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二章,阳谋大师小野(6)

第一百七十二章,阳谋大师小野(6)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六

    关岭的战事刚开始就很激烈,防守关卡的是郑雄手下的一个排,排长算是挺能打仗的。何况他知道,战事一旦打起来,增援部队马上就到,因此他和手下的皇协军并没有慌乱,防守的很是顽强。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手下的弟兄死亡的越来越多,而增援的部队迟迟不到,他才觉得不对劲儿。按理说靠山离这里路途又不是很远,从时间来计算,走两个来回也够了。部队迟迟不到,那就只有一种解释:增援的部队不来了,至于为什么不来,他自然不会知道。但是他知道一点,没有增援部队,凭他手的下这些人,根本守不住关岭,上峰又没有告诉他死守关岭,就是告诉他他也不会那么干,因为脑袋是自己的。

    他不知道小野是怎么想的,严世伟知道,所以严世伟带的部队打得很猛。对他来讲这一仗有双重意义,第一树威,第二配合小野的诱敌战术,因此当谭洁带着增援部队来到关岭,战斗进行得差不多了,严世伟的勇敢让谭洁刮目相看,有点怀疑肖鹏是不是看走眼了,要知道战场上的子弹是不认人的。

    在关岭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的时候,小野和于得水的围棋已经结束,最后小野以一目半赢了于得水。小野的优势开始就大,本以为对方会中盘认负,谁知于得水的反击是那么强劲,差一点让他到手的胜利翻盘,这不能不让小野生出感慨,不由自主的由棋局想到了战局。

    石冠中站在一旁看着干着急,关岭打得热火朝天,小野全然不当回事,既不让增兵,也不说撤退,石冠忠心里真不是滋味。要知道,守卫关岭的皇协军是他的部队,有一个排,如果不增援,丢失关岭不说,也许这个排的皇协军就报销了。石冠忠对别的事情可以一马二虎,对于兵员的损失是必须严肃的,因为那是他的吃饭本钱。小野好像说是可以撤退,但是责任谁负?顶到什么时候才可以撤退?小野又不说明,这不是让人干着急吗?谁身上掉下的肉谁心痛啊!

    小野对石冠中的焦急还是视而不见,放下了棋子后,又把最近写得书法拿出来让于得水看。于得水居然跟在一旁品头论足,一会说这一笔写得好,一会说那一笔欠点火侯,石冠中给他使了几次眼色,他都同样是视而不见,石冠中差点气歪了鼻子。

    这时桌上的电话铃声炒豆似的响了起来,石冠中意识到了什么,抢先拿起了电话,听完后,脸色灰败的放下了话筒。“太君,关岭丢了。”

    小野听见石冠中的话,似乎才意识到发生了严重的事情,眼里射出了阴冷的光芒。“关岭的失去,八路军的就打开了进入西河的大门,打通了关岭,通向西河的路就多了好几条,他们就可以翻山越岭进入西河,是不是这样?”

    “是的,大佐阁下,所以我才着急。”石冠中说,眼里带有怨色,好像在说:你们下棋,下啊!继续研究书法?

    “石团长,你的调动部队,把关岭夺过来。”小野说。

    “是!”石冠中就在等着这句话,听完后急急忙忙走了。

    看见石冠中出去,于得水摇摇头,小野的心事怎么瞒得了他?但是他并不满意小野这样对待石冠中,因为他知道,石冠中对皇军是忠实的,如果连这样的人也信不过,那就只有相信自己了,这种做法如果被对方感觉到,会令他寒心的。

    小野哪里顾及到石冠中的心里,也没有心思去想于得水在想什么,他的心中被这即将到来的伟大计谋得以实施激动着。第一步迈出去了,对方也采取了行动,但这仅仅是开始,要想让谭洁他们上当,还要做很多工作。假话要是变成真话,这里真的成分一定要有很多,所以真正高明的骗子,都是先拿真话去取得对方信任。他之所以不把真实的意图说出来,就是想让手下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戏演得逼真。他相信,石冠中不知道他的真实意图,会真打,运河支队也挡不住皇协军的反击,关岭还会被夺回来。当谭洁他们看出皇协军的反击力度,就不会以为小野在做戏,至少不会产生怀疑,这就够了,只要他们二心不定,就容易犯错误。战争说穿了,赢家不就是比对方少犯错么?在战场上,永远不要轻视你的对手,这是小野的信条。肖鹏也罢,谭洁也罢,都不是易于之辈,只有用尽全力,把棋局布置得深刻,才可能迷惑对方,当对方举棋不定的时候,你的机会就来了。

