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六章,寻找替罪羊(6)

第一百六十六章,寻找替罪羊(6)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六

    季光春可不知道肖鹏正在准备一系例的对敌行动,就是知道了他也不会关注,因为他有自己的大事要做,打鬼子,除汉奸是肖鹏他们该做的,和他无关,他要做的是说服肖鹏,让支队把失败的责任承担起来,所以在和严世伟分手后,他反复想了好一会,决定和肖鹏再谈一次,在目前这个局面下,他也不想运河支队内部出现问题。虽然他对肖鹏有了戒心,但是只要肖鹏配合他的工作,他还是可以放过肖鹏,毕竟抗击鬼子是第一大事,严世伟说的话,只是一家之言。就是在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情中,他派人去叫肖鹏了。

    肖鹏太忙需要做的事情太多,因此过了两个时辰才到,这让季光春暗暗恼怒,认为肖鹏太过狂妄,根本没有把他这个钦差大臣放在眼里,所以当肖鹏走进屋里,他的脸色十分难看。

    “肖队长,好难请啊!”

    肖鹏刚才一直在想着彭述志和李威的事,根本没有注意到季光春的脸色,从冀州回来的田亮,给他带来了利好的消息,经过秀美的努力,总算打听到了他们被关押的准确地点。原来彭述志被软禁在宪兵队的兵营里,从北平来的大特务隆吉一郎和冀州的特务机关长古田夫共同负责此案,兵营戒备森严,外人根本靠近不了。李威的情况要好于彭述志,因为李威身负重伤后,一直在接受抢救,虽然过了危险期,但是还住在帝国陆军医院的秘密病房里接受治疗。肖鹏听完情况汇报后,脑子里就在思考着营救办法,从他们两个人所处的境况看,营救彭述志几乎是不可能的。宪兵队是什么地方,肖鹏太清楚了,到那里救人,不是虎口拔牙,是掏心,看来只有等待别的机会出现。但是营救李威是可能的,陆军医院虽然也是戒备森严,但是那里毕竟不是军营,只要是日本人都可以进入治疗,伪政府的高级官员也可以进入,这就有了缝隙。如果要救李威,就要在他出院之前,一旦人被转入了宪兵队,救人也就难于上青天了。脑子里被这些事物塞满的肖鹏,怎么会有精力去关注别的事情?直到季光春说话,他才注意到对方的表情,知道自己怠慢了对方,脸上表现出了真诚的歉意。“实在对不起,季部长,是些刻不容缓的事耽误了,让你久等。”

    听见了肖鹏的真诚道歉,季光春懊怒的神色才有些平缓下来。“坐吧,有些事还要和你谈谈,希望我们能达成共识。”

    “只要不是那件事,好说。”肖鹏心里想,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掏出烟递给季光春。见季光春摆摆手表示不抽,自己点了起来,并深深吸了一口,脸上现出了舒服的表情。

    “你知道我要说什么,西河的失败,总要给上级一个说法,这里既有我们的责任,也有你们的责任,关于这一点,你不会反对吧?”这一次季光春倒没有绕圈子,直接把话挑明了,他多少摸到了肖鹏的脾气,知道他讨厌绕圈子,讨厌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更讨厌那些不必要的客套。

    “当然不会,实事求是的讲,我们的确有责任,这不需要隐瞒。”肖鹏回答说,他从来也没有避讳这一点。比如同意彭述志去山芋子组织干部撤退,他就悔断了肠子,他为什么没有想到,鬼子在几条线上都会投入重兵?为什么明知道把干部救出来,凭他们的力量根本不可能,还要四下分兵?以至于差一点连谭洁他们都陷进去,幸亏方梅出现了,才化险为夷。在形势极端不利的情况下,贪大,贪全,这就是不智,不明。

    可是肖鹏并不清楚,他说的责任和季光春说的责任是两回事,季光春指的是战略上的,而肖鹏说的是战术上的,两个人的想法南辕北辙,差得远呢!

