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59章 临时受辱
    黄敬不敢违拗熊嘉诚的命令,答应后迅速转身,屁颠屁颠地朝罗玉寒跑来。夹在两个强人之间,黄敬左右都要讨巧,活像被人豢养的哈巴狗。

    黄敬离罗玉寒还有四五米,就喘着气哭丧着脸,如丧考妣地说:“罗…….老大,大事不好了,那个叫熊嘉诚的大个子听说我替你发了贴,就跟我过不去,不但摔坏了我的手机,还要我亲自来请你过去谈谈。”其中的请字,分明是黄敬故意添加的。

    罗玉寒和陈雨涵他们离熊嘉诚他们足有一百多米,根本听不到熊嘉诚和黄敬之间的对话,但看到熊嘉诚摔坏了黄敬的手机,知道黄敬肯定受了委屈,现在又听说对方想请自己过去,不由问道:“黄敬呀,他们没告诉你为什么要请我?”

    “不知道,他们只说要请你,没说别的,大概是想认识一下,说不定还能成为朋友。”其实黄敬心里清楚,熊嘉诚他们要自己把罗玉寒叫过去,肯定要给罗玉寒一点颜色看看,但是碍于熊嘉诚的淫威,就是知道黄敬也不敢说。

    “你回去告诉他们,我罗玉寒不是谁想请就请得动的,如果他们真有什么事,可以让他们过来,我稍等一会儿就是了。”

    黄敬更不敢得罪罗玉寒,只能再次跑回去,把罗玉寒的话对熊嘉诚等人学说了一遍。

    “熊哥请他过来是给他面子,这小子竟然不识好歹,等我们过去,只怕他里子和面子都没有了。”站在熊嘉诚身边的苏呆不满地说。

    “这小子还有点意思,既然他不肯来,那我们就过去慰问慰问他。”熊嘉诚给几个兄弟摆摆手,带着哥这边风风火火地朝罗玉寒这边走过来。

    王琦预料到双方可能说不到一块,而说不到一块的后果可能会发生肢体冲突,她不想多事,更怕双方动起手来连累自己,就低声地对罗玉寒说:“你们男生的事我们女生就不便掺和了,我们先走,你们在这儿等吧,如果他们找你麻烦,你别反抗,事后直接到老师那儿告他们。”

    王琦不等罗玉寒回答,就拉着陈雨涵要离开。陈雨涵挣脱了王琦,说:“看把吓的,怕什么,他们又不是老虎,难道还能吃人。”

    “他们不吃人,可是他们会打人,听人劝吃饱饭,还是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王琦坚持说。

    “要走你走,我不走。”陈雨涵固执地说。

    王琦看劝说陈雨涵无果,撒手独自离开。

    说话间,熊嘉诚带人已经走到罗玉寒身边。他先是把罗玉寒从头到脚打量一番,然后嘴角挂起一抹讽刺的微笑,说:“喂,小子,报上姓名。”

    “罗玉寒。”

    “新生蛋子吧。”

    “是的,刚来半天。”

    “挺有能耐的呀,听说你教唆黄敬在校吧发帖,要组织一个什么白加黑联盟。”熊嘉诚很快进入到了正题。

    “没错,是我的主意。”

    “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是挖墙脚的行为,是老鼠行为。”熊嘉诚蛮横地把罗玉寒比喻成了老鼠。

    “没错,就是挖老鼠的行为。”罗玉寒淡定地说。

    熊嘉诚只听到了大概,并没有详细注意到罗玉寒的严词,正要接着盘问,苏呆马上插嘴道:“熊哥,这小子偷换概念了,他骂你呢,你说他是老鼠行为,他说他是挖老鼠的行为,反把你当老鼠了。”

    熊嘉诚这才仔细把罗玉寒的话回想了一遍,不由动怒,上前就扇了罗玉寒一个嘴巴子。

    罗玉寒身不动脸不红,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并且连一点还手的意思都没有。

    陈雨涵见自己心目中的男神如此窝囊,不由看了罗玉寒一眼,说:“你死人呀,他们骂你打你,你为什么不还手。”

    “他们人高马大的,我打不过他们,越是还手越是挨打。”罗玉寒低声地说。

    “打过打不过是能力问题,还手不还手是态度问题,我还以为你多牛呢,原来也是怂包,哼,算我瞎了眼,认识你这么个窝囊废。”陈雨涵嘟囔着,发泄着对罗玉寒强烈的不满。

    “你别高看我,如果你不想看我窝囊,赶紧走,免得他们把我打得皮开肉绽吓到你。”罗玉寒说。

    陈雨涵拔腿就走,还没走两步,熊嘉诚就两步跨到陈雨涵面前,伸手拦住了陈雨涵的去路,把陈雨涵打量一番,笑眯眯地说:“靓妹,好漂亮呀,我知道新生中有个叫沙如雪的漂亮,没想到师妹比她还漂亮。”

    “我漂亮不漂亮关你何事,人渣。”陈雨涵没好气地说。

    对于陈雨涵的辱骂,熊嘉诚并没有动怒,反而色眯眯地看着陈雨涵,强词夺理地说:“靓妹,世界上的事都是普遍联系的,你的漂亮肯定关我的事,由于你的存在,我不能专心致志学习,也不能专心致志打篮球,你使我食不甘味,夜不能寐,勾我的魂魄,浪费我的精力,给我带来多大的精神负担,怎么能说不关我的事呢?”