    小野料定,谭洁非常想进入西河,也十分急于进入西河,但是她又害怕进入西河,怕掉入皇军的包围圈里,此刻她的心中充满了矛盾,所以她不会一鼓作气的杀向西河,只有在她判断出皇军没有力量进行大规模的扫荡,才可能全力出击,因此现在的问题在于,如何去布局,坚定她的这种信心,最后在她确信不疑的情况下,把主要的部队投入进来,或许这是彻底消灭运河支队的唯一机会了。随着战争的发展,局势对帝国越来越不利,尤其是兵员的补充越来越困难。这一次粤汉战役,华北派遣军只有大量的从后方抽调兵力才能完成征战,冀州绝不会幸免,对于这一点小野是清楚的,至于战役什么时间开始,什么时候抽调兵力,不是他能把握的,也许今天,也许明天,因此时间对他来说太重要了,可是他又不能超之过急,欲速则不达啊!只有尽人事,听天命了。如果这次不能彻底的消灭运河支队,下次的机会就不知道要等到何时何地了,是肖鹏的离去使他的计谋有了成功的可能,但是谁知道,肖鹏会不会回来?他相信,如果肖鹏在,无论他布置得多么严密,都很难瞒住他的眼睛,这已经被许多事实证明过,因为肖鹏同样是个善于布置假象的大师。

    于得水见小野眼睛盯住地图一动不动,半天也不说话就感到奇怪,忍受不了这种压抑,打破了屋子里的沉默问:“太君,不给关岭的部队增援,阵地失去之后,又派部队去争夺,难道想告诉谭洁他们,皇军并不想放弃关岭?也不想让运河支队过来?”

    小野的思路被于得水的问话打断了,不由的转过身来,脸上挂起了笑容。“于镇长说的不错。如果八路太容易的进入西河,他们一定的会产生疑心,只要他们起了疑心,下面的棋就不好下了,我们要用各种办法打消他们的疑虑,要让他们感觉到,不是我们愿意让他们进来,是我们没有能力阻止他们。”

    “太君的意思是,关岭的争夺还要进行几次反复,不断的坚定他们进入的信心?”于得水又问。

    “呦希!”小野满意地对于得水竖起了大拇指。“于镇长果然是聪明人,对于聪明的猎物,你只给他一块小小的肉是不够的,你把肉扔到他面前,让他太容易得到是不行的,他会怀疑的,不会吃的,西河的八路和我们较量,吃了几次亏,一定变得聪明了,所以我们要小心小心再小心。我们假设一下,如果不派部队反击,就让关岭这样的丢失,谭洁的部队会不会长驱直入?”

    “不会。”于得水断然的否定了小野的话。

    “十分的正确。他们不但不会进入,还会把伸进的一只脚缩回来,躲入阳谷山中。”小野用坚决的语气回答。

    “那么太君是否认为,经过皇协军的反击,运河支队就不敢进入西河了?”于得水又问。

    “不,不!他们是一定要进入的,因为八路的目的是破坏我们的物资基地,如果他们不进入西河,这个目的就无法达到。gongdang一向很精明,他们知道物资对帝国意味着什么,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我们新矿的机械设备重新起运了,很快就会到达,那样一来,我们的钢厂年末就会生产出钢铁,这对他们来讲就是炸弹,所以八路军和国民党都会竭尽全力的进行捣乱、破坏,这么多的肥肉在这里摆着,他们一定要来抢。”小野说到这,做了一个肯定的手势。

    于得水想想觉得小野的分析有道理,就说:“物资就是国家的血脉,没有了物资,不用说打仗,连生存都是问题。只是我在想,谭洁他们会十分谨慎,一定会派小股部队首先进入,用gongdang的话来说,先发动群众,重新站稳脚跟。”

    “我敢肯定,他们的小股部队已经进入了。”小野断然的说,脸上的表情是轻蔑的。“他们玩得是明修栈道,安度陈仓的把戏。”

    “太君,你的判断根据?”于得水詫异了,没有迹象表明这一点啊!小野是不是神经过敏?

