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 > 西河风雨录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二章,雄狮搏虎(6)

第八十二章,雄狮搏虎(6)

作品:西河风雨录 作者:煤都抚顺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六

    “你接着说焦长礼的事。”片刻的停顿之后肖鹏说。消息的不对称是致命的,小野已经占有太多的优势,肖鹏必须尽快弥补各个方面的不足,尽可能的缩小差距,这样才不至于吃亏太大。

    王繁山摇摇头,关于焦长礼他没有更多的信息,但是想了想到想起了令外一件可以说的事。“西河最近出了个新鲜事,袁喜才手下的马有福在飞虎山开了个赌馆,开始谁都认为那里不会有生意,因为镇子里不缺赌馆。可是令大伙大跌眼镜的是,飞虎山的赌馆不但生意兴隆,还吸引了好多头面人物,风头甚至盖过了镇里的《天豪》,你知道为什么?”王繁山后面的话像是考肖鹏,又像是在卖弄。

    肖鹏两手一摊,苦笑地说:“你这是成心让我出丑,书馆饭店我到是不陌生,什么赌馆,ji院的大门从哪里开我都不知道,不像你王大少爷是风流场上的常客。哎,自叹不如啊。”

    “眼馋了是不是?哪天我带你去逛逛,给你找两个漂亮的妞,包你放下手枪拿烟枪。”王繁山说完大笑起来,能够戏弄一下肖鹏是快乐的事。“马有福手下有个姓孟的,干这一行很有办法。他不知怎么想的,弄了个会员卡,凡是有卡的,进去就可以享受一条龙服务……”

    “等等,什么叫一条龙?”肖鹏瞪大了眼睛,那感觉和刘姥姥进大观园差不多,这个名词他都没有听说过。

    “我说你是卖山里红的,你还不认账,居然连这个也不知道。”王繁山总算得到了机会,脸上显出得意之色。“一条龙服务就是进去后吃喝piao赌都包括。”

    “这不可能,要是什么都免费,马有福还赚什么钱?”肖鹏一下子就发现了王繁山话里的露洞,怀疑的问。

    “孺子可教也。”王繁山故意做出夫子形态,用奚落的眼神斜睨肖鹏。“马有福当然不会干赔本的买卖,因为卡上有这样的硬性规定:日消费在五十块大洋以上的,才可以享受此卡,才可以有这样的优惠。那就是说,你走进飞虎山,首先要扔下五十块大洋。”

    “够狠的,谁愿意当这个冤大头?”肖鹏又不解了,因为他知道,五十块大洋在西河镇什么事情都干了,还用不了。

    “外行了是不是?”王繁山撇撇最,眼里故意露出讥诮。“这价码看起来高,其实不高。马有福从苏杭一带买来一批美女,好多还都是处女,这些人每个身价都不低,就她们的初夜权,有的五十块大洋也下不来。那些达官显贵玩腻了北方女孩,正要换换口味,马有福这手正对着他们的心思。再说还有名厨为他们掌勺,南北大菜齐全,不用换地方,想干什么就有什么,上哪找这样方便的条件?马有福还告诉了西河的黄包车夫,凡是去飞虎山的,车费一律由他们付,车夫就成了义务推销员,有这样大开方便之门的机会,有钱的阔少当然争抢着往那里去。我告诉你,现在的西河镇,最抢手的东西就是飞虎山的赌卡。”

    “暖风熏得游人醉啊!一方面是浴血奋战,一方面是纸醉金迷,这就是目前的中国。”肖鹏听见这样的旷世奇闻,脸上现出无奈的表情,这让他想起了张恨水的小说《纸醉金迷》。

    “算了,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出现几个人渣是正常的。”王繁山看见肖鹏伤感就安慰他说。“焦长礼开始也被圈弄进去,一下子就输了五百大洋,而且是在赌场借得高利贷,他哪有钱还啊!正好我想找他了解事,碰上了……”

    “不用说了,你是趁火打劫,替他还上了阎王账,然后就是敲诈勒索,让他出卖情报。”肖鹏总算找到了机会,借机埋汰了王繁山一把,脸上还带着讪笑。

    “好啊,你敢损我,咱们走着瞧,看看谁求谁?”王繁山故作生气的说,身子也转了过去。

    “算了,我的少掌柜,我错了还不行。”肖鹏说着话转到了他面前,作了个揖。又道:“你走吧,来的时间不短了,从后门出去,以后有事尽可能让小山来,你要出事可不是闹着玩的。小野那家伙,我怀疑他睡觉都睁着眼睛。”

    王繁山也感觉来的时间不短了,就答应了。肖鹏送王繁山出了后门,往回走的时候,脑子里就翻腾开了。肖鹏在想,小野能在他意想不到的地方下手,他也应该照方抓药,那么什么地方是小野的软肋?

