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二章,松树岭决战(4)

第一百五十二章,松树岭决战(4)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四

    肖鹏盼望的几路大军,在眼睛就要望出血的时候,谭洁带领的一路人马终于出现了,这让他高悬的心总算落下了一点点,可是没等他的心里平静下来,木村的兵马随后就撵了上来,如果谭洁他们稍稍迟了一步,双方就可能会相遇,会厮杀在一起,肖鹏当然要率兵支援,可是因为木村的兵力大过他们数倍,这场遭遇战的结果,肯定是以运河支队的全面溃败而告终。肖鹏偷偷的擦了一把冷汗,心里说:好险。

    “肖鹏,许放他们呢?彭部长回来没有?”一见面,谭洁就迫不及待了,到了山上她发现,几路大军只回来他们一路,立刻急了。

    肖鹏正在想:木村的兵马出现了,这么说,杨万才的部队被击败了,或者全军覆灭了?心里像有刀在割。杨万才的部队可是他手下最能作战的精锐部队,本以为他们会挡住鬼子,为彭部长他们回归赢得时间,现在看来全错了,低估了鬼子,高估了自己,结果付出了让他无限懊悔的代价。听见谭洁问话,他才从难过中苏醒过来,回答说:“除了你们,没有任何部队回来。”

    “糟了,就算他们能够杀出重围到了这,山下全是鬼子,怎么上山?”谭洁又一次有了上次在松树岭失败的感觉,眼前觉得发黑。如果杨万才许放率领的部队不能上山,或者落入敌手,运河支队就算完了,西河就会彻底沦陷,一切又会回到过去,战士们的血白流了。想到他们辛辛苦苦创下的根据地,转眼之间化为乌有,事情怎么会是这样?谭洁懊悔的直想大哭,最后总算忍住了。

    “车到山前必有路,活人还能叫尿憋死,放心好了,只要他们能到山下,保证让他们上山。”肖鹏故意笑笑说,脸上的神态显得很轻松,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因为他已经看出谭洁的神色过于灰暗,知道她心里太难过,就用这种表情给她宽慰。当然事实上,肖鹏也不认为没有上山的部队就会全军覆灭,至少他对杨万才有信心。

    谭洁长见肖鹏这样说,悄悄出了一口长气,心想肖鹏这么说,那就是一定有把握了,肖鹏是神啊!眼前发生的一切一切几乎都在肖鹏的预料之中,不能不让谭洁服气。肖鹏似乎有未卜先知的天赋,一切都被他料中了,身边有个这样的能人,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本来愁容满面的脸,因为肖鹏的一席话,终于绽开了笑容,目光柔柔的看着肖鹏,甜甜的蜜意又在心中升起。谭洁遇见过的优秀男人不算少了,但是肖鹏绝对是最特殊的一个。

    肖鹏当然不会知道谭洁在想他,此刻也没有心思儿女情长,刚才的话只不过是安慰谭洁罢了,他不想让她和自己一块心情沉重,局势的恶劣他看得很清楚,但是他不会绝望,有再大的负担也会自己抗着,他是爷们啊!肖鹏的优点是遇到天大的困难也不会绝望。不错,鬼子的势力的确庞大,小野的布阵也算严密,但是他相信,再好的算计也不会无懈可击,到时候总会有办法的。

    “谭洁,你马上去安排非战斗人员撤退。”

