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二章,肖鹏回来了(4)

第一百八十二章,肖鹏回来了(4)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四

    对于谭洁来讲,**的指挥这样一场决定运河支队命运的生死大战,还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忐忑不安是难免的。因为这次的战斗不是小打小闹的游击战,是面对小野的鬼子和皇协军的正规战,一个计算不好,可能出现的结果是致命的,关键是她没有直接面对小野的经验。就运河支队目前的情况来看,她也输不起,因此虽然拿定了主意进军西河,心中却是十五六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当许放离去之后,她又有了孤独的感觉。她想,要是肖鹏在,面对这些突发的情况,一定会驾轻就熟,很快拿出最佳方案,而不是像她这样迟疑不决,这时候的她才感到更需要肖鹏。

    其实眼前的情况是清楚的,并不难下决断,问题的关键只有两个。一是小野明天是否到靠山,如果他去靠山,就不应该放弃这个机会,干掉了小野,就等于打掉了鬼子的灵魂,即使鬼子还会派别的指挥官来,像小野这样出色的指挥官也十分难找,别的日本军官不一定能对运河支队造成致命的威胁。比如再来个酒井,高岛之流的,说不定会给运河支队提供机会。二是小野是否对焦长礼起了疑心,如果小野早就怀疑了焦长礼,那眼前的一切就可能是小野在故意设陷阱,欲擒故纵,让焦长礼自我暴露。如果没有这些假设,这次行动即使达不到消灭小野的目的,有了焦长礼这个营的支援,也会全身而退。从目前呈现出的种种情况来说,行动都是利大于弊,谭洁不是不明白这一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有种不安的感觉,像是她的前面有一个个看不见的黑洞,那里有一双她看不见的黑手,正等着她往里跳,好卡住她的脖子,难道这种担忧是她对小野的胆怯造成的?

    坐了一会,谭洁感到屋子里的气息太过压抑,就来到了院子里。满院子的苞米在树枝扎成的篱笆上四处乱挂,黄澄澄的苞米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它那特有的清香。但是和苞米共同站立的树木就凄惨了,深红色的叶子飘落一地,刚刚还青枝绿叶的乔木,眨眼间就凋零了,像是正在等待冬天的审判。秋天似乎太短暂,冬天进入得又太快了。有些萧瑟的天空中,阳光仍旧亮晶晶的,不比夏日逊色,可是那日光落在人的身上,却不能给人温暖的感觉。谭洁由这秋日,不由得联想到即将到来的冬天,心中有些微微战栗。对于衣衫单薄,又没有根据地的运河支队来讲,这是个难挨的冬天。不行,一定要离开阳谷,这里太穷了。

    “政委,谁的主意在大战前夕,让我这个支队副支队长离开部队?”随着话音,严世伟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脸上挂着明显的不快,口气也十分严厉,这在他来说还是第一次。过去他给别人的感觉是胆小,羞怯,多少有点萎缩,因此多数时候大家都忽视了他的存在。只有杨万才在场的时候,人们才会记起他,但是这个时候往往是杨万才拿他揶揄,取笑的时候,会让大家寻到开心。

    “你错了,不是离开,是求救。”谭洁听见话音转过身来,严世伟的火气让她心中产生了异样的感觉,更加觉得许放的提议是正确的。大战就要开始,身边有个不让人放心的家贼,万一情报走露,运河支队就可能死无葬身之地,给谭洁一万个脑袋,她也不敢冒这种风险。“我们的军事力量明显不够,让你去特委求救是经过慎重考虑的,不把情况说明,不去个管事的,郭书记会发兵?特委的部队是谁想要就能要来的?我们在家里做准备,特委的援兵不到就不会动手,除非有了意外,兵贵神速你不懂,怎么还在这磨蹭?”谭洁说到后面的话,脸上故意露出了不满。

    严世伟一直在查看谭洁的脸色,虽然知道她不是肖鹏,也怕激怒谭洁,因为他很清楚,谭洁在地委领导的心中不是肖鹏,下蛆也没有用,她在特委领导眼里是乖孩子,真把她惹恼了,他这个副支队长是没有好果子吃的。但是他真不愿意走,因为他已经看出,谭洁是准备打这一仗了,在这关键的时刻,情报出了问题,小野是不会放过他的。但是看看谭洁那刀刻一般刻板的脸,知道很难改变谭洁的主意,只好说:“好吧,看来是我弄错了,我立刻就走。”说着真就抬腿向外走去,但是他希望谭洁会喊他,如果此时此刻谭洁真的要把他赶走,那就说明,他的处境危险了,得想办法逃走,只是运河支队没有消灭,小野会同意他这样做吗?

