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86章 豪车美人兼得
    说话间,沙皮突然惨叫一声,从狼犬的身上滚落下来,趴在不远处浑身颤抖发出真真哀鸣。

    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突然发出一片惊叫。

    而只有罗玉寒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就在他把手指向场内时,两颗黄豆大小的石子突然出手射向沙皮。

    石子准确无误地击打到沙皮的两个小蛋蛋上,并射进了囊中。

    沙皮看到狼犬趴在地上浑身颤抖,感知到敌人已经身受重伤,回想自己刚才受辱的情形,卯足了精神,突然冲向沙皮,上去就咬住了沙皮的脖子。

    脖子是人和动物的要害部位,只要咬住了脖子,动物基本就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何况沙皮又身受重伤。

    仅仅三分钟过去,沙皮抽搐两下,不再动弹,看样子已经奄奄一息。狼犬松开嘴巴,狠狠地瞪了沙皮一眼,回身走到栏杆旁边卧了下来。

    本以为胜券在握的申军帅没想到场面会出现戏剧性的变化,脸色顿时苍白,低着头一言不发。

    “申总,胜负已定,车钥匙呢。”罗玉寒直接问道。

    申军帅无动于衷,脸色难看地说:“兄弟,能不能再商量一下,这辆车我刚买来不到两个月,容我再开两个月。”

    “哈哈哈,一句定乾坤,一纸定输赢,申总,别做梦了,更别丢人了。”

    罗玉寒瞄准申军帅的腰间,伸手把钥匙抓过来拿到了手中。

    罗玉寒站起来,给安逸娟招招手,安逸娟朝罗玉寒走过来。

    “安逸娟小姐,我向你正式声明,从现在开始,你归我了。”罗玉寒微笑着说。

    “怎么回事?什么意思?我为什么归你了?是真的么,这难道真是真的么?”安逸娟瞪大了眼睛问道。

    逃出申军帅的魔掌是安逸娟梦寐以求的梦想,无奈老爸欠了申军帅的钱,自己即使逃走,申军帅也会找老爸的麻烦,何况安逸娟被申军帅牢牢地控制,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

    现在罗玉寒说要带走她,安逸娟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悲。

    安逸娟一连给罗玉寒花了四个问号。罗玉寒相信,安逸娟还有很多问号,只是时间仓促,所以没来得及画出来。

    “待会儿坐我的车回去,我会善待你的。”罗玉寒说。

    狼犬获胜,沙如雪自然高兴,当她听到罗玉寒和安逸娟的对话,脸上呈现一片茫然,正要问罗玉寒到底是怎么回事,罗玉寒抢先说:“沙如雪同志,今天让你受委屈了。”

    “既然知道我委屈了,就该把法拉利送给我。”沙如雪趁机想捞点好处。

    沙忠孝是做生意的,沙如雪耳濡目染老爸的生意经,自然是门里出身,财富对她来说也很重要,何况这是一辆价值将近千万的豪车。

    罗玉寒并没有直接回答沙如雪的问题,自顾自地说:“如需同志呀,我说你受委屈了,指的不是你跟我来辛苦了,知道不,我和申军帅签订协议时,因为钱不够把你给押上了,如果我输了,你就要跟申军帅走,至于他如何处置和安排你,就与我无关了,幸好,我没输,你现在安全了。”

    听了罗玉寒的一席话,沙如雪吓得脸色苍白,内心一阵惊慌。

    惊慌之后,沙如雪突然走到罗玉寒面前,扬起小手,狠狠地扇了罗玉寒一个耳光,愤怒地骂道:“贱人,你这个遭天杀的,我老爸要你当我的保镖,你竟然背着我把我当赌注,你可真是胆大妄为呀。”

    沙如雪越说越气愤,再次扬手要扇罗玉寒耳光。罗玉寒并没躲避,反而把脸对着沙如雪。

    眼看沙如雪的手就要落下,安逸娟身子一闪,挡在了罗玉寒面前。耳光扇在了安逸娟的太阳穴上。

    安逸娟不但没恼怒,反而笑眯眯地说:“这位女生,请别动手,有话好说。”

