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六章,天才和天才的较量(2)

第一百八十六章,天才和天才的较量(2)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二

    世界上有没有神谁也说不清,但是几千的文明历史告诉人们,科学文化的发展没有消灭神氏,反而让更多的人去崇拜无妄的神,把虚无缥缈的传说当成精神寄托,借以给自己的无能,懒惰,不思进取寻找“口粮。”其实人们忘了,真正的神就是那些勤于思考,学识渊博,勇于实践的聪明人。

    肖鹏不是神,但是他犯错误的几率远远少于一般人,原因是他比一般人多了一点思考,多了一点智慧,多了一点文化,所以遇到事情的时候,不是偏听偏信,被表面现象蒙蔽,总能剥茧抽丝,去伪存真,去想别人不愿意想的地方。当然,肖鹏也经常犯错误,就像这次,他明明预见到了运河支队有危险,却没有想到危险的程度有多大,所以他尽管急急忙忙的从冀州出来,并没有连夜赶路,没有想到时间的急迫。走到半夜的时候,为了稳妥还在小镇的旅馆住下了,如果不是早晨出卡子的时候碰到严世伟,他会后悔终身的。

    严世伟接到谭洁的指令去地委讨救兵,当然是不愿意的。作为内奸,他已经背叛了自己的国家,怎么可能去帮助谭洁和运河支队,只是不去又不行,所以采取拖延战术就是必须的,当然要故意慢慢的走,因此就在小镇的旅馆住下了,却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了肖鹏。如果说上天有护佑正义,惩治邪恶的神灵,严世伟的恶行算是到头了,要遭到天谴。因为他不早不晚走出了旅馆,此刻就是一万个真不想和肖鹏见面也是不见不行了,肖鹏的眼睛本来就明亮,早就看见他了,这时候的严世伟只能打肿脸充胖子,走过来和肖鹏见面。

    肖鹏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严世伟,暗暗吃了一惊,就把他拉到一边,看着他那奇怪的打扮,感到纳闷。心里说:“支队就要打仗了,他怎么往外走?”心里虽然这么想,嘴上可不能这么问,就说““世伟,你这是唱的哪一出,这身打扮?”

    严世伟心想:“谭洁都怀疑我,你会不知道?”但是脸上却装出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政委不让我参加战斗,让我去特委找救兵,我是武大郎背棉花——人熊货囊啊!”

    肖鹏暗暗吃了一惊,他当然明白谭洁的用意,可是这种做法太蠢了,严世伟这样的精明人怎么会看不出来。别说不能确定他是叛徒,就是能,也不应该用这种方法提防他啊!这不等于在告诉他严世伟,我们怀疑你。“支队的行动什么时候开始?”

    “最迟中午吧!”严世伟回答,同时看着肖鹏,他不知道肖鹏问这话是什么意思,虽然努力控制内心的不安,脸上的神色还是很不安定。

    “最迟中午?”肖鹏反问了一句,不觉暗暗叫苦。从这里到支队的所在地,就是骑马也得一个小时,再说这么个穷地方,上哪儿去找这么多的马?看来阻止谭洁他们进入靠山是来不及了,只有想办法补救了。“跟我回去,等你到了特委,请来了救兵,恐怕该给他们收尸了。”

    严世伟开始以为听错了,后来见肖鹏用眼睛瞪着他,才明白肖鹏是让他跟着走,压在心里的石头算是落了地,看来谭洁并没有和肖鹏通气,也许是因为肖鹏被诬陷,谭洁才怀疑他的,他们并没有真凭实据。这样一想,严世伟坦然了,有了肖鹏这张挡箭牌,别人谁敢再说什么,他可以堂而皇之的回到支队了。严世伟的胆子既然壮了,腰就直了,痛痛快快的答应了肖鹏。

