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九章,反攻(3)

第一百零九章,反攻(3)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三

    开完了中队会,肖鹏单独留下了齐玉昆,和他谈皇协军改编的事,主要是征求他的意见,因为具体方案肖鹏已经设计完了。见他没有提出什么反对的看法,就笑着说:“让你当中队长委屈了。”

    “要想当官我也不会找八路了,你们当官和当兵的一样穷,当官也发不了财,大官小官无所谓了。”齐玉昆笑着回答说,虽然来到运河支队不几天,他的感慨良多。当兵年头也不短了,见过的军队不少,像八路军这样官兵一致的部队,从来没有遇见过,难怪他们武器装备远远逊色于鬼子,又在鬼子重兵包围之中,仍然可以存在,照样可以打胜仗。这样的部队,老百姓当然会拥护,齐玉昆觉得自己很能适合这里的气氛。在皇协军的时候,他的治军就比较人文,gongdang的军队更加人文,这让他佩服。

    “你到是看得很明白,不愧是老江湖,短短几天了解得不少啊!”肖鹏半真半假的说。

    “感慨很深啊!要是你们当官的一直这样做人,事事不为自己着想,总是把大伙的利益放在首位,天下肯定是你们的,谁不需要这样的政府啊!”齐玉昆确实被感动了,所以发出如此感慨。尤其肖鹏的随意和平和,让他有了回家的感觉。“gongdang的官中,都像你这么好接近?”

    “那当然,别忘了,gongdang的领导干部大部分是泥腿子出身,有什么架子可摆?平时我们都很随便的,但是工作、打仗就不一样了,特别强调纪律。打仗的时候保存实力,狼上狗不上的,逃跑的,绝对不允许,那时候我可是铁面包公,你会看到的。”肖鹏又说,刻意的看看齐玉昆。“老实说,你的部队素质不错,很有战斗力,这说明你带兵有方,但是你要注意他们的纪律,该黑脸的时候不能容情,水至清则无鱼那一套在我们的队伍中是不允许的,因为老百姓才是我们真正的依靠。”

    “我明白你的话,不管谁违犯了纪律,一样治罪,这个不用你手下留情。”齐玉昆表情严肃的回答。

    “说的好,关于纪律的问题你回去和他们说清楚,当然,也不要有负担,你们刚来,有个适应过程,我会酌情处理的。晚上要是没有事和你杀两盘,听说你的围棋下得不错,但是丑化说在前头,在棋盘上我可是真刀真枪的干,绝不会酌情处理。”

    “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齐玉昆笑着说,他的确喜欢下围棋,还很有天赋。肖鹏后面的几句话,把他心中的阴影全部吹散了,打心里感到佩服。心想:和这样的上司在一起工作,一定会是很放松的。

    送走了齐玉昆,肖鹏打开地图,正要算计酒井的兵力配置,门口传来说话声,好像是谭洁、秋菊和一个略微有些熟悉的人。他就放下了图纸,猜测那个人是谁,但是人已经出现在了门口。虽然那个人的装扮和以往大大的不同,脸上还留起了胡子,显得苍老,肖鹏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李威。

    “嘿,真是你,李威!”肖鹏冲上前去,握住了他的手。

    “没想到吧?我李威被袁喜才那家伙折腾个七荤八素,挺过来了。”李威虽然一脸憔悴,但是说话的声音还是响亮。

    “这么说,你是向酒井表示感谢来了?”肖鹏大笑着说,同时把李威让到座位上。酒井的扫荡把袁喜才的特工队调到山区,李威终于松了一口气。

    李威和肖鹏直接接触得不多,几乎所有的印象都是间接得来的,尤其是秋菊给他灌输的最多。每次秋菊提到肖鹏,眼里都是钦佩之色,这让他妒忌,哪个男人愿意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他身边时赞美别的男人?他本来是想看完秋菊就走的,这么多日子没有见到秋菊,实在想得心慌,是秋菊硬把他拽来的。他以为和肖鹏不熟,见面会尴尬,运河支队打了胜仗正在兴头上,万一肖鹏来点趾高气扬,他那秉性怎么受得了。没有想到肖鹏这么随便,根本没有把他当外人,一见面就和他开玩笑,距离顿时拉近了,让他十分舒服。所以当肖鹏递过烟,他没客气的抽了起来,然后才回答肖鹏的话。“谢是一定要谢的,你要不要看谢礼?”

