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九章,酒井掌权西河(1)

第八十九章,酒井掌权西河(1)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一

    秋天到了,庄稼就要收割完了,华北平原上的秋色走到了尽头,刈过的土地上,成群的麻雀在觅食,像是在品味着最后的晚餐。淅淅沥沥的秋雨在冷风的陪伴下,结成雾状的薄膜,在灰蒙蒙的天空下飘来飘去,使人感到彻骨的寒冷。

    小野今天起得很早,他要去冀州报到,领受新的职务。此时的他像雕塑似的站在宽大的玻璃窗前,目光一动不动的凝视着窗外,眼睛里的灰色,比那雨雾更阴暗,他的心情和现在的天气一样,坏透了,说是他到西河以来最糟糕的一天也不为过,他不知道去冀州上任会发生什么事,感觉到不会是好事。本来,肖鹏在张庄召开公审大会等于和他公开叫板,第一回合他也认输了,但是他心里明白,胜负乃兵家常事,等青纱帐结束,看我怎么收拾你。因此,虽然知道公田还在运河支队手里,他也只是装模做样的派兵去追捕,完全是为了做给外界看,说穿了是做给日本人看。其实他比谁都明白,这么大的西河,要追捕到几十个人的小分队,尤其是有青纱帐掩护的小分队,无异于大海捞针。何况张庄的公判大会开过之后,西河的百姓抗日情绪高涨,运河支队的人到哪都有人掩护,都有人送情报,他就是把所有的部队派出去,也未必能找到运河支队。与其劳民伤财,不如以静制动,到青纱帐结束,主动权就会回到他的手里,那时候再出兵,就会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小野明白,作为一个地区的掌门人,应该忍一般人所不能忍,古往今来多少大人物都是靠忍才成功的。周文王看着亲生儿子被纣王烹食,如果忍不了,哪有后来的武王伐纣,更谈不上周朝的八百年江山了。韩信忍不了胯下之辱,和无赖叫板,说不定早早丧命,哪有后来灭楚的壮举。公田被俘不就是个小小的折辱吗?肖鹏弄了那么几十个人做诱饵,他想干什么?仅仅是弄得他们人困马乏,还是别有企图?他要摸到肖鹏的脉搏,瞅准机会给他个致命一击。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分析各方面报上来的情报,他感觉已经猜到了肖鹏下一步的行动目的,在心惊的同时也暗暗窃喜,心说这一次肖鹏跑不了了。

    可惜,战争这匹野马常常自行其是,战争的指挥棒并不掌握在他的手里,战争的算盘也不是他一个人在拨。就在他运筹帷幄,准备给肖鹏迎头痛击的时候,头一个让他震惊的消息就差一点把他打懵了,当时的感觉就是火星撞地球也没有这条消息令他吃惊:高岛回来了,居然是接替森严的位置,任冀州地区的最高长官,成了他的顶头上司。

    小野太了解这个人了,倒不是两个人之间有什么个人恩怨,是在主政方针上,双方的思路完全不同。小野主张宽,高岛主张严。小野用的是怀柔政策,高岛喜欢暴政。小野在西河从来都把军和民分开,能不杀人尽可能的不杀人,尤其是贫民。高岛的理论是,只要和大日本不一条心的,和运河支队有关系的,无论军民格杀勿论,和这样一个上司共事,怎么能尿到一个壶里?随后第二个让他震惊的消息接踵而至:森严在南洋战场上因为水土不服病倒了,病得十分严重,看电报的口气,好像要不久于人世。森严在电报里嘱咐他,先不要告诉秀美,如果他真的走了,让他尽心照顾秀美。小野原来还在想,实在和高岛弄不到一块去,就去南洋战场投靠森严,现在完了,唯一的退路被堵死了,这件事对他的打击更大,无论是在个人前途上,还是个人感情上,他都希望森严活着。

    小野在想,一旦秀美知道这个消息,准会难受得受不了。因为小野知道,他们父女的感情太深了。看来人要倒霉,喝凉水也塞牙,这两个坏消息还没等消化掉,第三个倒霉的消息也到了,有人给新任司令官高岛写了一封告密信,信中编排了他一大堆不是,给他捎信的人只记住了几句致命的话:什么同情抗日分子,有反战倾向等等。如果高岛认为这些话属实,他不但要被撤职,甚至会上军事法庭,这个写密告信的人好毒,在背后射冷箭,而他到目前为止还猜不出是什么人干的。

    小野自信从来都是以公心待人,和谁也没有私怨,为什么有人还要对他下毒手?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今天的冀州之行,会不会和这件事有关?

