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九章,皇协军死拼鬼子(5)

第九十九章,皇协军死拼鬼子(5)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五

    相信只要是人,尤其是中国人,当你看见了这幅画面,都会目呲欲裂,痛不欲生。

    张庄的村公所门前,几十具尸体整整齐齐的摆放着,每个人的脸上、身上都惨不忍睹,残忍的公田连死者也不放过,身上都补了刺刀。尤其是那几个重伤员,都是在活着的时候被开膛破肚的,每个**的身体上,留下的刀伤血迹都像是刚刚从解剖室里出来的。那些被救出的村民,有相当一部分人跪倒在死者的面前,发出惊天动地的哀嚎,因为他们知道,这些人是为了给他们复仇被鬼子杀害的。还有几个妇女正在为死者擦洗脸上的血迹,他们想让死者干干净净的入土。一个老者用河北梆子的腔调一边哭,一边唱“杀头的,是那无恶不作的阎罗鬼,被杀的,是那心地善良的活菩萨。天地也,不堪贤愚枉为天。”悲悲切切的哭腔加上河北梆子特有的苍凉,像刀子一样切割着每一个人的心,这场面不啻是屈原所描绘的国殇,是感天动地的国殇

    此刻的肖鹏就站在人群的前面,一脸严霜,他的身后是运河支队的全部精锐。在他得到张大伯的报告后,一刻钟也没有耽误,率领全部精锐赶来了,可还是没能拯救出这些人的生命。落后的通讯条件使得张大伯不得不靠两双脚去报信,虽然张大伯尽了力,却无法改变既成事实。当肖鹏带着部队来到张庄,战斗已经结束,留给他的是满目苍夷和一具具尸体。这些曾经是对手的皇协军所表现出的勇敢和视死如归,使他当时就落下了眼泪,所受到的震撼是不能用语言形容的。此时的肖鹏最想拿起笔,写出惊天动地的颂文:谁说皇协军胆小、怕死?是的,在和八路军作战的时候,他们是畏缩不前的,但是当他们和民族的共同敌人较量,其勇敢精神一点也不输于八路军。为了中华民族的荣辱,他们同样可以牺牲一切,中国有这样的军人,这样的民族就是天下无敌的。肖鹏第一个脱下了帽子,庄严的弯下了腰,支队的战士看见了,也都弯下了腰,对这些他们一向蔑视的人群,致以最崇高的敬礼,然后他们在残砖瓦砾中,将一个个死去的士兵搬了出来。在他们去村里找车子的过程中,发现了被锁在村公所大院里的百姓,把他们一块救了出来,并和这些百姓一道,把烈士的遗体搬到了村公所门前,就在他们做完了这一切,齐连长带着他的部队赶到了。齐连长为什么此刻才来,难道是怕死,是不愿意背叛鬼子?错了,事实是这样的。