    “不用,我猜也猜到了。”肖鹏自信的喷了口烟。

    秋菊奇怪的看看李威,“你给酒井送礼?脑袋一定进水了,是让袁喜才给灌的。”

    “你错了,秋菊,这个礼物是一定要送的,而且要重重的送,如此的大恩大德,礼轻了岂不忘恩负义?”肖鹏一脸严肃的说,口气也是郑重其事的。

    “真的?李威,酒井什么时候帮过你的忙,怎么不和我说?”秋菊更迷糊了,看着李威的眼睛里,带有责怪的目光。

    “惨了,李威,这新娘还没有娶到手,就要事事请示汇报,要是结了婚,恐怕上茅厕都得打报告。”肖鹏没有等李威说话,自己就抢了过去,脸上还是一副郑重其事的表情。

    这下糟了,谭洁早就在忍着笑,听完这句话再也忍不住了,手捂住肚子笑得几乎上不来气。肖鹏却不笑,还在那一本正经的说:“李队长,趁明白,拉到吧!识时务者为俊杰,免得将来后悔。”

    秋菊这才弄明白肖鹏在取笑她,脸上顿时红得像似熟透的苹果,嘴唇厥得老高。“还当领导呢?没正型。”

    谭洁一听这话,刚才停止的笑又开始了,边笑边说:“你指望咱们的肖大队长有正型,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不用,给他找个老婆就行了。”李威绷着脸说。

    秋菊笑得跳起了脚。“李威,说的好极了。”

    肖鹏故意瞪大了眼睛。“秋菊,当心你的立场。你就是嫁给了李威,也应该人在曹营心在汉。”

    “偏不,咋的。”秋菊一脸得意的看着李威说,脸上全是笑意,到把李威弄得不好意思了,头也转向了一边。

    “女生外向,这话一点也不假。”肖鹏哭丧着脸,做出一副哀叹的表情,突然间又充满了杀气。“本队长宣布,从现在开始,运河支队不再招女兵。”

    谭洁好容易止住的笑,又像开闸的水似的倾泻出来,李威则羡慕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升起了无限感慨。难怪谁都说肖鹏的好话,这样的领导,哪个士兵会不喜欢?他不仅仅是没架子,而是懂生活,在战争如此紧张的时刻,能让你放松,听见笑声,实属难得。在军队这样一个特殊的集体里,这种情景是很难找到的,这就是高素质,李威自愧不如。

    “喂,李大队长,上咱们娘家来拐人,也不拿点见面礼,是不是瞧咱娘家没人了?”肖鹏见李威不说话,又要拿他开涮了,在他那貌似严肃的眼睛里,充满着狡猾的神色。

    李威知道肖鹏在戏虐他,就装出一副苦笑的脸。“你们运河支队现在是财大气粗,我是一贫如洗,就是想孝敬也无物可给,还望肖队长手下留情。”

    “那好办,留下欠条。”肖鹏半真半假的说。

    两个人虽然在开玩笑,可是在口舌交锋中,也在不动声色的摸对方的底,却都对对方的机敏感到佩服。李威这个时期风餐露宿,被袁喜才撵得四处逃遁,惶惶如丧家之犬,恨得他咬牙切齿。想他一个正牌的**上校,和土匪交锋不占便宜,说出去真的很丢脸。所以在肖鹏问起他这一阶段的状况,自然而然的要倒倒苦水,把自己贬得一无是处。

    肖鹏脸上挂起了讥嘲,对李威的话不以为然。他认为英雄是不论出身的,草莽中从来就是藏龙卧虎。朱元璋是个和尚,不是照样坐龙庭了。张作霖是正牌的土匪,不是成了东北王。他还早早的办教育,办讲武堂,办军工厂,做了很多有知识的人都没有做的事,日本人在他面前就很少能够占到便宜。问题是,像袁喜才这样聪明的人,没有归入到抗日阵营,反倒是投到了日本人的怀抱里,的确是国家的损失。当他们谈到袁喜才,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小野,这是个让他们吃尽苦头的鬼子,却不能不佩服他的心机。没有想到鬼子自己玩起了**,把这么能干的人才调离了西河,自毁长城,使他们大大松了一口气,两个人说到这都笑了起来。就在这时,吴兵和田亮一块走了进来,李威见他们有要事,借口和秋菊说说话就退了出来。肖鹏明白他的意思,也不强留,把他送到了门口后回到了屋里。

    “田亮,你先说。”回到了正经事上,肖鹏的说话从不拖泥带水,单刀直入,简洁的让人痛快。何况他已经等得太久了,没有他们带来的准确消息,他不敢确定下一步的行动方案,尽管一切都已经算计好了,但是百密必有一疏,肖鹏不能不万分小心。