    吃完了早饭小野就上路了,车在蒙蒙细雨中行走,开得并不快。如果心情好的话,小野喜欢雨中的感觉,他本来就有文思,读过不少中国的诗词,更欣赏那种“天街小雨润如酥,”的诗情画意,可是今天的他一点情绪也没有,脑子里翻来覆去想得都是谁告的密。当车驶出西河地段,道路变得坑洼起来,随着车的颠簸,他那朦朦胧胧的大脑突然清晰起来,一个人影闪电般的跃入脑海,把他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坐了起来:难道是他?酒井。怎么会呢?他能来到西河是小野的提携啊!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也许早就觊觎自己的位置了。酒井和高岛是帝国陆军大学同期的同学,难道他想靠上高岛的关系,成为西河新的主人?小野的眼睛变蓝了,除了愤怒还有痛苦。他平时自诩聪明无比,心性高傲,却连身边的狼都没有看出来,这还叫聪明?简直是笨猪。小野就是带着这种心情走入了冀州。

    高岛治理西河的时候,把西河弄得一塌糊涂,被森严调职后去了野战兵团,在那里却找到了自己的舞台。因为作战勇敢,屠杀中国人坚决,不断得到提升,就在他要更上一层楼的时候,在一次战斗中,左眼睛被单片崩瞎,差一点送命。伤好后回到了后方,正好森严调走之后,冀州最高长官出现了空缺,就被安排在冀州做司令长官。

    通知小野来冀州之后,他就在司令部里等他。说实在话,就算没有密告信,高岛也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小野,根子在森严身上,因为小野是森严身边的红人,而他高岛在森严眼里,比猪聪明不了多少。就是没有这封告密信,他也不准备让小野留在西河了,西河那样重要的地方,必须安排自己信得过的人,他和森严,小野的执政主张大相径庭,小野会听他的话?再说还有旧怨,他折辱不了森严,还折辱不了他的弟子?在高岛心里他高岛差吗?出身高贵,屡立战功,连冈村大将都知道他。这次在东南战场,他不是又建奇功吗?虽然赔上了一只眼睛,那算什么,他的对手可是国民党的王牌军。再说了,为了帝国的利益,就是牺牲了生命又如何?

    高岛在日本人中属于高个,其实五官还算端正,只是脸上的肉都是横着长的,让他看起来比较凶悍,如今少了一只眼睛,那凶劲比原来就多了好几分,都说一只眼睛的老虎比两只眼睛的老虎更可怕,用来形容此刻的高岛是再恰当不过了。看见小野进来,高岛连请坐都没有让,立刻就进入了正题。同是这间屋子,小野所得到的待遇是天地之差,这也印证了他的预感。但是小野生成的性格注定了,他不会在强权之下低头,因此小野虽然是正面直对着高岛,目光并没有闪烁,这就让高岛更不舒服。

    “小野君,公田还在八路的手里?”高岛目光直视的问,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单刀直入。

    “嗨!”小野回答的也十分简短,并不想多说一个字。两个人像似一对抢占领地的公牛,表现出的都是强硬。

    “我的听说,你的只派很少的部队去出击,显然的,不把帝**人的生命放在心上。”高岛的口气变了,不只是冰冷,变得严厉了,那不仅仅是责怪,而是怒斥,他不喜欢小野的强势。

    “司令官阁下,我的尽力了,是我的无能,让公田君受到了侮辱,这是我的失职。”小野见高岛提到公田,只能态度诚恳地回答。高岛拿这件事说他,他无话可说,对公田至今没有得到解救,他从内心中是内疚的。至于说到为什么派那么少的兵力,他也没法去解释,说多了,高岛认为他在狡辩,那就不如不说。

    高岛以为他会为自己辩驳,却没有想到小野直言不讳的认错了,态度还让他满意,他的口气变缓了。“这件事的影响很坏,败坏帝国在冀州的声威,大大的提高了抗日的中国人的士气,是对大日本帝国的侮辱。你的,本来应该的,不惜一切的代价将人救出,可是你的没有尽全力,这是不能允许的,是对帝国的不敬。”

    “嗨依!”小野见高岛把这件事上升到国家荣誉的高度,心里一百个不同意,却不能不忍耐,因为他知道高岛的脾气,正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啊!“难道忍一时之辱就是对帝国的不忠?战场上,战争中是需要讲究策略的,作为一个将级军官,不可能不懂得这一点,无非是戴着有色眼睛看人罢了,不问青红皂白就横加指责,一点心胸都没有。这样的人执掌一方生杀大权,这是冀州皇军的悲哀。”小野愤愤地想。

    “运河支队在你的鼻子底下召开大会,西河的百姓统统的参加,你的枪生锈了?为什么的不开枪?对那些支持八路的百姓,你的仁慈就是对帝国的背叛。”高岛见小野默认了他的指责,态度还算诚恳,就换了个话题,继续指责小野,眼睛里射出的目光是尖利的。

    小野本来已经忍下了刚才的指责,不想回答高岛的问题,可是受不了他那咄咄逼人的口气,就勉强压制住心中的怒火,用尽量平和的语气说:“帝国的军人,枪口应该对准敌方的军人,不能随便的枪杀百姓,那会激起他们更大的反抗情绪。中国人口众多,百姓是杀不完的,那样做,等于在帮八路的忙。”

    “八嘎,你的脑子进水了,书读得太多,满脑子都是迂腐的腔调。”高岛用骨节粗大的手指敲了下桌子,他自己不喜欢读书,所以对读书人就没有多少好感。“什么的叫百姓?他们的穿上军装就是八路,就是gongdang。”高岛生气了,胡子都翘了起来。