    今天早上当木村接到公田的报告,立刻想到了齐连长的两个排离张庄并不远,如果他们知道依排长的部队被围,难保不前来支援,为了防备意外,木村派人把齐连长和他手下的正负排长叫到了靠山软禁起来,所以依排长派出求救的通信兵只能在连部干等着,因为部队没有当家的,这么大的事,哪个班长也做不了主。木村的这一手的确厉害,否则,一个连的皇协军拼死抵抗,就算他们能吃掉这个连也必将付出惨重代价。齐连长被软禁之后才知道着了鬼子的道,可是也没有办法,虽然他隐隐约约想到了,十有**是他的部队出了事,否则木村不会把他们骗来。但是齐连长是个有心计的人,在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偷偷的把几个排长叫到了一块,说出了自己的担忧,如果事实如他所预料的那样,他们几个就非常危险,连他们的部队都很危险。他让几个人装作没事的样子,用打扑克来麻痹敌人,然后想办法逃出去。看守他们的人得到的命令是不让他们走,至于他们在屋子里干什么,却有绝对的自由,如今看见他们在打扑克,警惕性自然就放松了。尤其是吃过了午饭,看见齐连长他们喝了很多酒,就完全放松了。只是他们哪里知道,这是齐连长故意放的烟雾弹,结果让齐连长他们逃了出来。回到了驻地,齐连长遇见了等在那里的通信兵,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知道了木村为什么要把他们软禁,事情变得十分严重。按理说,这么大的事情该请示曲营长,但是齐连长没有这么做,他把弟兄们的生命放在了首位,也做了最坏的准备,让弟兄们备足了弹药后就带着全部人马出发了。因为他明白,一旦请示了曲营长,很可能要层层上报,拖延时间不说,也几乎不可能得到批准,去晚了,他的几十个弟兄命就没了。尽管齐连长果断的做出了选择,但他还是来晚了,当他的部队来到张庄,看见的就是这副情景。看见满地尸体的一瞬间,齐连长的大脑快速充血,几乎当场休克过去。他本来就是个爱兵如子的好官,从来就不克扣军饷,不欺压士兵,道德行为一流,这在曲营长的部队里是众人皆知。现在看到昨天还是生龙活虎的一群弟兄,人鬼两重天了,牙齿都要咬碎了,心说鬼子好狠,一个排的弟兄,没有留下一个活口,受了重伤的还活活的开膛,鬼子哪里是人,简直禽兽不如。因为过度悲愤,眼泪潸潸的,像水似的往下淌,军人的血性,中国人的民族自尊像大海的浪涛,一波接一波的撞击着他的心胸,让他那有些文弱的心中充满了耻辱和仇恨。他忘记了对面站的,就是他们多少次交手的对头,就是他们最为惧怕的肖鹏,脚步整齐的走了过去,恭恭敬敬的行了个军礼。多少次的厮杀,多年的对头,在这一瞬间化干戈为玉帛了,因为他没有想到,肖鹏如此大度,运河支队会竭尽全力的来解救他的弟兄,虽然他们和他一样,来晚了,但是他们尽力了,这就是同文同种的中国人,血浓于水。

    “你是肖队长?”齐连长后来问。

    “我是肖鹏。”肖鹏回答。

    肖鹏,如雷贯耳的名字,运河支队的大队长,一个响当当的男人,亲自率领手下的精兵来解救他的弟兄,这又是一个意外,换了是他,他会这样做吗?他否定了这个想法。“为什么?我们是对手。”

    “曾经是,可是当你们拿起枪,为了民族的尊严和鬼子拼命的时候,你们就不再是对手,是朋友,是tongzhi。”肖鹏回答。

    “肖队长,你的心胸是大海,是天空。”一滴泪珠从齐连长的眼中滚落下来,他偷偷的抹去了。这些年来,皇协军帮鬼子干了不少坏事,给八路军制造了很多麻烦,死在他们枪口下的也不在少数,就凭这一点,八路军完全可以袖手旁观。但是他们不计前嫌,拔刀相助,这是何等的心胸?齐连长彻底服了。“我现在知道你们为什么总是能赢得胜利了,你们讲的是大义,不计较个人恩怨,这是气度,我代表死去的弟兄,谢谢你们。”

    说完,齐连长敬了个军礼,肖鹏还了个军礼。

    “如果你们不介意,有什么要求提出来,我们能做到的,绝不会推辞。”肖鹏又说。

    齐连长想了想摇摇头。“谢谢,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料理。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从今天开始,我手下的弟兄不再向你们开一枪,有违誓约的,有如此刀。”齐连长说完掏出自己的短刀一折两段。

    “好,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只要我们不相互开枪,鬼子的末日就快了,既然齐连长要料理后事,我们就告辞了,后会有期。”肖鹏说完做了个手势,带着手下的人走了。

    “连长,弟兄们的命就这么白白没了?”二排长马军早就憋不住了,肖鹏他们刚刚离开,他就站了出来。刚才在收拾尸体的时候,面对依排长的残肢断体,马军差一点咬碎了钢牙。在这支队伍中,他和依排长是一个村子出来的,两个人的关系最铁,是齐连长手下的哼哈二将。

    齐连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先把勤务兵叫过来,低声的吩咐了几句,见勤务兵走了,他才来到了队伍前例大喊了一声,“集合!”

