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二章,肖鹏斗铃木(6)

第一百三十二章,肖鹏斗铃木(6)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六

    就在杨万才大闹清河县,通往蠡县的公路上,一辆给鬼子运送給养的汽车摇摇晃晃的行驶着,开车的和押车的都是皇协军。因为前面就是弯道,汽车放慢了速度,这时从道边的小路上走出几个痞子模样的男人来,他们敞着怀,礼帽歪斜的戴着,手里还叼着烟卷,拦在了汽车面前,汽车“吱嘎”一声停了下来。“找死啊!”一张干瘪的面孔从敞开的窗户里伸了出来,但是随后他就闭上了那张露着黄牙的嘴,因为一支黑黑的枪口正在对着他,不用说,这是田亮他们了。

    “下来!”田亮厉声的说,他的身后,是连夜赶来传达命令的小胖,小胖的手里也拿着驳壳枪。

    司机和押车的伪军乖乖地走了下来,进到了后车厢里,田亮亲自驾驶汽车,返回了刚才走过的道路。他们首先要把这几个伪军安置个地方,然后给汽车找个窝,因为这次行动,没有汽车就无法完成,所以田亮就动了抢劫汽车的念头。小胖从阳谷特地的跑来告诉田亮,肖队长说了,不管任务完成完不成,暂时都不要回阳谷,尽可能的在冀州给本田捣乱,能够牵制鬼子多少兵力就牵制多少。田亮不知道肖鹏正在谋划一个大战役,但是既然肖鹏这样要求他就必须去做,对于肖鹏的指令,不能打折扣。汽车在公路上行驶了不一会就下了便道,因为田亮看见了那儿的野地里,有庄家人留下的窝棚,他决定把几个伪军俘虏扔在那里,至于他们能不能活,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处理完俘虏,汽车重新回到公路上,像蠡县县城驶去。“头,咱们去拦截鬼子的生化武器,用汽车干什么,汽车又不是坦克。”虽然田亮已经是中队长了,小胖还是按照原来的习惯叫他,田亮也乐意听他这么叫。

    “鬼子可不是傻瓜,这样重大的行动,防卫一定非常严密。他们选择公路行走,是因为这条公路的两边都是空旷的原野,你根本就设不了伏兵,即使有人想堵截,汽车一个加速就过去了。”田亮说,口气很严肃,不像平时的做派。他还没有单独执行过这样重大的任务,又不是在熟悉的地区,所以心里有些沉重。

    “我们抢汽车是为了逃跑用的?”小胖感到好奇了,在他的感觉里,田亮从来不会把什么事情看得那么重。“鬼子也有车,还是好车,我们这辆大卡车时速不快,跑不过他们。”

    “我说过抢汽车是为了逃跑?”田亮感到受了侮辱。“小胖,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算短了,你田哥什么时候仗还没有打,先考虑逃跑了?”

    “嘻嘻,我是瞎猜的。”小胖说着做了个鬼脸,不好意思的笑了。

    田亮瞪了小胖一眼,不是在开车,非得给他一拳不可。“看我回去不跟你算账。”

    “头,你说这次的任务,我们能不能干成功?”小胖足够聪明,见田亮不高兴,立刻把话题换了,转移田亮的注意力。

    这一招果然好使,田亮的眼睛发亮了,嘴角撇撇。“我田亮接受的任务,什么时候演砸过?我仔细的算过好多次了,凭我们这么几个人,要是来个霸王硬上弓和鬼子干,准是孔夫子搬家——输,咱们得动点心眼,和鬼子玩计谋。你看肖司令,什么时候打仗不是谋定而后动?我研究过了,鬼子的车路过蠡县城,必须经过县城中央的林荫大道,那里到处是店铺,行人也多,鬼子根本不会想到咱们敢在这里动手,咱们就出其不意,在这条路上干。”

    “头,鬼子会清路的,他不会允许闲人靠近。”小胖反驳说。

    “这个我早就想到了,所以才要用汽车……算了,和你说不清,到地方你就明白了。”田亮的确和小胖说不明白,因为那儿的地形是他自己考察的,小胖又没去过。在他勘察完地形后,当时就感到,他们要想靠近鬼子的汽车比较困难,可是不能靠近鬼子的汽车,即使能把弹药车引爆也没有用,因为那是生化武器,他不敢让汽车在县城里爆炸,那会造成巨大的灾难。最好的办法是把押车的鬼子和装武器的汽车分离开,那样就不会形成灾难,那么怎么做才能达到目的?田亮反反复复的在那条马路的前后行走之后,最后才想出了用汽车靠近汽车的办法,而这一切的前因后果不是三两句话就能说清的,只好让小胖憋一会了。

    汽车因为挂着皇协军军车的牌号,所以走进县城并不费劲,他们把车开到林荫大道附近,在一条横马路靠边的地方停了下来,这里前后左右是破破烂烂的居民区,离大道有几百米的路程,估计鬼子清路也不会清到这里,但是启动的汽车只要一个冲刺,就可以冲上主马路。两个人下了车,点起一支烟,像是没有事在泡时间,东拉西扯的闲谈起来。不过细心的小胖很快发现,原来这条横马路比主马路高,从这里到主马路坡度虽然不算很陡,斜斜的延伸着,但是还是高出了不少,因为骑自行车的人从北边过来,几乎不用蹬踏,自行车就自动滑行了。“头,这就是你选择在这里攻击的原因?”