    一行人急急忙忙的离开小镇向阳谷走去,路上,肖鹏不住的问严世伟,他走后西河发生了什么,严世伟倒也没有隐瞒,把他知道的,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肖鹏。肖鹏越听越是心惊,冷汗都从后背流了下来,看来事情比他想像得严重十倍,谭洁肯定上当了,小野的瞒天过海做得很巧妙,谭洁会把绝大部分部队都投入进去,只要部队进入靠山,支队就可能面临灭顶之灾。用什么办法为部队解困呢?他现在只有李俊带领的一个班的警卫战士,杯水车薪,这几个人能做什么?鬼子要是在暗中准备,封锁关岭的部队一定很多。这批鬼子是从冀州来的?还是桐州的鬼子?要是桐州来的,不应该太多。肖鹏知道,那么大的桐州也不过有鬼子的一个联队,他们的机动兵力有限,能抽出两个中队就不错了,可是要是冀州的鬼子就不好说了,高岛手中的兵力对付他们是绰绰有余的。现在的问题是,不知道谭洁会在家中留下多少部队。看来有两件事情必须去做,一是搞清关岭外面的鬼子伏兵有多少,只有掌握了敌人的力量,才能确定突围的方向。肖鹏相信,如果是小野设得计,无论关岭还是松树岭,小野都会全力封锁,他们只有选择薄弱的一处进行突围,才有成功的可能。不能再犹豫了,时间不等人。

    “你们往前走,吴兵、世伟留下慢走。”肖鹏说着止步不前了,在一处比较光滑的路边停了下来,脸上的神色是严肃的,也是冷峻的。“形势非常严峻,小野肯定设下了陷阱,我们就是现在回去也做不了什么,去特委求救,远水解不了近渴,你们有什么办法?”

    严世伟假作吃惊的看着肖鹏,其实心里恐怖极了。他认为自己只是说出了实情,并没有告诉肖鹏什么,肖鹏就得出了结论,这个人的确太可怕了,幸亏肖鹏没有对自己产生怀疑,这才是不幸之中的大幸。可惜,在他很想为肖鹏出个道道的时候,他却想不出来,吴兵自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尤其是肖鹏在场的时候,他从来是只动手不动脑的。

    “没有外力这个套是解不开的。世伟,阳谷山的谷自成你认识是不是?”肖鹏见他们都不说话,又问。

    “认识,但是没有交情。”严世伟不能说不认识,也猜到了肖鹏的用意,所以补充了后面的话。

    “死马当成活马医吧!”肖鹏说着掏出纸片,写了几个字交给了严世伟。“你去阳谷山,我派两个战士护送你,你要竭尽全力的做说服工作,让他们下山,如果谷自成的部队下山,你就是头功。”

    “我会尽力的,只是他们能不能下山,我可没有把握。”严世伟虽然不想去,却没有拒绝的理由,于是就把丑话撂下了,到时候即使完不成任务也不怪他。他知道在这次行动之前,谭洁曾派许放去动员谷自成,可是许放碰了一鼻子灰,许放不行,他去就更没有戏了,肖鹏这是病急乱投医。

    “尽人事,听天命。”肖鹏口气淡淡的说,然后把两个战士喊来,让他们陪同严世伟一块走,最后吩咐吴兵带几个战士去关岭附近侦查,找出鬼子的埋伏。他相信,鬼子的伏兵一定就在关岭附近,关键是要知道鬼子来了多少人,带没带重武器,什么时候开始封锁出口。

    肖鹏分派完了任务,带着剩下的人紧赶慢赶的来到运河支队的驻地,时间已经快中午了。在家留守的许放看见肖鹏归来,激动得话都不会说了,一个劲的问寒问暖,像是婆婆看见走丢了的媳妇,那份关爱都散布在脸上。但是肖鹏哪有心思回答这类问题,他要知道的,是谭洁和运河支队什么时候走的,具体的战斗安排。当他听完许放的叙述,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无力的坐下了,脸色很是难看。

    “有问题么?”许放诧异的问,脸色也变了,那是出于对肖鹏的敬佩,既然肖鹏脸上表示出有问题,那就不是一般的问题,他如何能不害怕?

