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42章 少妇投怀
    “有屁快放,有话快说,老娘没闲工夫和你扯淡。”老板娘一听和钱没关系,气得破口大骂。

    “能不能借一步说话。”罗玉寒低声地说,表情有些怪异和神秘。

    老板娘以为罗玉寒又要耍什么花招,更加不耐烦,不由发火道:“好话不背人,背人没好话,不想说就走人,别耽搁我我生意。”

    “你有病,很严重的病。”罗玉寒脱口而出道。

    老板娘杏眼猛睁,手一扬指着罗玉寒的鼻子,冷笑一声之后骂道:“小屁孩,你白吃白喝也就算了,吃饱喝足了还诅咒我,你没看我红光满面,光艳照人,哪来的病,我看你才有病。”

    “哎,好人难当也,我本来想报答你的一饭之恩,免费给你看病,没想到好心没好报,热脸贴到了冷屁股,既然如此,小爷我就告辞了。”

    罗玉寒移动脚步,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道:“病在你身,疼在你心,好心救人,人不领情,自认倒霉,晦气,晦气,自作多情真可笑,多情反被无情恼,罢了罢了,小爷我以后再也不管闲事了。”

    沙如雪和安梅在门口等候罗玉寒出来,沙如雪催促道:“快点走人,我都一天都没回家了。”

    安梅接了一个电话,挂断电话后也说:“我老妈又该做透析了,我得赶紧走。”

    罗玉寒从台阶上下来,拦了一辆车,打开车门邀请安梅上车。

    安梅为了省钱出门从来不打车,见罗玉寒给自己叫车,正要拒绝,罗玉寒说:“你身上带着钱呢,现在坏人当道,一个人走在路上有危险,尤其是像你这样漂亮的少女,我说过以后每月都会给你钱的,以后花钱敞开点,该花就花,别在乎这点小钱。”

    罗玉寒不等安梅再次拒绝,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沙如雪站在旁边,看到罗玉寒对安梅照顾的无微不至,酸溜溜地说:“你还不赶紧谢谢你哥,以后跟着你哥,吃喝拉撒睡你哥全包了,你就尽情享福吧。”

    安梅听出沙如雪吃醋,看在罗玉寒的面上,也没和沙如雪计较,同时拗不过罗玉寒,只得上车。

    看着安梅坐车离开,沙如雪又嘟囔道:“贼性不改,才认识了一天就想勾搭人家小姑娘,混混角色赫然在目,流氓本色暴露无遗,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是人,当然不是东西。”罗玉寒辩解道。

    “你自己都承认了,你就不是东西。”沙如雪突然笑道。

    “喂,小伙子,我还想和你谈谈。”罗玉寒听到声音,往后看看,只见老板娘站在台阶上,看着罗玉寒喊道。

    “你不会又反悔了吧,又想要我买单,做老板的可不能言而无信。”罗玉寒笑着问道。

    “不是,我想问问我到底得了什么病,只要你说的对,我也许会相信你。”老板娘红着脸,腼腆地说。

    罗玉寒离开后,她感觉这小子虽然年龄不大,但说话有板有眼,并且饭量超人,难保不是个奇才,既然是奇才,兴许真的懂得医术。她虽然红光满面,但最近感觉到身体总是疲倦,尤其是到了晚上,两个肩膀疼痛难忍难以入眠,这也许真的是病发的征兆。

    罗玉寒返身上了台阶,再打量了老板娘一眼,说:“中医讲的是望闻问切,望倒是望过了,现在该轮到问了,我就问两个问题,第一,你最近是否经常咳嗽,干咳,不吐痰。”

    “没错。”老板娘点点头,罗玉寒也点点头。

    “第二,你的肩膀头是不是经常疼痛,尤其是在晚上,凌晨以后。”

    “对呀,你从哪里看出来的。”老板娘惊喜地问道。

    罗玉寒笑笑,说:“你肺部有问题,在脸上已经有所表露,我从你脸上看出来的。”

    老板娘皱皱眉头,说:“我刚才都说过了,我红光满面的,精神头也十足,哪来的病,再说,你是医生么?”

