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三章,肖鹏大闹冀州(3)

第一百九十三章,肖鹏大闹冀州(3)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三

    虽然小野认为靠山决战失败了,但是对肖鹏来讲,靠山的战斗运河支队并没有赢,至多是敌我双方两败俱伤,都损失惨重。所幸的是,因为他早到了一步,方梅的突然出现,支队跳出了小野的包围圈,没有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但是部队的损失是巨大的。尤其是杨万才的主力大队在突围的过程中,因为首当其中,损失过半,让肖鹏心疼的牙齿冒凉风,因为在没有一个像样根据地的情况下,部队的物资资源极度缺乏,训练本来就难,训练出精兵就更难。但是作为一支真正的队伍,里面没有能征惯战的主力部队,遇到突发情况,需要攻坚或者防守,就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就是肖鹏心痛的原因。

    在接下来的寒冷冬天里,运河支队将怎样生存,这是个无比严峻的问题,粮食,药品,棉衣,弹药都成为威胁支队能否生存下去的重要因素。如果小野在冬天里老虎不出动,他们就很难找到破绽去出击,接连经过重创的部队,如果失去了战斗的机会,士气会很快的低落下去,一大堆问题就会接踵而来。现在关键的问题是,阳谷山能否成为他们猫冬的场所肖鹏并不敢确定,别看谷自成的土匪在这待了几年,很少受到鬼子的骚扰,那是因为他们很少在本地区作战。如今不同了,谷自成的土匪已经接受了改变,他们在这次战斗中,和桐州的鬼子真刀真枪的干了,没有他们的参与,靠山之战运河支队根本杀不出来,桐州的鬼子会看着他们坐大?如果他们和小野联合,南北夹攻,阳谷山是守不住的。肖鹏为了怕部队遭到围攻,秘密的岗哨一直放得很远,一半的部队不敢住在山上,虽然山上的居住条件比山下好得多。现在到了全盘考虑运河支队如何生存的时候了,不能像野马似的,东一下,西一下的乱扑腾了,冀州地区这么大,为什么不选择适合支队生存的地方去发展?而非要去硬碰硬?可是当他把这样的主张提出来,能被大家理解么?肖鹏不由得又一次陷入到痛苦的沉思之中。

    部队突围出来后,因为忙于整编,救治伤员,安排住处,必要的军事会议就拖到了今天。中队干部以上的领导都参加会议,很多事情需要商量,需要让干部知道,谷自成的聚义厅就成了临时会议室。因为时间还早,此刻的聚义厅里并没有人来,肖鹏因为睡不着,练完了一趟剑,自己就独自来到了这里,默默的想着事儿。大厅显得空旷,黑乎乎的墙面上,胡乱的挂着一些陈年旧画,画中当然少不了关云长之类的历史人物。地中间放着一个火盆,里面的焦炭燃烧的正旺,玫瑰色的火苗十分耀眼,这是小胖的杰作,肖鹏回来后,谭洁就把他还给了肖鹏。现在的运河支队成分够杂的,既有土匪,又有反水过来的皇协军,虽然都在打鬼子,大目标相同,但是思想上的差异还是巨大的。肖鹏明白,这样的部队还算不上真正的军队,必须经过严格的整训才有战斗力,可是没有稳固的根据地,整训从何谈起?如果不经过整训,战斗力又从何谈起?要处理的问题多多,肖鹏真的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先干什么。开始甚至不大清楚,目前运河支队的首要任务是什么?当他想到这一点,似乎才明白,支队的目标不明确,就可能会造成明天的疲于奔命,今天的会议首先应该解决这个问题,只有部队目标明确了,行动起来才会有条不紊。

    想到这,肖鹏从椅子上走了下来,掏出烟,从火盆中取出炭火点了起来,通红的火光燃起,让他的眼前亮了,模糊的东西有些清晰了。心说当敌人的力量强大的时候,应该避其锋芒,积蓄力量才是正理,支队这几年之所以总是磕磕碰碰,和鬼子的正面冲突太多,难得有机会进行整训,没有严格的训练,就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精兵。鬼子的力量强大,武器装备精良,不怕正面作战,和鬼子进行正面作战,正是以己之短对敌之长,这种战法必须改变。如果把部队由整化零,像铁扇公主那样钻入鬼子的肚子里,一定会让鬼子难受,到那时,鬼子的部队再多,也是大炮打蚊子,干着急。一旦部队得到了锻炼,时机成熟了,再和鬼子正面较量,那才是明智之举。想到这,肖鹏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因为他的心中有数了。

    吃过了早饭,开会的人陆陆续续的走了进来,空旷的大厅里热闹了,离老远就可以听见杨万才的说话声,和他进行辩论的,自然是谷自成了,他们两个像一对公鸡,见面就吵,弄个脖子粗脸红是常事。在肖鹏的提议下,大厅的正面撤下了虎皮交椅,放上了老式八仙桌子,肖鹏和谭洁就坐在那里,因为想明白了该干什么,肖鹏的脸色比较平和,谭洁的脸色就不同了,十分难看,像是刚刚大病了一场,灰朴朴的。

