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一章,肖鹏告状(1)

第一百六十一章,肖鹏告状(1)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一

    就在小野磨刀霍霍,精心地准备对付肖鹏和他的运河支队,一场围绕西河扫荡,谁该承担失败的主要责任的内部斗争拉开了序幕。

    因为历史的原因,在冀州,郭刚的地位和威望是无人能比的,在众人眼中,他就是正确意见的代表,是真理的像征,谁触及了他的权威,那就是自我毁灭。长期以来,众人的尊崇,上级的信任,养成了他的家长作风,培养了他的自负和固执。其实,如果有人和他斗争,只要能讲出道理,他还是能够接受意见的。当年特委有一个很有才华的副书记李建军,因为看不惯他的作风,常常和他的意见相左,最后硬是离开了冀州,事后郭刚很为这件事后悔,常说镜子没了。李建军走了之后,冀州特委再也没有人去触及他的权威,冀州自然就成了他的自留地,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由于文化水平的制约,我们党内有些干部,其实弄不懂**和无政府主义,社会主义和封建主义之间的区别,所以手里捧着gongdang宣言,干得却是封建君主那一套。只要官做大了,就认为自己做什么都行,很多事情都可以无师自通,多数时候忘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西河的惨败让郭刚非常震怒,但是他没有认识到自己在制定工作方向时,犯了zuoqing冒进错误,而是认为下面具体工作的人员没有领会他的意图,把工作搞砸了,让冀州的大好形势毁于一旦,让运河支队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因此必须有人为这件事负责。那么冀州特委没有错——也就是他没有错,错的自然是下面做具体工作的同志。他把调子定下之后,派出了组织部长季光春去下面调查,这样的调查结果只能是一边倒。

    季光春是小学教师出身,属于参加革命很早的那种人,也许是当教师当出毛病了,胆子特别小,但是善于察言观色,喜欢揣摩领导的意图。只要领导定得调子,他会举一百双手同意,从不发表和领导相悖的言论,所以和下面同志的关系很差,但是和一把手的关系都很好,因为不管哪一级的一把手,只要说话对他来讲就是圣旨。他虽然没有什么真才实学,也没有突出贡献,却能牢牢占据特委组织部部长的位置,而且马上就要提升为副书记,这是因为好多一把手都愿意使用听话的干部?因为用他的时候比自己干还方便。例如有些自己不方便做的事,你不用说他就会替你做了,而且是任劳任怨,这样的下级谁不愿意用?这次郭刚点他的将,他在第一时间就为自己定了调,这样一个调查大员来到阳谷山,不弄出事来才见鬼了。别看某些人干正经事不行,要是猜测领导的意图,方法很多,无论是直走,弯着走,都会达到目的,就如当年的和珅一样。季光春应该属于和珅这种类型的,在中国的官场上,这样的人一向吃得开。

    来到阳谷季光春第一个选择的谈话对象是谭洁,这不仅因为谭洁的位置重要,还因为他感觉到,在关键时候,谭洁不会直来直去的坚持真理,会为领导分忧。

    在那间还算整洁的茅屋里,他和谭洁进行了进入阳谷山后的第一次谈话。谈话的气氛虽然有点严肃,总体还算友好,因为谭洁常去地委开会,两个人比较熟悉。季光春知道谭洁是冀州地委重点培养的对象,对她一向客气,所以两个人关系还算不错。

    “谭政委,我们是老熟人了,你也能知道我首先找你的原因,客套话我就不多说了,特委领导一向对你的评价不错。郭书记总是说,谭政委有知识,有能力,识大体,比好多男人都强,西河支队能有今天,是和谭洁的努力分不开的,像这样的年轻人,要重点培养,即使有了错误,我们也要保护,党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谁不犯错误呢?就说上次松树岭之战,好多人要追求你的责任,还不是郭书记一句话:年轻人,允许有错误,要历史性的看问题,可以看出,郭书记对你寄托重望啊!”

