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五章,小野的烦恼(5)

第一百二十五章,小野的烦恼(5)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五

    铃木召开完军事会议,开始忙着调兵遣将,准备打赢这一仗,为他的肩章上增添一颗豆豆,木村认为铃木在冒险,就偷偷的把这一消息报告给了小野,小野听了后又气又急,却只能在电话中对铃木进行警告,没有时间来冀州,因为他自己的麻烦来了。由于小野坚决不同意化学武器落户冀州,北平方面极为震怒,视为是反叛行为。在帝国陆军的历史上,还没有一位将军胆敢公然违反军部的命令,北平方面就对小野做出了停职检讨,等待处理的决定,冀州的军政事务暂时由本田说了算。小野愤怒极了,要亲自给天皇写信,问问使用化学武器是否是天皇的决定,但是被于得水制止了,在这类问题上,于得水绝对比小野有头脑。首先于得水明白,在这种特殊的时候,为了把战争进行下去,作为天皇的日本最高统治者,不可能和军部唱反调,一定会支持军部,而小野一旦闹到天皇那里,如果天皇批驳了他,连退路都没有了,至于小野坚决抵制使用化学武器,于得水不但不反对反而支持。

    也许诸位看到这会认为,于得水既然是铁杆汉奸,怎么会不和鬼子穿一条裤子?这话看起来有理,其实却没有把于得水这个人看明白。于得水反动一点不假,他永远不会和gongdang一条心,对dong主义深恶痛绝也不假,但是不代表他不能投降国民党,他这个人对任何党派和团体的利益,都不会看得比自己的利益更重。来到冀州后,因为主管工业物资,使他接触了不少南来北往的商人,信息灵通了,视野也开阔了。在和这些商人的茶余饭后闲谈中,他才知道在西河这些年,他几乎成了瞎子,聋子,对国际局势,外面的变化如同盲人。他们告诉于得水,老蒋早已经不是当初的老蒋,**也不是当初的**。第三次长沙会战,国民党的正规部队在薛岳的指挥下,和日本王牌军十一军硬碰硬不但没有吃亏,反而给了日本军队重创,因为美国人的撑腰,国民党中好多部队都鸟枪换炮了。更要命的是,国际局势根本不是日本人说的那样好,而是糟糕透顶,战争局势对他们越来越不利。盟军在法国登陆就要开始,希特勒都撑不住了,如果希特勒撑不住,日本能顶得住?对于世界各国实力并不陌生的于得水清楚,德国人的力量不是日本人可以比的,这个问题太严重了,他不能不考虑,不能不寻找退路。因为于得水明白,日本人即使战败也可以回国,而他作为帮凶将无路可去,世界之大也没有他容身之地。所以当小野在极度烦恼之下,把北平方面准备使用生化武器的超级机密告诉他,并且声明自己反对这样做,征求他的意见,他居然毫不犹豫的投了赞成票,那是因为于得水开始给自己找出路了,他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

    于得水原来就出身于国民党,新朋古旧自然不少,要想联系上国民党并不费劲。当他看到小日本已经是夕阳,决心给自己寻找出路,首先想到的,就是投靠国民党。当小野把生化武器要落户冀州的事情告诉他,等于给他提供了晋身的阶梯,自然是大喜过望,作为一个聪明人,他岂肯放弃这样的机会?小野虽然算得上是了解于得水,可是于得水这一手红杏出墙还是小野绝对没有料到的。尽管小野本身也并不想保守这个秘密,他是想通过方梅,把这消息通知gongdang,却没有想到,于得水走在了方梅的前面。

    冀州的军统虽然因为营救李威做事不密,遭到了古田夫的重创,但是并没有彻底垮台,只是暂时偃旗息鼓等待时机,于得水经过秘密打探,没有费太大的力气就和他们联系上了。军统负责人对于得水的反复无常十分恼怒,本来不准备接受于得水的投城,可是当他们听到于得水提供的生化武器就要落户冀州的消息,才知道于得水的价值,哪敢怠慢,立刻给重庆的daili打了报告,daili听说小日本要在中条山区使用生化武器当然不敢怠慢,直接报告了jiangjieshi。jiangjieshi自然是大吃一惊,一方面命令daili指挥他的手下,竭尽全力的破坏鬼子的化学武器,一方面亲自给李嘉钰打电话,让他做好预防化学武器的准备。李威在西河就接到了daili的命令:暂停攻击西河,竭尽全力破坏鬼子的生化武器。小野的无心叛逆,使冀州和西河的局势出现了新的变化,这是肖鹏始料不及的。

    因为明天早晨就要发动攻击,肖鹏就在阳谷山上召开了最后一次军事会议,会议的大幕刚刚拉开,通信员就走到肖鹏身边,小声的告诉他:李威来了。肖鹏和李威早就有个约定,不是极为特殊的事情,不准他来找他,因为肖鹏担心,万一李威的行踪被鬼子知道,会对摧毁西河物资基地产生重大影响。如果李威的奇兵作用起不到了,一切会变得极为复杂,到那时肖鹏也不敢再稳操胜算,这是肖鹏不能允许的。如今李威亲自跑上山来找他,而不是通过步话机,使肖鹏意识到了李威遇到了严重问题,否则他不会冒险找他。肖鹏略微想了片刻,让焦长礼主持会议,自己就抽身走出会场。

