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八章,皇协军死拼鬼子(4)

第九十八章,皇协军死拼鬼子(4)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四

    公田看着眼前的尸体和被阉了之后的日本兵,瞳孔放大得吓人,这是他入华以来所看到的,经历过的,最让他羞辱和恐怖的事情。那三个日本兵虽然还活着,却和废人差不多,下手的人够狠,看来是对日本人充满了仇恨。这些人是谁?他的眼睛狼一样的巡视着,第一眼看到了枪。这些暗杀皇军的人没有取走枪,难道……他走过去,仔细的查看那个死去的士兵,他的脖子后腰各中了一刀,刀锋的宽度差不多,刀口特别像…。。皇协军。当这个念头闪电般的出现在脑海中,公田就像岩石般的固定不动了,白天的一幕幕像过电影似的出现在公田脑海里。“八嘎!”

    公田扔下尸首,带着卫兵返回了村公所,让通信兵打开了报话机。“木村君,我的这里出现了叛乱…。。嗨依……我的明白……”公田接到木村的命令,没有大肆声张,悄悄的命令部队起床,向皇协军的驻地开进,他要一声不响的包围他们,将他们彻底消灭。只是他没有料到,依排长已经做好了准备,他的兵刚刚出动,依排长就得到了消息。

    按照正常的思维,公田发现鬼子兵被杀,应该是天亮以后的事,所以依排长他们并没有太着急,他们收拾好武器之后,匆匆的在准备早餐,按照依排长的估计,战斗一旦打响,根本没有时间吃饭。当哨兵报告鬼子兵已经出动,依排长才知道糟了,他过低估计了鬼子的反应能力,既然公田发现了事实真像,这场仗就不可避免了。他把二班长叫了过来,吩咐道:“你带一个班,别让鬼子走近,多挡一会也是好的,争取让弟兄们吃顿饭。”

    二班长答应了一声,带着人出去了,依排长立刻派出人去找齐连长,他必须要通知他了。至于齐连长能否和他走一条路,就不是他能说的算了,听天由命吧!

    二班长把人拉到了靠街的房子旁,简单的修筑了一下工事,战斗就打响了,此时东面的天空上,刚刚有了一点熹微,清晨的凉风袭人,曳光弹在空中画出一道道弧光,村庄的沉寂被打破了。

    公田并没有把一个排的皇协军放在眼里,在他的记忆中,这些身穿黄衣服的中国人,就是抗着枪的农民,军事素养极差,胆子又小,他们只要一个冲锋,就会打得皇协军屁滚尿流,何况皇军的武器装备远远好于皇协军。他担心的是没等木村的皇军赶到,依排长他们就逃跑了,因为出了村子就是山。凭他手里的这些兵力,击败对方不难,可是包围对方就困难了,所以他并没有让士兵冲锋,他要尽可能的拖延一点时间,等待木村的军队到达。二班长哪里知道公田的想法,一开始还担心顶不住鬼子的冲锋,毕竟兵力太少,子弹打得满天飞舞。可是过了一会,见鬼子前进的很慢,胆气壮了,不再盲目的乱开枪,枪也有些准头了。不过这时候,双方的军事素养就比出来了,鬼子虽然没有尽全力,皇协军中已经有人负伤了,他们还有工事做依托,而鬼子一个受伤的也没有。如果此时依排长的决断正确,赶紧离开村子,跑向山上,公田还真拿他们没有办法,可惜依排长并没有这么做。

    天渐渐亮了,依排长的部队轮换着吃完了饭,到了这时,他才想起来应该撤出,躲进大山里。可是公田已经发现了他的企图,攻击的频率加快了,不但机枪疯狂的扫射个不停,小炮也用上了,一时间皇协军的阵地上狼烟滚滚,几处房子都着了火,逼得依排长他们不停的变换阵地,想撤出阵地困难了,因为公田像眼镜蛇似的,紧紧的咬住了他们。

    “胖子,小鬼子和咱们粘上了,这样不行,鬼子再来援兵,咱就死定了。我带一个班的人挡住鬼子,你带着剩下的弟兄往山里撤。”