    就在肖鹏苦思冥想,不得要领之时,田亮从西河镇侦查回来,带来鬼子公田的消息,肖鹏像是在茫茫的黑夜里看见了曙光,顿时大脑一片空明,一个大胆而又有效的计划在脑海里形成了,他一分钟也没停留,喊来了谭洁和许放。谁知他们听完了他的计划,坚决反对,尤其是谭洁。

    “不行,我没有权利让你去冒险。”谭洁口气异常坚定。

    肖鹏只好反复解释,分析利弊,最后许放被说服了,只是谭洁还是十分的固执,肖鹏火了。“没有时间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一切按计划行事。”然后他说出了具体的行动方案和需要同时行动的时间,就带着吴兵、田亮等人出发了,把谭洁气得直翻白眼。

    原来田亮带来的消息是这样的,公田每年要到西柳庄参加武术比赛,肖鹏决定在鬼子的眼皮底下将其抓获,给小野狠狠来一刀,刺激小野,因为这一招小野绝对不会想到。在肖鹏看来,你小野不是想通过抓捕抗属打击西河地区老百姓的抗日信心,我就照单抓药,通过抓捕鬼子,提升民众的自信心,间接的打击鬼子、汉奸的自信心,同样是一箭双雕,如果目标实现,小野会气得发疯。事情还不止如此,假如许放带领的小分队,在同一时间能完成令一个计划,将米不梁擒获,对敌伪信心将是沉重的打击,会把颓势转化为胜势。这样一来在秋收前,对西河地区的军民是个巨大的鼓舞,对发动军民,争取秋收的胜利是极为有利的。此刻的肖鹏目光早已经盯在粮食上,他已经料到,争夺秋粮是必将要进行一场严酷的决斗,这个险值得冒,也必须冒。

    那么西柳庄的武术比赛又是怎么回事?西柳庄在西河什么位置?原来西柳庄是距离西河镇最近的一个庄子,全村地势平坦,以种植水稻为主,属于西河镇的卫星村。村里人喜欢武术,不定期的举行比赛。鬼子占领西河后,为了粉饰太平,把不定期的比赛改为秋收前的每年一次,到时候这三村五里的,喜欢武术的人都可以参加,胜者还有奖品。原来的村长是武术名家,有名的神腿柳大华,因为不齿于和鬼子合作,远走他乡。现在的村长是他的远房侄儿,是个热衷于功名利禄的小人,现在的比赛由他主持,公田每年都会作为嘉宾出现。在西河的鬼子驻军中,公田是公认的柔道高手,他还有家传的武术,在武功上极为自负。本来作为嘉宾是不需要参加比赛的,他一方面为了炫耀日本的武术,打击中国人的士气,一方面也是真的喜欢参与,所以每年都下场比一两场,到今天为止还没有输过,所以就更加自负。其实公田不知道,来这里参加比赛的,并没有真正的武术名家,所以他只能做井底之蛙了。

    肖鹏带着化了装的小分队来到这里后,让大部分人留在了村外,只带着吴兵、田亮几个人进了村。村公所前的广场上,早已用木板搭起了一座长方形的擂台,观礼台也布置好了,长条桌上蒙上了红布,上面有嘉宾的名字。民团在两边站岗,一个个显得很精神,公田等来宾早已就坐,他身后还有两个鬼子,是他带来的卫兵。在没有正式比赛前,高跷队在表演,吸引前来观光的人,毕竟对西河的普通百姓来说,生活太单调了,难得有这样热闹的场面,所以来观光的人很多。肖鹏原来准备瞅准机会将公田绑架,现在看来这个想法不现实,如果公田在嘉宾席上不动,你根本奈何不了他。因为他的前边有民团,身后有鬼子,除了打冷枪将他击毙,这又达不到擒获他的目的。因为只有擒获了公田,肖鹏的下一步计划才可能实现,所以肖鹏只能令想办法,看时机而动,完成这个任务有些麻烦。

