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一章,反攻(5)

第一百一十一章,反攻(5)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五

    当初希特勒的百万大军兵临莫斯科城下,提前到来的寒冷使得德国鬼子的枪栓都拉不开,这是上苍给侵略者的惩罚,还是希特勒的残暴做过头了,历史没有结论。那么在西河,老天爷也要帮助八路军,要惩罚日本鬼子了。白天没有一点变天征兆的西河,到了旁晚,突然飘起了清雪,那薄薄的雪花开始还像仙子似的飘飘荡荡,后来就变得浓密起来,满天的大雪像是为世界挂上了一层厚厚的帘子,几米之外看不见人影。这对于习惯了夜晚行动的八路军到是没有多大妨碍,可是对于不习惯晚上行动的鬼子和汉奸就太不方便了。如果不打仗,遇到这样的天气,他们大多数龟缩在屋子里,躲避着暴雪的袭击,喝酒,打牌,或者谈论女人。

    吴兵带领的偷袭分队,从后山向上攀登的时候,虽然因为气候的恶劣变得艰难,但是后山上的岗哨也因为大雪的到来,纷纷躲到了屋子里,反倒给他们偷袭提供了方便,否则即使他们做得很隐蔽,也不敢保证不被发现。事先侦查的时候,田亮他们并没有发现后山顶上有岗哨,如果不是老天爷帮忙,田亮的疏忽就可能给这次行动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山后的地势很陡,凸出的风化岩石犬牙交错,但是在崖缝里,稀稀拉拉的长了不少松树。这些松树虽然不是很粗壮,却十分坚实,曲曲折折的,一直延伸到山顶,好像特意为吴兵他们搭了一条不规则的天梯。

    吴兵带人来到山下,一眼就看好了它们,心里感谢上苍的眷顾。在蒙蒙的雪雾中,猿猴般的向上攀去。随在他身后的是一连串向上攀登的身影,这些人都是吴兵直接训练出的战士,他们平时没少攀岩、爬树,但是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下攀高还是第一次。一个战士也许是过度紧张,只爬了十几米就从上面摔了下来,发出尖利的呼叫,幸亏空中北风呼啸,声音很快随风而逝了。吴兵和他的战士们听到了叫声,却没有人停下来,也没有人去救他,而是以更快的速度向上爬去,此刻就算有人站在山下也几乎看不见他们的身影。这支经过特殊训练的部队,终于发挥出独特作用了。

    吴兵的功夫是肖鹏教的,但是有些功夫肖鹏反倒不如他了,武功一道固然在悟性,但也在于下苦功。肖鹏由于事物繁杂,又不肯吃苦,基本上在吃老本。吴兵就不同了,真正做到了勤学苦练,所以他的功夫在突飞猛进。眨眼间,他已经把别的战士远远的扔在身后,像猎豹似的飞快前行,狂烈的风雪似乎对他没有任何阻碍。这时的吴兵不再是只讲报恩的日本人了,而是实实在在的溶进了中国人的人群中,成了肖鹏得力的帮手。

    山顶上是一片开阔地,不远处的草屋里亮着灯光,那两个本来应该站岗的士兵,此刻就着融融的火光,正在喷云吐雾,嘴里吃着烤得焦黄的苞米,他们哪里知道,夺命的判官就要到了。这些从黑土地上走出来的东北大汉,也许当亡国奴的时间长了,居然忘记了自己还是个中国人,为鬼子工作很是尽心尽力。吴兵翻到了山顶左右看看,趴在地上不动了,在飘飞的大雪中,草屋中射出的灯光进入了他的眼帘。他慢慢的向前蠕动着,离开了灯光照射之处,闪电般的向前飞进,很快就靠近了草屋。

    那两个矿警并非都是白痴,其中有一个在谢文东手下当过几天土匪,有一定在夜里视事的经验,此刻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就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左右查看。正好一个战士爬上了崖壁被他看个正着,那个战士战场经验不足,没有像吴兵似的先趴在地上,观察好了周围情况再行动,而是直接站了起来,矿警吓了一跳,端起枪来就要开枪。这时候枪声一响,正在往上攀岩的战士,恐怕一个都活不了,行动自然也就失败了,情况万分危机,吴兵要阻止已经来不极了,情急之下他的日本话冒了出来。“八嘎!”