    会议开始后,谭洁首先讲话,语气深沉地对靠山的战斗做了总结,当她要重点做出自我检查的时候,肖鹏打断了她的话,当然几乎是用调笑的口气打断的。肖鹏觉得,今天这个场合,不要把气氛搞得过于严肃,再说了,作为女人,谭洁在他不在的时候,能够做到这个份上,足够优秀了,不应该受到指责,如果说有错误,首先是彭述志的错,是地委的错。肖鹏一开口,会场上刚才有点压抑的气氛就开始变了。“同志们,我是不是挺霸道的,有点欺负女同志,硬是把政委的讲话权利夺了过来。”

    肖鹏的话音一落地,下面就是一片笑声,杨万才首先站了起来,大声的说:“你们两个谁跟谁啊?那叫狗皮袜子没反正,谁说都一样。”

    “杨万才,你胡扯什么?”谭洁臊红了脸,刚要站起来却被肖鹏拽着坐了下来。

    “你可别理他,咱们的杨大将军找人斗嘴还找不着呢!你要是一接茬,那就正中下怀。”肖鹏故意小声的说,其实谁都听得见,台下又是一片笑声。

    焦长礼和他手下的连长头一回参加这样的会议,更是头一次见到这种事情,一个个惊诧的瞪大了眼睛,似乎不大明白,这样严肃的军事会议,下级怎么敢和上级开玩笑,而作为当家人的肖鹏也不够自重,什么话都敢说,不顾忌影响。在焦长礼看来,军队没有了尊卑,上级的话还有什么力度,焦长礼就把自己的疑虑悄悄的和齐玉昆说了。

    齐玉昆笑笑却没有解释,心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肖鹏就是这样的性格:放荡不羁,否则就不是肖鹏了。”

    “靠山的战斗在我看来,没有赢家,小野吃屎的劲都使出来了,他得到了什么?毛也没有捞到一根。咱们呢?也是颗粒无收,彼此彼此,就算五五开,扯平吧!咱们和小野的账,骑着毛驴看账本——走着瞧,有的是机会算,现在我想说的是,咱们应该学乖点,以后打仗别专拣硬的碰。比如你的对面站了一群敌人,你是先挑大个的打,还是先拣小个的打?”

    “当然是先对付大个的。”杨万才撇撇嘴,又是第一个站了起来说,这时候的杨万才,说话绝对不用大脑思考。

    “为什么?”肖鹏故意笑着问。

    “打倒大个的,小个的不用打就吓跑了。”这一次是谷自成抢了先,他觉得这个问题太简单了。

    “还有,打小个子不算英雄好汉,是爷们就该碰硬的。”杨万才撇撇嘴说,脸上是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

    “你们都同意他们两个的意见?”肖鹏没有理杨万才的话,把目标对准了大家。

    “同意!”台下传来了七嘴八舌的赞同声,虽然声音并不整齐,但是赞成的人显然不少。

    “我不同意。”肖鹏敲敲桌子,在众人的一片愕然声中站了起来。“二虎相斗必有一伤。这样的争斗就是把大个的打倒了,自己也一定受伤,到了那个时候,小个的都能打败你,打仗不能只拼蛮力,要多多用脑子。为什么西楚霸王勇冠天下,最后败在了刘邦手里?刘邦手下有张良,韩信,陈平,这几个人都喜欢动脑子,西楚霸王只有一个范增还被他废了,所以等于没了脑子,一个没有脑子的牛,能够打过有脑子的豹子?在冀州的辖区有四个县,十七个镇,县县和镇镇都有鬼子这不假,可是鬼子和鬼子不一样。我们突围的时候和桐州的鬼子较量过,你们说,是桐州的鬼子厉害,还是西河的鬼子蝎虎?”

    “那还用说,当然是西河的鬼子蝎虎。”有人说。他们突围的时候,和封锁关岭的鬼子交过手,这些鬼子的战斗力明显不是很强,否则运河支队吃得亏会更大。

    “你们说的不错,属于冀州管辖的这些区县,西河的鬼子战斗力最强,因为他们的指挥官是小野。”肖鹏说着挥挥手,制止了下面的喧哗。“凭我们现在的实力,能够打倒小野这个大个子鬼子?”

    肖鹏的话让部分人开始想到了“避实就虚”这几个字,有人就想,如果避开小野到别的地区去发展,也许比现在强。鬼子在冀州,不就有一个小野么?

