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章,离间计(6)

第一百二十章,离间计(6)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六

    古田夫不知道秀美是森严的女儿?小野的恋人?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知道,那他依仗着什么优势敢这样做?不把顶头上司放在眼里?错了,他还真的没有什么后台,这么做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他怀疑秀美被gongdang的地下组织所利用,再放大一点说,她已经是gongdang的地下工作人员,这个怀疑是主要的。只要古田夫发现谁在出卖帝国的利益,对帝国不忠,就是亲爹他也会抓。他和某些日本军官一样,对天皇有着异常的忠诚,对战争有着发烧般的狂热,对帝国的军力有着无限的信任。再说了,他一直对小野有意见,认为铃木走了之后,警备司令一职应该是他的,而不是仍旧让他当个宪兵队队长。没有想到小野自己兼任警备司令,让他很是反感,觉得小野这个人太过于揽权,对他不信任。至于他如何发现秀美靠近gongdang地下组织是出于偶然,是肖鹏考虑不周。

    王繁山走后,冀州的地下组织由秋菊领导,肖鹏给秋菊下达的指令是:尽一切可能,收集有关小野的情报,在肖鹏的心里,始终把小野当成一号对手。只是他没有想到,秋菊在执行他的命令时,过于急功近利了。秋菊为了掌握小野和鬼子高层的动态,鬼子的核心机密,让秀美尽一切可能进入冀州鬼子的上层进行活动,本来很少和鬼子军官打交道的秀美,为了完成秋菊交代的任务,不得不出入交际场。一次在伪市长的生日舞会上,她的风采过于照人,引起了古田夫的注意,事后当古田夫知道她是森严的女儿,不由大吃一惊,在他的记忆里,秀美是闻名冀州的淑女,怎么进入到交际场了。从那以后,他又几次在交际场上见到过她,这不能不引起他的警觉,就秘密派人对她盯梢,后来就发现了秀美经常走近秋菊,而对秋菊的调查让他们又吃一惊,因为秋菊用的是假名字。这个时候的古田夫知道秀美有问题了,她和一个使用假名字的人在一起,到底要干什么?如果秋菊没有鬼,为什么要用假名字?古田夫决定逮捕秋菊。幸运的是,秋菊及时发现了古田夫的阴谋,提前十分钟走掉了,古田夫这才慌了,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把秀美拘捕了,他怕秀美也会突然蒸发。巧合的是,在他们拘捕秀美的时候,秋菊也是去秀美那里,准备通知她改换接头地点,她以为是因为自己暴露了,古田夫才找到了秀美,为了不连累秀美,必须给她做提示。当秋菊看见秀美也被捕了,才知道,是秀美先暴露的。秋菊毕竟缺少地下斗争经验,看着秀美被捕却束手无策,在万般无奈之下,她通过电话找到了王繁山。王繁山自然比秋菊冷静多了,他告诉秋菊想办法找到小野,小野不会不管的。在王繁山的指点下,秋菊恍然大悟,查到了小野办公室的电话号码就把电话打了过去,小野接到的电话,就是秋菊打的。

    听说自己心爱的女人被抓走了,而且是被抓到宪兵队,小野的眼睛当时就蓝了。宪兵队是什么地方,小野太清楚了,他怎么会让秀美在那里受苦?在他大大的惊愕之后,简单的思考了几秒钟,就把电话打到古田夫那里,命令他马上到司令部,并把秀美一起带来。

    古田夫接到小野的电话时,刚刚对秀美进行了寻常询问,秀美自然是失口否认,可是她的解释漏洞百出,倒是更让古田夫觉得秀美有问题,尤其是他在对秀美的问话中,感觉到了彭述志的被劫和她有关,让他大惊失色,异常愤怒。彭述志的事件是他担任宪兵队队长职务以来,干得最丢脸,最让上司恼火的事,不是他为帝国的事业屡立战功,很可能会因为这件事丢了乌纱,如果秀美和这件事有关,他会不管她有什么背景,也要撬开她的嘴,送她下地狱。小野的电话来得及时,这时的古田夫就算有一千个不满,一万个不愿意,也不敢和顶头上司对着干,所以古田夫尽管十分不高兴,还是带着秀美一起来了。古田夫只知道秀美是森严的女儿,却没有想到秀美还有这么深的背景,她刚刚出事,小野就过问了,这说明两个人有着特殊的关系,看来这件事棘手了。果然,到了小野的司令部,小野根本没容他说几句话,就拍桌子质问他,这可是小野到冀州后从来没有过的情景。

