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九章,肖鹏回来了(1)

第一百七十九章,肖鹏回来了(1)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一

    肖鹏的运气真算不错,凭着一个人的摸索,居然在冀中军区见到了吕正操。东北军出身的吕正操,有着北方男人的粗犷和坚毅;讲武堂出身的他,又有着标准的军人身姿和豪爽。见到肖鹏后即显得奇怪,又很热情,还来了点幽默。“肖鹏,打不死的肖鹏,大名鼎鼎。我第一次知道你,是在晋察冀的报刊上,政治部的徐部长让我看你写得文章,那篇论游击战争的文章写得棒极了,算得上是文采斐然,我还以为你是摇笔杆子的书生呢?后来遇到你们的郭刚书记,他告诉我,你很能打仗,鬼点子多,我才知道你是文武全才的抗日英雄,了不起啊!同志哥。”

    肖鹏参加革命以来,听到的赞美是很多的,但是听到像吕正操这个级别领导当面赞美还是第一次,不免有些羞涩,耳根子感到发热。

    肖鹏早就知道吕正操的大名,平原游击战争搞得如火如荼,正是他的杰作,在冀中地区,有关他的传说太多了,却没有想到吕正操这么开朗,平易近人,不像是旧军队出来的军人那样严肃,刻板,他那郁闷的心情像是阴云碰到了飓风,霎时间无影无踪了。吕正操的夸奖让他有些脸红,也有些惭愧,和对方比起来,他算什么英雄呢?“吕司令,小小的西河都没有弄好,我算什么英雄,你这样的夸奖简直是在打我的脸?”

    “哦,你是这样认为的?哈哈哈,行,挺谦虚的,抱负不小,我喜欢。”吕正操立刻拉住了肖鹏的手,让他坐在了对面,亲自给肖鹏倒了杯水,这才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你敢在鬼子的包围圈里召开公审公田的大会,这样的气魄,胆量和谋略,就是大英雄所为,可以和斯大林在莫斯科红场的阅兵拼一拼,这还不是英雄?郭刚早把你的事迹当成故事讲了,你问问司令部的里人,谁不知道?”吕正操说到后面,显得兴致勃勃了,冀州地区有这样的人物,吕正操感到脸上有光彩,所以就不加掩饰的表现出了喜欢。这个时候的吕正操,让你根本看不出是统领一方的军政大员,就像个喜欢侃大山的老兵。

    肖鹏最喜欢的领导,就是不把自己当领导的领导,碰到这样的领导,心里就会感到热乎乎的,全身的血液都会奔流。此时此刻他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在民间普遍流传着这样的话:阎王好惹,小鬼难缠。官场里其实就是这样,真正能力强的,有深度的大官很少摆架子,装正经,说官话,很是平易近人,或许这是因为他们讨厌故作深沉,讨厌拉大旗作虎皮,这就是素质。官场中,好多秘书出身的官员就缺少这样的修养,因为媚上惯了,所以欺下就成了习惯。

    “司令员过奖了,西河的鬼子司令官小野非常厉害,我和他是半斤八两,互有胜负。”

    “我听说过这个人,就是他逼得运河支队的第一任支队长林强自杀,果然是个厉害角色。不过你也不错,没少让他吃苦头,我看你比他略微强一点,不用谦虚了吧!”吕正操说完又笑了,用欣赏的眼神看着肖鹏,他喜欢聪明能干的年轻人。来到冀州平原之后,他的队伍发展得很快,但是优秀的军事干部奇缺,如果郭刚舍得放弃,他真想把肖鹏留下,凭肖鹏所表现出来的军事素质,指挥一个团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一个没有受过正规军事教育的大学生,能把战争熟知到这种程度,很不简单了。这里除了个人的努力,环境的熏陶,个人的天赋也起了很大的作用,你不会说你不聪明吧?”

    肖鹏又一次脸红了,对吕正操的这句话,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心里很是有点冲动。从吕正操对自己的评价上,肖鹏看出来,他是很欣赏自己的。心想:如果在这样的领导指挥下战斗,一定会能最大限度的展示出自己的才华。

    “司令员说的是,我从小就喜欢看军事方面的小说,历史,尤其喜欢三国演义。上大学期间读了不少中外军事著作,很有启示,可能我天生偏爱战争。”肖鹏回答说,这一次的他没有谦虚,因为到现在为止他读到战争方面的书籍还会冲动,会进入情景,这或许就是吕正操说的天赋。

    “这就对了,喜欢战争文学,能够读下去已经不简单,还能读出其中三味,那就是境界了。现在某些年轻人忘了国家沦陷,醉心在言情小说里,品格自然就低下了。好了,谈谈你的事,你千里迢迢的来找我,肯定不是为了说小说的,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吕正操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为肖鹏面前的水杯里续了点水。