    散落在尸体四周的士兵迅速地跑了过来,在他前面列成了队形,目光诧异的看着他,谁也不明白这时候列队干什么。在他们的心目中,齐连长对士兵不错,就是性格有点软,不像依排长和二排长马军那么敢说敢干。他们现在需要的是血性,愿意用生命为死去的弟兄报仇。

    “弟兄们,眼前的一切你们都看见了。昨天他们还和我们一样个能吃能喝,能玩能乐,从现在起,他们再也站不起来了。他们是我们的兄弟,和我们一道患难,一起生活,是谁夺去了他们吃饭的嘴,让他们从人变成鬼?”

    齐连长说到这语声哽咽,泣不成声,下面的话停顿了。

    “是皇……鬼子。”也许叫惯了皇军,一时间很多人改不过来,所以回答的声音有些凌乱。

    “知道这是为什么吗?”齐连长抹去了眼中的眼泪,提高了声音说。他读过几年私塾,在这支队伍里算是有文化的,所以平时给人“文”的感觉,其实,在他看到尸体的第一眼起就拿定了主意:报仇,反水。但是他也明白,一旦这样做了,前途是十分凶险的,很多人还可能送命,有的人也不一定肯干,这必定是有关身家性命的大事,只凭一时的血性是不够的,所以他要让士兵们明白,是鬼子逼他们这么做的。鬼子不是人,是魔鬼,继续与魔鬼为伍,不定哪天就会被魔鬼吃掉。“鬼子不是人,是畜生,是恶鬼转世,他们在我们面前jian污百姓还不算,还要让弟兄们也这么干。弟兄们是人,他们会在众人面前jian污自己的姐妹吗?当然不会。公田见弟兄们不干,就把弟兄们绑起来,当众抽打。一个弟兄实在看不下去冲上前去,就被他们活活打死。鬼子根本就没有拿我们当人,弟兄们……

    “打倒小日本!”

    齐连长的话被吼叫打断了,士兵的怒火像火焰般的燃烧起来,火山喷发了。他们看见死去的弟兄,心里早就怒气填膺,现在听齐连长说是为了这个,更是怒不可遏。此时每个人都在想:如果当时我在场,也会和那些弟兄一样,拼着命不要了,也不能忍受这样的侮辱。

    “依排长是男人,是真正的爷们。你们知道他是怎么干的?”齐连长说到这,故意停顿了一下,见汹涌的人群安静下来,才继续说:“他带了几个弟兄,把三个鬼子的jiba割了下来,让他们变成了太监。”

    “割得好,扔了喂狗。”有人喊了起来。

    “只有我们一连才能出这样的爷们。”齐连长面带自豪的大声说,并用那灼亮的目光扫视了众人一眼。“现在他死了,是轰轰烈烈战死的。他和手下的弟兄面对几倍于他们的鬼子,战斗到了最后一分钟,没有一个人逃跑,没有一个人投降,轮到我们了,我们该怎么办?”

    “给依排长报仇,给弟兄们报仇!”

    “对!依排长他们就是榜样。是爷们的,是爹妈养的,是中国人的,拿出血性来。这些年我们给鬼子干,做了很多对不起中国人的事,鬼子还这样对待我们,这一切说明了什么?说明他们是喂不熟的狼。看看老乡们,我们刚刚为他们做了一点好事,他们就原谅了我们。弟兄们,从今天起,我们只当中国人,再不做汉奸。”

    “只当中国人!”吼声轰然间的响起,仿佛平地响起了春雷,刮起了风暴,声音异常整齐,因为那是每个人从肺腑中发出的。“中国人”这几个字此时具有了无限的魔力,它让所有的中国人都热血沸腾,也许只有在这特定的情景中,人们才知道当一个真正的中国人是多么的自豪。

