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七章,反攻(1)

第一百零七章,反攻(1)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一

    酒井疯了,变成了纵火犯,在他的命令下,西河的北部山区几乎成了一片火海,鬼子走到哪里哪里就火光一片。酒井找不到运河支队的踪影,而运河支队却神出鬼没,不但救出齐连长的部队,还歼灭了王连长指挥的,整整一个连的皇协军,这是历届主掌西河主官都没有过的羞辱,所以酒井被气疯了,在没有办法消灭运河支队的情况下,以纵火的方式,荼毒西河百姓,尽情的泄愤,似乎不如此,不足以显示皇军的威风和残忍。

    由于连夜的失眠,酒井的眼睛变得血红,像是刚刚吃完死尸的恶狼。浮肿的眼睛里,充满了恶毒和焦虑,因为他已经知道,这次的扫荡计划不但要失败,而且要失败得很惨。现在他已经明白了,凭他的智商根本不是肖鹏的对手,和小野比,他差得太远,所以他要杀人,要放火,要疯狂的发泄,要做最后的挣扎。堂堂的大日本皇军中佐,斗不过小小的游击队队长,让他感到这一点是悲哀的,认识到这一点是痛苦的,被对方戏弄是耻辱的,可惜酒井全部领受到了,是深深的领受到了。现在的一切证明,从扫荡开始,他就是个瞎眼的巨人,在和一个睁着眼睛的精灵作战,失败是从大幕拉开就注定的。现在酒井明白了,在战争这个舞台上,不是你拥有精良的武器,强大的兵力就可以无往而不胜的,决定战争胜负的是你的智商,学识。斗智是首要的,其次才是斗力。

    办公桌上,放着打开的酒瓶,散发着热量的乙醇成了刺激酒井神经的良药,一向白天不喝酒的酒井,自从进入了西河山区,似乎离不开了杯中之物。当他的眼睛盯着地图的同时,不时的会转向酒瓶,日本清酒虽然不如中国酒的烈度大,可也不是饮料啊!扫荡的事情既然糟糕到了这个份上,他就是再狂妄也不能不对自己进行反省,尤其当他斥责木村无能的时候,木村说过的那句话,对他的警示还是很大的。当木村没有消灭齐连长的部队,又没有对肖鹏的部队进行追击,他是怒不可遏的,认为是木村的无能,毁坏了他的全部计划,对他大加训斥。木村开始一言不发,未了却说:小野君的用人不是这样的,所以他总是能够胜利。

    “用人?”酒井的眼睛盯在地图上,心里却在反复叨咕这几个字,这个看起来简单、普通的问题,从一开始他就弄错了。酒井和很多执政者一样,认为有了权利就可以为所欲为,把手下的官员当成他们的御用机器,完全不懂驭人之道。岂不知政权管理本身就是一台机器,上面的每个部件能否发挥作用,就看安装者是不是给他们找到了合适的位置。酒井既想当大脑,又要做螺丝钉,违反了自然规律,焉能不败?此刻的酒井在扪心自问,脑子里一遍遍的过电影,得出的结论是木村说的不对,失败都是由一连串的意外事件引起的,结果整个计划都变了。开始他确定这个计划的时候,是以张庄、李家窑为中心的,如果目的达到,既可以摧毁这两处的八路军根据地,又可以拿它们做诱饵,把运河支队包围在狭小的地段里进行围歼,这个计划本身并没有错,错就错在不该让公田这个蠢猪去充当先锋官。他给他的指令是欺辱、杀戮张庄的百姓,借以激怒八路军,当他们不堪忍受的时候,就会前来相救,那时候就是他们包围、消灭八路军的时候。谁知道公田这头猪会是那么出格,会是那么没有头脑,他凌辱百姓也就罢了,却连皇协军一块凌辱,竟然忘了皇协军虽然是中国人,可他们是日本人的军队,是同盟者。更为关键的他们是军人,军人是有血性的。结果皇协军被激怒了,紧接着就是反叛,然后事情就变得不可收拾,事先设计好的战车自然偏离了原来运行的轨道。当然酒井知道,他的不冷静也使事情变得越来越坏。