    “排长,就是死也轮不到你先死。”胖子嘴里说着,手可没闲着,打出了一梭子子弹。“给我留下一个班,我顶着。”

    “别废话,服从命令。”依排长急了,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认识到,时间对他们来说是多么宝贵。

    “除非你打死我,我绝不先走。”胖子来了犟劲。

    依排长怔了一下,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说服胖子了,就叹了一口气,正要招乎别的弟兄撤退。一阵强烈的呼啸夹杂着刺耳的声音破空而来,他一下子把胖子扑倒在地,爆炸的气浪掀起了满天的黄土,黄土弄了他一身。没等他站起来,又是一阵爆炸传来,身后的房屋像是被飓风吹过似的,一座接一座的倒了下去。依排长明白了,鬼子的援军到了,他们想走也走不成了。

    依排长猜对了,来的鬼子就是木村率领的,他接到公田的电话后立刻集合了部队。对于皇军来讲,皇协军的反叛是比八路出现更严重的事,是刻不容缓的。因为在这次扫荡中,皇协军的一个团几乎全部出动,要是依排长的反叛不立刻解决,很可能引起连锁反应,那就会在西河掀起风暴,所以他没有请示酒井就行动了。

    公田看见木村的部队到了,指挥刀高高的举了起来,他不用等了,因为反叛的部队成了网中之鱼。

    依排长从鬼子的炮火下站了起来,重新调配了部队,现在的他任何想法都没有了,心里明白,他们只剩下一条路:和鬼子死拼,因为他的部队腹背受敌。当公田发起冲锋的时候,他夺过一挺机枪,没命的扫射起来,全然不顾自身的安全,子弹打得前面的鬼子屁滚尿流。他身边的弟兄们也全然忘了生死,子弹、手榴弹,雨点一般的向鬼子射去,顿时房子前面的开阔地上,扔下了几具鬼子的尸体,剩下的鬼子看见不对劲,不是卧倒就是跑了回去。公田则气红了眼,嘴里大喊着什么,他身边的轻重机枪就刮风似的,往皇协军的阵地上泼洒子弹。

    在背面的阵地上,木村的兵马逼了上来,成群的鬼子像一个个乌龟,慢慢的向前蠕动,在炮火的掩护下,离阵地越来越近。面前的阵地上,枪声变得稀疏了,在这里担任指挥的是胖子,他胸前,胳膊都受了伤,简直快成血人了。半个排的士兵,剩下不到半个班了,有一半人是死在鬼子炮火之下的。他现在什么也不想了,开始还指望齐连长的部队能来救援,现在看来是海市蜃楼了。“弟兄们,你们怕不怕?”

    “怕有个diao用,总算做一回中国人,死也值了。”一个瘦瘦的,脸上包着绷带的皇协军说。

    “说的对,咱们这个死法,能进祖坟了。”胖子大笑起来。“小鬼子,老子和你玩了。”

    木村站在远处,手里拿着望远镜正在观望,阵地的一切都进入了他的视野。令他疑惑不解的是,这些和八路作战胆小如鼠的军人,怎么和皇军作战像是吃了兴奋剂,一个个全都十分勇敢,阵地上就剩下了这么几个人还不投降,这让他特别生气。他对身前的小队长嘟哝了什么,那个小队长就跑到了前面,带着鬼子发起了冲锋。

    “好啊!龟孙子,去死吧!”胖子大喊着,机枪发疯似的吼叫起来,几个鬼子像是喝醉了酒似的,摇摇晃晃的栽了下去,但是更多的鬼子并没有退,蝗虫似的涌了上来。最要命的是在关键时刻机枪哑了,因为没有子弹了,胖子就抓起了手榴弹,一颗接一颗的扔了出去,手榴弹的烟雾在不远处爆炸,鬼子的胳膊腿在天空乱飞,胖子开心的大笑起来,但是一颗子弹飞来,他那巨大的身躯像座山似的倒下了。