    “秀美小姐是反满抗日的地下人员,证据的有?”这是小野发出的第一句提问,严厉的目光中,好像有火焰在燃烧。在小野那一向平和的表情中,很难见到这种严厉,无论是谁,都可以在这目光中看到什么。

    古田夫看见这种目光,浑身打了个激灵。他这个情场老手太能读懂这种目光了,那是心爱的女人受到侵犯,而不能容忍的目光。他既然没有拿到证据,就不敢说拿到了证据,因此面对小野那冒火的目光,只有支支吾吾的回答。“证据的,会有的。”

    “八嘎牙路,你的要用刑讯的手段套取证据,死啦死啦的有。”小野几乎是怒不可遏的在咆哮。别说他不相信秀美会跟gongdang有来往,就是秀美真的被gongdang拉下了水,也不准别人动他一个手指,就是审问也要他亲自来审,除非证据确凿。秀美在他心目中是什么?是神,无可比拟的神,无论她做什么都是对的,没有人有资格侵犯她。

    小野在感情上的投入和固执是惊人的。因为过度的自负和高傲,在认识秀美之前,没有任何女人能够进入他的视野,而当他发现了秀美,除了有惊人的美貌之外,还有优秀的文化,高雅的气度,几乎迷疯了,他简直想像不出,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完美的女人。当时小野就想:如果一个男人能够拥有这样的女人,即使拿全世界来交换,也是物有所值。秀美在他心里既然是这样一个位置,怎么会允许别人伤害她?“秀美的父亲森严中将,是为天皇陛下做出巨大贡献的英雄,你的不明白?对他的子女,我们每一个军人都要格外的敬重。今天这件事就算了,但不能出现下一次,除非你有了十足的证据。”

    古田夫心头凉了,原来他当时头脑一热,忘记了森严,尽管他已经不在人世了,但是他那巨大的影响仍然在。要是别人知道他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拘捕了秀美,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向他发难,的确是猛撞了。但是他心里仍然认定:秀美一定有问题,下一次抓捕她的时候,一定要证据确凿,让她辩无可辩。

    “大佐阁下,是我的错了,马上把秀美小姐放还。”古田夫说完走了出去,片刻之后他就兑现了自己的话,因为他只能这样做。

    秀美来到冀州之后,还是第一次走进小野的办公室,又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进入的,说不上是百感交集,看见小野就忍不住的扑入他的怀里痛哭起来……

    就在古田夫给小野找麻烦的同时,铃木在西河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不过石冠中给他找的麻烦更大,更让他不知所措,石冠中举报了是马有福杀死龟田。龟田之死这桩历史的旧案铃木当然知道,只是现在提出,来得太不是时候,不管吧!肯定不行,他的感情接受不了,泉养等日本军官也不会干。这些飞虎山下来的土匪,简直是胆大包天,连皇军都敢杀,这不是对帝**人的最大侮辱?是绝对不能允许的。可是和肖鹏的部队就要进行决战,此时正是用人的时候,特工队又是十分有战斗力的部队,不像治安队,他可以随随便便的就解散,假如袁喜才被牵连进去,特工队就算完了。熟话说鸟无头不飞,蛇无头不行,临时指派个人进入,能指挥得动这些野性十足的人?想着他把木村和泉养找到了司令部,想从他们那里得到答案。

    “刺杀皇军,罪在不赦,这样的事不能有先例,为了皇军的长远利益,一定要严惩。”泉养首先表了态。

    “处理是应该的,不然的话,有的人一定会效仿,只是特工队的情况特殊一些,我们应该慎重。”木村毕竟在西河的时间长,对特工队比较了解,而且在小野的领导下已经学会了使用大脑。通过耳濡目染,木村知道好多事情不能只凭着感情办事,要学会动脑,所以他才提出了不同的意见。“袁喜才是个很能打仗的军人,带兵有自己的方法,他手下的主要人员,都是从飞虎山下来的土匪,他们很讲江湖义气,只是纪律较差,不太懂王化。袁喜才在这些人心里是大哥,如果把他们的大哥抓起来,部队一定会乱。”

    “谁敢造反,死啦死啦的!”泉养瞪起了眼睛咆哮道。“皇军的生命是高于一切的,不管袁喜才有没有参与,他都有逃脱不了的责任,这不仅是管教严和不严的问题,是对帝国的反叛,应该杀一儆百,以儆效尤。”

    “抓人的,杀人的,都很容易。可是大战在即,各处都要用兵,抓了袁喜才,谁能保证特工队不反?”木村说到这,眼睛也瞪圆了,说这番话的时候,他的眼前腾起了一片迷雾。因为他想起了齐玉昆的反水,那场灾难带来的,不仅是酒井扫荡的全面失败,酒井的下台,还损失了整整半个中队的皇军士兵,那些军人可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皇军中的精英。“我们怕他们反水,就要用军队来监视,否则只有把他们都杀掉。可是这样的干,不是自己折断自己的翅膀?”

