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八章,雷暴雨的前夜(4)

第一百二十八章,雷暴雨的前夜(4)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四

    小野的案头上,放着四面八方送来的情报,但他的眼睛重点盯着严世伟送来的,运河支队军力分布图,而且不知道看了几遍,即使现在把情报完全毁去,他也了然于胸了。这枚棋子到了关键时刻终于用上了,他觉得开心。到现在为止,各个方面的准备已经就绪,扫荡的条件已经成熟,可以对北部山区实行攻击了,为了这一天,他回到西河就开始筹备,等待的时间太久了。

    在别人看来,小野从来也没有着急过发动攻击,似乎战争的主动权已经牢牢的掌握在手中。其实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战争永远是匹驯服不了的野马,谁也不可能永远掌握战争的主动权,所谓占有优先都是暂时的,敌我的优势随时都会发生逆转,因此当你占有优势的时候,一定要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给对方以雷霆一击。现在机会到了,从各个方面反馈回来的消息都证明,北部山区的gongdang还在睡觉,gongdang的首脑一点也没有意识到,灾难即将来临,还在按部就班地搞什么减租减息。驻守在各地的部队,还是按照过去的惯列,原地不动,军队还在帮老百姓干活。这说明,他们已经被他的麻痹政策彻底欺骗了,真的以为西河的皇军没有力量对他们进行扫荡,连肖鹏这样精明的人都忘记了瞒天过海是怎么回事。看来有必要告诉他们,好好学学孙子兵法,只是小野怕他们没有机会了。

    小野脸上的光泽在告诉所有的人,此刻的他是多么得意,多么兴奋。他相信,经过这次打击,皇军的春天又会重新来到。他当初来到西河不就是在短暂的沉寂之后,发出了强大攻势,使运河支队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支队长林强牺牲了。他希望这一次是那一次的翻版,也许比那一次更强烈,打败肖鹏无疑比打败林强更让他开心,因为在小野的心目中,肖鹏的能力远远高于林强,他是高手中的高手。喜欢下围棋的小野明白,只有战胜了一流高手才是超一流的,才有那种胜利者的快乐。作为一个真正的军人,小野渴望那种胜利。

    屋中的窗子斜斜的开着,窗台上的杜鹃花开得正盛,屋子里却烟雾腾腾,小野一口气抽了两支烟,在他来说这是少有的。

    门外传来“笃笃笃”的脚步声,他知道要找的人到了,就掐灭了烟,身体笔直的站在窗前,眼睛看着窗外的广场,好像在欣赏旷野的景色,其实他要给对方一种压力。

    走进屋中的是袁喜才,小野的二次回到西河,最郁闷的人就是他了。几个月过去了,小野给很多的旧臣子以安慰,或者帮助,独独对他十分冷淡,除了必要的军事会议他参加之外,在小野的眼里蒸发了。小野的冷处理让他特别反感,几次想把队伍拉出去单干,最后都没有下定决心,当然主要是他没有地方可去。上山重操旧业,这是他最不想干的。虽然给鬼子干也不光彩,但在老百姓的心目中,土匪才是最下贱的职业。再就是因为小野,虽然小野对他冷淡,但是他明白主要的责任在他,是因为他放走了齐玉昆。小野这样的上司别说在鬼子堆里难找,就是在别的军队里也不容易碰到。要知道,谁会把当过土匪的人当人看呢?另一个原因是方梅,这个女人已经成了他的灵魂,只要几天见不到她,他就会六神无主,心烦意乱。正是因为有了这种种原因,他才做到了忍气吞声,等待机会的忍耐。今天小野要开重要会议,他事先就接到了通知,不过小野要他早一点到,说是和他先谈,让他心里又燃起了希望。

    “请坐,袁队长。”小野装作才看见他似的,转过身来说。

    袁喜才见小野站着和他说话,也就没有坐下,因为他就算是再不通事物,也知道今非昔比。

    “坐吧,老朋友都生疏了,你一定在生我的气,心里在说:小野君不是东西,把我骗下山,扔在一边不管了。”小野说着自己先坐了下来,然后指指椅子。

    见小野坐下了,袁喜才坐了下来,脸上的拘谨有些展开了。“我不会骂你。”

    小野笑了,抽出一支烟递到他的手里。“我的知道,你的部下有人劝你离开,你的没有的听从,这说明你的对帝国十分的忠心的,否者的话,你的,我的就坐不到一起了。”

