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七章,灾难(5)

第一百四十七章,灾难(5)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五

    小野的立体开花,全面进攻,从扫荡一开始就见到了效果,在鬼子强大兵力的切割下,整个根据地被分割成了若干个互不关联的小块,没有办法聚拢在一起,运河支队的武装力量只能单打独斗。在鬼子占有优势兵力的情况下,支队的战士们跳不出包围圈,纷纷在各自为战,这样就为鬼子提供了各个歼灭的大好时机。如果不是为了保护干部,掩护干部撤离,耽误了太多的时间,如果运河支队不用打阻击战,早就跳出了鬼子的包围圈。但是无论是彭述志还是肖鹏,都不可能让干部落到鬼子手里,这样就变成了用自身的劣势,对抗鬼子的优势之局面,属于明知不可谓而为之,这样的战争,从一开始就是不对等的。彭述志的急功近利,为这场失败早早埋下了祸根,肖鹏愿意不愿意也只能买单。到了这会,彭述志的确知道自己错了,可是一切都不可能挽回了,我们的好多领导习惯于教这样的学费,哪怕是血本无归也不吝惜。

    彭述志这一次的动作十分干脆,来到山芋子村后,一秒钟也没有耽误,立刻投入到工作中。只是令他没有想到的:这些被他提拔的农民“精英”们,听说撤退,表现得极不配合。理由当然很充足,舍不得丢掉老婆、土地、牲口和极为可怜的一点点财产,大家都认为鬼子不会找到这里,更不会对他们大开杀戒,甚至有人提出,即使撤退也要全家一起走。彭述志嘴皮磨薄了不起作用才知道,这些人的小农意识是那样强烈,本身的素质离一个真正革命者的距离还十分遥远。当他们革别人命的时候,他们是踊跃的,勇敢的,甚至是激进的,但是涉及到了自身利益,哪怕是一点点,不但萎缩,还极为自私,油盐不进。彭述志气急了,不由得想,为了这些人牺牲运河支队战士的生命是不是值。想归想,对他来说是别无选择,因为是自己种下的恶果。

    彭述志看见他的苦口婆心劝说没有用,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再也无法容忍,疾言厉色的说:不愿意撤退的也行,那就当汉奸处理。看见彭述志的霸王硬上弓,这些人怕了,汉奸的罪名谁也担不起,才不得不去收拾东西。

    尽管彭述志急得火上房,一遍又一遍的催处,他们收拾东西的速度还是慢慢腾腾的,因为干部们试图把每一件微小的东西都带走,那些东西在他们眼里那都是钱。在贪小、狭隘、自私上,这些干部和农民们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可惜彭述志对这一点认识太迟了。

    当他们总算收拾完了,准备向外面走时,一切都晚了,哨兵回来报告:鬼子到了路口。这个村子本来就是个三面环山的死地,只有正面的一条出路,鬼子堵住了出口,就等于卡住了他们的喉管,想出去只有翻越绝壁,算是难于上青天了。彭述志听到这个消息,一颗心顿时沉到了湖底,知道关键的时刻到了,因为他的手里只有田亮的手枪排,靠着这一点人马去挡住鬼子的进攻,简直是天方夜谭。但是他也不能眼睁睁的让干部们成为俘虏,就把田亮叫到了一边。

    “小田,怎么办?”

    田亮摸摸头皮,很有点难为情,因为他从来没有给领导出过主意,总是领导指到哪他打到哪。“彭部长,你说了算。”

    “是不是真的没有出路了?”彭述志问,眼里的目光是殷切的,他宁愿相信天无绝人之路这句话。

    也许彭述志的话点醒了他,田亮想了想。“也不能这样说,只好冒险爬悬崖了,只要上去一个人,大伙就有逃生的可能,可是我的人能顶多长时间我不知道。”

    彭述志听了田亮的话,眼前一亮,眼里似乎出现了曙光。“我看这样,你和严世伟挑选几个身手好的战士去找路,剩下的战士由我带着去阻击鬼子,逃出一个是一个,总比都做俘虏强。”

    “什么?”田亮吓坏了,“这可不行,就是逃走一个,也是你走,你是特委领导啊!”