    “好,我立刻就去。”谭洁答应了一声就走了,既然有肖鹏在,她就不用对部队过多的操心了。

    肖鹏看见谭洁离开,举起了望远镜,仔细的审视着山下,忙碌的鬼子在按帐篷,看那意思准备在这安营扎寨,远处的公路上烟尘滚滚,看来更多的鬼子正在向这里集中。

    “肖队,鬼子要在这安家?为什么不进攻?”不知什么时候齐玉昆走了过来,眼睛看着山下问。

    “他们还没有准备好,要是咱们的人这时候冲过来,机会就有了。”肖鹏有些遗憾的说,然后又不说话了,因为他也摸不准许放他们是否还在,什么时候能来会师,拖的时间越久,部队的损失就会越大。他知道,木村一定会把重炮调过来,他们会接受第一次攻打松树岭的教训,这里的地势险要,没有重炮,鬼子的进攻会损失惨重,小野不会干这种蠢事的。这次扫荡,小野准备得多么充分,真是个组织方面的天才,他在不动声色间就把一切部署好了,肖鹏心中不能不发出感慨。又想:如果在鬼子重炮队出现的时候,它的身后有一支部队去骚扰,也许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肖鹏敢这样去想,但是不敢这么去做,因为他手中的兵力太少了,再抽出一支能打仗的部队下山,他们在山上支撑的时间会极短,这会影响全局的。如果他们早早撤退,许放他们那些人还活着也就等于死了,因为他们会深陷鬼子的四面包围之中。实力啊!打仗打得是计谋,最终还是在拼实力,就像三国里写的。诸葛亮计谋超群,不是还有长坂坡之败?

    肖鹏的判断没错,木村的确是在等野战炮,通过望远镜的观察,他看出了肖鹏的阵地选得非常好,前沿阵地几乎是天然形成的,小钢炮在山下打不着,就算把炮运到半山腰,对这天然工事也造不成多大威胁。如果采取强攻的方式,会给部队造成重大伤亡,这是小野绝对不会允许的。日本随着战争规模的扩大,皇军士兵的生命变得越来越珍贵了,因为国内征兵已经快到了枯竭地步,人力资源对帝国来讲,就是决定战争能否取胜的关键因素,木村当然知道这一点。

    这时他手下的少佐来报告,已经把先到部队的所在位置划分好,炮车的位置也早已划定,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木村点点头说知道了,眼下他需要做的,是在什么时间进攻,采取什么方式进攻。就在他沉思默想的时候,小野到了。

    肖鹏最苦恼的,是信息不通,各路部队在哪,情况如何,他一点也不知道,小野却拥有这方面的巨大优势,不但自己部队情况了如指掌,对手的情况也基本熟知。当他知道许放的败兵遭到拦截,正往松树岭方向败退,杨万才也往那里汇聚,彭述志的部队被歼灭,本人被捕,李威也被活捉,只有谭洁的部队退回了松树岭,感到该是他出马的时候了。肖鹏和他的主要部队都在松树岭,双方主将到了该见面的时候,到了他和肖鹏进行摊牌的时候。这时候他不用担心肖鹏的部队偷袭西河,因为他确信,肖鹏已经没有这个能力了。

    小野来到松树岭,直接走进了中军大帐,坐在了主帅位置上,木村和陆续到来的日伪军军官站在两旁,等待他的训示。虽然小野的表情一如平常,但是眼角的笑容还是暴露了,心里掩饰不住的得意和踌躇满志。他那最大的对手,最强劲的敌人就要签订城下之盟,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快乐的事情?

    “阁下,是不是在天黑前发起攻击?”木村首先打破了屋中的沉默,一脸兴奋得说。“肖鹏和他的部队的,统统的在岭上。这一次的,他们插翅也飞不掉了。”

    “于镇长,肖鹏把所有的部队都聚集在岭上,看起来是孤注一掷,要和我们决一死战,你的认为,这里会不会有花招?”小野并没有回答木村的话,反而向于得水提出了问题。

    “这一点的确让人费解。运河支队的实力,肖鹏应该知道,即使他们有天然工事作依托,也不是皇军的对手。无论是人数,武器,战斗力他们都相差得很远,如果在这里顽抗下去,除了全军覆灭,我看不出有别的结果。可是肖鹏不是这样没有脑子的人啊?这里面说不定真的会有玄机。”于得水一字一句的说,小野一问他他就知道,小野看出问题了,其实他何尝没有看出问题。俗话说:兵不扎险地,肖鹏为什么要把部队摆在一个绝地上?这不合乎情理。

    “石团长,你的看法?”小野又把目标对准了石冠中,他并没有问泉养和木村。他知道虽然问话顺序小小的发生点变化,但是石冠中他们的心里会很舒服,这对满足他们的虚荣心是有利的,只要不伤害大日本帝国的根本利益。

