。”罗玉寒得意地说。

    三人向悬崖边移动脚步,离悬崖边还有三米远,三人同时喊一二三,把罗玉寒抛向了悬崖。

    罗玉寒腾空升起飞了出去,三人朝悬崖边看看,并没有看到罗玉寒,正要抬头寻找罗玉寒的影子,却感觉头上被一个重物猛烈地敲击一下,身体同时倒了下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三人之间的距离相当,如等边三角形的三个角,而罗玉寒就落在三个点的中间。

    “喂,过来,该你表演了。”罗玉寒给站在不远处的刀疤脸招招手。

    刀疤脸往前走了两步,却突然停下了脚步,先看看倒在地下的三个兄弟,又看看躺在石头边的王冲,心里产生了矛盾。

    他明知不是罗玉寒的对手,却还必须应战。如果不应战,就算其他三个人昏迷,可王冲清醒,这事如果在帮里传开,自己的二当家的地位肯定不保不说,按照帮里的规矩,临阵逃脱还要被处死。

    与其临阵逃脱被处死,还不如拼死一搏,也许还能侥幸获胜。

    “怎么啦,害怕了吧,过来给小爷磕三个响头,再喊我一声大爷,我就放你一马。”罗玉寒神情自若地说。

    “叫你妈个头。”刀疤脸骂道。骂声还没落地,刀疤脸突然蹲下身子,把手伸向自己的小腿。

    一只飞镖在太阳的照射下闪着金光朝罗玉寒的门面射过来,眼看就要飞到罗玉寒的额头,罗玉寒抬手,闪电般抓住了飞镖。

    飞镖两寸余长,尾巴带着一撮红缨,一面刻着龙形,一面刻着虎形。

    罗玉寒拿着飞镖一边把玩一边说:“凡是第一次冒犯我的人,我可以放他一条生路,第二次冒犯我的人必死,但我手上从来不占血腥,刀疤脸,你还是自行了断吧。”

    一道飞镖再次飞过来,罗玉寒就地转身,飞镖出手,半秒钟后,刀疤脸哼都没哼一声,直挺挺躺在了地上。

    刀疤脸的脑门只剩下一个红缨子在风中飘动,罗玉寒笑笑,说:“额头插花,我还是第一次见,长眼了。”

    王冲看到如此情形,早已吓得浑身筛糠,趁着罗玉寒不注意,爬行到石头后面,然后身子翻滚,朝山坡下滚下。

    罗玉寒走到宝马车边,拉开车门,看到沙如雪和安逸娟蜷曲在后排,两人紧紧搂抱着,听到门响,连头都敢抬。

    “喂,两位姑娘,你们是在探索谈恋爱的技巧吗?不用演习了,大爷我来教教你们。”罗玉寒强忍住笑,捏着嗓子粗声粗气地说。

    “好汉饶命,车子和钱你们都可以拿走,只求别伤害我们。”沙如雪哆嗦着说。

    看到沙如雪的窘样,罗玉寒终于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寒碜沙如雪,道:“再次领教了大小姐临危不惧的大家风范,罗玉寒真是大开眼界了。”

    安逸娟终于听出是罗玉寒是声音,抬起头来,等确定了说话的真是罗玉寒时,碰碰沙如雪,说:“别害怕了,是你的保镖。”

    沙如雪慢慢抬头,当她也确定站在车门口的人就是罗玉寒,突然站起来,钻出车门就抡起拳头,不停地拍打着罗玉寒的胸脯,一边打一边说:“贱男人你没死,吓死我了。”

    “你不能死,你要死了,谁敢雇我当保镖。”罗玉寒说。

    对手都解决掉了,可如何把两辆车子开回去还是个问题。罗玉寒正在想办法,接到了夏怡晴的电话。

    罗玉寒对着话筒告诉夏怡晴,希望她打的马上赶到灵山镇,开走一辆车子。

    不想夏怡晴却告诉罗玉寒说,今天上面有大人物要来河州市检查,市里的主要街道已经被警察戒严,她自个也没有驾驶证,不能满足罗玉寒的要求。

    “真他娘的见鬼了,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么好的车子,竟然开不到家里,等我把车开回去,你休想碰一下。”罗玉寒通过玻璃窗往外看看,一肚子的怨气。

    当罗玉寒的目光看到拴在树上的五匹马时,眼睛突然一亮,说:“有了。”

    “有什么了?”沙如雪问道。

    “咱们给他来个马拉车。”罗玉寒说,“你们坐着别动,我牵两匹马过来,出个风头。”