    苏呆也上来凑热闹帮腔道:“熊哥说的没错,熊哥昨晚做梦都梦到你了,当时你就穿着这身裙子,熊哥是哭着醒来的,他告诉我们说,有个穿裙子的靓妹在梦里和他相会了,他还说,这辈子除了这个靓妹,他谁都不娶。”

    陈雨涵早就气得小脸发红,抬起小手扇了苏呆一个耳光。苏呆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抬起胳膊就要还手,熊嘉诚抬手打了苏呆另外半张脸,骂道:“滚,她是我的菜,以后谁敢动她一根手指头,就是和我过不去,别怪我翻脸。”

    “熊哥,他打我?”

    “打你还是轻的,打死你活该。”熊嘉诚板着脸说。

    苏呆捂着脸退到一边,熊嘉诚还想继续纠缠陈雨涵,罗玉寒走前两步,慢吞吞地说:“熊哥,这种妹子不通人情不知好歹,你别和她一般见识,别的事咱们先不谈,听说下午有一场篮球比赛,如果你不介意,我也想参加,先让你看看我的表现,如果你对我的表现还满意的话,我就认你做大哥,从此以后全听你的。”

    陈雨涵趁机溜走,走到不远处,停下回头,指着罗玉寒骂道:“乡巴佬,我们一班怎么那么倒霉,竟然收了你这么个败类,你不但丢了你的人,更让我们一班为你蒙羞。”

    熊嘉诚抬腕看看表,见离上课的时间已经不多,加上罗玉寒已经付了软,就黑着脸说::“这就对了,没本事就别想另立山头,下午是有一场篮球比赛,不过你会打篮球么?”

    “打过,我在上初中时曾经代表市里到省里参加过比赛,得过个人表现最佳奖,两场下来光三分球投进了二十七个。”罗玉寒轻松地说。

    “你tm的这牛吹得太大了吧,”熊嘉诚说,“老子在市里打篮球也是有名的,还没参加过省里的比赛呢,你一个初中生,竟然参加过省里的比赛,还得了个人奖,小子,你脑子不会有毛病吧。”

    “他脑子肯定有毛病,一场国际篮球比赛,一个团队加起来投进的三分球也不过几个十几个,你一个人就投进去二十七个。”

    苏呆一边说一边挥舞拳头,真想狠狠揍这个吹牛的小子。

    罗玉寒装出害怕挨揍的样子,赶紧扭头把脸躲到一边,怯生生地说:“信不信由你们,如果下午比赛,我打得不好,你们再揍我不迟。”

    下午连仔细四节课对于罗玉寒来说简直太难受了。一有机会,班里几乎每个同学都用白眼翻他,连沙如雪都撅着嘴没拿正眼瞅他一回。

    更让罗玉寒不能忍受的是,第一个课间他从教室里出来,刚趴在走廊的栏杆上,就听到几个女生围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议论声。

    “沙如雪家里人也真是瞎眼了,给她找了这么一位欺软怕硬的人当保镖,你们是没见他在熊嘉诚面前的熊样,简直就像缩头乌龟。”

    “可不是么,他当时就给熊嘉诚下跪了,听说还添了熊嘉诚的脚趾头,这才没有被揍得鼻青脸肿。”

    “让这种人来咱们班里,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咱们联名给老班上书吧,要她把这个人赶出去。”

    罗玉寒扭过头,朝这几个女生看了一眼,只见其中有王琦和陈雨涵。陈雨涵看到罗玉寒在注视她们,就故意高声地说:“看着还有几分帅气,欺负同班的男生倒是挺有种的,高年级随便是个人,哪怕是条狗,只要汪汪一声,就吓得尿了裤子。”

    王琦突然大笑,指着陈雨涵说:“你好不要脸呀,连人家男生尿裤都看到了。”

    “我即使不看也知道他被吓尿了。”陈雨涵说。

    罗玉寒从栏杆上爬起来,站直了身子朝陈雨涵几个人走过去,一边走一边说:“陈雨涵说的没错,我当时真的被吓怕了,也真的 尿裤了,你们想呀,一米九的个子,跌倒就能把我砸死,谁能不怕?”

    一干女生见罗玉寒走过来,纷纷捂着鼻子跑开,好像真的怕罗玉寒的尿道味熏到了。

    沙如雪和夏怡晴在走廊的另一端,早已听到了几个女生对话,这时看见别的女生都散开,两人就走到罗玉寒身边,沙如雪不问青皂白,气哼哼地说:“罗玉寒,我本指望给你出头呢,没想到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你不但丢了你的脸面,把我的人也丢尽了,从现在开始,你是你我是我,你所有的行为都与我不相干。”

    罗玉寒不但没搭理沙如雪,竟然吹着口哨走开。

    “没用的东西,你不给我把面子找回来,以后就别想进家门。“沙如雪望着罗玉寒的背影,气愤地说。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