    “不能这样干。”铃木听到木村这样说,立刻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酒井因为什么下台他太清楚了,何况这次扫荡,特工队是一支不可缺少的力量。西河的兵力本来就有限,尤其是机动兵力严重不足,在这即将进行军事行动的前夕,抽出有限的兵力对自己人去监管,无疑是败笔,是失策。铃木觉得木村提醒的很对,具体情况要具体对待,哪怕仗打完了,有了空余时间,再对特工队进行整训,到那时候把那些心怀二志的,对帝国不忠的人统统杀掉也不迟,做事情要讲策略。想着,他接过木村的话说:“我们做事情要有大小之分,木村君顾虑的很是。目前的大事是肖鹏的部队在咄咄逼人,不消灭运河支队我们就无法安稳的工作,所以我们要集中力量,等待时机,给肖鹏的部队以最沉重的打击,因此在这个时候,不能自乱阵脚。袁喜才的不能动,至少现在的不能动,事情既然是马有福干的,就把账算在他的身上好了。泉养君,秘密的抓捕他,由我来对袁喜才解释。”

    木村看看铃木,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最终没有说,因为他知道铃木不是小野,一旦他决定下来的事,很难改变。只是木村隐隐的感到,铃木在这时候下这样的命令是不明智的,他不知道江湖人很讲究义气,袁喜才和马有福是生死弟兄,他不会对这件事没有反应的,要是小野在,绝不会做出这样的处理。

    现在木村很后悔,小野走的时候要带他去冀州,曾经征求过他的意见,他没有答应。现在看来,铃木和小野对比在很多问题上,太日本化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磨练,木村已经知道一些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生活习惯,和日本人有很多的不同,知道了只有深刻的了解他们的国情,才能够把中国的事情处理好,在这方面,小野无疑是高人。不错,铃木的野心很大,要在西河有所作为,但是看他现在的作为,能是肖鹏的对手?木村心里开始怀疑了。

    不说木村怎么想,袁喜才知不知道他就要面临巨大的麻烦?他已经知道了,李阳秘密被逮捕的第二天他就猜到了,当他见到了方梅后进一步得到了证实。当时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大祸临头,这个埋在身边的定时炸弹要爆炸了。他悄悄的把马有福找了出来,研究办法,认为鬼子绝对不会放过这件事,他和马有福都跑不了,最好的办法是把队伍拉走,至于去哪里,到时候再说。可是袁喜才很快就发现这个办法行不通,因为石冠中早已经秘密的调集了部队,对他的特工队进行了包围,如果这时候特工队有异动,只有死路一条。看得出来,这一次不是日本人,是石冠中要置他于死地,很多工作都是提前准备的。

    “大当家的,祸是我惹的,不能让弟兄们为我去送死。”马有福看到这种情况,立刻推翻了袁喜才的想法。“一人做事一人当,大不了我给龟田那小子偿命罢了。”

    “有福,鬼子的手段你又不是没有见识过,他们对中国人狠着呢?就是你认罪,鬼子也未必放过我,再说了,没有你的帮助,哪有我的今天。我早就说过,我们两个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袁喜才也急了,他对鬼子是一百个不信任。

    “我想过了,这件事从头到尾你都没有参与,顶多也就是个知情不举,鬼子再不讲理,也不敢太胡闹,何况他们的上面还有小野呢?我们该把这件事通知小野,让他知道,小野一定会管。大当家的,只要你在,特工队就垮不了,几百个弟兄的生命和前途比我自己重要多了。听老哥的话,这辈子该吃的,该玩的,该做的,我都干过了,死了也没有什么后悔的,看着大当家的和弟兄们好,我在地底下也会瞑目。”话说到这儿,马有福的脸上虽然挂着笑,笑里却闪烁着泪光。“当家的,飞虎山赌场的收入我都存在冀州了,一会儿我把票据给你,有了钱,有了弟兄,飞虎山还能东山再起。”

    “有福!”袁喜才听不下去了,紧紧得抱住了他,泪水溻湿了半个脸颊,这是自从老寨主死了之后,他第一次流泪,因此恨上了铃木。他相信如果小野在,在他的请求下会放马有福一马,但是铃木不会。

    因为王繁山的离间计,石冠中的帮忙,铃木的鲁莽,西河的内乱由此开始,铃木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西河现在虽然是冬天,但是大诗人雪莱说过: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么?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