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 > 校花契约小跟班最新章节列表 > 第0040章 要吃生肉
    罗玉寒看沙如雪一直油嘴滑舌,就是不想兑现诺言,不由讽刺道:“千金大小姐出身豪门,身份高贵,宁舍千句话,不肯花一钱,我也不敢劳驾你请吃请喝了,免得你讽刺我们这些劳苦大众连饭都吃不饱,你现在就可以回去了,我和安梅去找家鹿肉店,美美搓一顿,安梅,咱们走。”

    罗玉寒拉着安梅手迈开大步前走,留给沙如雪两个背影。

    “这样扔下她不妥吧,毕竟她是你朋友。”安梅被拉着手,一边走一边问道。

    “她胆小如鼠,不敢一个人回去,肯定会跟上来的。”罗玉寒低声地说。

    “你都那样说人家了,她还会跟上来?换做是我,宁宁可被狼叼走也不服软。”安梅不解地问道。

    沙如雪先是高兴,以为这次自己又占了上风,正在得意,打算打道回府,罗玉寒突然扭头崩了一句道:“喂,你当心点,三黄鸡或者刀疤脸如果找你麻烦,请及时给我打电话,如果我离得太远不能及时赶到,你千万别反抗,你长得那么差劲,他们不会劫色,最多敲你点钱。”

    沙如雪撒丫子就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喊道:“罗玉寒,等等,刚才真的和你开玩笑呢,你别当真,我知道附近就有一家鹿肉店,我这就带你过去,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想到那天夜晚在公园被人绑架,沙如雪现在还心有余悸。

    罗玉寒得意地笑笑,对安梅说:“哎,沙如雪从来不把轮船叫轮船。”

    “那她把轮船叫什么?”安梅好奇地问道。

    “叫舰(贱)啊,一溜的轮船,一溜的贱。”

    安梅听了明白,捂着嘴笑,跟在后面的沙如雪却辩解道:“轮船和舰有什么区别?只是叫法不同而已,真是无知。”

    安梅解释说:“罗玉寒说的舰不是舰船的舰,是下贱的贱。”

    “小贱男,你又变着法骂我,你才是下雨天穿拖鞋,溅溅溅(贱贱贱),你再敢辱骂我,我就要老爸辞了你。”沙如雪愤怒地说。

    “好呀,最好你现在就去求你老爸让他开了我。”

    沙如雪被罗玉寒吃定,虽然心里恨死了罗玉寒,但不得不紧跟罗玉寒不掉队。

    在沙如雪的引导下,三个人往前走了不到五百米,终于来到了一个鹿肉餐馆前。

    一股鲜美的味道从饭店里散发出来,罗玉寒狠狠地哧溜了两下鼻子,哈喇子差点流出来,拉着安梅的手就跑进了餐馆。

    此时才中午十点多,还不到用餐的时间,餐馆里几乎没有顾客,三人进去足足站了一分钟,还没人招呼。

    “喂,有活的没有出来一个。”罗玉寒喊道,接着嘟囔道,“老板如此怠慢客人,哪像做生意的。”

    “来了,请问几位。”一个清亮的声音在罗玉寒的耳边响起。门帘掀开,一位三十来岁少妇朝罗玉寒等三人走过来。

    罗玉寒扫了少妇一眼,中等个子,大圆脸,肤色红润,不胖不瘦,两眼左顾右盼,波光流转,顾盼生辉,走路扭动腰肢,胸前两对宝物摇摇欲坠,要不是衣服裹着,恐怕早已掉在地上。

    “都是鹿肉给吃的,自己要是有这么一家店,那该多幸福啊。”罗玉寒心里想着。

    罗玉寒一边想,一边给老板娘打了分数,综合评价,眼前这位绝对是一位美少妇,最少应该打八十五分加。

    按说罗玉寒应该给少妇打九十分的,但罗玉寒对少妇走相和其他部位有了自己的看法,所以降低了分数。

    从走路的动态来看,扭动腰肢注定此女生性风流,顾盼生辉也是勾引男人魂魄的佐证。当然,除了天生的因素之外,少妇的风流外相和她经常吃鹿肉也有极大的关系。

    少妇见罗玉寒没回答,再次问道:“请问几位。”

