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四章,阴谋(2)

第一百七十四章,阴谋(2)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二

    彭述志在大脑就要爆炸的一瞬间,目光和那个日本姑娘碰撞了,这种碰撞像是疾驶的汽车遇到了红绿灯,使他怵然惊醒了,差一点给自己一个耳光,心说他怎么可以在日本人面前失态,暴露出内心世界的虚弱?要知道,这个看来文静的女孩,很可能是隆吉派来的特务,是来监视他的,或许他的每一点漏洞,都可能成为鬼子进攻的缺口,给对方以可乘之机。“彭述志啊彭述志,你也是老革命了,急躁的情绪为什么还不能改?”他在暗暗的责怪自己。既然一生献给党了,要做岳武穆、文天祥,脑海中还留着那么多的小资情调干什么。什么对月伤怀,临风洒泪,那是一个坚定的革命者应该有的东西么?彭述志在迷失自己的一刹那,高度的警觉又把脱轨的车轮转了回来,脸上迅速得恢复了常态。他瞟了对方一眼,并没有从她手中要过废弃的画,重新选择了一张纸,展开了,努力的让那纷乱的思绪宁静下来,开始重新作画。拿笔的手,开始有些颤抖,思绪也不能集中,但是他强迫自己驱除杂念,凝神静气,这样过了好一会,手沉稳了,笔尖落在纸上也听话了。渐渐的,一座苍莽的大山凸现出来,在那层峦叠嶂的山峰中,一颗笔直的松树傲然挺立,直至云端,松下就是茫茫的云海。画中的意境把彭述志带进高洁神圣的境界中,让他自然的进入了忘我,自然的沉浸在那悲情壮烈,胸怀激荡的情境之中。

    这天晚上彭述志好久都没有入睡,温馨和惨烈在不停的征战。一会是小桥流水,吟风赏月,一会是金戈铁马,战火硝烟,战争与和平的大戏在他眼前交叉回荡,弄得他起来坐下,坐下起来,后来实在睡不着,索性走到书房里,呆呆的冥思苦想。

    鬼子花费这么大的本钱,把他关在舒适的环境里,用意当然是要软化他的意志,让他从信仰的王国里走出来,屈服于风花雪月的生活,陶醉在舒适享乐的乐园里,这一点他从开始就十分明白。可是为什么看似明明知道的事,当它出现在面前的时候,面对那种诱惑,还是感到心烦意乱?这让他很是苦恼。刚刚被捕的时候,他设想了鬼子会用种种残酷的手段折磨他,就是没有想到鬼子会把他当珍稀动物圈养起来,每天好吃好喝的伺候。到目前为止不用说酷刑,他连一张冷脸也没有见过,天天过着的是锦衣玉食的生活,鬼子简直把他当成了王子,好像把他请来的目的,就是请个老太爷来恭敬似的。彭述志当然不会那么天真,他知道世界上哪有免费的午餐?既然一切都清清楚楚,却还是不能减少心中的骚动,他如何能不苦恼?

    第二天他起得较晚,这是他被捕之后从来没有过的事。当他睁开眼睛,早晨的太阳从窗格外射进来,把地面涂抹得花花绿绿的,屋子里被柔和的光线笼罩着,家具,摆设都很温馨,这种感觉对彭述志来说,多年没有享受过了,家的概念对于他来说,早就变得十分遥远。他懒懒的伸着四肢,还是觉得困倦,又闭上了朦胧的睡眼,似乎是不想很快失去这温馨,也许还有些贪恋床被的松软,反正起床后也没有事情可作。

