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65章 自剪羊毛
    关于那天罗玉寒在操场被辱骂一事,如果陈雨涵不提,罗玉寒也不想解释。即使是现在罗玉寒也不想解释,但陈雨涵毕竟帮助过自己,如果当众拒绝陈雨涵,她会很没面子,于是就嘿嘿一笑,说:“兵者,诡道也,当时操场上人烟稀少,只有几双眼睛,打了他也没什么影响力,这是其一;其二,学生手册我也看了,如果在学校斗殴,一经发现必定被勒令退学,我好不容易来上学,如果被勒令退学,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听了罗玉寒的解释,陈雨涵马上兴奋起来,朝罗玉寒竖起大拇指,夸奖道:“罗玉寒,我没看错人,你太牛了,你借着打篮球的机会不但给了熊嘉诚教训,在全校同学面前露一手,而且还让熊嘉诚无话可说,考虑得可真是周全。”

    “喂,说什么呢,”童小尧从不远处走过来,大模大样地说,“是不是在讨论从哪儿弄钱呢。”

    陈雨涵瞪了童小尧一眼,说:“我们讨论什么关你鸟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我和罗玉寒打了赌,如果他能搞到钱,我就要陪着捐献一万块钱,这叫什么,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童小尧大大咧咧,趾高气扬地说。

    “你也太高看自己了,你充其量就是一只王八。”陈雨涵没好气地骂了一句。

    “我是不是王八咱们暂且不讨论,我来这里就是想给罗玉寒同学出个主意,”童小尧停顿一下,见大家都没搭理他,继续说,“第一,罗玉寒身手了得,趁着月黑风高去打家劫舍,保证能弄到一万块钱;第二,罗玉寒医术高明,马上找个疑难杂症患者看病,一万块钱也能解决。”

    陈雨涵看不惯童小尧阴阳怪气的鸟样,正要上前一步和童小尧理论,被罗玉寒伸手拦住。

    “果真是护花使者,罗玉寒艳福不浅啊,不过靠女人吃饭可不光彩。”童小尧酸溜溜地说。

    对于童小尧的百般羞辱,罗玉寒不但没发火,反而爽朗地笑笑,说:“知我者,童小尧也,你提的两条建议都不错,但第一条违法乱纪,我就不尝试了,至于第二条,我经过慎重考虑,决定采纳。”

    “听口气你已经物色好了对象?”童小尧问道。

    “没错,有个病人我注意很久了,正要对症下药呢,只是不知道他肯不肯付一万块钱给我。”罗玉寒说。

    “只要是疑难杂症,他肯定付钱给你,但如果他没钱,你就竹篮打水一场空,枉费心机了。”

    “有钱,绝对有钱,听说他家开了一个很大的工厂。”罗玉寒若有其事地说。

    “听你的口气,好像明天就能拿到钱?”童小尧调侃道。

    “明天太晚了,也许今天吃晚饭前就能拿到。”罗玉寒肯定地说。

    童小尧不知道罗玉寒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此时开饭铃声已经响起,就冲罗玉寒诡异地笑笑,说:“罗玉寒同学,祝你好运,只要你的钱一到位,我一定兑现我的承诺。”

    “好,你我击掌为誓,一言为定。”

    罗玉寒走进童小尧,要和童小尧击掌。掌声响起,罗玉寒迅速把手放下来。童小尧手还没放下,突然感觉眼前发黑,头昏脑涨,一下子就失去了意识,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他怎么啦?”陈雨涵看着倒地的童小尧,顿时花容失色。

    “估计是和我打赌以为必赢,太激动了,所以心脏跳动太快,导致血液流动加速,直冲脑门,血液压迫了神经。”罗玉寒脸色凝重地说。

    “那还不赶紧抬到医务室。”对于罗玉寒的谎话,沙如雪竟然信以为真。

    罗玉寒摆摆手,说:“如果我们抬他到医务室,他不幸死在半路上,我们还要承担责任,不如直接把医务室的人喊来。”

    周边路过的同学看到童小尧躺在地上,有好心的同学赶紧通知了医务室。

    校医王志波带着一个护士赶过来,先翻看了童小尧的眼皮,又用听诊器听了童小尧的心跳,然后命令护士和罗玉寒把童小尧抬到了医务室。

    王志波先给童小尧做了心电图,拿着心电图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再给童小尧把脉,脉搏也极为正常。翻看童小尧眼皮,用电筒照射,童小尧的瞳孔却丝毫没有反应。

    王志波四十来岁,行医十几年,从来没见过如此怪异的病症,不禁皱着眉头,问罗玉寒等四人,童小尧昏厥的经过,四个人的回答一模一样。

    “奇了怪了,按说不该这样呀。”王志波小声地嘟囔道。

    陈雨涵嘴快,插话道:“要不叫罗玉寒同学给看看?他可是神医。”

    王志波听说新生中有个医学高手,正想见识一下,就把目光移向罗玉寒,罗玉寒连连摆手,说:“我只是略懂医术,神医都是别人给我戴的高帽,愧不敢当。”