    当初木村像他报告的时候,他为什么要冲动,尽然同意了木村的请求,而没有做任何调查,轻易的就下了命令,从这个时候开始,多米若骨牌连续倒塌,一个排的叛军变成了一个连,最后公田指挥的小队皇军被吃掉。他是在盛怒之下,把计划的重点由八路军转到了叛军身上,这才给了肖鹏以可乘之机,这是个重大失误,酒井现在明白了。那么他当初为什么那么冲动?他似乎想明白了,是他和公田一样,忘了皇协军虽然是降军,可也是人,而且是中国人,也是有血性的,你侮辱他的同胞,他不会无动于衷的,何况你又直接的侮辱他本人。这说明,这场皇协军的反叛是他们自己导演的,用人、知人都出现了重大失误,如何能不导致众人离心离德?他自以为是给皇协军里派去皇军做监军,结果那些派去当监军的皇军根本没有起作用,除了引起反感,又有什么实际利益可言?他为什么会想出这样的歪招,为什么没有人提醒他?袁喜才就敢在皇军的监视之下,公然放走叛军,全然没有把他的命令放在眼里,没有把帝国的利益当回事,多么可恶。因此他一怒之下把袁喜才扣留了,这么做明智么?特工队怎么办?那是一支不能小觑的武装力量,万一他们再来个反叛,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酒井几乎惊出一身冷汗,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他匆匆的走到门口,把木村喊了进来。“你的,立刻接管特工队的指挥权。”见木村答应后走了出去,他才松了一口气,可是一会儿功夫,心里又变得沉甸甸的。战事刚刚展开,曲营长和袁喜才两员大将就被解除了兵权,这会严重影响皇协军和特工队的稳定,对他们的心里会造成重大的压力,因为谁都能这样想:下一个会轮到我吗?可是不处理,他们不是更会胆大妄为吗?以后谁还会把皇军的事儿当回事?这一件件摆在面前的情况让他头疼。本来就兵力不足,部队从扫荡开始又损失严重,皇协军的两个连报销了,皇军也损失很大,再加上出工不出力的部队,真正能作战的部队还有多少?扫荡刚开始的优势几乎当然无存了,再不改变这种现状,扫荡将无法进行下去,只能退回西河镇,宣布这次扫荡彻底失败。那样做丢脸不用说,高岛会放过他吗?酒井这样一想,在这寒冷的冬天里,尽然弄出了一头冷汗。对于帝国的军人来讲,承认失败本身就是耻辱,不能,坚决不能。

    到了这会儿酒井算是明白了,因为兵力不足,离开中国人他不可能打赢战争,只有发挥出中国人的作用,才能弥补兵力不足的困境。那么在西河,能够左右战局的,除了皇协军还有谁呢?可是想真正的使用皇协军,必须给他们真正的权利,这又让他迟疑。如果把皇协军中的皇军调回来,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耳光?证明他开始的做法错了?这又是个艰难的抉择。堂堂的大日本军官,怎么能对降将认错?只是不撤出皇军,他们心里会不舒服,一切还会是老样子,可能更糟糕。就在酒井左右摇摆,拿不定主意的时候,石冠中走了进来,后面还跟了一个他意想不到的人——于得水。

    石冠中来就来吧!为什么还带着个保镖?原来石冠中早就想和酒井面谈了,有些话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他担心说晚了,他的这点家当会被酒井败光了。从扫荡开始到现在,不过几天的时间,他的皇协军损失了两个整连。反水了一个,被肖鹏干掉了一个,按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扫荡没等结束,他的皇协军就会损失殆尽,最后剩下光杆司令的他谁会要呢?这些年在江湖上打拼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实力是缔造富贵的源泉,没有实力你就是叫花子。但是如何阻止酒井的继续疯狂,他并没有办法,无奈之下,他把于得水给请来了。

