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七章,天才和天才的较量(3)

第一百八十七章,天才和天才的较量(3)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三

    就在肖鹏进入关岭,参与靠山大战的时候,小野精心导演的,操场上的皇协军和治安队徒手受训一幕大戏也开始了,目的当然是要抛出更大的蛋糕,彻底解除谭洁心中的疑惑,引诱运河支队前来攻击。按照小野的计算,如果谭洁的部队对靠山发动袭击,以他们现有的兵力,只能从两个方向出击,而现有的皇军只要在靠山顶住对方一到两个时辰,皇军的外围部队就会来个反包围,到那时,围歼运河支队主力就相对容易。但是小野很快就发现,谭洁并没有上当,他在失望之余,只好放弃第一套方案,转而进入第二套方案。这个方案的要点是分头围歼,主攻方向是木村率领的皇军。到了这个时候小野相信,不管谭洁怎样谨慎,只要她的部队已经进入西河,那就是肥羊落入了汤锅,早死晚死都是死,从各个方面反馈回来的消息似乎也证实了这一点,谭洁已经上当了。

    小野的眼睛看着地图,上面的红绿线头在他脑海里变成了一道道绞索,他的眼里不时的闪烁出欣慰的光芒。因为他清楚,堵住了关岭和松树岭两个出口,运河支队就插翅难飞了,虽然现在的安排,时间花费要多,比在靠山一地打响要费事,但是小野相信,最终的结果是一样的。他要稳住阵脚,抵抗住诱惑,在木村的部队没有打响之前,严禁别的部队提前行动,对他来讲,全歼运河支队才是这次行动的主要目的,再也不能让运河支队逃走,不能留下后患,所以尽管石冠中等人的电话一次次来催,小野还是无动于衷。很快他从地图上走下来,坐在硬板凳上,慢慢的品着茶水,和于得水说着闲话,对外面的一切是充耳不闻,当然,小野偶尔的会看看手上的表。

    按照时间计算,杨万才的部队早该进入公路的伏击阵地了,而木村的部队也差不多快接近杨万才的伏击圈了。小野相信,只要干掉了杨万才,运河支队就少了一条腿,到那时,即使谭洁他们有机会突围,也没有力量反击了。谭洁手下进入靠山的部队中,虽然焦长礼的部队人数最多,但是小野并不太担心,在他看来,刚刚反水的部队不会有多大战斗力,甚至有没有战斗力都值得怀疑。他用郑雄的部队去对付他,应该不会落于下风,再说还有驻守松树岭部队的支援。在两股部队的夹击之下,焦长礼是顶不住的,只能向关岭逃跑,只是他哪里知道,关岭等着他的,是两个中队的皇军,那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因此这一路他并不担心。何况他已经命令郑雄,在木村那面的局势没有明朗之前,只能监视对方,不准首先发动攻击。一旦木村击溃或者全歼杨万才的大队,皇军的优势兵力就会回过头来像靠山靠拢,到那时,焦长礼的反水部队自然会军心大乱,还会有什么战斗力?看来这一路用不着担心。令外一路的主要对手就是齐玉昆的大队,这支曾经给酒井制造过麻烦的部队,战斗力还是不错的,小野不会轻视他。他给齐玉昆的部队准备了赵三的一个营,加上特工队全部和一个小队的皇军,三方力量合起来对付齐玉昆的一个大队,应该是稳操胜券的。三路大军的部署环环相扣,按照时间计算,包围事态已经成型了。这些攻击部队中,赵三最急于立功,电话都来几次了,但是不知为什么,袁喜才的特工队倒是十分安静,不急不躁,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这个土匪出身的军人在某些时候偏偏有大将之才,让小野哭笑不得,心说大照神真的会开玩笑,假如袁喜才对帝国能够忠心,的确是个难得的人才,可以大用,但是谁知道呢!有时候小野也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袁喜才。

    按照小野的预想,这次如果真的能将运河支队一网打尽,彻底铲除了西河的“匪患,”他的职位也该动一动了,肩上的徽章该换成将星了,到那时,西河就太小了,说不定会换成大一点的地方去主政。当他主政一方,手下没有能人是不行的,尤其是中国方面的能人。文臣有了于得水,武将谁可以挑大梁?石冠中?这是个标准的军人,但是缺少头脑,显然不是个合适的人选,其余之辈就更不在话下了,他们都不是袁喜才的对手。只是袁喜才的“忠”让人不放心,他脑海里没有国家、集体,满脑袋都是个人的义,小野知道“义,”这种东西是靠不住的,那是江湖术士骗人的把戏,一旦和自己的利益发生冲突,一点免疫力都没有,所以小野从来不看好这种东西。一个没有真正信仰的人是经不住风雨的,小野对袁喜才怜其才而不能大用很不舒服,心中充满了矛盾。

    “太君,你担心什么?”见小野半天不说话,眼睛紧紧盯着地图,于得水忍不住了问?