    袁喜才听了小野的话,心里暗暗吃了一惊,明白他的部队中,早已有了小野的密探,幸亏他没有异心。他还一直以为特工队是铁板一块,原来早已经有了叛徒。“我不会离开小野太君,只要你在这里。”

    “我的明白。”小野点点头,对袁喜才的回答感到满意。当时马有福他们劝袁喜才离开西河,被袁喜才拒绝了,那个人已经原原本本的向小野汇报了,这也是小野仍旧想重用袁喜才的主要原因。“这些日子,我的故意的冷淡你,就是要看看你对帝国是否忠心,你的经受了考验,很好。”

    “我从来没有对小野太君有过外心。”袁喜才说。

    “哦,这个说法的不对,应该是对大日本帝国不能有外心,你的做过背叛大日本帝国的事。你的应该明白,我是帝国的军人,你的背叛帝国,就是背叛我。”小野否定了袁喜才的说法。虽然他知道,在中国的旧军队当中,尤其是绿林当中,很多人没有国家的概念,集体的概念,他还是试图要袁喜才明白,不要只对某个人忠诚,首先要对所服务的集团忠诚。

    袁喜才摇摇头,在这个问题上,他固执得像头牛。“我当初下山是因为你,不是因为你的什么政府,它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你让我佩服,你和别的皇军不一样。至于你刚才说我背叛,我不认账。公田也叫个人?他当着皇协军的面,让他的手下强奸妇女,还要让皇协军也这么干,皇协军不干,他就让人当众抽打,这他妈的也叫个人?畜生。”

    “八嘎,辱骂皇军的,死啦死啦的?”小野一下子站了起来,脸色涨得通红,心说袁喜才真是胆大包天。

    “你要杀我?行,但是让我把话说完。”袁喜才也站了起来,脸色仍旧如常。“换了是我,我也会和齐连长一样干。中国人再贱,也是个人,不是他妈的畜生。要是你们国家的女人被别人当面强奸,你小野君会不会干?面对这样的好汉,让我在背后捅刀子,我他妈的还叫个人?我说完了,你爱咋咋地,皱一皱眉头,不是爹妈养的。”

    小野被袁喜才骂愣了,一时到不知道怎么办好了。抓他吧,他说的是实话,公田的确干得不是人干的事,也是他不耻的。不抓他吧,他公然辱骂大日本皇军,简直是无法无天,可是他讲得的确有理,换了是他,他也会这么做的。要是有人侮辱他的国人,他自然也不会干,何况袁喜才并没有隐瞒他的观点,这个人真是有骨气,小野打心里喜欢这样的人。“你的应该明白,公田君的不是,由我们的军法来管,齐连长的背叛,那是不能原谅的。”

    “我不这么看,事出有因。”袁喜才说,见小野重新坐下,他也坐了下来,点着了烟就抽了起来。这些话他早就想对小野说了,就是得罪了小野也得说,要不心里堵得慌,他就是这种死猪不怕开水烫,光脚不怕穿鞋的性格。

    还真别说,当袁喜才豁出去了,小野拿他没有办法。在袁喜才的思想里,只有小我,没有大我,他就是这个认识。他看好了某个人,可以为他肝脑涂地,但是你不要和他谈国家,国家不属于他,一切跟着感觉走。在袁喜才来说,土匪就是土匪,土匪有土匪的是非观,但是小野明白,不可否认的是,这样的人用好了,会死心塌地的为你服务。“算了,我们不讨论这个问题,我也不想追究了,只是从现在开始,你要学会做个真正的军人。真正的军人是什么?首先是服从,你的明白?”

    “我的不明白。”袁喜才来了犟劲,也许是憋得太久了,他完全忘记了谁大谁小,谁是主子,谁是奴才,眼里的目光充满了挑战。“谁把我当人,当朋友,他的话我自然就听,谁在我面前摆主子的架势,瞧不起我袁喜才,老子绝不伺候他。话说明了,像酒井、公田那样的人,老子绝不**他。”