    那个矿警本来听见身后有人就大吃一惊,然后又听见了纯正的日本话,更是惊上加惊了。他在满洲生活了那么多年,常年和鬼子在一起,太熟悉鬼子话了,也正因为太熟悉鬼子话,所以从心里惧怕鬼子,敬畏鬼子,本能使他不由自主的放下了手里的枪,转过身来。吴兵哪里会错过这个机会,飞快的靠近了他,没等他做出任何反应,锋利的匕首就插进了他的心脏。也许直到死去他也不明白,他对主子十分恭敬了,主子为什么还要夺去他的生命。这时候,令外一个矿警似乎听到了声音走了出来,他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结果迎接他的,是指着胸口的手枪。“说,放**的仓库在哪?”

    “在……哪……里……”他的手哆嗦着,勉强抬了起来。

    吴兵嘴里“哼”了一声,先把他身上的枪摘了下来,交给了那个暴露目标的战士。“带路。”

    就在吴兵有惊无险的让那个矿警带路,带着他们直扑储藏**仓库的同时,西河通向冀州的一列运送煤的火车出发了,站在车棚顶上的鬼子,因为雪太大的缘故,都躲入了车厢里。这条铁路从它建成的那天开始,从来也没有出过任何事情,至于在车上押车的鬼子,也不过是例行公事。按照常理来说,西河到冀州的距离很短,谁会打它的主意?常理是这样的,没有错,可是人们不要忘了,世界上很有一些人,偏偏不喜欢按照常理出牌,李威就是其中的一个。

    小野在西河当政的时候,一向是把他和肖鹏同等对待的,因此小野才花费血本,让手下最强的,最善于打游击的特工队,专门对付李威。袁喜才本人的智商和能量,并不比李威逊色多少,而兵力要大过李威十倍。这样一支部队如影随形的跟着李威,李威就是孙猴子,本事也很难施展。那些时日,李威过得是亡命天涯的日子,不知道遇到过多少风险,保命还来不及,哪有机会去算计别人,否则西河沿线会有那么太平?但是李威不是那种能被别人打垮的人,只要有机会,他就要四处出击,这个机会因为小野的离去,终于来到了。酒井居然发神经,把袁喜才的特工队调去围剿运河支队,得到了松绑的李威自由了,就像是跳出笼子的猛虎,不咬人就不是他的性格。

    从李家窑回去,他和手下的弟兄汇合后,秘密制定了袭击鬼子货车的计划。李威的原则是,既要打得狠,又要打得痛,自身还要绝对安全,白卫国就提出了破坏铁路的建议。李威觉得单单的扒几根铁轨,并不能给鬼子制造太大的麻烦,因为鬼子会很快修复,要干,就干得鬼子哭都哭不出来,因此经过再三琢磨,李威选定了颠覆火车。他通过眼线,知道了今天晚上有鬼子的货车通往冀州,事先就和白卫国进行了侦查,最后选定了货车车速最高行驶的段落进行爆破。老天爷也在帮他的忙,他们出发时,天气还是晴朗的,到他们进入那一段的铁路地区,天气突然变了,变得风狂雪猛,能见度极差,鬼子的铁路巡逻兵,除非在几米内,否则很难发现他们的身影。经过一阵紧张的准备,他们埋好了**,就等着货车过来了。当高速行驶的货车驶进**的伏击圈,爆炸开始了,随着强烈的爆炸,十几米长的铁轨飞出了路基,像是扭曲的蛇,躺在地上不动了。而听到爆炸声的火车司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却无法阻止火车的惯性向前飞驶。当水牛般的火车全速冲下路基,自然是一头扎在原野里,车厢里的矿石像是不受约束的青蛙,爬得满世界都是。没有死去的押车鬼子狼狈的从车厢里钻了出来,刚刚张开眼睛,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迎面一阵暴雨似的枪弹扫来,几个鬼子就稀里糊涂的倒在地上。当他们清醒过来寻找对手,李威率领的别动队早已消失在茫茫的雪雾中。

    从开始到结束,只用了一刻钟,李威让火车翻了,阻断了冀州到西河的铁路运输线,至少两天不会修复,鬼子的损失够大的。

    在李威的爆炸响起的同时,吴兵那边也响起了枪声。因为就在吴兵率领他的人马,快要接近仓库的时候,那个负责带路的矿警突然不要命似的跑了起来,边跑边喊,顿时,凄厉的叫声惊动了看守仓库的矿警,他们迅速地关闭了铁门。这突然出现的意外,虽然让吴兵有了片刻的停顿,但是他立刻反应过来,以闪电般的快捷冲到了门前,几乎没有片刻犹豫就用手榴弹炸开了铁门。此刻,守库的矿警刚刚爬到了岗楼上,打开了弹药箱,往机枪里压子弹,形势真的是千钧一发,可吴兵和他手下几个枪法好的,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开了枪。就在这时,听到枪声的其余矿警知道仓库出了问题,在他们虎头队长的率领下,旋风般的冲了过来。因为谁都明白,一旦八路军占领了仓库,那里成吨的**就会变成埋葬他们的坟墓。即使他们不死于这些**之手,酒井也不会饶过他们,事关身家性命,谁敢玩忽职守。只是可惜,吴兵的反应太快了,他们冲上顶楼后,首先夺取了机枪阵地,吴兵立刻调转了枪口,顿时滚圆的枪口里喷出了炙热的火舌,一条条火线在漆黑的夜里像流星似的飞舞起来,晶亮的火光又变成了催命的音符,变成了一道道火墙,阻止了矿警们的进攻。