    下面开始是静默,然后是小声议论,这些动作自然被肖鹏收在眼里,知道他的话引起了他们的思考。在战略方向需要转移的时候,他不希望采取行政命令的方式,希望通过指挥员的指挥,让大家心甘情愿的思想统一,然后再去付诸行动,那自然就会事半功倍。

    “我们支队的今后任务首先是刻苦训练,变成能够打胜仗的正规军。是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破坏鬼子的物资供应,以后所有的行动,都要围绕这一目标进行,那就要求我们专门找敌人的薄弱点进行攻击。目前我们的实际情况是什么样的?一句话:困难重重。没有粮食、缺少弹药,没有稳固的根据地。严寒的冬天就要到了,我们这么多人要吃,要穿,还要打鬼子,大家说怎么办?”肖鹏决定把实际情况向干部们敞开,让他们认识到目前处境的困难,提前做好思想准备,省得某些人还在夜郎自大。

    “我有一个办法,能搞到粮食和给养。”肖鹏的话音刚落,谷自成首先站了起来,他的性格和杨万才很相似,有话憋不住。“我们打下阳谷县城,一切问题就解决了。”

    “对啊!放着嘴边的肥肉干嘛不吃,干他姥姥的。”杨万才随后就表示支持,只要打“肥”仗,他的兴致就会极高。

    “好办法,只要拿下了阳谷县城,过冬就不愁了。”齐玉昆也表示同意。这次突围他的大队损失很大,急需得到补充。如果打下县城,不但可以弄到钱,兵员也会得到解决,是一举两得的好事,他自然支持。

    “我看行。”许放也站了起来,他曾秘密的去过县城,那里只有鬼子一个小队,一个伪军中队,县城离桐州市有三十里地,动作快的话,两个时辰就可以拿下来。支队目前最大的困难就是给养,这一点他太清楚了,因此他也赞同打,他觉得这符合肖鹏的,打仗先找小个打的战略思想。

    “你怎么看,我的大政委?”肖鹏笑着问谭洁。他见谭洁只是在静静的听,不置一词,脸上的神色还是过于凝重,就想让她从沉重中走出来,所以故意破坏她的阴郁。“大家都想听听我们的想法。”

    “我是反对派,还是不说的好。”谭洁苦笑笑说。

    “怕成孤家寡人?不见得啊!再说,有时候真理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的。”肖鹏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她说,他还真怕谭洁因为这次的失败,胆子变小了,斗志变软了。

    “有利有弊,弊大于利,还是你说吧!”谭洁得到了肖鹏的暗示,知道他同意自己的看法,暗暗出了口长气,脸上不觉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只是她还是不想说话。

    肖鹏以为谭洁没有考虑成熟所以不想讲,也就不勉强她,只要她能从失败的情绪里走出来就行,所以他站了起来。正在叽叽喳喳争论的人群,见肖鹏站起,立刻停止了争执,纷纷地把目光投在了肖鹏的脸上。

    “看来大家的肚子饥荒闹得不行,着急打牙祭了,对眼前的肥肉忍无可忍了,是这样吧?”肖鹏说完这话,目光有意往杨万才那边扫去,那里传来一阵笑声。

    “你们说的对,我们要是集中全部的力量,可以拿下阳谷县城,大伙也能吃顿饱饭。可是以后呢?以后怎么办?打下了县城动静不会小,鬼子不会看着县城丢了而不管,一定会派大兵前来的。到时候我们怎么办?一是抵抗,二是逃跑,抵抗肯定不行,我们没有那个力量。逃跑去哪里?没有地放让我们待,那就惨了,当我们流寇都当不成,那就剩下一条路:和鬼子硬拼。”

    也许很少人去想事情会这么复杂,目光会这样深远,所以肖鹏说到这,大厅里出现了死一般的寂静。

    “我知道,很多同志都会想:阳谷,什么破地方,穷得兔子不拉屎。不错,这个地方是穷,可是正因为它穷,鬼子才不爱来。它要是像上海、北平那么富有,鬼子早就来了,能让我们在这避风?别看它穷,要是我们打下了县城,连避风的地方都没有了,就得四处流浪,这大冷的天,四处流浪可不是闹着玩的。”说到这肖鹏又不说了,他要把剩下的时间留给大伙思考。为什么这么简单的问题,很多人不动脑呢?肖鹏觉得一支部队是否有战斗力在于干部,而干部自身素质是主要的,不爱动脑筋的干部绝对不可能是优秀干部,没有优秀干部,又怎么可能带出优秀士兵。

    “肖队长说的是,一旦把桐州的鬼子惹恼了,和小野联合起来,我们就会腹背受敌。”谭洁见没有人说话就站了起来对大家说,同时欣慰的看着肖鹏,因为肖鹏替她说出了心中的隐忧。

    “桐州的鬼子指挥官不是小野,基本做事方式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所以只要我们不过分让他难看,大家就会相安无事。目前的我们需要有块安静的地方休息,训练,至于今后部队的去向,我们事后再研究,今天不过是给大家吹吹风,你说是么?”肖鹏问谭洁。

    “我同意。”谭洁点点头,因为两个人心里都明白,这些人中有内奸,他们必须慎重,好多事是不能公开的。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