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74章 危险逼近
    沙如雪一整天都没搭理罗玉寒,罗玉寒知道沙如雪还在生气,也没故意接近她。他越是主动接近沙如雪,沙如雪就越是在他面前摆架子,他不能惯坏她的脾气。

    夏怡晴有几次倒是想主动和罗玉寒搭讪,都被罗玉寒躲开。凌晨五点多,任娜娜和罗玉寒谈笑风生,夏怡晴忍不住再次来到罗玉寒卧室门前,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了任娜娜和罗玉寒的谈话。当夏怡晴得知三十万的来历时,才意识到自己原来原来冤枉了罗玉寒。

    夏怡晴急忙跑到沙如雪的房间,说明了三十万的来历。这让沙如雪很生气。

    罗玉寒作为沙如雪的保镖,不把活动情况告诉她和夏怡晴,把任娜娜看做自己人,沙如雪反而更加恼怒了。

    童小尧一整天都像个温鸡似的,不但上课时趴在桌上,连课间也懒得走出教室。黑皮见状,一直问童小尧到底发生了什么,不但一无所获,还遭到了童小尧的白眼。

    今天轮到罗玉寒和黄敬值日,下午放学后,罗玉寒提着水桶正要去打水,童小尧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一把从罗玉寒手中夺过水桶,和颜悦色地说:“罗老大,我整整思考了一天,我感觉你脑子灵活,功夫又好,人缘更没得说,我和你作对,简直就用猪脑撞石头,四溅自寻死路,所以我决定,从此以后唯你的马首是瞻,我就是你的一颗钉,你哪里需要,只要吱一声,我就主动往哪里拧,你连手都不要动……”

    罗玉寒不等童小尧说完就摆摆手,说:“打住打住,你把马屁股都拍疼了,说吧,又想耍什么花样。”

    “童小尧不敢,光说没用,不如行动,从我做起,从小事做起,以后凡是你的值日,我童小尧都全包了。”

    童小尧说完,提着水桶直接跑向操场边的水龙头。

    “哬脱胎换骨,开始卖乖了,是真的还是假的呀。”罗玉寒看着童小尧的背影,自言自语地说。

    罗玉寒看见陈雨涵从操场边绕过,就径直走了过去,直接挡住了陈雨涵的去路,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存折递给陈雨涵,说:“谢谢你前一段时间给我提供的帮助,我罗玉寒没齿不忘,我花了你十二万五,连本带利还你十五万,望你笑纳。”

    陈雨涵并没有伸手去接存折,反而笑眯眯地问道:“罗玉寒,这么短的时间,你从哪儿弄这么多钱。”

    “是我看病挣来的。”罗玉寒开玩笑说。

    “既然你给了,我也不能不要,毕竟好朋友清算账,但我只能收你十二万五,多余的绝对不敢要,我可不想成为黄世仁。”

    “黄世仁可是个男的,恐怕你当不了吧。”罗玉寒开玩笑说。

    “那你就当黄世仁,我来当白毛女。”陈雨涵看着罗玉寒,一脸俏皮的微笑。

    罗玉寒可知道黄世仁和白毛女的关系,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沙如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罗玉寒身边,一把夺过罗玉寒手中的存折,一边冷冷地说:“这是什么呀,不会是情书吧。”

    陈雨涵不但没生气,反而娇笑一声,说:“我巴不得他给我写情书呢,可惜我没那个福分,不过这可比情书值钱多了。”

    沙如雪没搭理陈雨涵,当她看到存折的内容,不由面朝罗玉,轻蔑地说:“罗玉寒,你可真是个土财主啊,借了十二万五,一个月的功夫,就还了十五万,这可真是好生意。”

    “欠账还钱天经地义。”罗玉寒冒了一句。

    “哬,够大气,房租水电煤气费不交,对女孩子倒是挺大方。”沙如雪酸溜溜地说。

    沙如雪的言外之意是说罗玉寒现在吃的喝的全是沙家供应的,罗玉寒最忌讳别人这样看他,没想到这话由沙如雪嘴里说出来,等于直接打了罗玉寒的脸。他二话不说,从沙如雪手中夺过存折,上前一步塞进了陈雨涵手里,一脸深沉地说:“雨涵,在关键时刻能帮我一把,我罗玉寒铭记在心,这张存折你收下,以后有用得着我罗玉寒的地方,只要你给个眼色,即使粉身碎骨,我罗玉寒连眼睛都带不眨一下。”

    罗玉寒说完,昂首挺胸转身离开,连看都没看沙如雪一眼。

    沙如雪感觉脸上无光,朝着罗玉寒的背影喊道:“罗玉寒,等等我,别忘了你的职责。”

    在起步之前,没忘记看了陈雨涵一眼,说:“罗玉寒是我的保镖,你以后离他远一点,别找借口黏着他。”