    一阵轻轻的,带有脂粉味的身子走了进来,不用问,准是日本姑娘来清扫屋子了,这个很少言语的异国少女,的确很勤快,也很温柔。可惜在彭述志的意念中,她是隆吉派来的,又不会说中国话,否则和她说说话,调**,日子一定过得很快。啊!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彭述志吓了一跳,暗暗的掐了一下大腿,从床上坐了起来。糟糕,被温馨熏迷糊了,真要堕落了,不能再胡思乱想了,这样下去特别危险。彭述志掀开了被子,迅速地走出卧室,来到了院子里。眼中高大的围墙在述说着什么,院子里阳光明媚,让他从幻觉中醒了过来,原来这里不是桃花源,他不过是个可以在院子里自由走动的囚犯。

    日本女子对他笑笑,然后端来了饭菜。冒着香味的饭菜像是玉雕作品,精致典雅,但是彭述志没有胃口,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然后进入了书房,他觉得自己是匹骏马,而图书就是马场,在那里可以自由的驰骋。但是今天运气不好,刚刚打开书,隆吉一郎到了。

    “彭部长,日子过得还好么?看你的气色,比刚来的时候好多了。”隆吉一脸笑容的说,挺着宽大的身子走近八仙桌旁,不用彭述志让座,就以主人的姿态坐在了椅子上。他那光光的脑门被太阳光反射之后,显得无比的光亮,一口流利的中国话说的十分地道,连彭述志这个土生土长的冀中人都感到吃惊,心里不由得提高了警惕,因为他明白,中国通意味着什么。

    “饱食终日,无所事事,托你的福啊!”彭述志揶揄的说,脸上带着嘲弄的笑容。“如果阁下喜欢的话,随时可以品尝的,我想这里的人肯定欢迎,不会收费的。”

    “哈哈哈,早就知道彭部长幽默,博学,果然是人中之龙的,佩服。如果彭部长在这生活不习惯,只要说话,华北地区的,随便的你挑。”隆吉有点干笑的说,没有想到彭述志一直被关着,阳火还是那样旺盛,词锋还是如此锐利,毫无沮丧,萎靡的迹象,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扒下了他的皮,看来他的软化政策还不到火候,并没有熄灭彭述志身上的锐气。当初一见面他就看出来,彭述志这个人是外柔内刚,不是易于之辈,果然不假。

    “阁下好大方啊!彭某倒是要谢谢了。”彭述志讥诮的说。“如果阁下真能如彭某所愿的话,有一个地方彭某倒是有兴趣,不知道阁下是否俯允?”

    “只要我能力所及的,无不应允。”隆吉满面笑容的说,态度极好,那圆圆的脑袋,没有一条纹路的光华的脸,给人感觉就是个弥勒佛。在华北的日本中级军官中,隆吉的涵养是出名的,因此人送外号笑面虎。

    “我的这个要求,对阁下来讲简单极了。在华北地区,这种地方遍地都是。”彭述志慢慢悠悠的说,像是在猫戏老鼠。这些天的憋闷,使他有一种挑战鬼子的愿望,哪怕立刻身首异处,也要把邪火发泄出去。

    “请说!”隆吉态度诚恳的回答。

    “监狱!”彭述志一脸认真的说。

    隆吉一怔,眼里闪电般的迸射出锐利的火焰,但那只是一闪念,随后脸上仍旧挂满了笑容。“彭部长的玩笑开过头了,那种地方是给贩夫走卒预备的,像彭部长这样的高雅之士怎么能住。如果彭部长要是感到寂寞,想出来工作,我们是求之不得的,帝国对彭部长这样的人才欢迎之极。”

    “承蒙阁下瞧得起我,可是我有自知之明。在下除了读过几本书,写写画画的,一无所长。贵国感兴趣的人才是会驾驶飞机大炮,是会驾驭坦克装甲车的军人,不是我这种书生。”彭述志语带讥刺的说,存心激怒隆吉,他的确不想在这里住下去了,每天面对金玉美食,真怕自己的意志被软化。他是人,有着七情六欲,并没有练成金刚不坏之身。