    “你在胡说些什么?”小野似乎不认识似的看着袁喜才,不知道他今天吃了什么药,哪壶不开提哪壶,说话十分冲,一次次的冒犯大日本的天威。就凭他今天的话,杀头都够了。

    “让我把话说完,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袁喜才粗暴地打断小野的话,往日的温文尔雅全不见了,像是一只被激怒的野兽。“我不管中国人还是日本人,谁让我佩服我就听谁的,谁把我当朋友我就把他当朋友。你们有些日本人太能装bi,觉得穿着和服就高人一等,放屁,老子不买账,日本人中草包多得是,这样的人我凭什么听他的?他们算是哪根葱?老子十六岁就出来闯世界,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当年的林强、李威都在老子面前装过,认为我们是土匪,理所当然的低人一等,结果怎么样,老子不买账,让他们滚蛋。我为什么选择了你小野?是你把我们当人,没有小瞧我们。你做事公道,有头脑,我服。在西河,除了你小野、肖鹏,我谁也不服,谁也别想对我指手画脚。我的话说完了,想怎么办你说了算,我擎着。”

    袁喜才真的说完了,气呼呼的坐着喘粗气,真的不再说话了,大口大口的喝着水,一副生死不惧的样子。

    小野怔怔的看着他,一时间真说不出话来,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老学究遇到了新问题。他一直以为很了解土匪,了解袁喜才,现在才知道错了。看来在土匪身上,不光有贪婪、狠毒,还有义气和自尊,而且自尊占有极为重要的位置,今天的袁喜才在这一点上表现得十分充分,毫不掩饰。对这样的军人,你不能只靠军纪来约束他,他有自己的行为底线,伦理准则,这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改变的。用好了,这是一把锋利的刀,惹翻了,就是一只吃人的猛虎,随时都可能伤人。他们没有国家、集体的概念,随意性很大,做事就是凭着个人的憎恶,就像袁喜才说的:我服。他只有觉得你比他强,他才会佩服你,听你的驱使。什么正统啊!高贵的出身啊!在他们面前统统没有用,他们有着自己那一套评定是非的标准。

    新的扫荡就要开始,袁喜才这样的人是用得着的,特工队的战斗力是一把刀,在这个时候应该不计小节,反正他对自己还是听命的,自己可以驾驭他,那就允许他身上的毛病存在,假以时日,慢慢的修理吧!这么一想,小野终于明白自己该怎么说,怎么做了。

    “袁队长,我非常理解你的心情,因为你不同于一般的绿林好汉,不然的话,凭我的身份,也不会亲自到你的山寨去请你,你说是不是?”

    “是的,这也是你能让我下山的主要原因。”袁喜才说。

    “在正常的工作上,我们是上下级关系,但是在私下里,我们是朋友,这一点你不会怀疑吧。”

    “不会,我和弟兄们之所以对你感激,愿意为你干活,就是因为你把我们当朋友。”袁喜才一脸真诚的回答。

    “哈哈哈,好的,希望我们的误会的解除,仍旧是好朋友。”小野开心的大笑起来,这里虽然有虚假的成分,因为选择的时机恰当,袁喜才并没有看出来。“作为朋友,我想和你掏心的说几句,你的头脑、阅历都不是小小的,这是我愿意和你结交的原因。问题是,你的不应该把自己当成绿林好汉,因为你已经跳出了绿林中,凭你的智慧、能力只要好好的干,前途的就是大大的。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帝王将相宁有种乎?你也不想一辈子都在绿林中厮混,对吧?”

    小野这话的确说到了袁喜才的心里,所以他没有回话,只是默默的吸烟。干绿林的,除非最没有脑子那些人,谁不想最后离开绿林,奔个好前程。

    “只要你的和帝国的一条心,前面的路,我的帮你打开。这次的扫荡,你应该用行动来证明这一点,我想袁的,你的不会不同意吧?”小野又说。

    “你放心,我会尽力的,只要你小野指到哪,我袁喜才就打到哪。”袁喜才信誓旦旦的下了保证,今天的谈话是这样一个结果,完全出乎他的预料。小野对他的过失、粗鲁没有责备,还是信任有加,让他感动。

    在西河这么些年了,无论是gongdang、国民党,谁也没有真正的把他当人看待,只有这个日本人器重他,不能不让他生出士为知己者死的心里。在他的身上,既有土匪的粗豪,也有知识分子的倔强,所以太需要有人能够理解他,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个人会是日本人小野,他能不感动?

    “好的,愿我们的合作成功,我相信你的能力。”小野满意的站了起来,看看手表。“时间快到了,我们去开会。”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