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52章 厕所碰瓷
    万校长当着罗玉寒的面给教育局的白副局长打了电话,讲述了罗玉寒的情况,重点强调说,罗玉寒是中医世家,身怀绝世医术,学校希望能把这个学生收进来,这样不但能发扬光大国家的传统医学,更能为学校争得荣誉。

    罗玉寒听到万校长如此说,差点就醉了。他来实验中学上学,本来是他和万校长之间的私事,没想到经过校长的粉饰加工,竟然上升到了如此高度。

    电话的免提是打开的,罗玉寒听到白副局长的回答也很爽快,他直接告诉万校长,万校长的理由充足,他没有理由不答应,只要罗玉寒准备好相关材料,教育局一定破例给罗玉寒注册学籍,使他成为实验中学正式的学生。

    放下电话,万校长看着罗玉寒,慈祥地说:“罗玉寒同学,你都听到了,马上回去准备材料,你先来上学,校方出面给你办理学籍。”

    “万校长,请问我需要准备哪些材料?”罗玉寒懵懂地问道。

    “户口本,身份证,初中毕业证,就这三样。”万校长说。

    这些材料对于平常人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罗玉寒来说却是不小的难题。他只知道他从灵山的莲花峰来,至于父母是谁都不知道,更别说户口本和身份证了。至于毕业证,他压根就不知道在哪儿上过学,根本就没见过毕业证长什么样子。

    “怎么啦,有点为难?”万校长看到罗玉寒没有马上回答,就关心地问道,“毕业证可以没有,但身份证和户口本一样不能少,这是最起码的要求。”

    “没事,这些东西都有,我马上回去拿,最迟明天给你送过来。”罗玉寒若无其事地说。

    罗玉寒告别万校长,走出办公室,直接朝张庆丰的办公室走去。虽然张庆丰一开始疑惑他的医术,但最后毕竟服软了,而且还对他佩服有加,罗玉寒既然答应要给他看病,就不能不违背诺言。

    站在体育办公室门口,罗玉寒喊了声报告,见没人回应,又轻轻地敲门,还是没有得到答复,正想离开时,听到了隔壁的办公室传来一阵争吵声:

    “雅琴老师,我对你是真心的,如果你不信,我可以当面把我的心剖开,让你看看我的心,那上面写满了你的名字和对你忠诚的诺言。”

    “我说的也是真心话,不管你的心上写了什么,我都不想看,咱们两个不合适。”张雅琴拒绝地说。

    “怎么不合适呢,我知道你是嫌我个子矮,可你听说过么,个子矮的都是浓缩的精华,不但脑子聪明,而且还长寿。”

    罗玉寒听得出来,这是张庆丰的声音,这货色肯定在向张雅琴求爱。

    “所以我配不上你。”张雅琴说。

    “是我配不上你才对。”张庆丰的语气中充满了自谦。

    张雅琴嘿嘿一笑,说:“既然你知道配不上我,就别痴人说梦了,你如果再纠缠我,我可以不客气,把这事告到校长那儿,让她评评理。”

    “雅琴,自从你踏进这个校门,我只看了你一眼,就认为你是你我的菜,没有你这道菜,我吃饭都难以下咽,你答应我吧,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车子和房子我都会有的,只要你肯嫁给我,我就是一辈子给你做牛做马都心甘情愿。”

    话音刚落,只听噗通一声。

    罗玉寒忍着笑,悄悄走到窗户边,透过玻璃往里看,只见张庆丰直挺挺地跪在张雅琴面前。

    张雅琴双手抱肩,背对着张庆丰,冷冰冰地说:“对不起,我要和人过一辈子,不想整天和牛马呆在一起。”

    针锋相对又不失幽默,张雅琴不愧是学中文的,罗玉寒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笑声惊动了张庆丰,他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来,转身就朝门口走来。罗玉寒不想被张庆丰认出来,转身离开。虽然脚步匆匆,但还是被张庆丰认了出来。

    “罗玉寒,你好大胆子,竟敢偷听老师们之间的交流,你回来,我还等着你给我开药方呢。”张庆丰叫喊道。

    “我是人医,不是兽医,我只会给人看病,从不给牛马看病,你去找兽医吧。”罗玉寒鄙视张庆丰,一时忍不住,公然调侃了他。

    这个男人也太下贱了,竟然给女人下跪,如果不是罗玉寒的笑声惊动了他,说不定张庆丰还会添张雅琴的脚丫子。恶心,太恶心了。罗玉寒如是想。

    下课铃声响起,罗玉寒想尿尿,于是就向厕所的方向拐去。

    一股强大的水流冲击着小便池,发出了哗哗的声音。罗玉寒尿完,拉上链子转身,和正在后面的黄敬装了个满怀。

    一只手机从黄敬的手中飞出去,正好落在了小便池里。黄敬往小便池里看了一眼,然后瞪着罗玉寒,怒吼道:“你眼瞎了呀,怎么走路的,陪我手机,我这部手机是爱5,落在水里就报废了,你必须陪我。”

    “你上厕所玩手机,明明是你不长眼,反而给我赖我碰掉你的手机,凭什么。”罗玉寒也不甘示弱,大声地质问道。

    “反正是你把手机碰到了小便池里,你必须赔。”黄敬重复了刚才的话。

    “我要是不赔你呢?”罗玉寒的语气也十分强硬。

    这时突然从厕所外边冲进来十几个人,把罗玉寒围在了中间,其中的一个指着罗玉寒,大声地指责道:“哪来的野孩子,竟敢在学校欺负我们高富帅联盟的盟员,哦,原来是神医呀,我说神医,你不在外边摆摊骗钱,跑到学校里干什么呀。”

