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二章,反攻(6)

第一百一十二章,反攻(6)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六

    酒井正在耐心的等待肖鹏的大部队出现,却在第一时间接到了火车被颠覆的消息,当时的感觉是脑袋涌进了无数个苍蝇,吵得他思绪紊乱,眼前发蒙,他想象不出肖鹏这么做的目的,当然他更不知道是李威所为。运河支队明明被包围在山里,怎么又去了他的后方,还肆无忌惮的进行破坏,而且是直接把刀插到他的心脏里,难道肖鹏的部队会飞?还是能够钻地,否则他们是怎么走出这重兵包围的山区的。巨大的灾难不能不让他心脏颤栗,因为他明白,高岛的严厉训斥立刻就会到来,他将如何答对?他还没有想好如何回答高岛的训斥,一个更大的灾难接踵而至,八路军大部队攻打新矿,新矿危机。听到这个消息,酒井的脑袋仿佛被炸开了一个洞,在目瞪口呆的同时一切都明白了,肖鹏趁他把兵力调空,对他的后方基地进行了偷袭。原来肖鹏从来就没有打算来靠山抢救百姓,他派出一个排的军队,只是做做样子给他看的,目的是把他和他的军队牢牢的粘在这。这样看来,肖鹏从一开始就识破了他的计谋,而他还像傻瓜似的在这里守株待兔。这样一想,冷汗从他的后脊梁一个劲的淌下来,肖鹏这是要置他于死地啊!新矿有那么多的高级设备,都是从日本本土运来的,一旦被八路军夺取或者毁掉,他就完了,高岛会要他的脑袋。此时的他不再犹豫,下令木村以最快的速度驰援新矿,命令原来抽调的部队各回原地,和掉脑袋比较起来,歼灭八路军就次要多了。然后他命令勤务兵整理行装,准备撤离了,虽然从心里上来说,他是一百个不情愿。

    这时卫兵匆匆的走了进来,“报告,靠山方面传来枪声。”

    酒井从鼻子里发出了哼声,挥挥手将传令人撵了出去,一切都再明了不过。他要撤离,对方却发起了进攻,肖鹏要让他的小股部队像磁石似的吸引住他们,他酒井就那么弱智?钓鱼没钓着,也不能被鱼给咬着啊!

    酒井当然不知道,靠山的战斗的确打响了,而且是真打。就在大雪弥漫,老天爷帮忙的时候,许放按照肖鹏的部署,率领了一个排的战士,悄悄的来到了靠山,暗地支援杨万才。按照肖鹏的估计,西河那边的战斗一旦打响,酒井就不会管赵奎了,也许会火烧眉毛似的往回跑。虽然如此,仅凭杨万才的兵力,要击败赵奎的治安军还是困难的,更不用说消灭敌人了,因此他让许放前往,毕竟救出被俘的老百姓是他的主要目的,许放来到靠山的外围,很快找到了杨万才。这时的杨万才正在举棋不定,进攻吧,兵力不够,一旦打响了,死活就不能撤了,直到老百姓全部撤出为止,可是他们有没有能力顶住治安队的反扑?他心中没数。万一顶不住,这一个排的战士就会报销,老百姓也可能救不出来,那不成了偷鸡不成蚀把米了?不进攻,机会难得,大雪茫茫的,对他们太有力了,凭经验杨万才知道,治安队一定不适应这样恶劣的天气。就在他患得患失的时候,许放到了,简直就像漆黑的夜里出现了一轮皎月,乐得杨万才差点吼叫起来,他把自己的打算对许放说了,许放觉得他的办法可行,两个人就分头行事。

    杨万才在他选中的突破口发动了突然袭击,一切就如他预料的一样,赵奎根本就没有想到他会在那个方向进攻。杨万才的部队是直入中心地带,像飓风似的刮来,赵奎一下子被打懵了,脆弱的防线很快就被突破了。不过赵奎慌乱了好一会,总算镇定下来。他认为,进入中心地带的,不过是一个排的兵力,治安队完全有能力消灭他们。所以他下令,所有驻守在外围的治安队掉转头向村子中心靠拢,对杨万才实施包围。到了这会,赵奎还在认为自己胜券在握,高兴得几乎手舞足蹈,因为他太需要在军事上做出成绩了。袁喜才,石冠中他们之所以瞧不起他,不就是因为治安队打仗不行,如果赢了这一仗,所有的耻辱都会被洗刷掉,酒井一定会重用他,因为他很明白,从高岛、小野到酒井,都知道他对皇军是忠心不二的。

