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三章,肖鹏回来了(5)

第一百八十三章,肖鹏回来了(5)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五

    肖鹏离开了特委后,郭刚非常慷慨的,派了一个警卫班护送,并且明令指示警卫班,必须把肖鹏安全的送到阳谷,简直把他当中央首长级别对待了,至此肖鹏算是功德圆满,像是孙悟空去西天见到佛主,讨回了尚方宝剑。去时是孤家寡人一个,回来时有了一群卫兵,等于是黄袍加身,换了别人,尾巴还不翘到天上去。肖鹏像是没事人似的,一路上和警卫班的战士开着玩笑,大摆龙门阵,逗得战士们大笑不止,上路不久他们就成了肖鹏的粉丝。本来他们对肖鹏只是敬畏和崇拜,现在一看不是那么回事,肖鹏太好接近了,所有的顾忌就没有了,玩笑就大开特开起来,一路走来真是不寂寞。可是走到一处三岔路口,警卫班长觉得不对了。

    “肖队长,往桐州去走那条路啊!”

    “我说过去桐州么?”肖鹏故意瞪大眼睛说,然后又哈哈一笑,夹夹眼睛。“你们就不想去冀州逛逛?”

    “去冀州?”警卫班长迷惑了,他还从来没有去过冀州,也没有机会去。“肖队长,你不是说着玩吧!就我们这一身打扮,谁看了都知道是八路军,没等进冀州就会和鬼子打起来。”

    肖鹏看看他和他手下的战士,故作严肃的说:“不错,各个像八路军战士。”

    “什么叫像?我们就是八路军。”警卫班长大叫起来,站下不走了,好像是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一双剑眉也立了起来。他是个相貌挺帅的青年,当兵不过两年,因为机灵,有点文化,被郭刚看中,就调到了警卫队,去年提拔他做了班长,名字叫李俊,和水浒传里的好汉混江龙同名,手下的战士都叫他俊哥。

    “我也没说不是,对不对?”肖鹏还是故作严肃的问,同时用眼睛扫视了一下所有的人。“咱们是一不改名,二不改性,货真价实的八路军,梁山好汉全伙在此。”

    看见肖鹏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大伙忍不住都乐了,李俊才知道肖鹏的话里有话。“肖队长,别打哑语,你要干什么我们跟着就是,绝对没有二话。”

    “真的?不怕郭书记打你们板子?”肖鹏反问到。

    “不怕,反正有你肖队长,出了事,往你身上一推就完了,肖队长连郭书记的状都敢告,谁还敢打你的板子?”李俊笑嘻嘻的说,一脸狡猾之色。他本来就是年轻人本色,又遇见肖鹏这样随意的领导,顽劣的本性就掩饰不住了。

    肖鹏做出委屈形状,“感情我是臭名远扬了?好,咱就再臭它一回,到冀州耍耍。”肖鹏说完,脸上还露出了一副无赖相。“你们说,八路军进入了敌占区,都是怎么做事?行走?是不是这样……”肖鹏用手势做出了便衣相。

    “那当然,穿着这身衣服,那还不走一路打一路。咱们就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大侠,等到打到冀州,恐怕也没有几个会活着的。”李俊皱着眉头说。

    “那好啊!咱们今天就冒充一把大侠,来一出真假八路闹冀州,前面第一道关口是不是叫豹子岭?就拿他们开刀。”肖鹏这一次没有笑,只是说完了,看看身边的警卫战士,似乎在观察他们害怕不。

    这些警卫战士最大的不过二十多岁,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年龄,没有刺激还要找刺激,如今有肖鹏领头,谁怕事小?当时是全体赞成,直奔豹子岭去了。

    一路上,肖鹏告诉他们一些必要的对敌常识,把这些人乐得,恨不能立刻去演习。他们常年跟着特委机关,主要是做保卫工作,参加战斗的机会并不多,现在能够冲关夺隘,哪有不兴奋的。

    豹子岭关卡是从阳山地区进入冀州城的第一道门锁,道路不宽,但是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过了这道卡子,就是平原了,路也就会越走越宽,真正的进入了鬼子的治安区。守卫关卡的是皇协军,因为此刻是上午,站岗的皇协军还是比较精神的,枪斜斜的背在肩上,帽子戴得还算周正,领班的像是班长,对从阳山下来的人,盘查得比较严,连菜筐里的青菜都要翻一翻。卡子前,推车的,挑担的,徒手的,排成了一排,只有坐轿的,摇摇晃晃的走过去没人管。

    肖鹏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等那坐轿的走过,就向前走去。在这土石铺成的路上,突然出现了一群八路打扮的人,不用说有多么扎眼,只是让路人奇怪的是,这些人为什么大摇大摆,不避嫌疑,径直的向岗亭走来,就算那个领班的皇协军班长见过些市面,也吓了一跳。心说这些八路吃了豹子胆了,光天化日之下就敢闯哨卡,活得不耐烦了。他首先把枪端了起来,枪栓拉得咔咔直响,大声的叫道:“站住!”

