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78章 开除学籍
    张雅琴离开教室后,一路泪奔,教室里一片沉寂,谁也不敢发表自己的高见。

    黑皮把三件**物品拿在手里,放在鼻子下闻闻,一副沉醉的样子,不由问道:“童老大,这些东西是谁的呀,怎么会在你的书包里。”

    “你问我,我问谁去,我真的不知道呀。”童小尧一脸无辜地说。

    “可张老师看到这些东西为什么要哭呢?”黑皮再次问道。

    童小尧蹭地一声站来,同时把凳子往后面踢了一脚,瞪着牛眼睛怒气冲冲地训斥道:“黑皮你有完没完,老师要哭是她的自由,我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会知道。”

    黑皮见童小尧发火,把东西放在桌子上,撇着嘴嘟囔道:“我不过是关心你,你发什么火呀。”

    陈雨涵一直看不惯童小尧,现在也丝毫不隐瞒对童小尧的反感,扭头看着童小尧和黑皮,不紧不慢,不冷不热地说:“你这两个问题其实是一个问题,简单地说,就是童小尧偷走了张老师的**物品,这也是张老师为什么哭的原因。”

    “陈雨涵,你少血口喷人。”童小尧质问道:“你什么时候看到我偷了张老师的**物品了。”

    陈雨涵冷笑一声,指着童小尧说:“你第二节课间是不是到老师那儿倒水去了?”

    “没错,我是到张丹老师那儿倒水去了,可我没拿张老师的东西。”童小尧辩解道。

    陈雨涵哼了一声,说:“你没拿,难道那些东西长了翅膀,飞到你书包里的。”童小尧还想辩解,夏怡晴马上接话了,说:“想不到咱们班里有这种变态狂,不管你们怎么想,反正我必须让老师把我调到其他班里,和这种变态狂呆在一个班里,说不定哪天这种倒霉事就发生到我身上。”

    “就是,我也这样想。”有女生附和道。

    “贼眉鼠眼的,一看就是色鬼。”

    “你太小看童小尧了,他哪里是色鬼呀,简直就是一色魔。”

    沙如雪用脚踩了罗玉寒一下,小声地说:“罗玉寒,你可真龌龊,这种办法都能想出来,看来童小尧这次在劫难逃,非被开除不可。”

    罗玉寒看了沙如雪一眼,说:“我只是想法龌龊,而你的龌龊表现在行动上,你比我更龌龊十倍。”

    “如果我露馅了,我第一个先把你给卖了。”沙如雪嘴上这样说,其实是有点担心事情败露了。

    “那好呀,一个刁女,一个坏男一起被开除,我带你流浪天涯,读万卷书走万里路,倒也逍遥自在。”罗玉寒笑着说。

    “罗玉寒我可警告你,如果你抱着这种心思,我这就去举报你,最少我有立功的表现,学校会对我从轻发落的,而你作为主谋一定会享受高级别待遇。”沙如雪赌气说。

    “到时候我要是不承认,还不是你一个人扛着。”罗玉寒说。

    “罗玉寒,你连我都敢算计,你无耻。”

    沙如雪说着,抬脚在罗玉寒的脚尖狠狠踩了一下。罗玉寒微微一笑,说:“男女授受不亲,你别总想占我便宜。”

    从教室外走进两个人,一个是章武,另外一个是张庆丰。

    章武是学生处主任,其中一个职责就是专门处理违反纪律的学生。

    张雅琴跑到学生处去告状,但那种事又不好意思开口,就一直哭泣不停。在章武的不断追问下,张雅琴才道出了实情。章武气得脸色发青,吹胡子瞪眼睛,说这种事一经查实,童小尧必须得到严肃处理。

    张庆丰刚好路过学生处,听到哭声后推门进来。章武把张雅琴的遭遇讲述了一遍,张庆丰不由撸起袖子,喊叫着马上要找童小尧算账。张雅琴不想和张庆丰过多交流,擦擦眼泪离开了学生处。章武跟着走出办公室,要去带童小尧,张庆丰为了讨好张雅琴,也跟了过来。

    十分钟后,童小尧和他的书包一起被带到了学生处。

    张庆丰反锁门,转身就踢了童小尧一脚,然后上手揪住了童小尧的耳朵,大声地责问道:“小屁孩,你胆够肥哈,竟敢偷盗女老师的**物品,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童小尧疼得呲牙咧嘴,结结巴巴地辩解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茅坑里石头,又臭又硬,人证物证就摆在这儿,你休想抵赖。”张庆丰说着,手上用力往前一推,童小尧的脑袋碰到了墙上。

    章武怕张庆丰出手太重打坏了童小尧,惹出麻烦,于是就把张庆丰拉到一边,自己取代了张庆丰的位置,看着童小尧厉声地问道:“说说作案经过吧,你现在说出来还算你自首,如果你拒绝交代,等校方查实了,你不但要被开除,可能还会受到法律的严惩。”