    季光春不愧是做组织工作的,开篇词的确有水平,他先是给谭洁戴了一大堆桂冠,然后又反复强调,这些不是他的话,是郭书记说的。话里的含义就是,既然郭书记对你这么赏识,给你这么大的支持,你得识趣,得投桃报李,为领导承担责任。虽然他的话中没有一句这么说,但是在官场上混的人,谁会听不出来呢?高明的领导最能显示出水平的地方,不是他讲出多少新鲜的东西,提出多少合理化建议,是他能讲出一大堆无懈可击的废话,是那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当你对这些真理瞠目结舌,敬佩得五体投地的时候,千万不能仔细对号,认真琢磨,因为只要一对号,这些看似真理的东西全是假大空,没有任何内容,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最后让你不知所云。就好像重量级的拳击手一拳出去,打在棉花堆里,无处可以借力。

    谭洁因为进入官场太久,又有灵性,对官场不木,立刻就领会了季光春话中的含义。再说了,从运河支队本身的发展来讲,她也不能得罪上级,更不能得罪郭书记,谁不知道在冀州,郭书记就是组织,组织就是郭书记。在冀州高层领导中,她是唯一的女性,一直是重点培养的对象,何况郭书记的确对她不错,于公于私她都不会说郭书记一个“不”字,因此,季光春的话一落地,她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请领导放心,也请郭书记放心,我会跟着特委走的,这次反扫荡的失败,运河支队应该承担起应负的责任。”

    “好,不愧郭书记十分看重你,你果然识大体。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这次鬼子对北部山区的扫荡,由于鬼子的兵力过于强大,由于支队本身对上级的指示精神理解不透,在对敌方针政策上出现了失误,所以给党的事业造成了不必要的损失,这是运河支队党委的意见。”季长春说到这打住了,看着谭洁,因为他要根据谭洁的反应,来把下面的话题进行下去。

    谭洁见季光春把责任都推到支队身上有些迟疑,但还是点点头,正要表态,门“砰”的一声开了,肖鹏脚下带着风声走了进来,一脸严肃的说:“这是谭政委的个人意见,支队没有讨论过,至少我就不知道。”

    谭洁看见肖鹏一进屋就知道要糟,果然,还没等她说话,肖鹏就像放机关枪似的,把一切致命的话语都射了出来,还脸色严肃,就知道糟了。她看见季光春听完肖鹏的话,脸色立刻变了,由刚才的春风细雨,变成了冷若冰霜,她的心就沉到了湖底,心说肖鹏在政治上太不成熟了,这不是把自己放在地委的对立面上?下面的戏该怎么唱?

    “在肖队长看来,这次反扫荡,运河支队损失巨大,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季光春扬起了白净的面孔,眼睛里飘出了一丝阴冷的光芒,眉梢立刻拧紧了,他已经感觉到了肖鹏话里的反叛味道,这让他感觉极不舒服。说惯了上句话的季光春,对下级任何不恭的言行都有着本能的愤怒,这是骨子里的奴性造成的,所有媚上的领导都有这样一种脾性:在上级面前低首谄媚,在下级面前扬威耀武,所以不允许下级有任何的离经叛道。

    “很简单,失败首先是政策性的失误。”肖鹏从来就不研究官场的规则,习惯性的按事实说话,自然就不会给季光春面子,也不会去审视对方脸上的变化,说出的话口气同样是冰冷的,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点燃了烟,他的这种做派显然没有把季光春这个清差大臣放在眼里。

    肖鹏不知道,像季光春这样对领导恭敬惯了的人有一个不可克服的毛病,他在对领导低头献媚的同时,同样需要别人对他恭敬,受不了别人的冷淡和慢待,更不用说反叛了。如今看见肖鹏这副严肃的表情,心里就别提有多恼火,但是表面上,还是要装出有修养的样子,这种压抑就加重了心里的反感,因此脸色只能是无法掩饰的木然。“说说你的理由?不过我提醒你,在你说出话之前,最好把事情想清楚。作为运河支队的主要领导,不能随便乱说话。”