    谭洁也知道这么做不妥,容易引起对方的怀疑,可是时间太紧,她找不到更好的理由,又必须布置下面的行动,而这次行动太大,不可能瞒过严世伟。如果严世伟真的是内奸,把情报泄露出去,运河支队就会死无葬身之地,无论如何谭洁不敢冒这个险,所以只有这么干了,两害相比取其轻吧!

    看见严世伟离去,谭洁不再犹豫了,她吩咐小胖去通知有关人员开会,大战的序幕应该拉开了。

    说也奇怪,刚才还有些举棋不定的谭洁,当她站在众人面前,看见一双双期盼的眼睛,一道道闪烁的目光,突然之间就变得信心十足了,仿佛在这片刻之间她由人变成了神,因为台下的这些战神都要听从她的号令,她可以指挥这些人,这是多么大的荣耀啊!人变成神有时很难,也许穷毕生之精力都办不到,可有的时候就是一瞬间,你就脱胎换骨了,此刻的谭洁就是这种感觉。她不再胆怯,不再犹豫,有些散乱的目光凝聚在了一起,变成了剑,锋利的剑。

    “同志们,关于这次行动,我们首先要明白,我们的目的是什么?然后才能讨论怎样达到目的,是不是?”

    “这是自然,不就是干掉小野么?还有救出被捕的干部。”杨万才当仁不让的抢先说,肖鹏不在,他的嘴就更没有把门的,何况等了这样久,他早就不耐烦了。在他的战争词典里只有兵贵神速这四个字,感觉谭洁婆婆妈妈的,不够痛快。

    “没错,这次行动的第一个目的就是杀掉小野,可是怎么杀?小野是木头,站在那里等你去杀?”谭洁说完这句话,不等别人说话就转过身去,像肖鹏一样,指着墙上的地图。“大家看,靠山就像个大锅,不过是四面漏风的锅,出口太多。小野选择在这里开会,不仅因为它是咽喉要道,是这一带的中心区,还因为它的交通四通八达,出了事也容易逃走,那么就给我们出了一道难题,在哪里攻击小野?如果把靠山作为攻击点,小野是很容易逃走的,我们没有能力四面攻击,再说会伤害很多老百姓。鬼子不会顾忌这些,我们当然要想到这一点,所以我认为,攻击的地点不能选择靠山。”

    谭洁的分析大伙是听懂了,但是还是出乎谭洁的预料,下面有人“嗡嗡”的议论起来,焦长礼和他手下的连长也很意外,都把目光投在谭洁的脸上。因为他们需要知道的,不仅仅是合不合理,而是合理的攻击点在哪?

    “停,停,别像娘们似的,叽叽喳喳没完没了,让政委把话说完。”杨万才不耐烦了,大声的吼叫起来。

    还别说,杨万才的嚷嚷挺好使的,很快屋子里静了下来,大伙的目光重新聚焦在谭洁脸上。

    刚才屋子里吵嚷的时候,谭洁变成了听众,一只手端起了水杯,慢慢的喝起水来,脸色是平静的,似乎在等着这一刻。应该说,这时的谭洁表现很有点处惊不乱的大将风度,不是故意在玩深沉,连许放见了都暗暗称奇。

    “明天的战斗能否成功,关键在于我们的攻击地点选择得是否准确。”谭洁见大伙都在看着她,尤其是焦长礼他们,心中除了兴奋,也有些沉重,毕竟这不仅仅是有关个人荣辱的事。赢了,会增强反水人员的信心,输了就不好说了。“你们看,这两条路是靠山回西河镇的必经之路,我想小野不会放着公路不走,翻山越岭走小路和咱们捉迷藏吧?”

    谭洁的话引来了下面人的哄堂大笑,焦长礼等人一面笑,一面想:运河支队的女政委不但人漂亮,说话蛮风趣的。只有许放知道,谭洁原来有多古板,是肖鹏来了之后,才一点点发生变化的,也许谭洁自己都不知道,她在暗暗模仿肖鹏。看她今天布置战斗的方式,思维的严密,说话做派,和肖鹏简直是如出一辙。

    “那么小野会走哪条路?我们不是诸葛亮算不出来,大路远,好走,小路近,难走,以我们现有的力量,分路埋伏也不是不可以,问题是,哪一条路是重点?打完了伏击之后怎么撤退,这就需要好好想想。”谭洁说到这里又把话打住了,有意给大家留下空间,至于选择哪条路,她心中是有数的,但是攻击过后能否安全的撤出,变数很多,她还是忐忑不安。现在问题的关键是郑雄的部队是否能够被小野解放,能否参战?特工队是否来到西河,鬼子是否有伏兵,眼前这一切都是未知的,情况看起来都是有利于运河支队的。可是谭洁不会忘了,小野是制造假象的专家,和他作战,必须多长几个心眼,必须把后路留好。