    田亮点点头,很是得意的吹了一口烟。“为了找到理想的路,哥哥的腿都跑细了,要想完成这个任务,只是不要脑袋还不行,还得多用脑袋。你不明白是吧,听我告诉你。”田亮说完,向远处看看,那里有几个乞丐似乎在太阳底下晒太阳,令人奇怪的,这几个乞丐都年轻力壮,他们有人手里拿着红布条,有的拿着白布条,但是没有人挥动。“看见他们没有?每个人都进入角色了,假如我们的汽车能准确的出现在马路上,就会给这次行动带来极大的方便,减少人员的伤亡。鬼子的汽车和汽车之间的间距是五米左右,我们的汽车就要在这几秒钟之间楔进他们中间,拦住后面的鬼子。”

    “头,这也太神话了,谁能计算得这样准?”小胖叫了起来,田亮给他的感觉不是在布置战斗,有点像在玩童话。别说鬼子不会那么听话,就是自己和自己演习也不一定不出现误差,几秒钟就是眨巴眼的时间,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

    “的确很难,但是我们别无选择,只有做到这一点,也许我们之间还有人能活着,要不就算我们都死光了,也完不成任务。完不成任务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成百上千的老百姓会死在鬼子的细菌武器之下,你说小胖,我们有没有选择?”田亮说到这是严肃的,脸上的神色是小胖很少见到的。

    看见田亮把事情的严重性说到这个分上,小胖的脸上自然也变得严肃了,“亮哥,你说怎么干,我听你的。”

    “我们不急,你不是看见他们都在稳稳当当的坐着抓虱子,这就说明鬼子的汽车还没有影子。等鬼子的车出现了,你的任务就是带领战士们,坚决挡住鬼子的兵车,就是剩下一个人也要挡住,等到拉弹药的车没了影子,你们就可以撤退了。我估计,押车的鬼子不会去追你们,因为生化武器对他们来讲才是第一重要的,所以开始的几分钟阻击是最难的,鬼子会不要命的往前冲,小胖,你可要有所准备。”

    “头,你别吓唬我,就是真死了,像林强队长那样,也是个英雄。”小胖说到这撇撇嘴,那股孩子气把田亮逗笑了。

    当死亡就要降临的时候,他们不是胆怯、逃跑,而是坦然的面对,中国之所以不能亡国,就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一批人。田亮听小胖这样说,狠狠地给了他一拳,眼里却带着泪花。

    “头,鸽子!”小胖喊了起来,手指指着天空。

    湛蓝的天空下,一只银灰色的鸽子煽动着翅膀,向遥远的空际飞去。田亮见了,扔掉了手中的烟,声音低沉的说:“来了,快去准备。”说完,自己回头向汽车走去。

    刚才在路边晒太阳的乞丐,看见了鸽子后,懒洋洋的身子站了起来,脚步却在迅速地向路边移动,这时汽车的“突突”声从远处出现,街上行走的人们像是看见了猛兽似的,不由自主的离开了马路,或者躲到了一边去。对日本人的强横,七年来,他们领教得够多了,谁想白白的送命,刚才就行人不多的马路,此刻几乎觑无人际了。此刻几辆带着太阳旗标志的汽车出现了,整整两卡车的日本兵跟在前面那辆车的后面,机枪就在车棚上架着。尽管公路上几乎没有人,他们还是瞪着贼亮的眼睛,不停的扫视着四周,前面的汽车和后面的汽车间隔有五六米远,一切和田亮预料得差不多。只是车上的鬼子保持着足够的警惕,行人想靠近就会被打成马蜂窝。

    田亮的卡车一直在响,但是并没有开动,怀表就拿在手里,这时候的他对时间的要求是精确到秒,眼睛一直在看着路口。按照约定,当一切和他猜测的一样,第一辆车是鬼子的运货车,路口靠窗的地方,出现的该是白旗。当鬼子的汽车到了第三个十字路口,窗口应该出现红旗。现在白旗出现过了,就是说,田亮的估计没有错,鬼子的货车走在了前面,驾驶楼里除了司机,还该有鬼子的指挥官,这也在他们计算之中。田亮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知道下一步就看自己了。他不止一次的计算过,在他站立的地方,汽车从启动到惯性的冲下马路需要多少时间,但愿今天偷来的车不要出现意外,毕竟他对这辆车的性能不是很熟悉。