    肖鹏虽然情商不高,也能听出他话里的弦外之音,眉头不由自主的跳动了,眼里的目光变得更加鄙视了。肖鹏骨子里是高傲的,在他眼里人的贵贱高低和职务没有关系,当然看不上季光春这种居高临下的奴才像,因此说出的话就像石头一般的刚硬。“我肖鹏说出的话,一口吐沫一个钉,没有根据的话绝对不会乱说。”

    说到这肖鹏站了起来,仿佛为了显示自己的个性,目光炯炯的逼视着季光春。“西河是鬼子后方的物资基地,从战略上来讲,鬼子不但不会放弃,还要全力经营,因为他们想把战争进行下去,离开物资是不行的,这就注定了,鬼子会把很多兵力放在冀州和西河。当时的情况虽然鬼子吃了亏,遭到了一定的损失,但是并不意味着我们的力量就占了上风,我们就可以大张旗鼓的建立政府,拉出架势和鬼子公开较量,我们没有这个本钱,所以从一开始我就反对这样做。可是特委支持彭部长的提议,在这样关键的大事上,特委的把关、定向是不是草率了?因此当鬼子发动了突然袭击,我们不得不把有限的军事力量用在保护干部突围上,不得不为了保卫根据地和鬼子进行阵地战,以我们的弱项和敌人的强项对抗,这样的决策本身是不是明智?反扫荡失败特委是不是应该承担主要责任?”

    “肖鹏同志,我想提醒你,特委在制定工作方向时,首先是根据下面提供的情况进行分析、论证,然后才会下出结论,这一点你不该怀疑。如果没有你们提出的证据,特委会闭门造车?而且为了慎重起见,郭刚书记还亲自来到西河,听取了广大指战员的意见,在广泛民主评议之后才做出的决议,当时我也在场。如果我记得不错,到会的人员中,只有你一个人反对,也就是说,特委是在压倒多数的情况下才做出决议的,难道说所有的人都错了,只有你肖鹏一个人的意见是正确的?”

    季光春这话够厉害的,不但是说肖鹏在否定特委,也是说肖鹏在否定运河支队的广大指战员,简直是狂妄之极,目中无人,典型的个人主义,是把自己凌驾于组织之上。在这类口舌交锋上,季光春绝对是高手,他可以避开实质性的问题,用一大堆铁帽子,原则之类的东西攻击你,让你心存忌惮,不敢把话说到实处,这样心虚的就不是别人,只能是你自己。当一个人孤立在组织、群众之外,他还有什么正确可言?既然特委这个决定是在群众表决之后产生的,那就是民主集中的产物,这还会有错?民主集中制可是党的纲领性的方针,你肖鹏再狂妄,也不敢改变党的方针吧?

    谭洁听见季光春这样上纲上线,立刻掂量出了季光春话里的分量,急得额头上冒出了冷汗,目视着肖鹏,眼里的目光在责怪他政治上的幼稚。在这类原则问题上和特委对着干,有百害而无一利,就算你在嘴上赢了,又有什么用?有很多是是非非是靠权利来说话的,真理不过是木偶。作为下级领导,在某些特殊时候表现的比上级更高明,这本身就是愚蠢,更何况凌驾于上级之上。谭洁在季光春没有到来时就想过,如果地委总结反扫荡失败的原因,支队就要把错误揽过来,这样一来,特委心知肚明,不会对支队采取严厉处置,结果也就是走个过场而已。但是特委知道在关键时候,你能挺身而出,为上级承担责任,你在他的心目中,就会赢取巨大的分数,在你需要他支持、提拔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的帮助你,支持你,这一点太重要了。谭洁在官场这么多年深深懂得,有时上级领导的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你的前途、命运,肖鹏这样的聪明人,为什么看不明白这一点?