    九点一刻比赛开始了,先是表演性质的单刀对单刀,然后是长枪对双棍,双方你来我往的,打得很是热闹,却是连皮毛也伤不着,这种表演就是图个热闹。肖鹏悄悄的走出人群,在村公所周围随意的走着,那双破毡帽底下的眼睛,留意着对他有用的东西,当他感觉看得差不多了,才又回到了人群中。这时候的单打比赛开始了,台上的一个大胖子,正在洋洋得意的晃动着拳头,中指上的戒指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亮光。擂台下被打败的那个对手,满脸不忿的擦着鼻子上的血,一边向外走,一边嘴里嘟哝着什么,人群中响起一片哄笑声。

    很快,一个矮小敦实的身影脚步沉稳的走上台去,台下又是一阵哄笑,连台上的好多人也在笑,因为两个人在外形上太不成比例。一个高大魁梧,一个矮小敦实,个头相差一个头还多。那个胖子似乎没有瞧得起对方,随便的走了过来,轻轻松松的做了个手势。哪知道那个小个子别看其貌不扬,出拳的动作又快又狠,弹跳力特别好,刚刚开始,胖子的前胸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腿上也挨了一脚。肖鹏看了片刻就知道小个子会赢,可是他使出的拳法还是让他大吃一惊:因为对方的拳法和他使用的迷踪拳有几分像似,他却叫不出名字来。

    大胖子吃了这一拳一脚,以为是自己轻敌所致,又羞又恼,脸上涨成了猪肝色,随后是一阵疾风暴雨似的攻击。他使用的拳法是华北大地上常见的长拳,是由taizu拳变化而来的,这种拳来势凶猛,却不能持久。当年的宋taizu赵匡胤凭着一条盘龙棍,打遍了十八座军州罕有敌手,可是在拳法上,他却不敌手下的大将王全斌。赵匡胤在武功上极为自负,怎肯认输,就根据自身身强力壮的特点,创下了taizu长拳。这套拳法经过千年的变化,已和当初有了很多不同,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就是要求使拳的人,控制节奏,因为使用这套拳太过耗费体力,除非你能在很短的时间将对方击倒。胖子这种打法犯了兵家大忌,开始就轻敌,随后见拿不下对方又心浮气躁,一轮猛攻下来,后劲就接不上了。这时候轮到矮子的反攻了,矮子步伐变换极快,伸出的拳中虚实互换。因为速度太快,你不知道他的哪一拳是真,哪一拳是假。片刻之后胖子就抵敌不住了,身上腿上连连中拳,本来紫红的脸庞变得蜡黄,豆粒大的汗珠一串串的往下淌,呼出的气息像似在拉风匣,脚步开始虚浮,打出的拳绵软无力。肖鹏知道他要挺不住了,胖子的功夫根基不牢,当然这个矮子的拳法的确不一般,尤其是根底很深。

    这时在台上看比赛的公田站了起来,脸上带着兴奋的笑容。作为行家,他在矮子一出手时就知道胖子要败,却没有想到胖子败得这么快,他对矮子产生了兴趣,手上开始痒痒了。他的一举一动落在肖鹏的眼里,肖鹏明白公田可能要下场,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就希望胖子快点被打下擂台,这样公田就可能上。眼下公田只是站着叫好,并没有离开主席台,肖鹏就没有机会擒获他。

    胖子终于挺不住了,像一滩泥似的坐在擂台上,最后被人架了下去,台下传来了暴风雨似的呼喊,这样精彩的较量观众是满意的。矮子则不声不响的站在擂台上,脸上毫无表情,在等待着挑战者。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裁判长已经延长了好多时间,却没有人敢上前挑战。肖鹏的眼睛看着台上在不住期盼,谁知此刻公田坐下了,和身边的人嘀咕着什么。肖鹏心里一凉,心说没有机会了,公田不动总不能硬闯吧!