    酒井看见于得水先是一愣,随后就高兴起来,眼下正是他感到困惑的时候,太需要一个人出来帮他解困了,于得水来得正是时候。他知道这个其貌不扬的镇长,一肚子道道,小野在的时候,他就没少出主意。他上台之后,只想着扫荡的事,把他给忘了,这是个多么大的错误,如果有他在身边,一定会提醒他的,那么西河现在就可能是令外一个样子。因此,他脸上带着难得的歉意和客气,根本就没有问于得水为什么跑到靠山来,热情的让座,沏茶,到把于得水弄愣了,在路上,于得水打得腹稿变成了无用武之地。这个结果同样是石冠中没有料到的,所以他看见酒井神色大变,比于得水还要吃惊,心想邪门了,酒井改性子了。

    “于的,你的来得正好,我的有事请教?”

    “酒井太君客气了,有什么事只管说,我们和皇军本来就是一家人,既然是一家人,就不说两家话了。”于得水满面笑容的说,身子还向前探探。

    “呦希!”酒井伸出了大拇指。“顶好顶好的,一家人的有?我的,打开天窗的说亮化,这次扫荡的,我们遇到了很多的麻烦,出师的不利,让运河支队的占了便宜,于的教我,客气的不要。”

    “皇军受了点小小的挫折,问题不大,战场上胜败乃兵家常事。”于得水故意敷衍的说,脸上仍旧带着笑,心里却在暗暗的骂:你个自负的蠢驴,吃亏了,想起我了,狂劲哪去了?自从酒井执政之后,于得水被冷落了,这口气一直憋在心里,不止一次算计过如何赶走酒井,把小野迎回来,今天不是为着石冠中的事,他才不会来见酒井。

    “好话的,不要。”酒井摇摇头,也许感到了什么,又说:“你的,我的,一条船的干活。你的不会的,看着运河支队的坐大,gongdang的是我们的共同的敌人,一定的要消灭。”

    酒井现在需要的不是补药,是治病的良药,看见于得水到来,病急乱投医,也不想想,他这些日子是怎么对待于得水的。

    “我知道,gongdang和我们不是一路人。”于得水看见酒井把话说的这样直白,明白他真的急了,心里不由得一动,感觉有机会了,按照现在的局势,只要西河再出一两件大事,酒井非滚蛋不可。他到冀州看望小野时,小野就气愤的告诉他,他之所以离开西河,是有人在背后使坏。虽然小野没有提到这个人,按照谁得利谁使阴招的概率,于得水也猜出来是酒井干的。对付小人,于得水自信有办法。

    “你的明白好,所以客气的不要,话的实说。”

    “既然酒井太君信着我了,我就实话实说了。”于得水说到这,有意的停顿了一下,他要看看酒井的反应。见酒井脸上是一副认真听讲的的表情,这才接着把话说下去。“太君,我感觉到这次扫荡不太成功,首先是指挥系统的不一致。就说这次齐连长的反水,如果不是皇军和皇协军搞到一起,也不会出现双方的磨差,这就像天上不能有两个太阳一样。”

    于得水的这番话,如果在一天前这样说,酒井一定会龙颜大怒,幸亏他刚刚悟到了其中真味,才没有觉得于得水的话刺耳,因此他见于得水用眼神看着他,就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更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快。

    于得水看见酒井没有反应,胆子自然变得大了,不再顾忌酒井的情绪。“古人说用人之道在于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皇协军中有反水的,也有对皇军忠心的,王连长不是为帝国尽忠了?”