    肖鹏当然不是没有看见谭洁一次次投来的,暗示的目光,他是视而不见。在肖鹏的人生哲学中,是和非就像小葱拌豆腐,必须是一青二白,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谁的错误就应该谁承担。不错,郭刚是到西河来了,也开了大会,听取了大伙的意见。问题是会议刚刚开始,彭述志就首先亮出了自己的观点,他身边又坐着那么多地委主要领导,就是有不同意见谁会说?谁愿意得罪那么多上级?这是其一。二呢?因为文化水平,政治觉悟的限制,基层很多干部的头脑里早就形成了定式,上级领导的水平一定高,否则他怎么会坐在那个位置上?既然上级领导这么认为,那就一定是正确的。几千年的官本位文化,早已经把服从上级灌入多数人的脑海里,使他们对上级的指示只会被动的服从,根本不可能用自己的大脑去分析问题,所以说这样的集体表决不过是走过场,其实是上级领导借大伙的嘴,把自己的意见表述出来。对于这一点,肖鹏的眼睛是透视的,他从来就不属于“大伙”中的一员,不会盲从,看得再明白不过了,所以他不能容忍,就是孤军奋战也不会妥协,这是性格使然。

    作为负责实际工作的肖鹏,他深知,有时上级领导的一个小小错误,给下面带来的就是灾难性的毁灭。就像这次反扫荡,不是上面的草率决定,运河支队会损失这么大?西河的根据地会彻底丧失?如果上级领导没有真正的认识错误,马马虎虎的敷衍了事,下一次错误又会重演,那会有多少战士的血又会白流?这样血的教训不去吸取,是肖鹏无法容忍的,他不能允许这样的学费无限期的教下去,因为代价太过沉重。当年红军在大好局面下,为什么一败涂地,举行二万五千里长征?如果不是当时主持中央工作的bogu、lide制定了错误的军事方针,红军会遭受巨大损失?会被逼得离开根据地瑞金?所以尽管肖鹏明白谭洁目光中的含义,却不能不真实的表达出自己的观点,他忍受不了如鲠在喉的感觉。

    “季部长,谁对谁非不是你我说的算的,让事实来说话。就当时的情况来讲,我们根本没有力量和鬼子进行公开的较量,说穿了,运河支队还是游击队,以我们的武器装备,人员素质,都不具备和鬼子进行正面对抗的能力。可是这一切你们看不见,我说了,也听不进去,好大喜功,非要在敌后创造奇迹,说的再明白点,就是在为自己增加政绩。”

    “肖鹏同志,你用这种猜测去评价上级领导,太过分了,太狂妄了。”季光春说着站了起来,脸上勃然变色。“你可以保留你的意见,我还要找其他同志了解情况,今天就到这里吧!”说完,他也不等肖鹏回答,匆匆的走出屋去。

    “太过分了,肖鹏。”见季光春出去,谭洁责备肖鹏说。

    “是我过分还是他们太欺负人?明明是他们一手造成的悲剧,非要把屎盆子扣在我们身上,这还叫gongdang员?”

    “你呀,怎么说你好,有些事情不必要较真,和上级的关系搞得这样僵,以后怎么工作?再说了,我们承担过来也没有什么不对,做下级的,在上级遇到困难的时候,为上级排忧解难,不是很正常的?”

    “我做不到这样的排忧解难?这是是非不分,黑白颠倒,不是我肖鹏做人的风格。这件事的是是非非,大伙都看得很清楚,我就不信他季光春能把黑的说成白的?”说完,肖鹏同样气呼呼的走了,他在生谭洁的气,认为她没有原则,太世故,拿原则做交易。

    谭洁望着肖鹏远去的背影,心里顿时沉重如山,也觉得很委屈。心说她这么做,只是为了自己吗?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