    “红旗!”田亮看见红旗了,一丝血光在他的眼前闪烁着,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力的撞击了一下,整个身体出现了磁性的反应,一阵颤动迅速地袭遍全身。也许在那一刻他想到了死,但那只是一瞬间,然后田亮驾驶的汽车就像开足马力的坦克,急速的向前驶去,在离路口只有几十米的时候,田亮打开了车门,双手抱头,身子像是皮球似的弹了出去。幸运的是,硬邦邦的地面竟然没有要了田亮的命,田亮甚至都没有昏迷,尽管身上多处负伤。田亮奇迹般的站了起来,目视着飞奔的汽车,身体费力得往前挪动。如果不是一个化妆成乞丐的战士跑过来搀扶他,田亮凭着心里那口气,说不定真能追着汽车跑上几十米。

    那辆无人驾驶的汽车,此刻凶猛的像是猛虎,在没有任何力量的约束下,凭着惯性,直奔马路而去。猫在房顶的战士,眼睛一直的在看汽车,但是他此刻知道了,他们的计算有误,虽然误差只有几秒,但是这几秒是致命的,因为依照这辆车的行驶速度,它一辆车也撞不上,会直接冲向流水沟或者大树。在这千钧一发的危机时刻,那个战士毅然决然的违反了田亮的规定,抬起了手中的枪,对准鬼子的第二辆车开了一枪,这一枪虽然没有打中鬼子司机,但是把他吓了一跳,本能的踩了一下刹车,汽车就带着惯性滑行了几米。后面车厢顶上的鬼子机枪手听见了枪声,也看见了房上的战士,机枪就喷吐着火舌,直奔房上而去,那个年轻的战士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就倒在了血泊之中。他用年轻的生命,挽救了一场几乎注定的失败,挽救了田亮等人几十条生命。

    鬼子的汽车因为枪声延误了几秒钟,那几秒钟却是致命的,那辆失控的汽车像是惊马似的,歪歪斜斜的冲了过来,一头撞在了鬼子的汽车上,顿时,冲天大伙映红了天空。没有死的鬼子纷纷从冒火的汽车往下跳,可是随之而来的,是小胖率领的伏击手发出的攻击,子弹从公路的两旁,从民房的顶部射了下来,一时间,公路变成了战场。

    第一辆车上的鬼子指挥官很快发现后面的车出了事,迅速地拔出了手枪,命令司机停下了车,他是这支押送生化武器的指挥官,无论如何也不敢扔下后面的部队独自逃跑,因为没有部队护送是极端危险的。可是他忘了一个最基本的常识:他的第一职责是保护生化武器,既然后面的部队出了事,他应该尽快的带着汽车脱离险境,因为就算他下车,多了一个人也无济于事。结果他刚刚打开车门,胸口就中了子弹,那个司机自然也不能幸免,同样吃了一颗子弹,攻击的战士随后上了汽车,把他们从车上扔了下来。但是新的问题来了,他们都不会开车,这是田亮的失误,他忘了他们不会开车,以为攻击得手,自己会开就行了,他没有想到要是他牺牲了,或者受了重伤,不是白忙活了。

    担任阻击的小胖很快就发现他们的任务有多么艰巨,虽然他们占据着有利位置,采取的又是突然袭击,负责押送生化武器的鬼子还是不要命的往前冲,仿佛阻挡他们的不是子弹,是面包,是黄金,等着他们去发财。子弹,手雷在空中不住的炸响,眼看着担任阻击的战士一个个的倒下,小胖的眼睛都蓝了。这些战士可是纵队的宝贝,不是聪明伶俐的,怎么可以进侦察连?要是再这么打下去,不用一刻钟,他身边的这些战士恐怕没有一个能够活着回去。

    那么田亮那边怎么样了?谢天谢地,田亮一瘸一拐的,总算走到了汽车旁,来到了驾驶室,汽车终于发动了,这时候的田亮完全是靠着一股精神力量发动汽车的,因为他的四肢百骸无一处不疼。但是人在有的时候,机械的性能不是自己说了算,就是说有一股力量,远远的超过机械力量,这时候的田亮就属于此种特例。当汽车开动后,本能在告诉田亮,把马力开到极限,尽快逃出鬼子的视野。也幸亏他早一分钟到达,幸亏汽车像疯了似的在飞奔,如果再晚几分钟,小胖和他手下的战士就会全部报销。

    田亮劫走了生化武器,这个消息立刻传到了冀州。正在布置清河扫荡的本田听说后,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两眼发直,几乎背过气去,这件事的灾难是致命的,北平方面一定会雷霆震怒,如此机密的事情gongdang怎么会知道?本田想着扔下了手里的一切工作,把古田夫叫了进来,声嘶力竭的说:“给我查,是哪里出现得纰漏?”

    本田明白,如果找不到泄密的人,他的战斗帽就戴到头了,北平的军事法庭在等着他,所以就是挖地三尺,那个泄密的人也必须找出来。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