    作为像赵奎这样狗性十足的奴才,如何讨好他的主子,得到更大的利益,似乎是他生活的主要内容,只要有一点机会,他都不会放过的,正所谓利令智昏就是指得这种人。只是他不知道,凭他那狗性十足的智商,怎么会是人的对手。

    许放早就在等待这一刻,他必须把握住最佳时机,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因为临来时,肖鹏说的很明白,一旦酒井撤兵,赵奎的治安队根本顶不住,你们的目的是救人,把他们打散就可以,然后把部队带出来,参加消灭鬼子的战斗。这次反围剿,肖鹏的目标非常明确,尽最大可能的杀伤鬼子,至于皇协军和治安队都不例为主要打击对象。肖鹏明白,和鬼子作战,具有优越条件,这样的机会少而又少。鬼子在西河的兵力本来就不够,多消灭一个,威胁就少一分,对于运河支队今后的活动就安全一分。在执行命令上,许放是从来不打折扣的,既然肖鹏这样说,他就要把自己部队的损失减少到最低限度。

    撤到中心圈的治安队刚刚准备好对杨万才的合围,许放的部队就出现在他们身后了,顿时治安队像似关在笼子里的鸟儿受到了突然袭击一样,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立刻四下奔逃,赵奎如何呼喊也制止不住。这时他这才知道,打仗凭得是真本事,士兵的本事是靠平时刻苦训练得来的,他那套溜须拍马的伎俩到了战场一点也不管用,赵奎不明白,当奴才的,最好不要痴心妄想在实事上建立功勋。见部队的溃逃制止不住,赵奎就转身跟着他们一块逃了。

    这时的肖鹏站在风雪弥漫的山丘上,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仿佛此刻不是在打仗,正是他饱赏雪魂,笑吟风霜,和岑参,王昌龄等边塞诗人高歌一曲的最佳时刻。的确,此刻他心中涌动的,是北国风光的豪情,是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盛景,是驱除鞑虏,还我河山的雄心壮志。面对这弥漫的风雪,妖娆的风姿,壮阔的山峦,他很想高歌一曲,抒发一下胸中的激情。所以在他那表面平静的脸上,不时的会闪烁出厉电一般的光芒。

    谭洁一直在注视着他,此时忍不住问道。“想什么?万一鬼子不上套,战士们就白挨冻了。”

    谭洁的话把肖鹏拉回到了现实当中,肖鹏不由自主的举起望远镜,想看看酒井的部队走了多远,但是茫茫的风雪阻隔了他的视线。他能隐隐约约看到的,是拖在后面的皇协军,木村的部队早已远去。但是他没有丝毫的不安,至少从目前的情况看来,一切都在按照他设计好的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皇协军尽管走得不快,却也没有受到任何骚扰,他的部队在严格的执行着他的命令,一点动静也没有发出。“不会的,秋菊一定会把鬼子带过来。”

    整个计划的伏笔早早就做好了,过去西河的八路军没少和鬼子交火,可是每一次都是打了就跑,几乎没有正面接触。除了木村直接领导的部队和运河支队打过几次正面战斗,其余的鬼子在和八路军作战中都是占了上风的。在他们眼里,土八路的战斗力是不堪一击的,从各个方面反馈回来的消息也都证实了这一点,肖鹏之所以下决心要消灭一路鬼子,就是要利用他们的麻痹思想。这一路的鬼子穷凶极恶,干尽了人类所不耻的坏事,必须受到应有的惩罚,再说他的部队只有和鬼子交过锋,才算得到了真正的锻炼。鬼子的战斗力再强,也不过一个小队多一点,肖鹏的部队占有地理上绝对的优势,又是突然袭击,还为他们准备了一个中队的运河支队的主力,杨万才的一个排也会赶来参加战斗,他相信不出意外,他会吃掉这股敌人。