    “肖队长,你担任领导工作的时间不短了,按你的能力早就应该担任更重要的职务了。你想过没有,是什么原因耽误了你的进步?”季光春从肖鹏的脸上看出来,他并没有理解“责任”二字,但他不能捅破,心里只有苦笑。这个看似聪明的人,在政治上有着巨大的缺陷,对官场的规矩更是一窍不通,难怪他在学生运动时已经是领袖,到今天才坐到支队长的位置上。一个人一点不去揣摩上级领导的心里,不去迎合上级领导的喜好,不肯为上级领导分忧解难,哪个领导会喜欢?领导也是人,领导也会犯错误,到了该你去牺牲的时候,你必须牺牲,因为保住了领导的席位,你才可能东山再起,这么简单的道理他都不懂,看来只有迂回地去解说了,希望他能知道自己的苦心。“肖队长,在你看来,人有没有高低之分,贵贱之分?”

    “从宣传的角度来讲没有,但是在实际生活中不但有,而且差距很大。比如:一个科学家和一个普通民众,就生命而言是一样的,都只有一次,但是对社会的贡献就不可同日而语了。”肖鹏认真的说,在这类问题上,他从来不想隐瞒自己的观点。

    “好,爽快,这就是你肖鹏的性格,从不隐藏自己的观点。”季光春高兴了,他认为肖鹏既然能够认识到这一点,下面的话就好说了。“那么在你看来,如果这两个人必须牺牲一个,你会选择谁呢?”

    听见了这样的问话,肖鹏才怵然一惊,隐隐约约知道季光春要说什么了,不快立刻表现在脸上,但是又不能不回答,也不能违心回答。“当然是普通民众。”

    “很对,我也赞同你的观点,就像在战场上,当首长遇到危险,战士首先要保护首长一样。因为战士牺牲了,只是他个人的事,如果首长牺牲了,整支队伍就可能完了,这里有个孰轻孰重的问题。”季光春这话说的够露骨了,说出之后他有意的看看肖鹏的反应。心说肖鹏在政治上再幼稚,这样的话也不会听不出来吧!

    肖鹏当然听得出来,只是心里感到异常愤怒。季光春的话分明在混淆是非,把不是当理说。“人的价值和职位有关么?谁规定了,官大的就一定对社会贡献大?像纣王、秦桧官够大了,他们非但对社会没有贡献,反而荼毒一方,为害无穷,再说判定该不该牺牲还有个是非问题。一个正直的普通人,远比那些贪官污吏更应该活在世界上,想让我拿原则做交易,那也特小看了我肖鹏。”想到这,肖鹏冷冷的说:“如果是我,我要看看那位首长是不是值得我去牺牲,假如他是昏官、贪官或者庸官,我就不会去保护他,更不会去牺牲了。”

    季光春听到这怔住了,肖鹏这话分明是在发表宣言,表明了自己不肯妥协的态度,他的心顿时沉入了海底,明白刚才的一番说辞白费了,心里自然是非常生气,但是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淡淡的说:“人各有志,对是非的见解也会不同,我们不谈这类问题了,太深奥。”他把话打住了,从桌上拿起水杯,装作口渴的样子喝了一口,其实他是在给自己一点时间,想想怎么能击败肖鹏。从肖鹏的表态上他可以感觉到,让这个傲气十足的家伙屈服简直是难于上青天,既然此路不通,那就令寻别的途径,敬酒不吃那就只好让他吃罚酒了。“有几件事想和你核实,你不会反对吧?”

    “请说,我会如实的告诉你。”肖鹏并没有看出季光春内心的变化,也没有往自己身上想,所以回答得十分爽快。

    “听说你和一个日本姑娘关系不一般,她还救过你?”季光春说,本来柔和的目光变得犀利了,他想看看肖鹏,当他提出这样敏感的问题,肖鹏还能不能理直气壮,面不变色。

    “是有这么回事,不过是我先救的她。”肖鹏说,目光不由自主的跳了一下。假如平时别人提起这件事,他会当作故事讲给对方听,脸上甚至会带有幸福的笑容。要知道,这种英雄救美的艳遇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的,何况秀美是那么漂亮,但是话从季光春的嘴里出来,前面又有那样一番谈话,他就是再愚钝,也能闻出里面的味道,因此说完前面的话,他又补充说:“只是我当时不知道她是日本人。”

    “心虚了?”季光春心里想。“她是森严秀洁的女儿?”