    “田亮说的对,彭部长不能断后。”严世伟随后说。

    “特委领导?”彭述志小声的自语了一句,脸上挂着凄苍的苦笑,心想:不是他的愚蠢,部队也不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他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他人,有什么资格去给他们当领导?“小田,世伟,不用说了,我对爬山是外行,又有恐高症,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再说了,大家的生命比我一个人的生命重要得多,时间紧迫,不要争了。”

    “不行啊!肖队长说了,只要我在,就要保证你的安全。”田亮一脸难为情的说。

    彭述志心中一热,像是肚子里淌进了一股暖流,那暖流热热的灼人,眼角里不由自主的出现了晶莹的东西。但他还是硬着心肠说:“肖队不在,这里我说了算,执行命令。”说完也不等田亮回答,抬腿就往阵地前走去。

    田亮想了想,看出自己没有能力阻止彭述志,就把副排长王刚喊了过来,叮嘱他一定要保证彭述志的安全,然后挑选了三个能爬高的战士就往后村走了。

    处于群山怀抱之中的山芋子村,唯一通向外界的,是贴着两山之间的公路,十几米宽的公路,像是一条弯弯曲曲的蛇,蜿蜒的向前延伸。走到路口最宽处的出口,眼前又豁然开朗,远处都是平整的旱田地,口外,口内像是两个世界,仿佛是造物主的神奇,有意为山芋子村劈开一条生路,否则这样恶劣的环境,人们是无法生存的。彭述志准备在宽阔的入口处阻击敌人,但是遭到了王刚的质疑。

    “彭部长,在这里阻击恐怕挡不住鬼子,鬼子的火力太猛,咱们的人又少。”王刚虽然不敢坦白的表达自己的意思,但是事关生死也不能不说,当然说出的话有点犹抱琵琶半遮面。其实他想告诉彭述志,咱们这些人根本挡不住鬼子,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但是他不敢这么说,毕竟他和彭述志的职务相差太大。

    但是彭述志听懂了,知道他这么说是给自己留面子。只是现在的彭述志不是几个小时前的彭述志了,当生死就在眼前的时候,面子成了山谷里的杂草,不值一分钱了,他要的是真实情况,要知道他们是否能顶得住,能顶多长时间。

    “王排副,你不用藏着掖着,只管说实话,敌我的力量对比悬殊,傻瓜也看得出来。”

    “我们顶不住。”王刚早就想说了,既然彭述志让说,他还有什么必要藏着。“从一开始我们就知道结果。可是田亮说了,能拖一分钟就多拖一分钟,所以我认为,在这里打阻击不合适。”

    彭述志要求到前线来,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他觉得造成目前的困境,他应该负主要责任,不用鲜血去清洗,他也没有脸面求生了。可是当王刚把死亡的标牌放在他的面前,他的脸色还是变了,因为彭家只剩他一根独苗了,如果他牺牲了,彭家也就断根了。不过这恐惧只是一瞬间,随后被对鬼子的仇恨代替了。“你说在哪里阻击好。”

    彭述志少有的谦逊到把王刚弄楞了,他脸色微红的看着彭述志,半天没有说话,未了才说:“我们应该往里走,那里道路狭窄,就算鬼子兵多,他也展不开,就算鬼子炮火厉害,他也不能把山崩塌。”

    彭述志往回走了几步,看见前面就是弯道,知道王刚说的不差,心里不由得腾起了惭愧的感觉。一个小小的副排长,在打仗的事情上也比自己高明,可笑自己过去自以为是,不肯听从肖鹏的话,假如这次能侥幸地活着,一定要写一篇文章,题目就是:官大不一定英明。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当领导并不是万能的,领导的话不是放之四海而皆行的。“好,就按你的主意办,由你全权指挥。”

    王刚听了彭述志的话,兴奋得双眼放光,这可是难得的荣誉。地委的干部在身边,听从他的指挥,这不是说他的官比地委的干部还大?那可是前世修来的,此刻什么生,什么死,都不如这荣誉重要。立刻,他像是扎了兴奋剂似的,大声的发出了命令。