    肖鹏来的时候是一脸激愤,本想好好地倒倒自己的委屈,和吕正操的一席谈话后,激愤在不知不觉间溜走了,反而有些后悔,觉得不该为了个人的事情来麻烦吕正操,气局显得小了,吕正操每天有多少大事等着做啊!冀中的游击战争靠他掌舵呢!可是人已经到了,不说肯定是不行了,他就简单的,把西河反扫荡失败后,季光春到西河调查,自己被停职检查的事情告诉了吕正操。只是在说这番话时,激愤没有了,口气淡淡的,丝毫不带感**彩。最后略带歉意的说:“司令员这样忙,我不该为个人的小事来麻烦首长。

    “你虽然说的简单,我还是听明白了,对于个人来讲,这样的事不是小事。”吕正操一脸严肃得说,当他说起正事的时候,粗粗的眉毛会立了起来,但是随后又笑了,用那睿智的目光审视着肖鹏。“好,肖鹏,有气量,有胆量,是个干大事的,我喜欢。”说到后面的话,吕正操已经不再掩饰他的喜爱,目光是坦率的。“不过据我所知,郭刚书记不是这样的领导,这里肯定出了别问题。郭刚这个人可能有点家长作风,也许会犯些官僚主义,但是绝不会拿原则做交易,更不会拿党的事业开玩笑。”

    “我也太性急了,其实我仍该先到特委。”肖鹏此刻知道自己操切了,言语中有了悔意。

    “没有关系,你走的时候,我让政治部的徐主任和你一同去。”吕正操说,他不想让肖鹏再受伤害了,因为他已经特别的喜欢他了。

    “吕司令,我想留在你身边,你看……”肖鹏不想就刚才那个问题进行下去,换个话题说。当然,如果吕正操愿意他留下,他也真的不想走了,在下面做事情的人,谁不希望遇到一个好领导。

    吕正操笑了。“说实在话,我手里真缺你这样的将才,但是我不敢留你,你知道为什么?”

    肖鹏摇摇头,他真不知道,也不想费心去猜,只是有些失望。他讨厌官场上的尔虞我诈,喜欢去战场上一刀一枪的搏杀,轰轰烈烈的生,轰轰烈烈的死,马革裹尸,壮怀激烈。

    “相对于正面打仗,你所做得工作要难得多,也重要的多,你担任的,是一个地区的主帅,这不是什么人都能干的。战争的胜负不是决定于你有多少军队,而是国家的综合实力,有的时候,物资的多少往往是起决定作用的。比如华北地区的八路军,论人数比鬼子还多,可是我们用得什么武器?至于配套的军用物资就更谈不上了。战斗力不是空喊的,是靠实力做后盾的。当初鬼子为什么要发动九一八,要占领东北?不就是看中了那里的战略物资?如果没有丰富的物资,鬼子早就卷铺盖卷回家了,所以你们支队的任务很重。破坏敌人的物资,比如钢铁厂,矿山,给鬼子断血,这可是釜底抽薪啊!”

    “吕司令,我明白你的话了。”肖鹏说,这才知道吕正操话里的意思,眼里射出的目光是敬佩的,什么叫高瞻远瞩?这就是啊!

    “反法西斯的战争不会太久了,斯大林格勒的胜利,使德国鬼子再也没有能力主动进攻了,一个以进攻见长的国家,一旦失去进攻能力,等待它的就是死亡。日本的战力远不如德国,只要苏、美收拾完德国鬼子,稍稍腾出手来,鬼子完蛋得就更快。今年末,或者明年初,鬼子会发动粤汉战役,到时后方的部队会被抽调不少,你们的压力就会减轻很多,所以在这一时期,尽可能避开和鬼子正面冲突,保存实力,用小股部队去骚扰敌人,疲劳敌人,等到时机来临再狠狠地整他们,那样一来就会用很少的代价,换取更大的胜利。在军事术语上,这叫审时度世,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你觉得怎么样?”吕正操说到后面,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好极了。”肖鹏忍不住叫了起来,吕正操算是说到他的心里了,他感到受益非浅,真是不虚此行。“吕司令,你说到我的心里去了。在鬼子占有绝对优势兵力的情况下,我们应该避其锋芒,用我们游击战的优势,给敌人以沉重的打击,而不是和敌人做正面的较量。”

    “不错,你的想法符合西河的实际,打蛇要打在七寸上。冀州是鬼子物资的供应地,它的七寸就是物资,能够破坏鬼子的物资供应,比消灭几个鬼子更重要。古人都知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现代战争离开了粮草,自己生存都是问题,就不用谈战胜敌人了。”吕正操说到这,眼里露出了感慨之色,因为此时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喜峰口之战、多伦之战,兵力占优的西北军,因为物资接济跟不上,结果只能是败退。在鬼子优势炮火面前,装备落后的军队就像绵羊面对饿狼,只是羊再多也打不过狼啊!战争不是靠勇敢就能取胜的。

    这次谈话之后,激情在肖鹏胸中燃烧,肖鹏再也待不住了,他渴望和小野决斗,渴望用胜利来洗刷耻辱,渴望像吕正操一样,不去计较个人的荣辱,高瞻远瞩,胸怀韬略,做一个大气的,有战略远见的军人。谁说小人物就不能胸怀天下?壮志凌云?古时的商鞅、吴起,当代的孙中山、maozhedong,哪个不是从小人物做起的?当肖鹏这样想的时候,他并没有觉得自己狂妄,也许这就是他那与众不同的思维吧!