    “是!”肖鹏感到了这句话的分量,眼神不觉跳了一下。他明白了,季长春是先礼后兵,他早就准备好了最厉害的“武器,”一直在秘密的调查他,想着,一股怒气从心底升起。他在前面呕心沥血的工作,别人在后面算计他,这让他感到阵阵心冷,如果此刻季光春说出难听的话来,他会不顾一切的反击他,这就是他的性格。

    “也许你们是清白的,也许她是个好姑娘,但是要注意,她毕竟是森严的女儿,有些事情谁也说不清,尤其涉及到女人。”季光春像是长者在规劝孩子,只是话里面有骨头。

    肖鹏自然听得出来,但是却无法反驳,因为对方用的是“也许,”这就是官场用语的技巧,能左能右。可是他肖鹏和日本人有关系,又是那样一个日本人,这本身就耐人寻味,等到找你毛病时,即使扣不上你通敌卖国的帽子,扣你一个立场不稳,是非不清的帽子,也够你喝一壶的,到时候你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啊!当你有了这样嫌疑,对你提升使用时,组织部门当然要“慎重”了,组织部门这一“慎重,”你的前途也就差不多了,肖鹏哪里会不明白这里的厉害关系,也知道季光春“点到为止”的用意。此时只要肖鹏能“顺应时势,”这一切猜测自然都成了子虚乌有,否则自然是“底潮”了。可是肖鹏天生就是宁种,绝不会在别人的威胁下屈服,更不会拿自己的良知做交易,所以对季光春的话,只是报以一笑,不做任何回答。

    季光春见肖鹏在装傻,知道他不愿意屈服,就又捅出了第二刀。“听说在鬼子扫荡之前,你把防守张庄的,杨万才的主力部队替换了,换成了许放的新兵大队?”

    “是,因为鬼子的炮火太凶猛,即使放上主力部队,也挡不住鬼子的炮火。”肖鹏回答。

    “这么说,你的目的是为了保存杨万才的主力部队?”季光春说。

    “是这样。”肖鹏点点头,认为这么做没有什么不妥。

    “那我就不懂了,既然是为了保存主力部队不受损伤,为什么把杨万才的大队派出去支援李威?难道保卫国民党的利益,比保卫我们自己的利益还重要?”季光春说到这站了起来,目光锐利的看着肖鹏,他要看看肖鹏怎么回答。

    肖鹏怔住了,他当时并没有想那么多,也没有考虑国、共两党的关系有多么微妙,做这些事的时候要慎重,不能给人留下话柄。当时只想着李威是在攻打鬼子的酒精厂,是破坏敌人的物资供应站,对抗日有利。而坚守张庄是彭述志要求的,他没有办法拒绝,虽然明知道这种坚守不会有效果,最后只能损兵折将,为了减少损失,只好把杨万才的部队替换下来,现在季光春把这件事情提出来,作为攻击他的武器,他才知道自己把事情想简单了,不觉后背冒出了冷汗。国共的关系他们都知道,那是水和火的关系,他这么卖力的帮助李威,季光春完全可以说,他是在有意讨好国民党,这可是有关立场的大问题,就算肖鹏的胆子再大,也能掂出这里的分量,能不冒汗?

    肖鹏想着窥视了季光春一眼,见他脸上浮现出了胜利者的笑容,潜藏在心底的傲气不由自主涌了上来。“怕什么?心底无私天地宽,我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一切都是为了抗日。”“这件事我做得可能欠考虑,但是出发点是为了打鬼子,不信你可以问别人,我和李威并没有私交,和国民党更没有来往。”

    “这一点我们会调查的,但是你必须承认,杨万才的大队,战斗力远远强于许放的大队,如果你不把它调走,鬼子即使能够攻进根据地,推进的速度也不会这么快,那么很多干部就会安全的撤出来,彭部长也就不可能被捕。这一切说明,造成今天的被动局面,你应该负主要责任?”季光春词锋锐利的说,到了这个时候,他不会再给肖鹏留有余地了。

    “不是这个道理?”肖鹏火了,他明明知道对方说的不对,一着急,理由却说不出来,憋得脸色徘红。

    “就是这个道理。由于你撤走了杨万才的主力部队,指挥失误,才造成了反扫荡的失败,你应该承担主要责任,必须做出深刻的检查。”季光春说完不再理肖鹏了,推开门离开了屋子,屋中只剩下了目瞪口呆的肖鹏。

    肖鹏这才知道,玩技术的为什么干不过玩政治的,人家那两片嘴是锋利的刀,肖鹏沮丧的垂下了头,像是霜打的茄子:蔫了。他该怎么做?服从季光春的淫威,主动承担责任,还是死硬到底,坚持自己的主义,这是个两难的选择。在真理和个人利益面前,他该何去何从呢?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