    这时的泉养带着一个小队的日军,一个营的皇协军来到了村口,领路的是楚军,因为这个地方就是他探听出来的,不过泉养并没有让部队往里冲,而是把部队摆在了村口。泉养看着道路两边立陡的山崖,弯弯曲曲的小路,有些犹豫。如果里面的情况不是像楚军报告的那样,皇军冒失的往里冲,就会中了八路的埋伏。他虽然没有和肖鹏做过战,可是耳朵里听得可不少,酒井的下场又在那摆着,肖鹏让他感到恐惧。一个能在不动声色间就干掉了酒井的人,肯定是个非常可怕的对手,他泉养能坐到今天的位置并不容易,不想成为酒井第二。眼前的道路情况复杂,他们又从来没有来到过,假如八路的兵力不是楚军看见的那样单薄,而是雄厚,给他们来个请君入瓮,最后再把路口扎死,说不定就会演一出“火烤乳猪,”那才叫亏大了。泉养就这样想着,足足用望远镜看了好一会,才把手拿了下来,问身边的楚军:“你的,一切的探听清楚了?肖鹏的没有?八路的,主力的没有?干部的有?”

    “对,对,太君。我早就探听明白了,这里的运河支队就一个手枪排,排长是田亮。不过,听说地委的彭部长在,还有好多村干部。”楚军像鸡啄米似的,一边哈腰,一边点头说,整个脸上的表情就是汉奸像,活活是太监的翻版。

    “你的说,彭部长的在?”泉养瞪大了眼睛,那表情比在黑夜里看见了金元宝还要吃惊,还要惊喜,这才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要是捕获了冀州特委的彭部长,那可是奇功一件,会惊动华北派遣军司令的。“你的情报准确?”

    泉养像是要吃人的饿狼,几乎是在咆哮的问,这个消息太诱惑人了,不能出现差错。

    “准、准确。”楚军吓坏了,白眼珠都翻了出来,其实他得来的消息也是道听途说,凭他的胆量,怎么可能敢靠近彭述志。但是面对泉养那凶狠的目光,他只能咬牙承认,否则泉养生气了,还不活活的劈了他,在他来讲,生命是最重要的。

    泉养眯缝了眼睛,看了楚军好一会,脑子里却翻起了波浪。如果楚军的话属实,彭部长在这里,八路的就不可能是一个排,这样的大人物在这里,gongdang怎么会不派重兵保护?楚军报告的消息中肯定有一条是假的,他宁愿相信后一条,不能冒冒失失的进攻。

    就在泉养犹豫不决,进退两难的时候,有一个人急不可耐了,他就是皇协军的营长赵三。小野的到来,他非但没有受到冷落,反而倍加受到小野的青睐,这让他喜出望外。他看明白了,跟着小野干比酒井还容易,只要你表现出对帝国的忠心,就会受到小野的重视,不需要溜须拍马、请客送礼那一套。而想表现忠心,是要靠事实说话的,小野的眼里不揉沙子,什么事情也瞒不了他。这次他带队出来扫荡,早就打定了主意,只要有机会,就多多出力,要让小野知道,他赵三不但忠心,还很能干。的确,小野的安抚政策,在投降人员中间确实引起了极大的反响,每个投诚的汉奸都觉得只要自己对帝国忠心,就会有机会升迁,因为你做了,小野就会看到,会一碗水端平,这就是小野的驭人本事。

    那次在石冠中摆的接风宴上,小野的表演给他们留下了太深印象,这种东西的作用是潜移默化的,最后产生的分化作用是巨大的,小野这一手的确厉害,是争取人心的最好手段,可惜别的日本军官并不懂,所以他们就不可能像小野那样驾驭这些人。像赵三这样的投降者,在伪军里十分普遍,当他们迈出了第一步,就不在乎走第二步,这里的关键就是能不能得到被人赏识的机会,如果有,他们会铁了心的和日本人干。“太君,我的部队可以打前锋。”

    正在迟疑不绝的泉养,听见了赵三的话不免大喜过望,刚才他之所以举棋不定,就是怕中了八路的埋伏。帝国的兵员渐渐枯竭,上峰已经严厉命令,不准随意牺牲士兵的生命,日本军官的战绩是要和死亡人数挂钩的,现在有人自保奋勇的去探路,去扫雷,哪有不允之理?“呦希!你的,对帝国大大的忠心,就由你的部队冲锋的。”

    “是,太君,我不会辜负太君的希望,活捉八路的干部,为皇军扫清道路。”赵三刷的打了个立正,一脸谄笑的说。

    “呦希!炮火的支援。”泉养说完回头对身边的少佐说了句什么,那个少佐答应了一声就离开了泉养。片刻之后,激烈的炮声响彻了山谷,鬼子的进攻开始了。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