    肖鹏像是没有听见似的,仍旧往前走去,嘴里叼着烟卷,眼里的目光是嘲笑的,好像在说:咋呼什么?笨蛋,不认得老子了。

    那个班长看见肖鹏这副形态,不免有些傻了,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眼前的情况。开枪吧!怕打错了,在他看来事情有点奇怪,八路就算有天胆,也不可能青天白日的来闯关,也许是冀州来的便衣队。但是让他们过来,也有令外一种可能,这些人真是八路,放他们进关,闯得祸也不小。就在他迟迟疑疑之间,肖鹏已经走过来了,但是跟在肖鹏后面的人停下了脚步,神态懒洋洋的,东张西望。那个班长见状,终于出了一口长气,心说就算他是八路,单枪匹马的,还能把他们怎么样,他以为他是谁?常山赵子龙?“站住,干什么的?”

    “瞎了,没有看见是八路?”肖鹏笑嘻嘻的靠近前去,从兜里掏出个证件,递到对方面前。班长看看:冀州特务队,钢印相片都有,不像是假的,但是他还是有些疑惑,既然是特务队的,为什么要穿八路的衣服?没等他把疑惑说出来,干瘦的手就被肖鹏捏住了。“你小子长点脑子行不行?没有看见我们从哪里来?在阳山不穿这身衣服,穿你们这身皮?等着挨揍?”

    “长官,你们请。”这个班长还不算笨,听肖鹏说完他明白了,在gongdang的地区活动,当然要穿gongdang的服装。

    肖鹏向后面挥挥手,李俊带着警卫班走了过来,肖鹏就带着他们大摇大摆的穿过了卡子。刚才李俊还把心提到了嗓子眼,深怕肖鹏的假证件露了馅,现在却佩服得咧开了嘴。“肖队长,过瘾,真过瘾。你和郭书记说说,让我跟你干得了。”他当了两年的兵,干这么刺激的事还是头一次,难怪上了瘾。

    肖鹏摆摆手,一脸苦笑。“兄弟,我肖鹏胆子再大,也不敢从郭书记手里抢人,你这是成心不让我干了。难道长这么大你就没有听说过,老虎的屁股摸不得?”

    “得了,肖队长,你玩命的事没少干,谁不知道。你敢说,你没有上吕司令那告郭书记的状?”李俊说。

    肖鹏无语了,心想糟了,这种名声要是传出去,以后想要往上升就太难了。你想啊!谁愿意提拔一个刺头呢?这步棋走得太臭了,简直是臭不可闻。肖鹏的情绪因此受到了影响,自然就不爱说话了,因为在肖鹏的心中,一直有个将军的情结,那才是他军事生涯的高峰。就像上大学时喜欢写作,总把作家作为高点一样,平庸的活着,他从来没有想过。面对某些人说的,平淡是真他总是嗤之以鼻,认为是无能之辈为自己不能进步找的借口,是平庸的人在那鬼画符。如果每个人都不思进取,这个世界岂不要倒退?要回到茹毛饮血,刀耕火种的原始社会?真正是岂有此理。

    下午的时候他们来到了冀州城外,肖鹏把李俊和警卫班留在了城郊,自己化妆成商人,走进了冀州城。在第一楼的酒店里,他见到了秋菊。

    领班打扮的秋菊显然变得成熟了,有了几分贵妇人的气质,虽然脸颊有些消瘦,但是一对秋水般的眼睛,清澈之中不乏深沉,让肖鹏着实吃了一惊。

    “秋菊,你变得漂亮了,只是有点冷冰冰的。”肖鹏说。

    秋菊微微的骞起了眉头,肖鹏的出现让她感到意外,听了肖鹏带有调笑意味的话,脸上漾出的是苦笑。“肖队长,你来试试,如果你心爱的人生死不知,或者身陷囹圄,你还笑得出来?”

    肖鹏当然知道这样的疼痛是什么感觉,他当初有过,就是现在想起她,心中也会翻江倒海。那会儿,当他把一腔情意送给了对方,直到她失踪,他也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他也曾痛不欲生过。肖鹏清楚她并不是不爱他,这一点到现在他也可以肯定,否则很难说明她为什么在把她的chu女贞操献给他之后才失踪的,但是她还是走了,一去就没有回头。“秋菊,我知道你难受,可是你比我强,至少李威还活着,离你并不远,你正在为了救他而积极工作。我呢?天涯路漫漫,伊人在何方都不知道。”

    秋菊并不知道肖鹏的恋爱史,当然也不知道嘻嘻哈哈的肖鹏,心中同样会留下这么沉重的阵痛,因此脸上不免露出惊讶的神色,随后产生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眼睛里不免有些潮湿。她低下头去,装作给肖鹏的杯子里续水,偷偷的拿出手绢,在眼角上擦抹。