    在山上有一间专为急事时使用的保密房间,在那里肖鹏见到了李威,此刻的李威一身便装,满脸是焦急之色。看见肖鹏走进来,他急速得从椅子上站起来,把手中的电报稿交给了肖鹏。肖鹏看过电报后,脸色也变了,他没有想到会出现生化武器这种事,李威的别动队如果离开,计划好的一切都要发生变动,真是计划没有变化快。但是作为高级知识分子出身的肖鹏,太知道生化武器的威力,那是一种从生理到心里都能给人带来恐惧的武器,是国际公约禁止使用的,原因就在于它太不人道了,既然鬼子要在华北战场上使用这种武器,任何人知道了,都有义务去除掉它。李威放下西河的事,去冀州完成这个任务是理所当然,可是要完成这样的任务,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鬼子会尽全力的保护它,这不是仅仅靠勇敢就可以完成的任务。想着,他看看李威,李威也在看他,肖鹏就说:“你有把握完成任务?”

    “把握?”李威诧异的说,随后苦笑了笑。“上峰只是让我不惜一切代价完成任务,可是到目前为止,我对生化武器的事情是一无所知,我既不知道生化武器到达冀州的时间,也不清楚他们会走哪条路,有多少人护送。说实在的,就是真的夺取了这批生化武器,在哪里销毁我都没有数,难题一大堆,愁死我了,我李威打仗不怕,就怕干这种稀里糊涂的活。”

    “你来找我,除了告诉我这件事,还想让我帮你,是不是?”肖鹏看看一脸苦恼的李威,目光炯炯的说。

    “是!”李威躲开了肖鹏的目光,不敢去看肖鹏。他觉得自己已经答应了和肖鹏合作,破坏西河的工厂和矿山,现在自己撤退,打乱了肖鹏的全盘计划,是在拆肖鹏的台,却还要对方帮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再说炸毁生化武器是**的事,和八路军有什么关系,他要求肖鹏帮忙,不是强人所难么?所以他感到底气不足。“肖司令,你要是实在为难就算了,反正是我李威欠你的。”

    “你想到哪了。”肖鹏口气淡淡的说,然后微微一笑。“我肖鹏什么时候小气过,你也太隔着门缝看人——把人看扁了。再说了,这是你李威个人的事?是你们国民党一家的事?李嘉钰将军是华北人民敬重的将军,就冲着他,gongdang也不会不管,别瞎想。”

    听了肖鹏的话,李威感到一股热热的气流涌上心头,粗壮有力的双手不知不觉的握住了肖鹏的手,为肖鹏的心胸,为他的大局观而感动,和这样心胸坦荡的人共事,你无法不激动。“肖司令既然这样说,客气的话我就不说了,你说怎么干?还是那句话,我的部队听你的调动。”

    “我看做这件事首先是情报要准确。你的上司没有告诉你情报来源,可据我猜想,这样机密的情报,就是在冀州,也不会有几个人知道。那就是说,要知道武器什么时候来到冀州,走得哪条路,只有几个人会知道,我们首先就要在这几个人身上打主意。”肖鹏略略沉思后说。

    “这——太冒险了。”李威听肖鹏这样说,忍不住打断了肖鹏的话,虽然肖鹏没有说出那几个人是谁,但是战争经验丰富的李威怎么可能猜不出来,知道从这些人身上搞到情报比虎口拔牙还要难。但是当他说出这番话,看见肖鹏的脸上并没有激烈的反应,很是奇怪。就又说:“你有谱了?”

    肖鹏微笑的点点头,“也许有一个人可以帮我们的忙。”但是肖鹏并没有往下说,因为他并没有十分的把握。在肖鹏想来,就算小野知道这件事,怎么可能把如此重要的消息透露给她?“好了,不提这件事,假如我们准确的掌握了鬼子运送武器的时间,你准备怎么干?”

    “半路劫夺。我仔细的研究过了,从北平出来,无论走铁路,公路,水路都要经过好几个城市,每条路上都有很多盲点,我们就选择一处进行伏击。”李威说。

    “你想过没有,现在是田野荒凉的季节,公路两边是很难藏得住人的,你们的重武器可能带不过去,硬性强攻,胜算有多少?再说了,鬼子面对这样重要的行动,一定会十分谨慎,路过可疑的地点更会加倍提防。战斗一旦进入胶着状态,鬼子的增援部队很快就会赶到,到那时不用说劫夺武器难,自己脱身都难,我可不希望你李威再一次的去玩命啊!”后面的那句话,肖鹏虽然用的开玩笑的口吻说的,但是那目光里却含有深意。

    李威听完了肖鹏的话,眼睛里的目光变得暗淡了,他当然也想到了这么干,会有很大的风险,但是除此以外,他并没有想出更好的办法,因为这件事本身就风险极大,又是必须完成的任务。他想想,抬起头来,目光落在肖鹏的脸上。“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说出来听听。”