    罗玉寒又把老板娘的脸仔细端详了一下,说:“我是不是医生你别管,你现在到房间去照照镜子,看能否发现点什么。”

    老板娘半信半疑,回头走进饭店,对着镜子仔细查看自己的脸部,看了半天什么也没发现什么,重新走出来给罗玉寒摆摆手,说:“我没发现什么,你来给我看一下。”

    “我陪你去看看,在我的指导下,你会看出点什么的。”罗玉寒说。

    老板娘的卧室里。

    老板娘手里拿着一面镜子,罗玉寒就站在她身边,目不转睛地看着老板娘的脸。

    “小子,你不会是见小娘子长得好看,想多看几眼吧。”老板娘照照镜子,满脸得意之色。

    “小爷我入门有美女脱鞋换衣,出门有美女陪伴,你都看见了,刚才就有两个小美眉陪伴身边,虽然你徐老半娘风韵犹存,还算是一道美味佳肴,但绝不是小爷我盘子里的菜。”罗玉寒洋洋得意地说。

    “那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的脸?”

    罗玉寒用手指着老板娘的右眼角下的脸颊,说:“我在观察你的肤色,怕给你诊断错了,你再仔细看看。”

    “有几道血丝。”老板娘仔细看看后说。

    “再看左边。”罗玉寒说。

    “也有几道血丝。”

    “没错,是盘绕的血丝,传统医学上叫蟹爪纹。”罗玉寒解释说。

    “蟹爪纹?是螃蟹爬过的痕迹,可我们这里不卖螃蟹呀,即使是螃蟹爬过的,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罗玉寒笑笑,说:“肺病的征兆,从目前各种症状看,我可以判断,你得了狠严重的肺病,最少是肿瘤,不过是早期,至于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要等检查结果出来才能知道。”

    老板娘先是一愣,突然瞪大了眼睛,推了罗玉寒一把,愤怒地说:“滚,小小年纪,骗喝骗喝也就罢了,还拿人的生命开玩笑,你以为人人都是白痴,就你一个人聪明。”

    罗玉寒被推了几把,但站在原处纹丝不动,老板娘索性抬腿踹了罗玉寒一脚,继续要要罗玉寒滚蛋。

    罗玉寒不但没后退,反而往旁边走了两步,大大咧咧坐到了沙发上,并翘起了二郎腿。

    “你都叫你滚蛋了,你还赖在这里干嘛,我警告你,我虽然现在独身,但从来恪守妇道,更不干鸡鸣狗盗的勾当,你想打我的主意,没门,如果敢趁没人调戏我,当心我去告你。”老板娘走到罗玉寒身边,指着罗玉寒的鼻子骂道。

    罗玉寒再苦笑,笑过之后盯着老板娘说:“你也不想想,既然我已经吃饱喝足,为什么还要说你有病,这岂不是六指挠痒多一道儿。至于调戏你,哎,我都说过了,你不是我盘子里的菜,不过你的鹿肉倒是挺好吃的。”

    老板娘听罗玉寒说的有道理,缓和了语气,半信半疑地问道:“难道说我真的得了肺病?”

    “没错。”罗玉寒不紧不慢地说,“咳嗽就不说了,也许是感冒所致,可晚上肩膀疼就是肺部病变的辐射,再有,蟹爪纹也是肺部病变的征兆,如果你不信,明天就到医院检查一下,看我是不是说了谎。”