    “王的,大大的忠心。”酒井信服的竖起了大拇指。

    “石团长对帝国就十分忠心。”于得水不失时机的插上了一句,这也是他今天来得主要目的。“应该让他发挥作用。”

    酒井看看石冠中,似乎明白了于得水来得目的,正好他也想这么做,就顺水推舟的说:“好的,石团长的,皇军朋友大大的。皇协军的,你的指挥,皇军的全部撤出。”

    石冠中没有想到于得水简简单单几句话,就把最困难的事情解决了,差一点就给于得水下跪了。这些日子失去了权利成了空壳,让他感到难受极了,一颗心像是悬浮在云端里,一刻钟也没有踏实过。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明白,酒井架空他就意味着不信任,这种事一旦开了口子,那些政敌再趁机下蛆,他真的就可能退出西河的政治舞台,这是致命的,比损失几个连的士兵可怕多了。现在因为于得水的出现,酒井归还了属于他的权利,自然是万分感激。于是就把目光投向于得水,真是万语千言啊!

    “听说是因为袁队长放了水,叛军才跑掉的?”于得水又说,他一定要借着顺风,把石冠中最大的对手干掉,让石冠中永远感激他,所以不动声色的提起了这件事。

    酒井以为于得水要给袁喜才讲清,脸上露出了明显的不快,他对袁喜才的愤恨不亚于对叛军的愤怒。因为他根本就不能理解,袁喜才一向和皇协军不睦,这一次为什么要倒戈?简直是率性所为,我行我素,匪性不改。“你的以为,这件事的如何的处置?”

    于得水知道酒井误会他了,但也不着急解释,伸手掏出一支烟慢慢的点燃了,缓缓的喷出口烟气才继续说:“齐连长的反水,如果皇协军放水还情有可原,毕竟原来是一家人,中国人是很讲究人情的,可是特工队就不同了。”

    “哦!你的明说?”于得水的话引起了酒井的注意,他把眼睛瞪圆了,他也弄不明白,袁喜才为什么要这么做。

    “太君知道,特工队一向和皇协军有矛盾,按理说,他应该痛打落水狗才是,可是袁喜才为什么反其道而行之?”于得水说到这打住了话题,眼里射出了意味深长的目光。

    “你的说……”酒井张大了嘴,这是他最不愿意听到的,如果袁喜才有问题,特工队就不可靠了,怎么处理特工队,又是件极为棘手的事。

    “事情明摆着,因为反水的人不再是皇协军的人了,所以袁队长才甘冒风险放他们走。”既然准备落井下石了,于得水就不再掩饰自己的观点。落水狗不死,上岸后会咬人的,于得水深知这一点,所以他干脆把话捅破,不让酒井迟疑。

    “袁喜才通共?”酒井在脑袋里迅速地转了几个圈,后来又否定了自己,在目前的情况下,他即使不信任他们,也不敢冒如此大险。扣押袁喜才已经走在钢丝上了,再有过激的行动,后果不堪预料,酒井明白自己的本钱不多了。“于的,这件事的放放的。你的请说,就目前的情况,如何的消灭gongdang的游击队。”

    于得水看看石冠中,丢下一个无可奈何的眼神,意思是说:我已经尽力了,然后才回答酒井的问话。“太君,我走进靠山看见皇军抓了好多乡民,很好,还要继续抓,多多的抓。”

    “抓乡民的,什么意思?”酒井不解的问。

    “乡民抓多了,gongdang就会急了,就要来营救。我们把他们当诱饵,故意只留少数兵力看守,然后……”于得水说到这不往下说了,因为他已经看出,酒井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的明白,包围的有?只是,靠山的地势不好,四面的有通道,那要很多的部队,我的兵力的不足。”酒井摇摇头,他抓乡民的目的,的确是为了逼迫运河支队现身,但是并不是想把靠山做陷阱,因为他知道,靠山四面都有出口,很难围住运河支队,那需要不少部队。

    “部队不足不是问题,可以调矿山的守备部队。”于得水说,又道:“中国人有句话,舍不得孩子打不得狼。”

    酒井听见于得水提出调矿山守备队,迟疑了半天没有说话,因为这是个很难下的决定。他承认于得水的计策是好计,如果成功了,不但能够挽回损失,还会加上利息。可是风险同样大,把守备矿山的兵力调出,一旦八路军偷袭矿山,矿山要是出了事,那就是掉脑袋的事,非同小可,这件事必须仔细斟酌才行。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