    矮子的双手被人举了起来,既然没有人上台,他就是胜利者,后面的人群开始游动,肖鹏也准备撤了。现在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半路上劫杀了,问题是,肖鹏不知道公田什么时候走,走哪条路,看来今天的行动十有**要放弃。然而很多奇迹都是在人们的绝望中产生的,让肖鹏没有想到的是,公田又一次站了起来,这次他直接走出了嘉宾席,随后主持人大声的喊叫起来,“乡亲们,公田太君要和这位壮士比试,大家欢迎。”

    肖鹏听到这声音,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可是马上知道这是真的,因为公田正踩着梯级,一步一步的走上擂台。刚才散去的人又转了回来,人群重新开始了涌动。

    肖鹏看见这个情景,悄悄的靠近田亮和吴兵,低声的说了些什么,他们两个人就离开了人群分头行动了。

    新的较量开始了,肖鹏的注意力落在公田身上。这家伙身体虽然粗壮,却一点也不笨,而且抗击打的能力很强,腹部、腿上频频被击中,却像似没事人一般,肖鹏断定,公田肯定有一身横连功夫。只是他的腰部好像受过伤,转动身体时双拳紧紧护着。

    “那里一定是他的软肋”。肖鹏想,一旦矮子不敌,他正好上去和公田较量,但是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给对方致命一击,那样才有机会将公田俘获,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人掠走。俘获了公田,不用到明天,整个西河就会传遍了,这时候小野想不采取行动都不行,这不仅仅是他小野丢脸的事,还有巨大的政治影响,所以肖鹏希望那个矮子和公田多斗几个回合,多一点消耗公田的力气。

    肖鹏的担心当然是多余的,虽然公田武艺很高,可那个矮子功夫也了得,两个人算是棋逢对手,一时间打得难分难解。应该说,这是一场龙争虎斗,肖鹏估计没有一两个时辰,双方分不出胜负,他的身子一点点的往前移,尽可能的靠近前台。这时台上的形势发生了变化,公田强壮的体力开始发挥作用,出的拳也越来越有力。矮子毕竟打了一场,碰到的又是强敌,显出了败像,比肖鹏预料得要快。嘉宾席上的日本人和汉奸们都站了起来,大声的叫好,台下的百姓们却鸦雀无声。肖鹏不能再等了,因为根据公田出手的凶狠程度,一旦矮子支持不住,就可能有生命之忧。肖鹏慢慢的绕到梯级前,一步一步的走上台去。主持人发现了他,向他吼叫,他却飞快的插入了两个人中间。

    “你的,什么的干活?”公田大声的吼叫起来。

    “比赛啊!”肖鹏做出一副懒洋洋的表情,眼里的目光是轻视的,他就是要激怒公田,然后给他来个致命一击。

    “八嘎!”公田果然被激怒了,马上到手的胜利,被眼前这个人赶走了,公田自然非常生气,对方这种蔑视的态度,更是让他怒火中烧。从肖鹏的外形上,公田丝毫看不出他是个会武功的,倒像是庄稼把式,连这种人都敢小瞧他,大日本皇军的颜面何在?公田想着抡起了粗壮的短腿,狠狠地踢出了一脚。

    肖鹏在台下已经看了好半天,对他的招式了然于胸。就算正常比武,公田也不是肖鹏的对手,只是肖鹏需要花费相当的力气。问题是肖鹏没有时间和对方缠斗,他要的是速战速决,因此公田的腿踢来,他故意往台边上退,装出不敌的样子。公田原本就没有把肖鹏放在眼里,见他只是后退,连手都不敢还,更是气焰万丈,这一次是胳膊都用上了,腰部卖出了老大破绽。肖鹏等得就是这个机会,自然不肯放过,只见肖鹏闪电般的贴近公田,还没有等公田明白怎么回事,就觉得腰间肋骨处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一口气没有倒上来,身体开始摇晃。肖鹏就一个斜背剪,倒插柳,像是扛起大块木头,将他那肥猪一般的身体扔下台去,自己随后也跟着跳下来。

    周围的观众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变故,吓了一跳,自动的向四周散开,跟公田来的日本兵反应最快,立刻操起了三八大盖。但是有人的动作比他还快,就听“啪啪”两枪,日本兵摔倒在地上,是田亮先开了枪。来看热闹的观众见要出大事,争抢着往外跑,而吴兵早已经把鬼子骑来的挎斗摩托开了过来。肖鹏就把公田扔进摩托车里,和田亮一道跳上车,摩托车就一溜烟的向村外驶去。这一切的发生是眨眼间的事,双方配合得天衣无缝,哪怕有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就可能前功尽弃。

    到了这会那些伪职人员才反应过来,开始鸣枪追击,可是他们的两条腿哪里追得上摩托车,有人就去打电话,结果电话不通,原来肖鹏看见公田出场,早就把一切安排好,让小胖把电话线掐断了。就这样,肖鹏凭着他的胆大、心细,硬是在小野的眼皮底下给他上了眼药。再次出山的第一个回合,肖鹏赢了。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