    “担心?”小野反问了一句,然后笑了起来,他知道于得水误会了他。“整盘棋都是活子,我的担心的没有。”仿佛为了让于得水放心,小野站了起来,指着地图。“这里,当木村的部队主动进攻,杨万才的部队自顾不暇,被击溃和消灭是必然的。再看这里,齐玉昆的部队被皇协军,特工队,皇军包围,逃脱的可能性很小,也没有能力去支援别人,更不会得到别的部队支援。只有这里,赵三的部队采取守势,但是焦长礼只有一个营,他还要分兵去防守出口,自然没有能力吞下赵三的部队,最后的结果同样是遭到合围。局势是明朗的,我们的胜利是一定的,这局棋我们会大获全胜,担心的没有。gongdang在西河的武装,通过今天的一战,将会消失殆尽。于镇长,这是皇军发动扫荡以来,准备得最充分,最有利的一次。”说到这,小野控制不住的大笑起来,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面对小野的“放肆,”于得水在诧异之际不知为什么想泼凉水。“太君,靠山的兵力太单薄了,一旦谭洁看出了我们这里在摆空城计,对靠山进行攻击,后果不堪设想。”

    “不,不会的。”小野自信的摇摇头。“我已经给了谭洁机会,他们连尝试的胆量都没有。哈哈哈,谭洁被皇军吓破了胆,靠山即使没有一兵一卒,运河支队的也不会进攻。”

    于得水惊讶的看着被兴奋冲昏头脑的小野,仿佛不认识了他似的。虽然过去他就知道小野的骨子里极为自负,但是因为小野的城府极深,平时很少表现出来,所以对小野的感觉是老成、练达、有修养,没有某些日本军人的狂妄、自负。现在看来,大和民族的某些弱点在小野身上同样存在,只是小野不像某些日本军人那么轻浮,时时表现罢了。现在,胜利只是在展望中,小野就表现得这么露骨,不能不让他感到意外。“太君,你已经认定这次运河支队会输得一败涂地?”

    “呦希。刚才的预演你已经看见了。在操场上,皇协军和治安队的都在徒手听训,他们没有武器,这是多么好的机会,如果谭洁的部队抓住时机的进攻,我们就会十分的狼狈。我给了他们机会,就是要通过这种方式赌一赌,运河支队的领导者有多大胆量,敢不敢和我们进行正面的较量,结果让我失望,他们任何事情都没有做。一个只会偷袭,有了机会也不敢和我们进行正面较量的领导者,不仅仅是缺少胆量,还缺少计谋和判断,当你遇到这样的对手,除了轻视还会有别的选择?现在的现实在告诉我,我的赌赢了,他们让我腾出手来,可以把兵力使用到最大的限度,这样一来,他们的机会没有了。在战争这个舞台上,谁能将本部兵马的威力发挥到极致,谁就掌握了战场的主动权,对于这一点,于镇长不会有异议吧?”

    “当然不会。但是我想,是不是有令一种可能,他们的计划本来就是对着太君来的,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自然不会发动袭击。”于得水皱着眉头说,还是感到这个空城计有些危险。

    “你的分析很有道理,也许他们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你不要忘了,一个优秀的指挥官,要随着战场的变化而变化,不能教条的指挥战争。在战场上,机会出来的时候,常常是非常短暂的,如果现场的指挥官是肖鹏,他会不会这样做?”小野说到这停住了,犀利的目光向于得水射去,然后做了个手势,因为他并不需要于得水回答。“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见小野给出这样的结论,于得水就是有异议也不敢说了,因为他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和顶头上司如何相处,这是必须修行的课业,何况于得水本身就是这方面的专家,还用人教?令外他认为小野讲得不差,只是希望小野含蓄些,不要像某些日本军官似的,得意就过于张狂。“太君说的对,谭洁自然比不过肖鹏,她是女人啊!”