    田亮从兜子里掏出个皱皱巴巴的纸,上面画满了只有他自己才能看懂的符号和线条,恭恭敬敬的把它平摊在桌子上。

    肖鹏没有先看图纸,而是不认识似的,把目光投在田亮的脸上,把田亮弄愣了,以为脸上有什么东西,就用手摸了一把,什么都没有。抬起头来看见肖鹏那怪异的神色,似乎才明白了,不由得造了个大红脸。“队长,我……”

    肖鹏照着他的肩头就是一拳,“行啊,小子,有长进。”

    田亮咧开嘴吧不好意思的笑了。“跟你学的,队长,你可不能笑话我,我没文化。”

    “好样的,有机会一定送你去学习,到延安,到maozhuxi身边去,上抗大军校,说不定咱们运河支队又能出个将军呢!”肖鹏兴致勃勃的说,然后低头看起图纸来,不懂的就由田亮现场指导。

    “新矿的设备有多少,上面没有标明。”肖鹏抬起头来问。

    “吊车,推土机,铲车加一块共有三十三辆,数字是做饭的大师傅提供的,他是西河人,肯定不会错。”田亮满有把握的说。

    “这么多”肖鹏吃了一惊。要毁坏这些设备,光**就不少,运河支队哪有啊!开始他的打算是炸矿,后来觉得不对,真把矿毁了,鬼子是损失了,可是国家也受损啊!因为这些矿早晚是中国人民的,打跑了小鬼子,咱们自己还要用。再说了,炸矿需要的**更多,所以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决定破坏设备。这些机器都是鬼子从本国运来的,要是坏了重新运来也不是简单的事,至少会拖延好长时间。“他们的**库找到没有?”

    “放**的地方找到了,可是雷管在什么地方不知道。”田亮有些沮丧的说,有了没有完成任务的羞愧。

    “没关系,有了**我就有办法。西河进过矿的工人多了,许多人手里有存货。”肖鹏口气轻松的说。第一次交给田亮这样的任务,他能够完成这样就算不错了,再说开始他的想法,只是通过攻击矿山把酒井调回去,并没有破坏设备的意思,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使他的胃口增大了。当他派人找到田亮,通知他深入侦查时,时间已经不多了,这不怪田亮。依排长的反水,公田的被杀,以至于后来齐玉昆的造反,王连长的一个连的皇协军的被歼,使酒井的兵力受到了很大的损失,机动性也就大大的缩小,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肖鹏怦然心动。到目前为止,除了谭洁,没有人知道他的目标是什么,他也不想让他们知道。如果一切能够顺利实施,酒井滚蛋是一定的,也许脑袋都不一定能够保得住。那么运河支队在西河就有根据地了,会有一段时间稳定,正好给他扩充兵力和练兵。

    “队长,护矿队的人可不少,火力也很猛。”田亮又说。

    肖鹏没有回他的话,低下头去看田亮绘的草图,琢磨着什么。突然,他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指着一个地方说:“这里是悬崖峭壁,鬼子不会严加防范,只要我们选择好时间,偷偷的进入矿里,就会打他个措手不及。他们什么时候防范最松?”

    田亮摇摇头,“没有,矿山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巡逻,瞭望塔上的哨兵一夜不睡,岗哨换得很勤。”

    肖鹏的眉头皱了起来,他不相信事实会是这样,鬼子一定有露洞,只是田亮还没有发现。但是他没有责备他,毕竟田亮没有受过专门训练,过去的侦查都是粗犷型的。他点燃了一支烟,想了一会,但是仍旧没有思路,就把这个问题放下了,转而去面对吴兵。肖鹏就是这样,当一个问题想不明白他就不再钻牛角尖。“你见到王老板没有?”

    “见到了,这是王老板给你的信。”吴兵说着,把一个纸条递给了肖鹏。

    肖鹏接过纸条看了几眼,刚才的不快烟消云散了。原来酒井派人暗暗的回西河调兵,王繁山在信中说的清清楚楚,他告诉肖鹏酒井要抽调矿山的守备军。“田亮,你立刻回去重新侦查,不要放过每一个细节,二十四小时派人盯着。他们有多少兵,什么时候吃饭,甚至什么拉屎都给我搞清楚,越详细越好。”

    “明白了,我马上就走。”田亮说完真的走了出去。

    “吴兵,你去通知中队以上的干部来开会。”

    “是!”吴兵答应着也走了出去。

    肖鹏见他们出去,回过身来,一头扎在了田亮带来的图纸上,到了这会他感到有戏了,一切和自己设想的差不多,心知这一拳要是打下去,准会让酒井上不来气。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