    就在齐连长他们祭血盟誓,要和鬼子大干一场的时候,肖鹏和吴兵并没有走远,他们隐藏在村子里,默默的注视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他们的心同样被燃烧着。当初肖鹏做出去救皇协军的决定,很多人是不理解的,多数人认为他们是狗咬狗一嘴毛,打得你死我活和别人不相干,连吴兵也这么认为。也许是飞虎山和松树岭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他忘不了这些穿着鬼子衣服的中国人是多么凶狠地对待八路军,今天他们倒霉,正该看热闹。但是肖鹏严厉地批评了他的短视,他还不服气,现在他知道自己错了。多一个中国人打鬼子,总比多一个中国人当汉奸好得多,再说此时的他们是在孤军奋战,多么需要外界的支持。当吴兵这样想时,完全忘了自己是日本人。

    “队长,他们要干什么?”吴兵小声的问。

    “给死去的亲人报仇。”肖鹏皱着眉头说。

    “犯傻啊,就这么几个人,想和酒井他们硬拼,那不是找死?”吴兵不理解的问,在他看来这是拿鸡蛋撞石头,太不自量力了。

    “你还不太了解中国人,”肖鹏用淡淡的口气回答着吴兵,但是这样的只说了半句,肖鹏就打住了,因为这里涉及到民族情绪的问题,不是三二句话能说清的,他也不想过多的解释。现在他要考虑的是,由于意外情况的出现,原先设定的计划很可能被破坏,如何根据情况的变化进行调整呢?很显然,齐连长他们要进行复仇,而对手比他们强大太多,八路军要不要插手?不插手,齐连长他们就可能和依排长他们一样全军覆灭,插手,原来的计划就可能泡汤。更要命的是,齐连长他们不会听从劝告,运河支队又没有左右战局的实力,一旦酒井投入全部兵力进行围剿,齐连长他们根本不能脱身,那就不是死了一个排的人,会变成一个连,如何能让酒井不能尽全力对付齐连长,这是他目前首先要考虑的。肖鹏明白,保全这支抗日武装的政治意义,远远大于军事意义,为此运河支队就是做出牺牲也是值得的。肖鹏看问题从来都是从大处着想,他知道,一旦运河支队为了这支部队生存下来尽了全力,对那些还在鬼子身边的皇协军,影响是深远的。当他们知道运河支队并没有把他们当成敌人,自然就会和鬼子离心离德,给自己留条后路,这样一来,鬼子在西河的力量就会大打折扣,这远比消灭几个鬼子重要的多。这些事肖鹏看得很清楚,所以他才不肯走,宁可改变或者牺牲自己的计划。

    这次反扫荡开始后,肖鹏计划得十分周密,他要一反过去的做法,主动出击,给鬼子以致命的打击。按照原来的设计,全部计划是这样的:杨万才带着他的主力分队,四处出击,却每战必败,给鬼子造成错觉:运河支队不堪一击。这样他们就会把队伍分散,进行围追堵截,空挡一旦拉开,机会肯定就出来了。而肖鹏所率领的精锐部队秘密集结,守株待兔,当机会出现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扑上去,吃掉一路鬼子,这是鬼子绝对不会想到的。因为根据历次扫荡的经验,运河支队出击都是雷公打豆腐——专拣软的欺,对手清一色的是伪军。为了真正的做到诱敌深入,肖鹏还让何镇梁和秋菊准备了诱惑力极强的诱饵——女人,他相信鬼子一定会上当,眼前的战事发展也正按照他的计划,按部就班的进行,哪知道半路就出了这档子事,战争真的不是调教好的野马,只按自己的规律行事,意外的变故常常会破坏已经设计好的蓝图。那么,肖鹏会做出如何选择呢?这对他是个艰难的考题。作为征战沙场的将军,谁没有功利思想呢?如果由他率队歼灭了一路鬼子,在西河的八路军抗战史上,会留下重重的一笔,这是非常诱惑人的。肖鹏不是圣人,同样有功利思想,有时候甚至比别人更需要荣誉。但是肖鹏的心胸不是一个运河支队的支队长,是将军,元帅,他不会为了小利而放弃长远,他会做出自己的选择。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