    老板娘听罗玉寒说有鼻子有眼,不由不信,一想到自己的病情已经十分严重,再联想起自己不幸的遭遇,身子一软,瘫坐在了沙发上。

    老板娘姓夏名兰,二十岁结婚后就和老公开了这家饭店,本来小日子过得还算美满,可没想到结婚后才三年,老公一次到河里洗澡,一头栽进水里再也没有出来。

    从此以后,夏兰就成了年轻美丽的小寡妇。

    老公去世两年后,夏兰也处了几个男朋友,但不知什么原因,相处一段时间后都离她而去。后来夏兰偶然得知,原来是婆家人从中作梗,说夏兰克夫,哪个男人娶了她都要短命。

    “呜呜呜——,这可咋办?我的命为什么这么苦。”夏兰哽咽后,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老板娘,别哭了,人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你明天到医院检查一下,先听听医生怎么说。”罗玉寒安慰道。

    他现在有点后悔,不该把实情告诉老板娘。

    夏兰突然扑在罗玉寒怀里,两手在罗玉寒的身后紧紧扣在一起搂着罗玉寒,呜咽着说:“癌症就是死亡通知书,没人能看好的,我死定了。”

    夏兰饱满的胸膛紧紧地挤压着罗玉寒胸部,似乎把罗玉寒当成了自己的老公,在临去之前想再次拥抱一下自己的男人,罗玉寒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母性的亲近和温馨,于是就大声地说:“如果是良性肿瘤,请你相信我,你的病我来负责,我保证手到病除。”

    “癌症是不治之症,连医生都束手无策,你还能有什么好办法。”夏兰泪流满面看着罗玉寒,使劲地摇头。

    “即使是恶性肿瘤,我也能延长你的生命。”

    正在这时,卢伟跑进来喊夏兰结账,看到夏兰搂着罗玉寒,以为罗玉寒在欺负老板娘,不由骂道:“小流氓,你竟敢调戏老板娘,找死。”

    卢伟两步窜到罗玉寒跟前,抬腿就想踹罗玉寒一脚。罗玉寒看都没看,随便抬脚,和卢小伟的脚来了个正面接吻。卢小伟突然飞出三米多远。

    卢伟从地上爬起来,还要冲过来,被老板娘喝止。

    “从现在开始,这位小哥是饭店的贵宾,不管我在不在,他想吃什么你们就给他做什么,不他收一分钱,如果胆敢怠慢,我拿你是问。”老板娘给卢伟下达了指令。

    “这——”卢小伟眼睛瞪得似铜铃,张大嘴巴半天就吐了一个字。

    “赶紧忙活去吧,我待会儿也出去,告诉所有的客人,今天就餐统统打八折。”

    卢伟答应出去,心里却想,罗玉寒这小子动用了什么魔法,竟然把老板娘折磨成这样,又是被搂抱又是打折的,莫非老板娘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小无赖。

    沙如雪在门口等不及了,跑进来催促罗玉寒赶紧走人,看到老板娘泪流满面,不禁失声叫道:“罗玉寒,你把老板娘怎么啦,你的口味可真重,老少通吃,纯粹色魔。”

    “老的已经被我吃了,可小的还没到嘴呢。”罗玉寒不温不火地呛了沙如雪一句。

    “想吃我?只怕你的胃口还小了点,更怕咯了你的狗牙。”沙如雪讽刺道。

    “你等着,我迟早会让你这块鲜肉心甘情愿的送到我嘴里。”罗玉寒笑着说。

    沙如雪正要反驳,罗玉寒的手机爱疯响起。罗玉寒从没玩过手机,根本不知道怎么接听,于是就把手机递给沙如雪,红着脸说:“请你指点一下,如何接听。”

    “咯咯咯——,罗大神医也有不懂的事情。”沙如雪讽刺道,“可你别弄反了,你是我的小跟班,我没有义务替你服务。”

    罗玉寒知道小丫头片子在报复自己,更知道硬来肯定不行,于是看着屏幕上号码,自言自语道:“沙老板的号码,明明知道我和你女儿在一起,还要打电话来,麻烦,不接也罢。”

    沙如雪一听是老爸打来的电话,不由分说,一把从罗玉寒手里夺过手机,摁下绿键,把手机放在了耳边。

    歪打正着,电话就是沙忠孝打来的。

    沙忠孝催促沙如雪马上回家,说有要事相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