    “小野做梦都想消灭我们,我们当初之所以来到阳谷,就是为了避其锋芒。这里虽然属于桐州管辖,但是桐州的鬼子没有力量消灭我们,小野又鞭长莫及,应该说是比较安全的。但是小野明白,我们不会放弃西河,迟早运河支队还要回去,那么用什么方法能够消灭我们?最简单、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让我们自己走进去。当然我们不是傻瓜,自己怎么会走进去?他就给你利益,实实在在的利益,因此在关岭的争夺中,小野故意示弱,故意制造舆论,把最肥的一块肉给了我们,我们占领了关岭,认为没有了后顾之忧,可以大胆的往里走。当我们真就这么做了,从一开始,小野的计谋就成功了,他就是要引诱我们的主力部队和他们决战。小野抛出的第二块肉就更诱人了,他亮相靠山,做出了种种的荒唐举动,甚至不惜拿自己做诱饵,就是为了坚定你们的信心,你们果然上当了。”肖鹏摇摇头,很有些不以为然。面对小野留下的明显破绽,谭洁他们这么多人,为什么就是视而不见?如果小野是那么蠢的指挥官,恐怕早就活不到今天了。人啊!总是愿意相信眼睛看见的东西,愿意相信对自己有利的事情,聪明人就会投其所好,为你挖好陷阱,最后让你自己往里面跳。肖鹏早就告诉过他们,眼见不一定是真的,他们还是一次次的上当受骗,他实在弄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许放虽然相信肖鹏的判断,但是却不能不有一点点疑虑,因此在肖鹏话音落地,就接过话说:“肖队,按照你的说法,小野一切都有了准备,要把我们骗进他的埋伏圈,可是事实并不是这样,焦长礼的一个营控制着走出西河的通道,他的目的实现不了啊!如果他想消灭我们,不拿下焦长礼的那个营,不是空话?”

    “我有一种预感,小野早就怀疑焦长礼是我们的人,他是故意这么做的。”肖鹏脸色凝重的说。

    “不会吧!那可是一个营的兵力。小野要是怀疑他,怎么可能把防守出口通道的权利交给他,这不是给我们留下出路?那他的目的根本达不到。”许放说,对肖鹏的这一怀疑,他实在难以认同。

    “这就是小野的厉害之处,在别人看来不可能的地方下手,从大处着眼,一直是小野的强项。”肖鹏说到这停住了,掏出一支烟吸了起来,他的脑海里不由浮现出和小野交手的场面:飞虎山,松树岭,小野哪一次不是把功夫做足,这个人就是军事天才,他的谋略不到最后不会让你看出。“我们设想一下,如果小野不给我们留下这么大的漏洞,谭洁还有你们,会把部队投进去?一个营,的确是股不小的兵力,但是和整个运河支队比较起来就微不足道了,何况一旦小野有办法封闭通道,最后这一个营的兵力还是他的。”肖鹏说,眼里的神色,口中的语气都是充满自信的,好像小野的鬼蜮伎俩在他面前都是透明的。

    肖鹏的分析让许放从头凉到脚,眼前几乎发黑,如果事实正如肖鹏所说,那不是太危险了,此刻的谭洁等人,说不定已经落入了鬼子的魔爪之中。“那怎么办?肖队,快想办法吧!迟了就来不及了。”

    肖鹏笑笑,脸上故意做出一副轻松的表情,甚至掏出一支烟放在手上捏捏,其实心里的着急一点不比许放差。到目前为止,靠山方向并没有传来枪声,说明战斗还没有开始,双方都在准备之中,还有点时间。在吴兵和严世伟没有回来前,他还要等,外面的事情不落实,他就是单枪匹马的杀进了西河,也不一定能解困,他又不是力能扛鼎的西楚霸王,结果除了把自己白白的搭进去,不会有任何别的效果。他肖鹏虽然钦佩文天祥等人的气节,可是却从来没有觉得无谓的做烈士有什么好,还是活着更有滋味,活人对国家更有用。

    片刻后枪声从远处传来,零零星星的,肖鹏刚刚平静的心几乎跳了出来,扔下手上的烟就冲出屋去。枪声并不不密集,不是来自于靠山,是从他们刚才走来的方向响起的,那应该是吴兵行动的方向,难道他被敌人发现了?和对方发生了枪战?没等肖鹏想明白,马蹄声传来,声音越来越响,肖鹏不由自主的向大门口走去。当他来到大门口,看到了从远处飞奔而至的人影,不用问,那人一定是吴兵了。肖鹏心头猛地一跳,心中仅存的侥幸也飞到九霄云外去了,他敢肯定吴兵他们一定发现了敌情。