    “我打我的保镖,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拦我。”沙如雪指着安逸娟的鼻子,大声地骂道。

    安逸娟为罗玉寒挡了一耳光,罗玉寒甚是感动,插在两人中间,说:“别斗嘴了,有什么话在路上说,现在先考虑如何把车弄走,沙如雪同志,让你过过瘾,你独自开法拉利,我和安逸娟开宝马。”

    “我不开。”沙如雪拒绝道。

    其实沙如雪不是不开,她驾车真的不熟练。当然,她断然拒绝,自然也是宣泄对罗玉寒的不满。这个泼皮无赖真是吃了豹子胆了,竟敢背着她把她当赌注下,幸好狼犬争气赢了,如果输了,她岂不是要跟着申军帅走。

    看着沙如雪余怒未消,罗玉寒笑笑,说:“既然你不不开,我只能想其他办法了。”

    申军帅本想光明正大赢罗玉寒,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现在陪了美人又赔车,此时恨得牙根直痒痒,恨不能把罗玉寒当场击毙。

    可是,自己已经和罗玉寒签订了协议,如果反悔,必定落人笑柄,何况,论打架,自己又不是罗玉寒的对手,只能打落了牙齿咽到肚子里,气得直跺脚。

    杜比克走到申军帅身边,沮丧地问道:“大哥,又栽了,怎么办?”

    申军帅没地方撒气,正好把杜比克当做出气筒,恼怒地说:“打又打不过,还能怎么办?”

    “要不然我去找龙爷,看他愿不愿出头,给那小子一点教训。”杜比克讨好地说。

    申军帅沉默半边,长长叹口气,说:“我们赌狗虽然不体面,又带有欺骗性,但毕竟要打着公平的旗号,即使被抓住,只是扰乱社会治安,最多罚款了事,可黑道上那些人却是明火执仗抢劫,杀人放火,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咱们平时躲还来不及,如今主动送上门,不但捞不到好处,反而被他耻笑,不划算。”

    杜比克辩驳道:“大哥啊,钱没了可以再挣,车子没了可以再买,可是,罗玉寒弄走了你的美人,你怎么就能忍得下这口气,那可是五十万呀,早知道如此,你把她赏给兄弟,我让兄弟随便耍两天,也不枉兄弟我这么多年跟你鞍前马后的,怎能便宜了那个小子呢,我去找龙爷,趁着罗玉寒还没走,要他直接收拾罗玉寒,借他人之手收拾罗玉寒,这样就能坐收渔人之利,完事后,车子和钱归他,咱们只要安逸娟,你看怎么样。”

    申军帅一拍脑门,说:“这个主意不错,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你马上去见龙爷,谈好条件后趁着罗玉寒还没离开,让他马上行动,今天把安逸娟弄回去,我非要给她来个霸王硬上弓。”

    “是,大哥,我听你的,我等着吃你的喜糖。”杜比克点头,马上下山。

    罗玉寒来回跑了两次,才把宝马和奔驰分别开到山下。

    此时已是中午十一点,太阳毒辣,空气干燥,罗玉寒坐在宝马车上,打开了冷风。

    安逸娟坐在罗玉寒身边,把手当扇,不停地给罗玉寒扇风。香风阵阵,沁人心脾。

    罗玉寒知道安逸娟这样做是为了表达她对自己的一片感激之情,也没阻止。

    罗玉寒开始考虑如何把两辆车开回去,于是就想到了夏怡晴。从口袋里掏出爱疯五,拨打了夏怡晴的手机,可电话却提示关机。

    安逸娟一边给罗玉寒扇风,一边问道:“罗大哥,谢谢你拯救了我,你不但拯救了我的**,同时拯救了我的灵魂,我对此深表谢意,但不知道罗大哥如何安置我。”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安逸娟跟着伴随申军帅身边,别的没学到,就学会了如何养狗,如何见风使舵,如何油腔滑调讨人喜欢。