    “我不会这样认为。”小野终于忍耐不住了,头也抬了起来,对这种无知的狂论,如果还能忍耐下去,他就不是小野了。按照高岛的理论,现在的中国人就应该全部杀掉,因为他们都有可能穿上军装,这不是胡闹?别说日本人没有这个本事,就算有,他们杀完人怎么办?谁来替他们工作?难道把全体日本人进行移民?高岛的说法不仅是荒唐,简直就是无知。“高岛将军,我不能同意你的意见,还是认为,在他们没有穿上军装的时候,就是普通的百姓。作为军人,对普通百姓开枪是违反国际法的,会加剧他们的反抗情绪。”

    “混蛋的逻辑。”高岛差一点被气笑了,不由自主的从台子的后面走了出来,站到了小野的面前。“我的来问你,你的不杀,中国的百姓就会和帝国一条心?就会不反抗?”

    “这…。。不会的。”小野不能违背良心,只好实话实说。不过他觉得这种提问其实是偷欢概念,如果不和日本人一条心就应该杀掉,世界上该杀掉的就不仅仅是中国人,还有马来人,泰国人,新加坡人,那就是说,要把亚洲变成恐怖地狱,这难道就是大和民族需要的战争?“高岛将军,我的认为……”

    “呦希。”高岛得意的退回原来的位置,根本就没有允许小野继续阐述自己的观点,脸上还颇有得色。“这是民族的情结,不是用几句好话的就可以打动他们的,因为他们祖祖辈辈的生活在这块土地上,还因为他们的是中国人,中国人的,你的明白?我们是征服者,遭到反抗是一定的,我们对付他们只有一种办法:武力的征服他们,让他们的恐惧,害怕,这样他们的就不敢反抗了。就应该像松井石根大将那样,把中国变成人间地狱,让中国人在梦里的害怕,他们的就会老实,乖乖的听从我们的摆布,做大日本国的顺民。而你却和这些贱民讲仁慈,讲王化,让他们在你的眼皮下面宣传gongdang主张,这是严重的渎职。像张庄、李家窑这样的地方,就应该在西河地图上的统统抹去,让西河的百姓明白,和皇军作对,死啦死啦的有。”

    小野听到高岛这一番高论,眼睛立刻直了,心也彻底凉了,因为高岛发出的信号是惨无人道的,要对西河大开杀戒,要制造一个个无人区,逼得某些对皇军没有多少恶感的百姓站起来反对他们。小野明白,一旦皇军掉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里,就算你是铁打的罗汉也会溶化。你可以杀一个人,十个人,一百个人,但是你能把西河地区的百姓都杀光?如果这个地方真的变成了无人区,试问:谁来给你种地?谁来为你做工?谁来经商?何况你也没有本事把人杀光。他小野是军人不假,但是不是屠夫,如果让他用这种办法治理西河,他宁愿辞职。

    见小野不说话,高岛又提出了第三个问题。“帝国的战争说穿的,就是资源的战争,没有丰厚的物资做后盾,帝国的将没有办法打赢今后的战争。西河的,有着帝国需要的,重要的战争资源。煤矿的,铁矿的,木材的,粮食的,都是帝国急需的战略物资。可你的劳工,每天工作十个小时,生产的物资远远不能满足战争的需要,你应该让你的劳工除了必要的吃饭、睡觉时间,统统的在工作,尽最大的可能,为帝国创造物资。你的怕累死他们?死人的不怕,中国人的不缺,劳工的,大大的有。把那些对帝国不满的抗日分子统统的抓起来,充当劳工,他们就是优秀的,免费的劳动力,可你的不懂,所以你的矿山,生产能力的大大不行。你的铁厂,为什么还不能投入生产?作为西河地区的最高长官,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你的不称职。”

    话既然说到这个份上,小野明白了,高岛今天找他来冀州的目的,就是要解除他在西河地区最高军事长官的职务,调职的预案早就备好了。想到他辛辛苦苦一场,创下了西河今天的盛世,就这样糊里糊涂的被解除了职务,心里真是百感交集,泪水几乎夺眶而出。但是他忍住了,作为男人、军人,就是要流血不流泪。再说了,按照高岛的主政思想,就是让他干,他也很难干下去,除非高岛改变他的主政思想,但是小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那么他会改变?会指挥他的部队,对张庄、李家窑的平民百姓进行屠杀?不,他小野是个军人不假,但是绝对不做滥杀无辜的军人。

    “将军阁下,既然我的工作给帝国带来了损失,请求解除我的职务。”

    “你的回到冀州来,我的这里需要一个懂经济的主任,你的会胜任的。”高岛没有想到小野会主动提出辞职,这到少了不少麻烦,新的职务已经给小野准备好了,官阶并未有降低,也算对得起小野了。其实在内心中,高岛还是很赏识小野的才干,只是他知道小野不能按照他的想法去做事,只有忍痛割爱了。同时这样做,也满足了一下内心中对森严的报复,算是一举两得吧!

    就这样,西河的指挥官换人了,小野只能留下遗憾:他不能和肖鹏较量了。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