    “不,不!彭部长是误解了,帝国使用飞机大炮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大和民族一向喜欢文化人才,打开中日交流的历史就会看到,我们的国民对你们的唐诗宋词,琴棋书画推崇备至。你们的诗人李白,白居易在日本家喻户晓,大画家张择端,顾恺之,唐伯虎也是耳熟能详。在我的收藏里,你们的宋刻版的文集就不下几十卷。”隆吉连忙解释说,还把他那圆圆的脑袋晃来晃去,做出一副委屈状。

    “我想那些珍贵的图书不是阁下掏钱买得吧?”彭述志冷笑的说,顿时一脸鄙夷之色。自从鬼子打进中国,疯狂的掠夺文物古迹,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甚至连当代的名人字画也不放过,比英法美俄那些侵略者可恨十倍不止,对于这一点,彭述志知道得太多了,所以提到这些事他更感到生气。

    “这个的,这个……”隆吉期期艾艾的,脸色难看之极,感到无言以对,只好尴尬的笑笑,那些东西的确是抢来的,因为让他买他也买不起。“我们的,不谈这个,彭部长的爱国之心我的敬服,知识的渊博我的不如,像彭部长这样的文化大才,淹没在军旅之中实在是所学非所用了。据我的所知,中国的文化精粹在北平,彭部长的到了那里,可以发挥出自己的才干,我想彭部长拿笔比拿枪更有兴趣吧?”

    “你说的是过去,你们没有进来的时候,北平的确是中国的文化古都,是中国灿烂文化的聚集地。现在的北平还有什么文化可言?让我去当汉奸文人?为你们摇旗呐喊,颠倒黑白?那是我彭某能干的?阁下还是省省吧!”彭述志一点也不给隆吉留面子,句句话都带着刺。

    隆吉尴尬的笑笑,没有回话,他的涵养再好,面对这水泼不进的谈话,心里也不能不出现焦躁的情绪。彭述志关在这里几天了,条件待遇不算不高,可是还是硬得像钢铁,而北平方面一天一个电话询问进展情况,他心里自然着急。但是他又偏偏看得出,彭述志不是随便可以屈服的人,如果动刑不能让他开口,那么抓到的这条大鱼实际上等于死鱼,价值上要打很大的折扣,对于干他们这行的人来讲,那个结果就是失败,因此他才表现出极大的耐心,想尽一切办法去征服他。可是看彭述志现在的架势,真是水泼不进,能不心焦。

    他暂时没有接彭述志的话,从兜子里掏出烟,慢慢的吸了起来,他必须要平静一下心态,换个话题,把谈话进行下去。隆吉一郎明白,无论彭述志怎样挑衅,现在都不能发火,那样做会前功尽弃。“彭部长,吸烟的有?”

    “谢谢,我从不吸烟。”彭述志拒绝了,他的确不吸烟。

    “洁身自好,佩服。”隆吉不失时机的恭维了一句。“这些年来,我们俘获的gongdang干部,国民党的干部,官的比你大的有,比你小的有,可是从来没有人享受过你这样的待遇,想知道为什么吗?”

    隆吉说完这句话,慢慢的吐了一口烟,眼睛紧紧的看着彭述志,他相信,人人都有好奇心,人人都有虚荣心,尤其是和自己有关的事情,也许能从这个渠道拉近距离,或者打开缺口,吹捧的话谁不爱听?况且又是不动声色的对对手的吹捧。

    果然,彭述志脸上露出愕然的神态,厌世的情绪被调动起来,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虽然语气上装得漫不经心的,但是那对不会掩饰的眼睛已经把一切都揭开了。“是么?这我倒要洗耳恭听了。”