    “哈哈哈,呦希!这就是天赐良机,是gongdang内讧给我们提供了机会,所以我们有理由高兴,对他们的赐予当然是全盘照收。”说到这里小野更加兴奋了,似乎觉得屋子里的空气不够流畅,走到窗前,把窗户打开了,一股凉风涌入了屋中,刺激得小野打了个冷颤,他的眉宇间却更加张扬了。“你我都是有想法的男人,作为一个有志向的男人,事业成就感是第一位的,一个没有任何社会背景的男人,要想有所建树,除了本身的才干之外,还需要机会和运气。我的运气不错,刚刚进入仕途就碰到了森严旅团长,得到了他的赏识,把西河交给我治理。虽然西河小小的,可是它能为我的能力展示提供舞台,我只有在这个舞台上尽力的展示,才可能到更大的舞台上去表现,作为出身在贫穷之家的我,得到这个机会并不容易,所以我一定要珍惜它。我们的出身大大的不同,你的祖先是有功名的,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是贵族,所以你的体会不到这一点。”也许是提到了家族,回忆了过去的历史,小野的表情变得沉重了,往事的闪回多少刺痛了他的心灵。能够在别人面前倾诉那埋藏在心底里的愿望是一种快乐,但是他却没有这个权利,就一直把它埋在心里,如果不是今天太过兴奋,胜利在望,他还要把这秘密继续掩埋,直到掩埋不住为止。还有一点,那就是他已经把于得水当成了知己,有些话愿意说给他听。

    小野说于得水体会不到这一点,其实有些冤枉他。日本的习俗,文化有好多是传承中国的,作为对中国文化并不陌生的于得水,深知一个小人物要翻身,要成为贵族有多难。小野作为家族的希望,只有在事业上有成,靠自身的能力,才能鲤鱼跃龙门。而作为一个侵华日军的军官,他的事业就是不断的在战场上取得胜利,而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尤其是遇到了肖鹏这样的对手。“喝水,太君。”

    小野难得有冲动敞开心扉,难得会遇到可以一吐衷曲的人,正说到兴头上,并不想接受于得水的殷勤,因此摆摆手继续说:“肖的离去,为我的成功扫清了最大的障碍。”可是这话他刚刚说了一半,又打住了,脸上有些发热。“这样的仗就算赢了,也是胜之不武。”这是他内心深处的声音。堂堂的皇军大佐,竟然惧怕gongdang的游击队队长,这种话说出去,会被人笑掉了大牙。可是就算不说,自己能骗得了自己么?他刚刚来到西河的时候,是何等的威风,一个飞虎山大战,不但让国民党的别动队全军覆灭,运河支队也损失大半,连他们的支队长林强都壮烈牺牲。那会儿,西河几乎成了皇军的天下,提到小野,谁不敬畏三分。可是好景不长,不久肖鹏来了,这个北大的高材生,第一次出手就在西药上给了他一闷棍,让他丢尽了人。在以后的较量中,虽然他机关算尽,好几次都几乎大获全胜,结果又一一被肖鹏识破,弄了个功败垂成,这个肖鹏,简直就是他的克星。“这一次,我们绝对不能手软,要彻底得铲除gongdang的势力,让西河真正的成为皇军的经济堡垒。”

    “我同意,对那些铁了心和皇军作对的抗日分子,必须采用雷霆手段,狠狠杀一批。”于得水说。

    “不!杀人并非上策。孙子兵法说:攻心为上。中国人的多多,杀是杀不完的,虽然我是军人,但是我的主政思想是不主张多杀人的。杀的人越多,民众的仇恨心里就越大,这种东西会像萌芽似的,无限的长根发芽,你是无法控制的。我的意思是,把北部山区**的划出来,让中国人自己来管理,这样民众的敌对情绪就会减少很多。我想不妨在那里成立个专署,由你的来全权管理,石冠中的副之,你的意下如何?”

    小野显然认为胜利在望,在为未来做准备,因此才有这一问。因为在他的心目中,于得水在政府工作这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和才干,他和石冠中的关系又很好,由他们二人主政,会把北部山区管理好,他会省下很多事,而于、石二人也会捞得实惠,这是两全其美的办法。

    于得水吃了一惊,他哪里想过这个问题?再说,战斗还没有开始,结局还不知道,他认为考虑这个问题有些早了。如果运河支队真的被消灭了,他自然愿意干,自己当皇帝,就是再小的领地,也比给别人当儿子强。问题是,运河支队真的会被消灭?gongdang真的会从西河退出?他不敢相信。如果运河支队没有被消灭,这一切设想不是空谈?没有把握的事,不是四脚落地的事,于得水不愿去多想,所以他并没有表态,只是在心里一遍遍的问自己:小野是不是高兴得太早了?这些年,每一次运河支队遇到危机不都是化险为夷,难道这一次会和以往不同?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