    “不管是不是神医,你先给看看。”王志波说。

    “我看到时能看,但是我这个人有个毛病,一旦查出病因,就非要给病人医治,但如此重症的病人,治疗起来是需要费用的。”

    王志波不满地瞪了罗玉寒一眼,说:“你们都是同学,你既然能治好他的病,为什么不出手,一口一个钱呀钱呀的,你真的能看好,他家长肯定会付钱的。”

    “我先不敢吹牛,还是先给他看看再说吧。”

    罗玉寒走进童小尧,装模作样地给童小尧把了脉,也翻看一下他的眼皮,然后故作深沉地说:“看来也没什么大问题,但如果治疗不得当,死人也是有可能的。”

    “那还不赶紧给他医治。”王志波焦急地说。

    罗玉寒右手两根手指捻来捻去,笑着说:“钱,我必须看到钱才能动手,现在医院都是先交钱后看病,我也不能坏了规矩。”

    “他都昏迷了,怎么拿钱给你,等他醒来来,该收多少费用,你只管说,我替你作证。”

    罗玉寒摇摇头说:“非也非也,我给他医治好了,他不给钱,即使一百个人作证,我又能把他怎么样呢,他是昏迷了,可他家长没昏迷呀,还是把他家长叫来,我收了钱,保证手到病除。”

    黑皮听说童小尧犯病,从饭堂跑过来,一听说需要通知童小尧的家长,就打开手机,找到了童明远的手机号,拨打手机把童小尧的病情通知了童明远。

    童明远接到电话,赶紧坐车赶来。看到儿子童小尧躺在床上,上前喊了两声,见童小尧没反应,哭丧着脸问道:“我儿子身体一向健康,生龙活虎的,怎么突然就成了这个样子,医生,他到底怎么啦。”

    王志波低声地说:“心电图和心跳都正常,就是瞳孔对光照没反应,到现在还没查找到病因。”

    “还还不赶紧送医院。”童明远焦急地说。

    家长既然提议了,王志波也不好反对,掏出手机就要拨打急救电话。刚拨了一个数字,罗玉寒就淡淡地说:“以他目前的状态,不能随便动他。”

    童明远刚才只担心儿子的病情,没注意到周边的人,听到有人发表意见,不由朝罗玉寒看看,当他看到说话的人是罗玉寒时,不由哼了一声,说:“怎么哪里都有你的影子呀,你是不是希望我儿子死掉。”

    “以我的经验判断,如果你随便动他,他必死无疑。”

    “听口气你似乎知道他的病因。”童明远问道。

    “这就是把你叫来的原因,我刚才查过了,”罗玉寒故意停顿一下,见童明远侧耳细听,不禁欣喜,继续发表他的高论,“从他脉象和心跳来看,他属于间歇性精神失常,也就是说,他的某根中枢神经可能存在先天性缺陷,只是以前没发作,如果不马上对他治疗,发病的时间长了,轻者可能会留下后遗症,重者有可能死亡。”

    “那你还不赶紧医治。”童明远催促道。

    罗玉寒把脸扭到一边。王志波把童明远拉到里面,悄悄地说:“我刚才已经和他商量过了,他愿意给你儿子治病,可是他说,他说……”

    “他说什么,是不是因为和我家儿子有过节不想救他。”

    “钱,他说要先收钱后看病。”

    “他如果看不好?”童明远不满地问道。

    “你把钱放到我这里,如果他看不好,钱还是你的,如何。”

    “好,你去问问他,需要多少钱。”

    “这事你们自己谈,我不便插嘴,我这就把罗玉寒叫来。”

    王志波把罗玉寒叫到里间,童明远见罗玉寒张嘴就要一万,不由愤怒地质问道:“既然你马上能治疗我儿子,可见并不需要很长时间,也不要什么贵重的药物,为什么收这么多钱,你是不是穷疯了。”

    “所需时间固然不长,但所需药物就贵了,有一种药物除了我这里有,其他人暂时还真的没有。”

    “什么 药物,是东北野生人参还是千年灵芝。”

    “都不是,是百草霜,你听说过百草霜么?”

    童明远走出来,问王志波什么叫百草霜,王志波笑笑说:“就是灶台出火口和锅底的黑灰。”

    “原来是锅底黑呀,我就知道这小子趁机讹诈我,我险些被他骗了。”童明远咬牙切齿地说。

    王志波解释道:“你说的没错,就是锅底黑,这要是在以前,根本就不算什么,随便到哪家灶台上刮一点就能用,可现在不同了,家家都用煤气灶,哪来的锅底黑呀。”

    “我家制药厂离不开锅炉,锅炉房有的是锅底黑,我这就叫人送些来。”童明远说着就要拨打电话。

    王志波摆摆手,说:“隔行如隔山,锅底黑之所以叫百草霜,那是因为常年累月烧各种杂草,锅炉下的锅底黑,不具备中药材的性能,所以不能用。”

    “罢了罢了,我给钱就是了。”童明远从口袋掏出一摞钱塞给王志波,说,“你当证人,如果他治不好我儿子的病,我连你一起告到校长那儿。”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