    肖鹏当然看见了秋菊的泪水,脸上不觉挂上了歉意,心里在责怪自己,为什么那么容易多愁善感,哪里像个军人。说也奇怪,他只要看见别人的哀伤,就会引发自己的情怀,那种禁锢在心底的情思,有那么一点点的气候反应,就会不由自主的跳出来,这也许就是谭洁说的,小资情调太浓。一时间,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心里都沉甸甸的。

    现在还不是吃饭时间,殿堂里显得空旷,冷清,大堂里古香古色的装修,色调的沉郁使心情不快的人感到压抑,幸亏这时王繁山走了进来。

    “肖老板,让你久等了。”王繁山人未到,声音先过来了。

    肖鹏放眼望去,一身西装的王繁山显得利索,五四分头也梳得油光绽亮,手里还提着个男士皮包。他就站了起来。“王老板还是那么精神,生意兴隆。”

    说着话,两个人面对面的坐了下来,秋菊喊来了服务员,王繁山点了几样小菜,一壶老酒,两个人就边吃边谈的说了起来。“彭部长那边有什么消息?”肖鹏问,他来冀州的主要目的,就是和王繁山探讨如何营救彭述志。

    “这件事很蹊跷,鬼子到目前为止,对彭部长像大爷似的供着,不但好吃好喝的供养,还给他提供美女当佣人。”

    “这是鬼子的软化伎俩,用意是麻痹对方的战斗意志,够狠毒的。当年清军俘虏洪承畴的时候,洪承畴是准备以死报效朝廷的,后来皇太极让他的妃子去看望洪承畴,唤起了他对生的渴望,后来洪承畴真的降了,成了满清入关的最大功臣。”肖鹏说着,寓意深刻的看了看王繁山。

    王繁山当然知道肖鹏话里的含义,脸上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苦笑。“即使事情是这样,我们也没有办法。开始是个日本女孩在那伺候,彭部长不喜欢,最近换成了中国女孩。”

    “彭部长怕日本女孩是间谍吧?”肖鹏有些欣慰的说。

    “要是这样就好了。”王繁山摇摇头。“事实正好相反,据我们了解,那个中国女孩才是间谍。”王繁山说完这段话,目光复杂的看着肖鹏,抽出支烟点了起来。

    肖鹏不由得心中一颤,他自然读得懂王繁山的目光。能够成为间谍的女孩,都不是一般人物,尤其是当你不知道的时候,你很难抵抗她的演技,会不知不觉的掉入陷坑之中,希望对方不是专业特务,那就还有办法。只是像彭述志这样的单身男人,又不是练成了金刚不坏之身,如何去抵挡美色的诱惑?“应该设法通知彭部长。”

    “做了,可是办不到,鬼子的防卫太严了,看来,只有靠彭部长自身的免疫力了。”王繁山说。

    “想办法,找秀美,她会有办法的。”肖鹏说,他已经感到了威胁,必须把这个情况告诉特委,要未雨绸缪。

    “秀美的确帮了不少忙,但是她现在也无能为力了。”王繁山叹息的说,又道:“秀美很想见你,你和她见见面?”

    “好,只要时间允许,我真的想见见她,表示一下我们的感谢,最好把她发展成我们的人,那对我们的作用就太大了。”提到秀美,肖鹏的眼里不知不觉的放起了光芒,心说可惜她是日本人。“李威呢?有什么消息。”

    “能简单的吃饭了,吴兵打入了进去,但是李威还离不开病床。”王繁山说。

    “你的意思是,只要他能下地,就有办法把他救走?”肖鹏瞪大了眼睛,口气有些急迫。李威的被捕,虽然是不得已而为之,肖鹏也有内疚的感觉,毕竟最后时期他没有出手,而是带着部队返回了西河,因此他心中一直有欠账的不快。

    “有这个可能,只要他不离开医院,但是我们现在不能动手,因为即使营救成功了,我们也没有能力治好他的病。令外忘了告诉你,重庆方面来人了,也在做营救李威的工作,只是他们不愿意和我们联手干。”王繁山说。

    “不管他们,我们干我们的,李威一定要救,于公于私都要救。”肖鹏口气坚定的说,看看表,心说吴兵该到了,但是吴兵并没有来,秋菊却神色大变的走了过来。

    “肖队,王老板,谭政委兵进西河了。”

    肖鹏“啊”的一声站了起来,神色大变,“怎么回事,详细说。”这个时候谭洁兵进西河,不是找死么?肖鹏的心立刻吊了起来,感觉就是着火一般。

    秋菊把听来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肖鹏,肖鹏听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半天没有说出话来,脸色青紫青紫的,心里说:“谭洁啊谭洁,你可要挺住啊!”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