    罗玉寒当然不会忘记他的职责,即使不看沙如雪的面子,最起码也要给沙忠孝一个交代。他站在校门口,看到沙如雪和夏怡晴走近,才慢吞吞朝紫罗兰小区走去。

    沙如雪一直向夏怡晴发牢骚,说罗玉寒忘恩负义,不但勾搭警花,而且当着陈雨涵的面给她难堪。

    夏怡晴有点势利,加上凌晨冤枉了罗玉寒,心里一直过意不去,不但没顺着沙如雪诋毁罗玉寒,反而开导沙如雪,说:“有性格的人都这样,他要不这样,怎么会身怀绝世武功和医术?你想过没,他为什么会对任娜娜好,为什么会对陈雨涵感激不尽,这说明他是个有恩必报的人,你我他三个人同住一个屋檐下,不能闹矛盾,待会儿当着罗玉寒的面看我的,我保证把你和他之间的疙瘩解开。”

    沙如雪没吱声,说明她已经默许了夏怡晴的建议。

    “罗玉寒,你发那么大财,可不能被窝里放屁独吞,怎么也要请我和沙如雪搓顿大餐,这是最起码的 要求。”夏怡晴开始稀泥抹光墙,当起了和事老。

    “钱是吊毛,花了再找,我倒是愿意花钱,可就怕有些人嫌我的钱来路不正,不接受我的邀请,我岂不是热脸贴了个冷屁股,凉飕飕的。”罗玉寒阴阳怪气地说。

    “你都没邀请,怎么就知道有人不愿接受?”夏怡晴趁机问道。

    罗玉寒见沙如雪没吱声,知道两人已经商量好了,非要宰他一刀子,于是停下脚步,对着沙如雪说:“沙如雪同学,我现在正式邀请你吃大餐,希望你能给个脸,接受我的邀请。”

    “我想吃鹿肉。”沙如雪说。

    “好嘞,今晚鹿肉店大餐,顺便也看看夏兰的病恢复的怎么样了,走起。”

    傍晚七点一刻,红沙龙大酒店二楼散席。

    童小尧独自一人坐在一个角落的散席上,已经喝了一打啤酒。回想起昨晚的遭遇,他气不打一处来。本想借刀杀人,找罗玉寒一点麻烦,没想到不但没套住狼,反而被狼咬了一口。

    更令他不能忍受的是,罗玉寒带钱离开后,他被郭文君带到酒店的一个房间,郭文君命令他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而艾丽也半遮半掩地躺在他身边,一直哭泣不停。当着童明远的面,他还要编造如何艾丽的情节,形象地扮演了一次强奸犯的角色。

    这都是拜罗玉寒所赐啊,他咽不下这口气,但又对罗玉寒束手无策,所以决定暂时隐忍,这才有了主动请求替罗玉寒值日的情节。

    “我叫童小尧,我无能,我不是罗玉寒的对手,所以我只能忍气吞声,罗玉寒,以后我再也不敢得罪你了。”童小尧仰头又灌了半瓶酒,已经神志不清,开始胡言乱语了。

    胡言者无心,听者有心,从童小尧的嘴里吐出的罗玉寒的名字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这个人就是曾经被罗玉寒打掉过两个牙齿的于天雷。

    于天雷今晚也和兄弟们在红沙龙消费,刚才经过这里,听到了罗玉寒的名字,就停下了脚步,把童小尧打量一番,然后走到餐桌前,坐到了童小尧的对面。

    “你是谁呀,为什么坐到我桌子上,走开,老子正烦呢。”童小尧挥挥手,出言不逊。

    “兄弟,请问你叫什么?”于天雷不但没生气,反而笑着问道。

    “我叫罗玉寒,我是罗神医。”童小尧醉醺醺地说。他真希望他是罗玉寒,如果那样就没人敢欺负他了。

    “兄弟,你不是罗玉寒,我认识他。”

    童小尧听于天雷这么一说,以为这家伙是童小尧派来修理他的,于是更加疯狂了,忽地一声站起来,指着于天雷的鼻子叫喊道:“罗玉寒的狗腿子, 对不对,你是罗玉寒的狗腿子,是他派你来收拾我的,是不是,他一笔就敲诈了老子五十万,还嫌不过瘾,我喝酒都要找我的麻烦,来吧,我童小尧就这一堆肉,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大不了是个死。”

    于天雷此刻已经听出来,眼前的这个小伙子也是罗玉寒的对头,不由心里高兴起来,凑近童小尧,小声地说:“兄弟,不瞒你说,我被罗玉寒整得够惨,看来你也是被罗玉寒欺负过的,我一直在找他,但他妈的好像失踪了一样,没一点消息,兄弟你告诉我,他现在什么地方。”

    “别骗我了,你和罗玉寒是一伙的,我知道他在哪里,他拿着我的钱带着两个女孩子去吃鹿肉了,但我就是不告诉你,不告诉你。”童小尧神志彻底不清了,明明说出了罗玉寒的下落,还一口一个不告诉的。

    于天雷如获至宝,站起来拍拍童小尧的肩膀,说:“兄弟,你我初次相识,我知道你信不过我,但事实会告诉你,我和一样,都是罗玉寒的对头,以后有什么难处,就到红沙龙来找我,也许今晚罗玉寒就消失了,明天你就再也看不到他了。”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