    “队长,鬼子两个中队,正在离关岭不远处的村子里埋伏。”吴兵尽管累得气喘吁吁,人还没有跳下马就赶紧向肖鹏报告。

    “鬼子还没有公开封锁关岭,一定是在等里面的枪声。”肖鹏听完了吴兵的汇报,脑海里立刻做出了这样的判断。对他来说这是个好消息,那就是说,谭洁还有时间,他还能够进入关岭。但是没有阳谷山上谷自成的力量,他就是进去了,能挽救这场危局么?肖鹏想着,目光投向了阳谷山的方向。那里崎岖的乡村小路上,人际杳无,不用说军队走动,就是老百姓的影子也不多,而时间在此刻显得是多么重要,每一分一秒都无比珍贵,肖鹏不敢再等了,他必须进入西河。

    “队长,马蹄声。”吴兵第一个喊了起来,顺手就把枪提在手里,眼睛盯着蹄声响起的地方。

    肖鹏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刚才忧郁的脸上有了淡淡的笑容,好整以暇的重新掏出烟来,轻轻的点燃了。随着滚滚的尘土扬起,马上的人影渐渐清晰了,肖鹏终于出了口长气,心说有了这支队伍,事情就有转圜的可能。

    “肖队长,真的是你。”谷自成没等马停稳,一个鹞子翻身跳了下来,紧紧地抓住了肖鹏的手,脸上带着欢欣的笑容。“严世伟那小子没有骗我。”说完,他咧开嘴笑了。

    “你把他关起来了?”肖鹏笑着说。

    “神了,你怎么知道?”谷自成有些难为情的松开了肖鹏的手。“我以为这小子在说假话。肖队你不知道,他一到山上就盛气凌人,好像他是钦差大臣似的,我就老大不客气了,心说你他妈的装狠,老子偏不尿你。”说完哈哈的大笑起来。“肖队长,你回来就好了,有什么差事说话,上刀山下油锅咱没有二话。”

    “是这么回事,鬼子和咱玩了个萝卜坑,谭洁他们上当了,你的部队不要进去,等在关岭外面,看见里面打起来,专门对付关岭外面的鬼子,尤其是不能让鬼子的炮兵舒舒服服的开炮,但是不准和他们硬拼,你们的主要任务是骚扰。不过看见我们的部队从里面往外打,这时候你们就要玩真的,一句话,不能让鬼子把关岭封锁住,怎么样?够不够味?”肖鹏说着给了谷自成一拳,那意思是说:这一次就看你的了。

    “没有问题,和运河支队一块打鬼子,够刺激的。不过打完了鬼子,你可不能卸磨杀驴啊!”谷自成说到后面的话,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他是真心想加入运河支队,但是当家人必须是肖鹏,这一点有点像袁喜才,因人而定投靠的对象。

    “怕我赖账?”肖鹏大笑起来。“放心吧,像你这样的虎将,有多少我留多少。至于这个仗怎么打,我把许放留下,有事你们商量着办,如何?”

    “许主任?行,只要不是严世伟就成,那小子我一看就来气,阴阳怪气的,不是个绺子。”谷自成说。

    “那就等着打完仗再把他放出来,不过不能让他知道是我的主意。”肖鹏说,看见谷自成脸上有些不解,肖鹏又道:“以后再跟你解释,照做就是。”

    “好,只要你同意,关他七七四十九天我也没有意见。”

    来了这支生力军,肖鹏那颗悬着的心稍稍落了地,但是时间紧迫,他不能再等了。“吴兵,李俊,你们跟我进西河。谷司令,把你们的马给我们用。许放,外面的事你和谷司令看着办,注意掌握时间和尺度。”肖鹏一口气吩咐完,骑上了谷自成的战马,领头向村外驶去。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