    虎头队长眼睛蓝了,大声的吼叫着,还调来了机关枪,猛烈的枪战就此展开,双方的子弹纷纷变成吃人的魔鬼,在空中交织着,撕咬着,谁也不肯后退一步。对吴兵来讲,如果他没有拿到**就等于宣告失败,因为要破坏矿山机器,没有**什么也做不了,如果不能够毁坏机器,肖鹏的计划顶多完成了一半,这是肖鹏不能接受的,也是吴兵不能接受的。吴兵对肖鹏的指示只要一息尚存,就不会打一点折扣,因为肖鹏不仅是他的领导,还是他的主人、恩人,所以他一定要坚持,等待田亮的到来。

    那么对于虎头队长他们来说,也是必须玩命的,他们这些矿警不是当地人,家属都在东北,矿山出了事,即使他们本人能保住性命,也保不了家属的性命。鬼子对于失职的中**人处理,从来没有宽松过,因此他们一定要消灭眼前这些敌人,保住矿山的设备。

    双方都有这样那样的致命原因,自然谁也不肯退后一步,因此战斗从一开始就十分惨烈。片刻功夫,吴兵身边就倒下了几个战士,而虎头的矿警也死了不少人,但是双方仍然不退。如果照这样子打下去,吴兵的人太少,肯定顶不住,最后只会全部战死。

    那么此刻的田亮在干什么?原来,田亮也遇到了麻烦。在他们侦查正门的过程中,并没有发现敌人有暗藏的火力点,再加上田亮已经得到了消息,守卫矿山的鬼子被酒井悄悄的调走了,现在在这里看家的,是护矿的矿警,他首先产生了轻敌的情绪。在他的意识中,护矿的矿警不算是真正的军人,不会有什么战斗力,对方的人数也只有一个中队,而他带来的同样是一个中队,是真正的战斗部队,消灭对手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只是他哪里知道,这里的矿警原来就是伪军部队改变的,是因为特殊需要才调来的。所以当战斗打起来,他才知道自己犯了错误,不该选择正面强攻。田亮听到仓库那面传来激烈的枪声,知道吴兵遇到了麻烦,真急了,一旦战事不能很快结束,鬼子来了增援,就前功尽弃了。

    “小胖,限你十分中之内,干掉火力点。”话喊完了,他却没有听到回音,回头一看,小胖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田亮的脑袋“轰”地一下充血了。在这战斗的关键时刻,小胖人没了,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不但小胖没了,小胖指挥的一个分队战士都不见了,气得他差点翻白眼,心说这是典型的无组织无纪律,是必须受到军纪严惩的。

    田亮哪里知道,这时的小胖和他的分队已经悄悄的迂回到了矿警们的火力点后面。从战斗一开始小胖就看出来,敌人的暗堡在正面,非常难打,最好的办法是绕过去偷袭。他怕自己的主张说出来田亮会不同意,就干脆来个先斩后奏,把他的分队带走了,结果绕了很大一个圈,终于找到了切入点。就在田亮心里咒骂他的时候,他的攻击开始了,在小胖的命令下,十几颗手榴弹是在同一时间扔了出去,巨大的爆炸像是天雷在炸响,顷刻间,刚才还疯狂无比的暗藏火力点哑了,十几个矿警的尸体飞上了天,就在这同时,小胖他们手中的枪也同时怒吼起来。

    到了这会田亮自然明白了,爆炸声一定是小胖的杰作,他大喊一声,支队的战士立刻像潮水似的冲去,正面的通道被打开了。守卫正门的矿警见大势已去,仓惶的向里面逃跑,攻坚战变成了追击战。一直在攻打吴兵的虎头队长,眼看着吴兵支持不下去,正在暗暗窃喜的时候,突然看见身后出现了大批的八路军,魂都快吓掉了,慌忙调转枪口。这时一颗流星般的子弹飞来,准确无误的击中了他的胸口,他像干尸似的倒下了。头儿一死,矿警们自然是树倒猢狲散,跑的跑,降的降,一切抵抗就风流云散了,肖鹏围魏救赵的第一条计策成功了。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