    “你的来看,”小野说完走到地图的前面。“关岭后面有三条路可以到达西河,这还不包括秘密的山路。他们抢占关岭有两个目的,一是为他们的小部队打开通路,二是为了迷惑我们,其中前一个目的是主要的。只要这些人进入山区,我们的大部队拿他们是没有办法的,因为他们会像兔子似的灵活,随便找个地方就可以藏起来。”

    于得水想想觉得小野的分析合乎情理,就点头称是。如果是运河支队的小部队的进入,給养不会成问题,又灵活多变,他这才知道小野为什么要把袁喜才找来。对付小股八路军,皇协军的确不如特工队。“你准备调入特工队把他们消灭?太君。”

    “不,不!”小野摇摇头。“特工队消灭不了八路军的小部队,因为他们是精锐,但是我们要把架势拉足,不断的给他们造成错觉。”小野说。

    “办法虽好,可是我们会受到损失的。”于得水担心的说。

    “你们中国有句话,舍不得孩子打不得狼。让他们得到了甜头,八路才会觉得我们无能,奈何不了他们,只有他们的信心增强,才会胃口大开,所以我决定,在特工队进入之后,皇协军的大部分部队撤出,给八路的小部队充分的活动空间。没有了皇协军的支持,特工队的力量就单薄了,即使他们拼尽全力,也不一定能够消灭八路军的小股部队,这样对方就不容易看出我们在为他们设陷阱。”小野说。

    “可是这样一来,他们容易破坏我们的物资产地啊!”

    “开始不会的,他们只有真正的站住脚跟之后才会想到下一步,可是他们不会真正的站住脚,因为有特工队在追捕他们。这时候的他们会感到兵力单薄,你说八路的会怎么办?”

    “他们会增派兵力。”于得水的眼睛亮了,心里佩服之极,没有想到小野的计算如此之深,他已经把后几步棋都想好了,真是战场博弈的高手。“如此一来,谭洁他们会在不知不觉间掉入太君设下的陷阱,当我们抛出最大的蛋糕后,他们想不吃都不行了?”

    “呦希!”小野得意的笑了起来,伸手去桌上取烟,每当他兴奋的时候,就想抽烟或者喝酒。“于镇长给八路准备好了蛋糕?”

    “我想它早已经在太君的烤炉里了。”于得水笑着说,然后两个人一块笑了起来,但是门口一声“报告”打断了两个人的笑声,因为袁喜才走了进来。

    “袁队长,你来迟了。”小野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声音不快的说。

    “有点私事出去一趟,对不起了,小野太君。”袁喜才脸上带着歉意说,然后近前一步。“我的部队有任务?”

    “八路军打到家门口了,太君准备让你还击。”于得水说。

    “关岭已经失守,我的估计,八路军的小股部队已经进入了山区,你的特工队立即出发,对他们进行围剿,有没有问题?”小野问。

    “没有问题,我的部队时刻在准备。”袁喜才回答,又道:“他们进入了哪一地区?”

    “现在的,一切都是未知数。在你的看来,如果八路军进来了,会在哪里落脚?”小野问。

    袁喜才走近地图,指指李家窑一带。“我认为在这一带活动的可能性大?”

    “说说理由?”小野的眼里浮现出了笑容,心说这家伙的确有头脑,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一下子就点到了对方的死穴,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他们要找落脚点,除了这里,没有更合适的。”

    “你是说,这一带的干部被他们送走了,老百姓还和他们一条心,是吧?”于得水抢先问。

    “于镇长果然是高人,一说就中。”袁喜才回答。

    “既然袁队长一切都料定了,那就不用我多说了,祝你旗开得胜。”小野走上前,握住了袁喜才的手。

    可是袁喜才注意到了,小野只说了半句,后面的马到成功没有说,但是他没有往下问,心里却有一种不祥的感觉,总觉得小野的目光里隐藏着什么,到底是什么他说不清。“管他呢?仗打起来再说。”袁喜才想着,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小野目送着袁喜才的背影,眼里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微笑。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