    指责罗玉寒的不是别人,正是罗玉寒的冤家对头童小尧。

    罗玉寒原本还想再坚持一下,等到对方妥协,赔偿他一半钱,这时看到童小尧出面和他正面交锋,一下子就明白,这是童小尧联合他的同伙给他摆的一个局。

    “学校又不是你家的,难道我来这里还要给你申请,你算什么东西呀。”罗玉寒出言不逊。

    “少废话,赶紧赔钱,黄敬刚买的手机,九点九九九九九成新,六千块钱,少一个子儿别想离开。”童小尧霸气地说。

    “我要是不赔呢?”罗玉寒重复道。

    “那就别怪我么不客气了,直接叫学校保安。”

    别说去见保安,就是去见万校长罗玉寒也不怕。但罗玉寒只是想想,并没有说出来。以万校长和他的关系,只要他说出童小尧这帮人是在讹诈他,万校长肯定不会为难他,不但如此,童小尧等人还要受到严厉的惩罚,但这样一来,其他人就会认为罗玉寒仗势欺人,就会给同学们留下很坏的印象。

    想到这里,罗玉寒轻松地说:“别别别,我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校方肯定不会偏向我的,我赔钱就是了。”

    “那还啰嗦什么,拿来呀。”黄敬把手伸到罗玉寒面前。

    “可是,我现在身上确实没带钱,”罗玉寒笑着说,“你看这样好不好,我找个老师作担保,然后离开,等到过两天把钱给你带来,你看如何?”

    “难道你还认识我们老师?”黄敬问道。

    “狗屁,”童小尧说,“别听他吹牛,他肯定要沙如雪做担保,罗玉寒,我警告你,沙如雪是我的女朋友,你休想打她的主意。”

    “凭实力说话,公平竞争,你猴急什么,是不是没有底气呀。”罗玉寒奚落道。

    “我才不怕呢,我现在和她同桌,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就等着看我如何俘虏她的芳心吧。”沙如雪信心满满地说。

    黄敬把嘴巴附在童小尧耳边,小声地说:“快上课了,赶紧要他找担保人。”

    “你不是说要找老师替你担保么,赶紧去找呀,我们可没时间和你墨迹。”童小尧说。

    正在这时,张庆丰进来了。不过他不是来大小便的,而是有其他原因。鸡蛋大的痔疮夹在屁股沟里真的很难受,不夸张地说,简直就是坐立不安。他疼痛难忍,想来趁着学生们都上完了厕所,来这里收拾一下,没想到意外碰到了罗玉寒。

    “你们这是怎么啦,都快上课了,还围在这里。”张庆丰摆出老师的架势,厉声问道。

    罗玉寒给张庆丰打了招呼,说:“张老师,你来的正好,我不小心把这位同学的手机碰到了小便池里,手机肯定报废了,他们要我赔钱,我没带钱,所以想请你做个担保,我过两天把钱给你,你再转交给他们,行不?”

    “行呀行呀,不过手机是谁的呀。”张庆丰问道。

    “是他。”罗玉寒指了指黄敬。

    “多少钱呀?”张庆丰追问道。

    “六千。”黄敬抢先回答。

    有老师做担保,童小尧等人自然没有为难罗玉寒的借口,这时上课铃声响起,他们纷纷和离开厕所。黄敬拿一根棍子,把手机从小便池里捞出来,用水冲洗一下,装进了一个黑色的袋子,提留着袋子离开。

    童小尧在离开时,狠狠地瞪了罗玉寒一眼,洋洋得意地说:“寒门出身,一条小狗,想和我争抢沙如雪,也撒泼尿照照你的德行,你也配,我呸。”

    吐沫星子溅了罗玉寒一脸,但罗玉寒没擦拭,反而笑笑说:“你本事大,你牛叉,我得罪不起,但我躲得起,路长着呢,希望你走好,别摔个跟头把你摔死了。”

    张庆丰不了解罗玉寒和童小尧之间的恩怨,以为两人还是为手机的事斗嘴,就开导说:“罗玉寒同学,据说他家里挺有钱的,俗话说穷不和富斗,民不和官斗,这种人你别招惹他。”

    童小尧明明是在讹诈他,张庆丰却开导罗玉寒别和童小尧一般见识,罗玉寒心中不快,说:“张老师你先方便,我还有急事先走了。”

    罗玉寒说着走出了厕所。

    张庆丰望着罗玉寒的背影喊道:“罗玉寒,你什么时候给我开药方?”

    “等我有时间了。”

    “钱呢,赔偿爱疯的钱呢。”

    “爱疯就让他疯狂去吧,关我鸟事。”罗玉寒笑着回答道。

    “可是我已经答应童小尧他们了,你不给钱,我怎么向他们交代,我是老师,不能不守信用。”张庆丰冲着罗玉寒的背影喊道。

    罗玉寒除了不想搭理张庆丰,的确有急事在身,他要去找警花了。他喜欢警花的身材,更喜欢警花直来直去刚中有柔的性格,当然,罗玉寒现在去见警花,并不仅仅是为了看她,而是希望警花能帮个忙,解决他入学所需要的材料。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