    “队长,我的人到了。”不知什么时候,气喘吁吁的杨万才站到了身边,分不出是汗珠还是雪珠,弄得他脸上都是水气,看得出来,他是跑步来的。治安队刚刚被打散,许放就告诉他,肖鹏让他带着自己的部队去伏击鬼子。本来半路撤出战场,杨万才心里十分不高兴,听说是打鬼子,立刻兴奋了,这说明肖鹏重视他啊!所以二话没说,带着部队就以玩命的速度跑来了。

    “这是打鬼子,不是抢媳妇,看把你急的。”肖鹏看见他在这寒冷的冬天,跑得汗水淋漓,心里很是感动,忍不住就开起了玩笑。

    “俺老杨是打鬼子第一,娶媳妇第二。说吧,让我们这个排干什么?”杨万才擦着脸上的汗水说。

    “看见那个山包了,等鬼子进了这条路,你就把路给我封死,不准一个鬼子逃走。”肖鹏指着远处说。

    “没问题,咱老杨的部队可没有当过漏斗,要不要俘虏?”

    “俘虏?”肖鹏的眼里射出锋利的目光。“我有粮食硬可喂狗也不会给他们吃。”

    “明白了,不要活口,就地消灭。”杨万才说完兴奋的走了。

    “肖鹏。这可是违反政策的。”谭洁皱着眉头说。

    “那就违反一次吧!”肖鹏口气淡淡的说,目光投向远处,不想再说什么了,因为他那听觉十分灵敏的耳朵,听到了异样的声音。“来了。”他没头没脑的对谭洁说。

    肖鹏的耳朵没有骗他,真是鬼子来了。这一小队的鬼子是留下断后的,木村给他们的命令是和前面保持一公里的距离。可是领头的小队长见了花姑娘就把这事忘了,没命的追了过来,他哪里知道这是肖鹏设下的诱饵?

    秋菊带着李家窑的,经过挑选的姑娘,一直在等着肖鹏的召唤,当何镇梁带来了肖鹏的命令,他们就化妆成难民,匆匆的出发了,他们故意让鬼子发现,然后顺着山道就跑了下来,因为人群中有男有女,男少女多,所以没有引起鬼子的怀疑。这批鬼子来到西河后很少出外,一直在矿山驻守,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野战部队,如果不是酒井的急功近利,他们也许会一直驻守在那里。这次被酒井调出参加扫荡很是开心,因为对于他们来讲这就等于放假了,出了矿山他们可以胡作非为,能够得到他们做梦都想得到的花姑娘。没有想到一切刚刚开始,腥味还没有尝到,就得到了返回的命令,这令他们十分沮丧。因此当他们看见了秋菊等人,就像猫儿见到了鱼腥,岂有不上当之理?

    在路口两边埋伏的,正是齐玉昆率领的,齐装满员的一个中队,队里除了反正的皇协军外,配备的都是原来归杨万才指挥的部队,是有战斗经验的老战士,应该说在目前运河支队的部队中,战斗力是最强的。而这些反正的皇协军,都和鬼子进行过生死较量,有着深仇大恨,无形中又为部队增加了战斗力。肖鹏深知这一点,所以让他们担当主力。齐玉昆刚刚归顺八路军就得到这样的信任,全权指挥这次战斗,肖鹏还把杨万才的部队拨给他使用,自然是很欣慰的,从心理上来讲,他想把事情办好。因此,他的部队隐蔽得很好,直到鬼子全部进入伏击圈,他才打响了第一枪。

    战斗一开始就十分激烈,虽然鬼子遇到埋伏后,开始有一点惊慌,但是很快就安定下来,纷纷抢占有利地形,和齐玉昆的部队打在了一起,一时间,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敲碎了沉沉的雪雾。齐玉昆没有想到鬼子的心里素质这么高,遇到突然打击后,在这样短的时间里就平稳了情绪,抵抗得这样激烈,不觉有些着急。因为他很清楚,恋战对他们不利,鬼子随时都会有增援,他们没有充裕的时间。他一把抢过机枪手的机枪,向鬼子的机枪阵地射击起来,然而,鬼子使用的是重型机枪,火力比他们的猛,机枪阵地又是死角,齐玉昆的机枪子弹根本打不着。鬼子的小队长是抱定了等待增援的态度,火力集中使用,使得齐玉昆他们很难靠近。