    到了这会依排长的身边也没有几个人了,子弹打光了,他清楚最后的时刻到了。“弟兄们,是我连累了大伙,走的时候,你们再骂我。”

    “排长,咱们终于当了一回爷们,谢你还来不及呢。”一个皇协军士兵说。

    “就是,这些年来咱们仗没少打,可是打来打去都是自己人打自己人,今天终于痛快了一把,死了也不屈了。”令一个皇协军接过话去。

    “说的好,咱们临到死了,明白了人字怎么写,不算迟,总比当一辈子糊涂蛋强。二十年后咱们可以对所有的人说:我们是中国人。”

    “我们是中国人!”依排长的话音刚落,其余的人一块喊了起来。

    鬼子的冲锋开始了,依排长他们没有了子弹,只能用枪托,刺刀和鬼子进行着肉搏,最后阵地上就剩下了依排长一个能站起来的,鬼子像马蜂似的围了上来。满身血污的依排长则像战神似的威风凛凛,使得一向狂妄的鬼子不敢向前一步。依排长笑了,笑得声音很大,“来啊,爷爷不怕你们。”

    几个鬼子在公田的威逼下,战战兢兢的向前靠近,就在他们离依排长几步远的时候,依排长变戏法似的,拿出了手榴弹,在鬼子的惊呼声中,一团浓烈的烟雾升起,巨大的爆炸声淹没了所有的人……

    木村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大脑几乎真空了,他不敢相信眼睛看到的现实。这种事情发生在八路军、国民党身上他不会奇怪,因为那根本就是两个阵营,他们是为主义,为国家而战,生命原来就不属于自己。可是眼前这些人为什么会舍死忘生?他们已经背叛了祖国,应该没有了信仰和义务,是什么力量在支撑着他们这么做?整整一个排的皇协军,除了受重伤的,全部战死,这种气壮山河的举动,发生在遗弃了祖国的人身上,你会信吗?但眼前的事实就摆在这。此刻的木村好像明白了,为什么小野不主张随便杀戮,要对中国人采取怀柔政策,看来这个民族用大炮是无法征服的。

    “中佐阁下,对这些背叛皇军的叛徒,如何处理,请阁下训示。”公田走了过来,打断了木村的沉思。公田脸上的表情十分沮丧,因为他的部队损失很大,还有几个皇军被阉了,这件事传出去丢人不说,酒井追究下来,他是要负责任的。

    木村看看这个曾被他极为欣赏的战神,脸上不由自主的涌上一股厌恶情绪,一台很好的大戏,就是因为他的愚蠢完全砸了。酒井的计划是让他侮辱百姓,借以激怒运河支队,当运河支队出现后,潜伏的部队在外围进行包围,到那时就可以全歼他们,并没有让他侮辱皇协军,更没有让他挑起内部的争斗。现在完了,运河支队不会来了,皇军还没有和八路进行作战,先逼反了皇协军,自己人和自己打起来了,造成了严重的战斗减员,这种损失是帝国最忌讳的,也是最难承担的。公田这个没有脑子的猪,把整个计划都破坏了,由此引起的连锁反应不知道还有多大,木村不想为这种愚蠢的行为承担责任,心说让酒井处理他吧!想着木村没有回答公田的话,却带着自己的部队先走了。

    公田傻了似的立在那里,足有几分钟没有动一动,他不知道木村为什么就这样走了,过了一会似乎想明白了,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当一个日本兵来请示怎么处理那几个重伤员,兽性又一次的在他心中爆发了,他要把羞辱全部发泄在几个仍然活着的伤兵身上。“统统的,死啦死啦的。”

    他的话音刚落,早已等得不耐烦的士兵,把那几个只剩了一口气的伤兵绑在柱子上,撕去了身上的衣服,让他们的身体袒露出来,用刺刀对他们进行大开膛。立刻,士兵身上白花花的肠子和鲜红的血向外涌出,公田又一次导演了人世间最残忍的画面,皇协军的一个排,包括所有的伤员,全部英勇就义。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