    “不一定是更好的办法。”肖鹏摇摇头,“风险一定会有,只是我在想:鬼子这一路上,虽然会万分警惕,但是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我们应该找到他们防御最松懈的时候,最想不到的地方下手,也许机会就多了。”

    李威虽然觉得肖鹏的话有道理,从理论上讲是行得通的,但是心里明白,实行起来就不那么简单了。鬼子在什么时候防御松懈,你也只能大概估计,而打伏击的部队只能在一个地方守株待兔,假如守错了地方,就可能前功尽弃,一旦生化武器进入了冀州,你就不可能再有机会。从冀州起飞的飞机,可以直接把武器送到前线,冀州的鬼子会尽最大的可能保护它。难点在于,李威他们必须一击成功,肖鹏提出的问题都是假设,保证一击成功的难度太大了,李威不敢冒这个险,所以不敢赞同肖鹏的话。

    肖鹏从李威的沉默中,知道李威有别的想法,就从兜子里掏出一盒烟,自己抽出一支,然后连同烟盒都递给了李威,他要给李威思考的时间,然后双方再进行磋商,一时间,屋子里静了下来,烟雾在空中飞腾。突然,门口传来“当当当”的敲门声,这是肖鹏和警卫员约定的信号,门外有了特殊情况,肖鹏站了起来,对李威说:“我出去看看。”

    “好,我等你。”李威说。

    肖鹏点点头走出屋去,在门口看见了王繁山,这让肖鹏大吃一惊。他知道王繁山已经引起了泉养的注意,他居然冒险来到阳谷,一定有天大的事,犹其是他的打扮不伦不类更是证明,一定是为了躲避鬼子的跟踪才这样做的。“出了什么事?”肖鹏问。

    王繁山没有说话,却向一边走去,显然他要说的话,连肖鹏的警卫员也不想让他知道。走到了没有人的地方,他还前后看看才说:“鬼子有批生化武器要运来冀州。”

    “秋菊得到的消息?”肖鹏因为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所以并没有紧张,只是想证明消息的来源,因此有这一问。

    “是的。”王繁山回答,同时看了肖鹏一眼,为他脸上的平静感到奇怪,在他想来这样重要的消息,肖鹏应该吃惊才怪。

    “我已经知道了,是从别的渠道得到的消息。”肖鹏看出了王繁山的疑惑,连忙对他解释说。又道:“是秀美告诉秋菊的?这么机密的消息,秀美怎么会得到?”

    “据秋菊说,是小野喝多了酒对她说的。”王繁山回答。

    肖鹏皱起了眉头,他很怀疑秀美话里的真实。首先在肖鹏看来,像小野这样理智性极强的人不会真的喝多,其次,就算小野喝多了,也不会喝到不省人事的地步,这不符合小野的性格。再说秀美被古田夫抓进去一次,虽然小野利用手中的权利把她救了出来,但是凭小野多疑的特性,自己不会不产生一点怀疑。任何人都会想到,像秀美这样有背景的人,古田夫没有根据敢随便抓人?小野当然不会不想到这一点,除非是小野有意在泄露军事秘密,他为什么这么做?是这秘密已经泄露了,他故意让八路军知道,还是……这不可能啊!肖鹏为自己的想法吓出了一身冷汗。就日本军官来说,小野升迁得够快了,马上要提升少将,他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背叛天皇,简直不可思议。肖鹏想着挥挥手,努力的想把这极具叛逆的想法驱赶开,因为他太不敢相信这件事是真的。“难道真是小野喝多了酒泄得密?秋菊怎么说?”

    “秋菊认为是小野故意泄密的。秀美不止一次的对她说过,其实小野不喜欢战争,对战争一点也不狂热,和他父亲森严一样,小野是个正统的军人,正统的军人讨厌用非常手段去赢得战争,使用生化武器是违反国际法的,这一点是个军人都知道。秋菊对小野的评价也不像是过去了,或许是受了秀美的熏染。”王繁山说。

    肖鹏又有点迷糊了,“难道刚才脑子中出现的一闪念是正确的?小野有心走向反战?这太不可思议了。就是这个小野到西河后,给运河支队带来了一次次的灾难,他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真是奇哉怪哉!”

    “秋菊是不是带有偏见说这番话的?”

    “不!”王繁山摇摇头。“现在的秋菊早已经不是在西河时的秋菊了,非常成熟。自从我撤出来之后,冀州的地下工作就是由她负责,她干得极为出色,头脑冷静,遇事果断。当初不是你下的命令,让她承担这副重担,现在怎么反倒不相信她了?”王繁山感到奇怪了,不能不反问。

    “这件事太过重大,远远超乎我的预料,所以我也有点糊涂了。”肖鹏一脸深思的说,他的确是拿不定主意了。

    “小野把生化武器的到达时间,行走的路线都告诉了秀美,你还怀疑?”王繁山显然生气了,略略提高了声音。

    “啊!”这一次肖鹏没电了,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