    “老板娘眼力不好呀,没看见我们三位呀。”罗玉寒目不转睛地盯着少妇胸部,小声地说。

    老板娘倒是没发火,依然陪着笑脸问道:“请问想吃点什么。”

    “来鹿肉店自然是要吃鹿肉了,我们如果喝奶,应该去找奶牛。”

    少妇看罗玉寒一直盯着自己的胸,现在又故意提到了牛奶,知道这小子不是好东西,但为了招揽顾客,也没和罗玉寒计较,继续问道:“我的意思是你们吃哪个部位的。”

    罗玉寒嘿嘿一笑,说:“你是老板,自然知道哪个部位的好吃,麻烦你推荐一下。”

    老板娘见这小子是外行,朝罗玉寒暧昧地笑笑,轻启红唇,脸带微笑解释道:“胸部的肉最好吃,柔软细腻,富含营养。”

    其实罗玉寒心里清楚,鹿脖子上的肉最为好吃,肉质细腻,口感好,富含营养。作为鹿肉店老板娘,老板娘不会不懂这一点。刚才问老板娘哪个部位的肉好吃,其实只是想试探一下她,看她是否诚实。

    罗玉寒明知道老板娘在撒谎,伸出拇指称赞道:“果然是行家里手,佩服,不过我们最喜欢吃脖子肉,麻烦你开个火锅,先上十斤脖子肉。”

    老板娘脸上一喜,心想这下可碰到大主顾了,刚要转身,突然又说道:“脖子肉有脖子肉的价格,其他部位有其他部位的价格——”

    罗玉寒不等老板娘说完,潇洒地挥挥手,说:“不要啰嗦,小爷敢走进来,就能吃得起,麻烦你赶紧准备,我等都饿坏了。”

    老板娘朝里面喊道:“卢伟,开锅了,十斤脖子肉。”

    老板娘声音刚落,罗玉寒又补充道:“一半要大块的,一半切成片。”

    “这位小哥,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老板娘疑惑地说,“大块的鹿肉不容易煮熟,而生肉会吃坏肚子的,你不会要生吃鹿肉吧。”

    “都说女人胸大无脑,现在才明白那都是蠢材们妄加揣测胡言乱语,你太聪明了,我就是要吃生肉。”罗玉寒说。

    “你敢吃生肉,还五斤?”老板娘睁大了眼睛,身体也晃动一下,胸前的两个大波也跟着晃动一下。

    “没地震吧,还不赶紧给厨房打招呼,待会儿把小爷饿死了你负责。”

    老板娘认为这小子脑子有问题,就悄悄把沙如雪叫到一边,低声地问道:“这小子不是刚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吧。”

    “不是,他就是饿坏了。”沙如雪解释说。

    “我的意思是,他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沙如雪心疼她的十斤鹿肉,早就对罗玉寒不满,于是就一本正经地说:“他脑子的确有问题,间歇性神经病,尤其饭后喜欢别人买单,有时还吃霸王餐。”

    “怪不得呢,从他进门我就看他不对劲。”

    老板娘听了沙如雪的话,心里开始犯嘀咕。

    饭店生意虽然挣钱,但有两样最烦人,一个是欠账,一个是吃霸王餐。欠账的大部分还能要回,只是费些功夫而已,可吃霸王餐的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不但如此,如果和吃霸王餐从争吵发展到动手,饭店被砸都是有可能的,以前就发生过这种事。

    这小子说自己要生吃鹿肉,先不说他脑子是否有问题,如果吃出问题,他不给钱还在其次,卫生防疫部门查起来,自己可能还要面临罚款的危险。有些话必须说在前边,免得到时候麻烦。

    想到这里,老板娘折回到罗玉寒身边,笑着问道:“这位小哥,刚才听说你要吃生肉,我想问问,你吃了生肉肚子不会有事吧。”

    罗玉寒仰脸看着老板娘妩媚的眼睛,笑着反问道:“老板娘,你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你是开饭店的,我是来花钱吃饭的,难道你还怕大肚汉?至于我如何处理我的饭菜,那是我自己的事,你三番五次盘问,是不是怕我吃了饭不给钱。”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