    “我看见你的材料后,里面有一段话引起了我的钦敬之心。你的知道,我们大和民族的,一向尊敬强者,敬佩英雄好汉。当初因为你的身份是冀州特委的宣传部长,说句让彭部长不开心的话,开始的,我的很不在乎的。因为搞宣传的在我们眼里,就是耍嘴皮子的代名词,没有什么真的本事,这样的人,很难得到大和民族的尊重。用你们中国人的话来说,这样的人是官僚的传声筒,成事不足的,败事有余。可是当我看到,你的在弹尽粮绝的最后关头,和帝国的士兵拼刺刀,这实在让我震撼了。要知道,拼刺刀的是勇士的行为,是很多军人都不敢做的事,但是你做了,居然还刺伤了一个帝国的士兵,这种事没有惊人的勇敢是做不出来的。可你不是军人,是文化人,它在告诉我什么?告诉我在你的身上,有着勇士的性格,流淌着英雄的血液,对于这样的人,我的十分敬重,所以在我的权利范围内,要给你最高的礼遇。我的想,换了是你,你的也会这样做的,没有人会尊敬懦夫、懒汉,你说是不是?彭部长?”

    隆吉讲这番话的时候,表情是真挚的,绝对没有表演的成分,因为当时他看见这段文字后,的确是吃惊的,也的确感到敬服,他没有想到在gongdang的队伍里,还有这样骨气硬的文人,而且硬到敢拼刺刀的地步,这不能不让他震撼。其实他当时还有令外一个想法,那就是gongdang不可征服,因为这支队伍里,培养了太多的精英和好汉,他们是为信仰而战,信仰这种东西,力量是无穷的,是巨大的,是可以和宗教分庭抗礼的。试问在世界上,谁能把宗教征服呢?所以他当时就断定,别看彭述志是个拿笔杆子的,也许其坚硬的程度,比拿枪杆子的还要硬,对付这样的人,一般来说酷刑是不管用的。欲服其人,先结其心,只有把距离拉近了,才有可能说服他。

    彭述志开始还是当故事听的,虽然有兴趣,心里还是警惕的,他知道对方的目的是要征服他,也准备了不少反击的词句。但是听着听着,不知不觉就把这个念头取消了,因为他实在没有想到,隆吉会因为这件事而对他产生好感。按照中国人的思维来讲,敌人的坚强勇敢就是顽固,只能是更加可恨,怎么会敬佩?再说了,他当时那么做是出于一种本能,是对敌人的仇恨,是要对自己的愚蠢用鲜血清洗,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现在居然得到了对手的尊敬,那就不是小事了。在隆吉叙述这件事的时候,他的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也有了惊讶的感觉。面对优势的敌人不怕死,敢于血白血红的拼杀,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的确应该得到对手的尊重。那反过来说,能够赏识英雄的人,也不会是泛泛之辈,为什么别的日本人没有看出这一点?这说明隆吉一郎不是个一般人,对手之间互相欣赏,这在古今战史上不乏先例,鬼子虽然野蛮、凶残,但不能就说,他们的队伍中没有高层次的人。当彭述志的脑海中发生了这样的转变,对隆吉的敌意自然减少了很多,开始用比较客观的态度去和他说话了。“对英雄的崇敬爱慕,这是人之常情,没有民族之分,只是阁下看走了眼,我可不是什么英雄。”

    隆吉早就从彭述志脸色的变化看出了他内心的转变,暗暗的抒了一口长气,心说这一刀割准了,切住了对方的命门。面对这个傲气十足的,又非常固执的人,打开缺口真的不容易,现在虽然离成功还很遥远,但是至少可以和他心平气和的对话了,这就是突破,有了缝隙就可以下蛆,隆吉深知这一点,因此他接过彭述志的话说:“英雄不是说出来的,是用事情证明的,彭部长,你的不用过谦。听说你的绘画的身手不凡,我的,能否有幸一饱眼福啊!”隆吉又射出了第二只箭,他相信这个要求彭述志是不会拒绝的,作为喜欢此道的人,谁不想让自己的作品被人赞赏?

    果然,彭述志同意了,隆吉彻底得出了口长气,心态完全放松下来,知道他的第一步成功了。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