    “没有绳子怎么拉。”沙如雪说。

    安逸娟突然高兴地说:“我想起来了,宝马的后备箱里有钢绳。”

    宝马车的底盘比一般轿车的底盘低,而河州市附近很多山路还是土路,法拉利地盘经常触地抛锚,所以申军帅就在后备箱里预备了钢绳,以备不时之需。

    罗玉寒开门下车,打开后备箱,果然发现了后备箱盘着一圈钢绳。

    罗玉寒先把两辆轿车拴在一起,然后套上两匹马,自己带着沙如雪和安逸娟站在车头上,扬鞭上路。

    罗玉寒身怀绝技,站在车头自然没问题,可沙如雪和安逸娟穿着高跟鞋,根本站不稳,加上法拉利上坡下坡,两个丫头片子更是前仰后合,左右摇摆,不得不抓着罗玉寒的衣服。

    轿车从一个大坡上下来,由于马的速度太慢,奔驰下坡又没人控制,所以奔驰撞到了马的腿和屁股,这一撞不要紧,两马同时受惊,飞一般开始狂奔。

    沙如雪身体剧烈摇晃一下,松开了罗玉寒的衣服,往旁边倒去,眼看就要掉下去。

    罗玉寒手疾眼快,一把抓住了沙如雪的裙子。沙如雪虽然得救了,但裙子却褪下半截,露出了里面的紫色裤衩和白生生的小肚皮。

    沙如雪有心提上裙子,可又不敢松开罗玉寒,只能红着脸低声地提醒道:“裙子,我的裙子。”

    风声阵阵,马蹄哒哒,罗玉寒以为沙如雪赞美自己是君子,就高声地说:“我当然是君子了,你现在才知道,可我不单单对你来说是君子,对其他人来说也是君子。”

    沙如雪以为罗玉寒故意打岔,恼怒地说:“裤子,我的裤子。”

    罗玉寒斜睨沙如雪一眼,见她的裙子已经褪到了大腿根部,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他却故意问道:“什么,你脱裤子?别,我从来不乘人之危。”

    沙如雪知道罗玉寒故意捉弄自己,一手搂着罗玉寒,一手提上了裙子,整理好衣衫后重新抱着罗玉寒的腰,愤怒地说:“贱男人,我现在才知道你为什么要我们站在车头,原来就是为了占我的便宜。”

    罗玉寒反驳道:“冤枉,你和安逸娟都不会驾车,马匹必须得到控制,这是迫不得已,如果你嫌我占你便宜,现在还来得及。”

    沙如雪回头看着疾驰的奔驰,心想车的动力来源于马,自己如果驾驶车辆,方向倒容易控制,只是不知道该什么踩刹车,再说,如果在山路上出现意外,比如马匹受到惊吓,法拉利一旦栽进悬崖,自己的小命也就玩完了,还是搂着罗玉寒安全系数大点。

    下午两点,经过艰难跋涉,马拉着汽车终于驶进市区。

    在热闹的都市街道上,马拉汽车可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罗玉寒刚把马赶到市区,就引来无数人的围观,无论是走路的还是开车的,看着罗玉寒站在车头,扬鞭策马,身边还站着两个小美眉,不禁投来好奇的目光,更有一干子少年看到如此景象,更是大发议论:

    “喂,稀奇,太稀奇了,放着这么豪华的车不坐,竟然要马拉车,一定是刚买来的。”

    “长点脑子好不好,即使是刚买来的,卖家也会直接送车上门,怎么会让马拉车。”

    “那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广告,一定是广告,太有才了,太有创意了。”

    “别瞎胡猜了,哪里是做广告,拍电影呢,扬鞭的小伙子我认识,是刚出道的明星,前年和释小龙刚拍过一部电影,票房超过二十个亿。”

    “胡侃,连摄像机都没有,怎么拍电影。”

    到了前边一个路口,两个交警见到如此情形,其中的一个想上去拦车,被另外一个拦住,说:“不能拦,一辆宝马,一辆奔驰,说不定里面坐着首长。”

    “不会吧,首长什么时候视察工作换了方式,改用马拉车了,可我们没接到通知呀。”

    “也许为了提倡节能环保吧。”

    “不对,节能环保也不在乎这点汽油呀。”

    “打个电话请示一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交警掏出对讲机,对着话筒屋里哇啦讲了一通,然后对另外一个喊道:“不好,首长已经在南门出现,这不是首长的车,赶快通知前方的路口拦截。”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