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63章 委婉拒绝
    叶佳丽再次站起来,缓缓地走到窗户前,双手抱肩背对着罗玉寒,说:“我想和你做一笔交易。”

    叶佳丽语气柔和,声音委婉。罗玉寒本来已经否定的念头再次浮现到脑海,不假思索地说:“不,叶医生,这样不合适,我不想和你做任何交易。”

    罗玉寒曾经听沙如雪议论过夏怡晴的家庭关系,叶佳丽和她的老公,也就是夏怡晴的老爸夏中朝的关系不太融洽,两人不但分居了很长时间,而且还三天两头吵嘴。叶佳丽只有四十来岁,难保不会想红杏出墙,罗玉寒看到叶佳丽打扮暴露,莫非真的对他有什么非分之想。

    “我还没说呢,你这么快就拒绝了,这笔交易颇具诱惑力,拒绝了你会后悔的,要不再想想。”叶佳丽回头,两眼顾盼生辉,笑容碧波荡漾,说完后又把头扭过去。

    “反正我就是不想交易。”罗玉寒说。

    “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说话太直接。”叶佳丽轻移莲步,缓缓走到罗玉寒身边,在罗玉寒的脸上摸了一下,夸奖道,“你看这小脸,连根汗毛都没长,稚嫩得像一颗青苹果。”

    一股馨香扑进了罗玉寒的鼻子,罗玉寒虽然定力非凡,但还是感觉心跳加速。

    “叶医生,你是成年人,请尊重你自己,同时也请你尊重我,别的不说,我可是你女儿的同学。”罗玉寒隐晦地提示着叶佳丽,希望她不要胡来。

    叶佳丽似乎感觉到罗玉寒在想什么,咯咯笑了两声,坐回到沙发,两手搭在沙发的扶手上,满面笑容地说:“罗玉寒同学,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为了避免你继续误会下去,我就不和你绕弯子了,我可以免去熊嘉诚的医疗费,前提是你给我提供接骨膏,你放心,我不要配方,只要膏药。”

    罗玉寒此时才明白,叶佳丽原来是看中了他接骨膏。这种膏药是罗玉寒从《医武神经》上学来的,当时他也不知道管用不管用,只是想在熊嘉诚身上试验一下,没想到膏药的效果超乎了他的想象。

    《医武神经》在开篇曾经讲述到,这是一本孤本,里面的很多秘方是经过数百甚至上千年总结提炼出来的,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笔用之不竭的财富,罗玉寒还指望着这些秘方发家致富呢,如果把膏药提供给叶佳丽,人们都到博仁这儿看病了,罗玉寒指望什么填饱肚子,更别说将来娶媳妇了。

    罗玉寒当然不能答应,但也不能直接拒绝叶,于是就委婉地说:“叶医生,你是医学大家,我用的只是民间的土方子,你们正规的医学专家从来都不看不上这种偏方,所以你就别拿我开涮了。”

    叶佳丽知道罗玉寒在敷衍她,也知道罗玉寒在顾忌什么,于是笑笑说:“罗玉寒呀,别的专家也许看不上你这种膏药,但偏偏我就喜欢,我要的只是膏药,不要配方,你只管提供,我按市场价付给你钱,这下你总可以放心了。”

    叶佳丽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罗玉寒如果再拒绝,似乎显得太不近情理,但他又不愿意给叶佳丽提供膏药,沉思片刻之后,突然果断地说:“好,我可以给你提供膏药,但配制膏药的材料很难找,巧妇难做无米之炊,我先把熊嘉诚的治疗费付了,其他的事以后再说,这个卡里的钱足够支付熊嘉诚的医疗费了,你赶紧划拨走。”

    叶佳丽心里明白罗玉寒还是在敷衍她,但她并没有马上表态,微笑着说:“喝点水就是胀肚子,你先坐着,我上一趟卫生间,回来你我再谈。”

    叶佳丽伸手拿起茶几上的手机,起身款款地走向了卫生间。

    哗哗的水流声从卫生间传出来,这种情形一直持续了几分钟,这让罗玉寒非常纳闷。不就是尿个尿呀,脱裤子撒尿再提起裤子也就是两分钟时间,又不是尿金子尿银子,用得了那么长时间么。罗玉寒看看天色已黑,想急着赶回住处,于是站起来,开始踱步。

    通过卫生间门口时,罗玉寒听到了叶佳丽正在通过手机和人聊天,其中的一个称谓引起了罗玉寒的注意,罗玉寒停下脚步,把耳朵贴在了卫生间门上。

    “……沙老板,别说提供配方了,他现在连膏药都不肯提供……他态度很坚决,好像觉察到我们在想什么……对,是好东西,也只能如此了,先让他把钱付了,十二万五千,一分不少,好的,好的,我这就给他刷卡。”

    罗玉寒听到这里,不又吃了一惊,原来,叶佳丽对罗玉寒所说的所谓的分红利等等,都是骗人的把戏,她和沙忠孝早已看好了罗玉寒独家配制的接骨膏,要罗玉寒付熊嘉诚的巨额医疗费,就是在引诱或者强迫罗玉寒给博仁医院提供接骨膏。如果罗玉寒答应,日后他们还会采用别的办法,逼迫罗玉寒交出接骨膏的配方。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罗玉寒原来还打算接受叶佳丽的建议,看透了沙忠孝和叶佳丽设计的陷阱后,心一下子就掉进了冰窟窿里,哇凉哇凉的。