    肖鹏立刻发现了鬼子的企图,既然鬼子不想突围,杨万才的部队就没有必要在那等着,立刻派人通知杨万才出击。杨万才早已等得不耐烦,他属于听见枪响就心痒的那种,得到了肖鹏的命令,立刻发起了攻击。这一下鬼子终于慌了,因为他们是四面受敌,八路军把唯一的退路堵死了。小队长左边眼睛蓝了,他知道要是一味等待援兵,援兵还没有到,他的部队就不会有几个活人了,指挥刀高高举了起来,要冲锋了。在他的感觉里,中国的军队最怕冲锋。

    鬼子这一手远远出乎齐玉昆的预料,也出乎肖鹏的预料,眨眼间,鬼子和前面部队距离近了,再有一个轮次,就会变成白刃相格,而反水的皇协军就挡在鬼子前面,他们拼刺刀的技术和鬼子比差远了,心里素质更是不如。而拼刺刀,心里素质是十分关键的。

    “跟我来。”肖鹏大喊着,带着身边的警卫战士冲了上去,他不能不出头了,本来他是想放弃这次指挥权的,但是战场上出现了意外。

    当肖鹏来到阵地上,有了松动的部队稳定下来。“上刺刀。”肖鹏大喊着,第一个跳出掩体,冲向了鬼子。

    在肖鹏喊上刺刀的同时,鬼子小队长也准备拼刺刀,只是他没有想到八路的胆子会那么大,尽敢主动和他们拼刺刀,嘴里呀呀怪叫着,向肖鹏迎了过来,其余的鬼子同样大叫着,跟在后面,一场白刃格斗开始了。

    开始的时候,鬼子大占上峰,虽然运河支队的人数比对方多得多,但是因为不会运用技术,本来应该是几个人围住一个鬼子,却变成了各自为战,一点配合也没有,而有武功,经过特殊训练的那些战士,都被肖鹏派到田亮哪儿去了。这时的肖鹏肠子都快悔青了,责怪自己计算有误,还是看轻了鬼子的凶悍。但是他明白,此时此刻一定要顶住,因为鬼子后面还有杨万才呢!这家伙可是拼刺刀的好手。运河支队拼刺刀虽然处于下风,但是因为肖鹏在前面拼杀,到也没有逃跑的,不利的局面开始慢慢的稳定下来。肖鹏和鬼子小队长算是旗鼓相当,因为肖鹏使用的是步枪,如果他的宝剑在手,鬼子小队长和他走不了三个回合。这时候他不能不想念吴兵,要是吴兵在,一定会替他带着宝剑。

    当然,双方的僵持时间并不长,杨万才的部队就冲了上来,战局立刻发生了逆转。杨万才的大刀片是从不离身的,因为拼刺刀这家伙比枪刺强。他率领的新兵排,打枪不行,但是都有力气,看见杨万才冲在前面,自然是气势如虹。杨万才更是凶狠,只一个照面,就把拦在前面的鬼子送上了西天,然后直奔鬼子小队长,嘴里吼叫连连,刀光霍霍,在气势上就先声夺人。鬼子小队长胆怯了,连连后退,可是不巧,被一个死尸拌了一下,来了个趔趄,身子刚刚立了起来,杨万才的大刀片就到了,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小命上了西天。

    就在这时,何镇梁率领的民兵赶来了,他们是准备到靠山接人的,看见这个场面,眼睛立刻蓝了,何振梁脑海中萦回的,都是李家窑大火冲天的镜头,现在终于有了复仇雪耻的机会,哪里会放过。他第一个杀进战场,手上的枣木棍上下翻飞,左右腾跃,打得鬼子叫苦连天,因为鬼子不知道何振梁使用的是什么武器。

    因为生力军的加入,战斗很快就结束了,大家没有想到能够歼灭鬼子一个小队,各个欢欣鼓舞。但是在收拾战场的时候,肖鹏看见那么多战士的尸体,一点也笑不起来,还有沉重的压抑感。一场设计好伏击战,事先做足了准备工作,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最后运河支队比鬼子的伤亡人数还多,这样的部队如何能成王者之师,就真实战斗力来说,照比鬼子差远了,这次战斗的胜利,完全是在谋略上高于鬼子,看来部队的军事素质,军事能力急需提高啊!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