    “太君,我认为,肖鹏他们之所以龟缩在松树岭,是因为不得已,不是预先准备好的。”石冠中说。

    “讲讲你的道理?”小野眼里带着诧异问。

    “这一次扫荡我们事先做足了功夫,又是突然发动的袭击,他们根本来不及准备,所以运河支队的第一道防线,第二道防线,我们没费吹灰之力就攻下了。然后我们没有采取以往的战术,不是去占领村镇,而是分头直插目标,三路大军几乎是齐头并进,试问他们在匆忙之间连抵抗都来不及,怎么准备?运河支队这三路人马,除了杨万才的大队做出了一点抵抗的架势,其余的,无不望风而逃,如果运河支队有准备,凭他们的战斗作风,会败得这么快?在坐的好多人都和他们交过手,这话不是我瞎说吧?”石冠中说完,似乎为了证实他的话不错,用目光在左右巡视了一圈,像是在找赞助者。

    焦长礼第一个挺身走了出来,向前跨了一步。“没错,我同意石团长的话。我们和杨万才的部队交过很多次手,都知道他的部队能打,可是这一次明显准备不足,没等我们发起第二次冲锋,他就跑了,这很能说明问题。”

    “我同意焦营长的话。如果他们有准备,不会把彭述志扔下,他可是西河gongdang里的最大干部。”赵三在这时候是不会落于人后的,因此焦长礼刚刚说完,他就站了出来,既表示对石冠忠的支持,又凸显出自己有位置,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他怎能拉过?

    赵三的话虽然没有什么新意,但是他举的例子却能说服人。当时每个人都在想:赵营长说的不差,要是八路有准备,说什么也不会把彭述志扔下,作为下级,把这么重要人物留给鬼子,那是要负责任的。

    小野听到这不由自主的抬起了头,看看于得水,于得水也在看他,两个人都觉得这话有分量。如果八路的确没有准备好,那就要快一点发起进攻,不给对方喘息之机。

    得到了部下支持的石冠中,胆气壮了,心里有底了,说话的声音也大了。“三路大军,除了袁队长那边走了水,基本上都旗开得胜。我在想,肖鹏他们之所以在这固守,一定是无路可退了,他们明明知道出西河的路都堵死了,跑不出去,也只有做困兽之斗。我们应该趁热打铁,一鼓作气,在天黑之前拿下松树岭。”

    “石团长的话有道理,不管肖鹏他们有没有准备,我们大兵压境都利于速战速决,大炮一到位,立刻组织进攻,也许借着这股士气,能一举攻下松树岭。”于得水说着笑了,觉得这样的机会简直是独一无二的,一定要抓住。

    见于得水也同意立刻进攻,小野心中的迟疑打消了,既然看不出肖鹏在耍什么阴谋,那就试试也好,不过小野心里没有这么乐观。俗话说:困兽犹斗。面临绝境的八路军,一定比困兽厉害得多,尤其肖鹏就在山上。他看看一直没有说话的袁喜才,见他脸上气色不好,也不说话,心里觉得奇怪,难道是为谭洁他们逃跑之事?这件事小野是事后听说的,并不准备深怪他,毕竟袁喜才是聪明的,提前预见到了谭洁他们要走这条路,事先在那里设了伏,虽然说时间差了一点点,只能是说留下了遗憾,可是这也不能怪他,特工队一共只有百十号人,本来也不是打阵地战的。当然,他不知道谭洁他们走掉是因为方梅的原因,是袁喜才有意放走了谭洁,如果知道他就不会这么想了。“袁队长,你的说话。”他要给袁喜才机会。

    袁喜才一脸尴尬,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的心思还在方梅身上。方梅临走时用脉脉含情的目光看他的情景,让他永世难忘,想起来就心里炙热,当时别说放走了八路,就是让他去死眉头也不会皱一皱。他盼望这天太久了,太想得到方梅的感情了,这个女人成了他的魂,让他欲罢不能。这时候小野让他说话,他能说什么?就在他十分为难的时候,解围的人到了,鬼子少佐川康走了进来报告说:炮队到了。

    小野听了立刻站了起来。“统统的回去准备,马上出击。”

    片刻之后,几门野战炮立了起来,炮口对准了松树岭上的阵地,运河支队的真正考验开始了,因为在山上的部队,除了齐玉昆带领的反水的那部分人,谁都没有真正的领教过野战炮的威力。当然,肖鹏除外。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