    罗玉寒听到门响,赶紧坐到了沙发上,为了打消叶佳丽的怀疑,快乐地哼起了小曲。

    叶佳丽从卫生间出来,满面春风地走到罗玉寒身边,爽朗地笑笑,说:“玉寒呀,强人所难非君子所为,我会给你留下充裕的考虑时间,等你考虑成熟了,你我再合作。”

    罗玉寒内敛地笑笑,说:“叶医生,你脑子反应好快哟,就一抔尿的功夫,你就悟出这么大的道理,佩服佩服。”

    “孩子家家的,张口就是尿,何况你面对的还是一个成熟的女性,我听着都有些肉麻。”叶佳丽装作害羞的样子说。

    “尿就是尿,医学上不也叫尿?有什么好难为情,不过,尿完之后不穿好裙子可就影响到你高端大气的美好形象了。”

    原来,叶佳丽到卫生间并不是为了尿尿,而是通过手机给沙忠孝汇报情况,为了避免罗玉寒产生误会,她解开了裙子后面的拉链,打过电话后由于匆忙出来,只拉上了一大半,以至于后面的脊梁露出了一小部分。

    叶佳丽笑笑,脸上不但没有显露出丝毫的尴尬,反而说:“劳你大驾,帮下忙,把拉链拉上。”

    罗玉寒也不客气,站在叶佳丽掐面,直接把手绕过去捏住了链头。可没想到,刚一用力,链头卡主了衣服。由于用力过猛,罗玉寒身子往前倾斜一下,碰到了叶佳丽的胸器。

    “男孩子没弄过这种东西,还是我来吧。”叶佳丽说。

    “不,链头卡住了,你弄不了,看来只能在后面弄了。”罗玉寒说。

    本来,叶佳丽的身份和长相都给罗玉寒留下了十分美好的印象,但刚才罗玉寒听到了叶佳丽和沙忠孝的部分通话,这些美好的印象都已经荡然无存了。女人不自爱自然难以获得男人的尊重,罗玉寒这才尿呀弄呀信口开河,明显是对叶佳丽的蔑视。

    罗玉寒绕到叶佳丽背后。

    一抹白色的肌肤暴露在罗玉寒眼前,罗玉寒不禁脱口而出赞叹道:“好白的皮肤,你和夏怡晴不愧是母女。”

    叶佳丽突然转身,美丽的大眼睛中燃起了熊熊的火焰,气冲冲地说:“罗玉寒,你把我女儿怎么样了?”

    “没有啊,我们是同学,又都是小孩子,我能把她怎么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罗玉寒故作吃惊地问道。她以为叶佳丽想借此讹诈他。

    “你没把她怎么样,怎么知道她皮肤也很白。”叶佳丽严肃地追问道。

    “哈哈哈,由你的脊梁引起的。”

    “你是男生,如果没把夏怡晴怎么样,怎么会看到她的脊梁。”叶佳丽再次误会了罗玉寒。

    “我看到的是她本来该暴露的地方,比如脸庞,脖子,手腕,胳膊,这些地方如果白,其他地方肯定白,叶医生,是你想歪了,我真的没对夏怡晴做过什么,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问。”罗玉寒解释说。

    叶佳丽这才尴尬地笑笑,说:“是我多心了,不过我可警告你,夏怡晴从小缺少关爱,你可别伤害她。”

    “哪里会呀,不瞒你说,我虽然现在无家无爱,但凭我的长相和医术还有聪明才智,追求我的女孩子能排起来都能绕地球,至于夏怡晴,不说了,免得你伤心。”

    叶佳丽似乎听出了罗玉寒的弦外之音,不禁冷笑一声,说:“别自吹自擂了,我们家夏怡晴和我一样天生丽质,国色天香沉鱼落雁,她不在追求你的人之列。”

    “叶医生这是在夸你女儿还是在夸你自己。”罗玉寒问道。

    “有其母必有其女,两人都夸。”叶佳丽直言不讳地说。

    裙子的拉链刚拉好,罗玉寒手机响起,一看是陈雨涵的名字,马上按下免提,问道:“雨涵呀,我在博仁医院呢,找我有事么?”

    一个清脆的如银铃般的女生回荡在房间:“罗玉寒,我想请你吃饭,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马上,刷过你卡上的钱,马上就回去。”罗玉寒故意提到了陈雨涵的信用卡。

    “钱够不够,不够了再给我打招呼。”陈雨涵大方地说。

    “等刷过不够了再告诉你。”

    罗玉寒刚挂断电话,叶佳丽就亟不可待地问道:“这是谁家的千金呀,如此大方,竟然把信用卡借给你,还随便刷。”

    “女闺蜜,本来不打算用她的钱,但她哭着喊着,说如果我拒绝她就自杀,那么漂亮的女孩子如果为了我自杀,多可惜呀,所以我就怜香惜玉,接受了她的信用卡,也算挽救了一个年轻美貌的生命。”罗玉寒自豪地说。

    叶佳丽虽然知道罗玉寒在吹牛,但女孩子借给他信用卡是不争的事实,于是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不过叶佳丽也非等闲之辈,等罗玉寒刷完卡,她已经拿定了主意,既然罗玉寒本身并没有钱,她就有可能从另外一个山头攻占罗玉寒这块阵地,从而迫使罗玉寒就范,主动给伯仁医院提供接骨膏。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