    第二天肖鹏在徐主任的陪同下,离开了冀中军区,来到了冀州特委所在地——榈山。

    “小子,胆子不小,敢去吕司令那告我的状。”一见面,郭刚就唬着脸说,好像是正在审案的包公,脸色严肃得吓人。

    经过和吕正操的交谈,肖鹏的心态早已经放平和了,心胸开阔了很多,所以对郭刚的脸色视而不见,反而笑笑说:“小鬼有时候也敢造阎王的反,郭书记,你大人大量,不会和我计较吧?”

    “哈哈哈,你这个滑头。”郭刚终于绷不住严肃的脸,开怀大笑起来。“好,我喜欢你的坦率,敢作敢为。吕司令给我来信了,说是我肯放手,就把你借给他。哼,想得美,什么叫借,那是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你肖鹏可是香饽饽,被吕司令看中不简单啊!”

    肖鹏脸红了,他还没有被人这样评价过,不知郭刚是赞扬他还是讥讽,但是此时此刻的他,就是吕正操要他他也不准备走了,大丈夫做事应该有始有终,他和小野还没有分出胜负。“郭书记,我还没有和小野决斗完,只下了半盘棋啊!”

    “小子,我就知道你不会当逃兵。”郭刚满意的指着他的鼻子说,还慷慨的递给他一支烟。“所以我一口就拒绝了,不过我不想再犯主观主义,要听你亲自说。哈哈哈,其实没有得到你的同意我就拒绝了,还是犯了主观主义。”

    肖鹏被郭刚的情绪感染了,也不由得跟着笑了,往日压在心头的郁闷一扫而光,他没有想到这次叛逆行为会是这样一个结局,郭刚也不是他想像中的那种领导,彻底释怀了,很有点为自己的鲁莽而感到羞惭。“郭书记,都怨我,太好冲动了。”

    “不!”郭刚厚厚的大手一挥,打断了肖鹏的话。“是我用人不明,犯了官僚主义。吕司令说的对,做一个好的领导,其主要的责任之一,就是保护好人,好干部,因为我的偏听偏信,才做出了错误的决定,你不会往心里去吧!”

    “不会,我肖鹏永远不做鼠肚鸡肠的小人。”肖鹏立刻保证说,脸色有些微红。郭刚的坦率,勇于自责的精神让他欣慰,西河有这样的领导,大有希望,只要是人,谁不做错事?但是勇于改正错误是最难的。肖鹏知道某些领导做错了事不是想办法改正,而是想尽办法推卸责任,掩盖真像,这才是最糟糕的。

    “好,做一个真正的gongdang人,就要襟怀坦白,必要的时候可以骂娘,但是不许搞小动作。你的事也引起了我的警惕。季光春得到的材料都是严世伟提供的,这里面有很大的夸大之辞,他要干什么?是为了讨好领导往上爬,还是有别的目的?对这样的人一定要警惕,gongdang的队伍里,不能允许害群之马有市场,同志和同志之间有意见,可以开诚布公的说,可以争论,但是不能允许在背后搞小动作,更不能允许背后伤人,你对这样的人要注意。”郭刚严肃的说。

    “我怀疑他……”肖鹏就把自己对严世伟的疑心,一五一十的对郭刚说了,未了补充说:“可是我们没有证据。”

    “这就难怪了,我们虽然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但是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尤其是钻入我们内部的坏人更危险,你们要对他不露声色的观察,我让特委敌工部的人悄悄进入,一定要搞个水落石出。”郭刚说,眉宇间有了焦虑和不安。“本来想留你在特委住两天,现在看来不行了,谭洁他们最近有大动作,如果队伍里有这种人,那是十分危险的,吃完了饭你就走,有没有困难?”

    “没有。”肖鹏表示说。

    “好,这次你回西河,还有一件事情要抓紧要办。特委营救彭述志的行动,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进展,彭述志也没有任何消息,这是极不正常的,虽然我们相信彭述志的党性,但是也不能排除会出现意外,你在北平做过地下领导工作,这件事交给你我比较放心。你们在营救彭述志的时候,如果发现了意外,有自主处置的权利,需要什么,可以和特委说,只要我们有的,会全力支持你们。”

    “好的,我会尽力去做。”肖鹏态度坚决的说,感到了任务的艰巨。特委的地下工作人员没有做到的,他行吗?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