    “鬼子有车,我看走大路的可能性大。”齐玉昆说,一般情况下,没有思虑好的时候,他不会说话。

    “一定的,鬼子又不知道有人埋伏,当然要挑好走的路走。”许放也同意齐玉昆的观点,支持他说。

    “不一定,小野鬼头呢?睡觉都会睁只眼睛。”焦长礼说,他对小野算是够了解了,这次他之所以急着反水,就是担心小野发现了他的秘密,而他却一无所知,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小野的行为做事,很少按规矩走。你认为不可能的,在他那里也许就是可能的,这就是他的可怕之处,所以我认为,小路绝对不能不管。”

    “我同意焦营长的话,小野这个王八蛋,装神弄鬼是行家,说不定真会走小路。”杨万才说。提到小野,杨万才的桀骜不驯就变成了痛恨和警惕。

    面对这互不相让的两种观点,谭洁必须拿出自己的主张,否则争论到天黑不会有结果,时间也不等人。可是她能拿出什么样的主张?她的主张能让别人信服么?如果不能,不是还会引起争论?两种观点都有说的过去的理由,也同时存在着明显的弱点,孰轻孰重,她实在难以下评定,只有到了这会谭洁才知道,权威在一支部队里有多么重要。如果她真的有权威,说出的话就没有对错之分了,别人照办就是。但是谭洁明白,真正的权威不是靠职位的高低来建立的,是靠你的能力,是你的能力被众人信服。肖鹏之所以在支队里一言九鼎,是经过多少次的战争实践证明的。他刚刚到支队时,不也受到很多人的质疑?他的话也常常受到否决,包括她自己在内就对肖鹏采取了不信任的态度。不行,没有时间听从他们的争论了,无论对错,自己也要拿定主意。想到这,谭洁不再犹豫,清清嗓子发言了。“我们的目标已经确定,至于怎么打,我想具体实施什么战术,由现场的指挥员自己决定,现在我分配任务,在任务明确之后,具体负责的同志,有机动灵活的指挥权利……”

    “好,我拥护政委的决定。”杨万才第一个喊了起来,眼睛里明显在放光,他最讨厌的就是把一切都安排好的上级,因为战场的情况是瞬息万变的,具体指挥的人应该有随机应变的处置权。上次的反扫荡,不是他一再抗命,结局就很难说了,事后肖鹏不但没有责怪他,还在背后对他大加赞扬,说他是真正的将才,能视情况变化而变化,不是赵括一类纸上谈兵的庸才,赵括是谁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肖鹏是在表扬他。如今谭洁放权,他能不高兴?他哪知道这是谭洁的不得已而为之,因为谭洁自己也判断不出怎么做才是对的,只有权利下放了。

    看见杨万才在支持她,谭洁的心中有了底牌,杨万才可是支队里第一员大将,战场经验极为丰富,有了他的赞同,说明这个方法可行。她不由得暗暗的出了口长气,脸上绷紧的神经松弛了,不觉漾出了笑容。“消灭小野是这次战斗首要完成的任务,由第一大队负责,杨万才全权指挥。”

    “是,一定完成任务。”杨万才晃了下身子,脸上的神色有些得意。不管参加什么样的战斗,先锋官是他必须争取的,对他来讲这是荣誉。肖鹏刚来的时候,有意磨他的性子,尽让他干一些鸡零狗碎的事,没有把他气个半死,对肖鹏一肚子意见,人前人后没少犯自由主义。后来肖鹏转向了,把重要的任务交给他,他才不说肖鹏的坏话了,他这个人就是这个德行,什么事情都挂在脸上。

    “第二大队由齐玉昆负责,主要是对付皇协军,保障第一大队完成任务后的安全撤出。”谭洁又说。

    “是!”齐玉昆简单的说了一个字就坐下了,但是脸上不太开心,他也想去干掉小野,为死去的弟兄报仇。一想起依排长他们,他就对鬼子恨得牙痒痒,但是他也明白,在运河支队,最艰巨的任务谁也争不过杨万才,只能认输。

    “焦营长,你们的任务是保证所有的道路畅通无阻,还要抽出一部分部队做预备队,预防意外情况的发生。”

    这个任务的确很艰巨,因为靠山地区的面太宽,路太长,一个营的兵力明显不足,还要抽出一部分兵力做预备队,有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但是第一次和谭洁率领的八路军合作,就提出这样那样的困难,显然不太合适,因此焦长礼略略停顿了片刻,站起来表示了同意,他不能在这个时候给谭洁出难题。

    谭洁到此完全松了口气,任务总算平稳的分配下去了,剩下的事情就看明天了,如果明天没有变化,战斗就打响了。如果能取得小野的人头,那将是西河抗战史上的最大胜利,从此西河的局面将发生巨变,但愿一切如愿,谭洁想。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