    安逸娟自从得知申军帅把她输给了罗玉寒,心里开始还一阵高兴,可后来又怕罗玉寒也像申军帅一样,要把自己当老婆,就生怕自己脱离了虎口,再入了狼嘴,于是就侧面从罗玉寒这儿打听些消息。

    罗玉寒似乎明白了安逸娟的意思,故意板着脸说:“我费尽心机把你赢回来,自然有我的安排,你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给我当老婆。”

    安逸娟听了脸色吓得惨白,突然掩面而泣。哭声悠扬顿挫,好像经过了特意加工似的。

    “你哭什么,我又不是现在要你给我当老婆,你还小,我要等你长大了再娶你,最起码要到十八岁。”

    听罗玉寒这么一说,安逸娟的哭声更加壮烈起来,一边哭一边说:“我原以为你是个正义的人,没想到你也如此卑鄙无耻,和申军帅一副德行,拯救我只是垂涎我的美色,早知道这样,你还不如不要把我赢回来。”

    “此话当真?”罗玉寒问道。

    “当真。”安逸娟点点头高兴地说。

    罗玉寒突然黑着脸说:“既然你心不在我这儿,我也不必勉强你了,我这就满足你的要求,但是,我下了五十万的筹码才把你赢回来,你必须还我五十万,我马上给你自由。”

    安逸娟一听哭丧着脸,说:“我如果有五十万,还用得着你来赢我,我早就自由了,这个条件我办不到。”

    罗玉寒嘿嘿一笑,说:“既然你没钱,我也不为难你,你留恋申军帅那儿,我就大发慈悲,满足你的心愿,现在可以下车了。”

    罗玉寒打开车门,推了安逸娟一把。

    安逸娟抓着把手,不但没下车,反而说:“我不会回去的,可我又无处可去,罗大哥,只要你不强迫我做你的老婆,我可以答应你的任何要求。”

    “那你就做我的小情人好了,我已经有了几个小情人,多一个也不多。”

    “什么小情人,你说的好听,其实就是小三之类的,排到我这儿,都小七小八了,那还不如做老婆呢。”安逸娟撅着嘴说。

    “那就做我的老婆好了。”罗玉寒故意逗安逸娟。

    “我不,除了做小七小八和老婆,其他的条件都可以选择。”安逸娟说。

    罗玉寒假装考虑一会儿,说:“那你从现在起就做我的小小小…跟班。”

    “什么是小跟班,都做些什么,如果包括陪睡什么的,我还是不答应。”

    罗玉寒笑笑,说:“既然你不是我的情人,也不是我的老婆,凭什么陪我睡,小跟班说白了就是随从,就是秘书,是佣人,叫什么并不重要,关键是要为我服务。”

    “都服务些什么内容,你能不能说具体点。”安逸娟还是顾虑重重。

    罗玉寒靠在椅子上,双手垫在脑后,说:“衣服脏了替我洗,饿了给我做饭,替我跑个腿洗个脚什么的,就这些。”

    “我明白了,但你必须给我提供住宿的地方。”安逸娟反而提出了一个条件。

    罗玉寒呵呵一笑,说:“既然你是我的秘书,我自然会让你呆在我身边,住宿和吃饭都不是问题。”

    “我的月薪是多少?”

    “你别得寸进尺了,我欠了我五十万,还要我给你开工资,想得美。”

    安逸娟听了一愣,无奈地说:“你和申军帅一个德行,把钱看的那么重。”

    沙如雪敲玻璃,罗玉寒给沙如雪打开后门,等沙如雪上了车,才嘲讽道:“如雪同志,外边暖和吧。”

    沙如雪绷着脸,看都不看罗玉寒一眼,说:“别在这里逞能,回家我就让我老爸收拾你。”

    罗玉寒正要和沙如雪调侃两句,只见五匹马沿着蜿蜒的山道冲这边奔过来。马上的五个人抖着缰绳,各个耀武扬威,带着一股杀气。

    罗玉寒马上意识到,申军帅搬救兵来了,于是看着沙如雪,说:“我也想马上回家,可现在只怕要费点劲才能回去。”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