    **物品就放在眼前,童小尧想辩解,可又不知道如何为自己开脱,于是只能保持沉默。

    章武认为童小尧默认了,就给张庆丰使了个眼色,张庆丰知趣离开。

    “童小尧同学,如果你不好意思说,就把经过写下来,算作检查吧,作案经过一定要详细,认识一定要深刻,就这样吧,我这就给你找纸笔。”

    章武找来纸笔,请童小尧走过来坐下,自己开门出去。

    张庆丰是张雅琴的狂热追求者,一开始就被张雅琴拒绝,后来,张雅琴根本就不给张庆丰接触的机会。张庆丰认为这件事是个机会,从学生处出来后就直接去找张雅琴。

    张雅琴独自坐在办公室,呆呆地望着窗外,一脸泪痕。

    **物品被偷走,肯定遭到了亵渎,而童小尧亵渎的不仅仅是**物品,更是张雅琴的人格和尊严。

    张庆丰走进来,讨好地说:“雅琴,出了这种事我也替你难过,童小尧调戏女老师,罪责难逃,我已经给章主任提建议,他必定被开除。”

    “谁告诉你说我遭到调戏了?”张雅琴突然翻脸,对着张庆丰吼道。

    “雅琴……”

    “请叫我张老师。”张雅琴愤怒地纠正道。

    “哦,张老师,男生偷了你的**物品,这不叫调戏叫什么,我这可都是为你好。”

    “不稀罕,我想安静会儿,请你马上离开。”张雅琴指着门口说。

    张庆丰本想趁机接触张雅琴,没想到碰了一鼻子灰,为了给自己找个下台阶,只能长叹一声:“喜欢一个人为什么就这样难呢?”

    章武已经做了开除童小尧的打算,但这事必须经过校长同意。万校长的答复非常明确,如果一经查实,学生处马上发布公告,开除童小尧的学籍。

    童小尧根本就没偷张雅琴的**物品,当然写不出经过,更写不出动机。

    章武回来看到的是一张白纸,不由发火,指着童小尧的鼻子,说:“罪证确凿,你写不写结果都一样。”

    章武查找到学生通讯录,翻出了童小尧家长的联系方式,马上拨打了童明远的电话。

    走廊上,童明远和章主任进行了短暂的谈话,童明远很快了解到了事情的经过。

    知子莫若父,童明远非常了解儿子童小尧的人品和性格。他气冲冲地走进学生处,上前就狠狠地扇了童小尧一个耳光,接着狠狠地数落道:“小小年纪不学好,吃喝嫖赌样样在行,酒店里你强行泡妞,折了我五十万,这次你竟然偷女老师的**物品。你要喜欢那些**,可以对老爸说呀,我给你买一车,你什么要这样啊。”

    童小尧看了童明远一眼,冷冷地说:“他们冤枉我,你也冤枉我,你还是我老爸么?”

    童明远转身拿起桌子上放的长筒丝袜,绕着童小尧的脖子缠了两圈,恨恨地说:“都要被学校开除了,你还嘴硬,这种儿子可有可无,我今天飞勒死你不可。”

    “乐死我你就断子绝孙了。”童小尧轻松地说。

    “可学校要开除你,你让老爸我怎么办呀。”童明远发疯般地吼道。

    童小尧再次冷笑一声,说:“去找罗玉寒,一定是他搞的鬼。”

    “你有证据?”童明远问道。

    “暂时没有,但只要罗玉寒肯出面,校方就不会开除我。”

    “凭什么这样说?”童明远一脸疑惑地问道。

    “他一直都在陷害我,已经不止一次了,我只能说这么多了,你愿意去就去,不去就离开,我死我活不用你管。”

    “好吧,老爸就再听你一次,先去见见罗玉寒再说。”童明远说。

    童小尧被带走后,教室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夏怡晴并不知道整个事件的策划者就是罗玉寒,而具体实施的人就是她的邻桌沙如雪。眼看沙如雪和罗玉寒小声议论着什么,好像在拌嘴的样子,就兴奋地说:“童小尧这次死定了,肯定会被开除学籍,沙如雪,你的眼中钉终于去除了。”

    沙如雪还没来得及搭腔,罗玉寒就嘻嘻一笑,说:“童小尧不会被开除。”

    “罗玉寒,你什么立场呀,童小尧可是你的死敌。”夏怡晴脸上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没有敌人的日子很寂寞,我不想寂寞,高处不胜寒哈。”罗玉寒淡淡地说。

    “莫名其妙,罗玉寒肯定忘记吃药了。”夏怡晴白了罗玉寒一眼。

    童明远出现在教室外,通过玻璃窗往教室里扫视了一遍,看到罗玉寒之后,敲响了玻璃。所有的同学都把目光聚集过来,包括罗玉寒。童明远给罗玉寒摆摆手,示意罗玉寒道教室外边来。

    “生意上门,有人送钱来了,我得去数数钱。”罗玉寒自言自语地说。

    夏怡晴看着罗玉寒的背影,小声地对沙如雪说:“这家伙今天真的忘记吃药了。”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